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暗黑系暖婚 > 078:手能做的一二三件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时瑾转过身来,靠着背后的书桌,目光如水洗,望着她:“你的衣服,需不需要我帮忙?”

    姜九笙忍不住嘴角轻扬:“要怎么帮?”

    他认真的口吻,说:“手术缝合是我的强项。”

    真谦虚,耶鲁大学的教科书里还记着时瑾首创的缝合法呢。徐青舶依在门边,晃了晃手里便携式的医药箱:“没有针线,手术缝合针要不要?”

    时瑾看了看姜九笙的裙子“也可以。”

    所以,这要给她的裙子做一场手术?

    姜九笙有点目瞪口呆了。

    时瑾接过医药箱,对徐青舶温声地说:“你可以出去吗?”

    卸磨杀驴!

    徐青舶啪的一声摔上了门。

    姜九笙抿嘴轻笑,觉着徐医生当真是个有趣的人。

    时瑾提着医药箱,搬了张椅子放在她跟前,她安安静静地看他,一副随他摆布都愿意的神色。

    时瑾抬手,刚落在她领口,动作又停顿住。

    他说:“冒犯了。”

    姜九笙摇了摇头。

    他这才脱了她的外套,毛呢外套下的纱裙,腰间刮破。

    她站着,他坐着,目光不偏不倚落在她腰腹,一截又细又白的小蛮腰,稍稍往上,有一处纹身,是一朵花,黑色的,很妖异。

    他盯着那纹身看。

    姜九笙解释:“是手术留下的疤。”停了一下,又道,“纹身大概是曾经年少轻狂。”

    为什么说大概?

    因为不记得了,十六岁出了事故,事故之后丢了记忆,多了这个疤、以及这个谁也不知道寓意的纹身。

    时瑾点点头,稍稍俯身,修长的手指落在她刮破的裙上,低低说道:“是荼靡。”

    他低着头。

    姜九笙站着俯视望去,他的发很黑,有些软,修剪得较短,随意又普通,偏偏,配上他分明的轮廓,好看的刚好好。

    美人骨相,即便不是初见,已经能惊艳的目光。

    目光太过放肆,姜九笙收了收,不露声色地转了转眸子,尽量语气平和:“时医生也知道?”

    她打趣他时,便喜欢喊他时医生。

    时瑾突然抬头:“末路之美。”他说,看着她的眼,“它的花语是末路之美。”

    姜九笙诧异:“时医生懂花?”

    她印象里的时瑾,大概更学术一些,花这种风雅却虚华的东西,适合文人,时瑾他啊,还是更适合手术刀,那样冷硬又利索的东西,是救赎,却带着致命的杀伤力。

    时瑾摇了摇头:“是不太懂,只是恰好知道这一种。”

    哦,原来他喜欢荼靡,嗯,她记住了。

    他们真有缘,天造地设,姜九笙如此想着,嘴角越发压不住上扬的弧度。

    时瑾看完她腰间刮破的地方,然后把医药箱放在腿上,开了箱子,找了一种稍稍尖细的手术针,缝合的线也是外科医用的手术线,还有一把尖头的手术剪。

    大概每个外科医生家里都有这样一套工具,姜九笙想。

    处理好了针与线,时瑾抬头,恰当又礼貌地知会她说:“我尽量不碰到你。”

    姜九笙想说,碰到也没关系啊,她愿意给他碰的。张张嘴,还是说不出这么放浪的话来,便点了点头。

    他垂下眼睫,然后专注地缝她的裙子,细长的金属缝合针在他指尖进出、移转,不疾不徐,动作斯文又优雅。

    姜九笙不懂外科缝合,只觉得手法漂亮得不成样子,尤其赏心悦目。

    她低头,看得有些痴迷,脱口而出:“你做手术的时候也是这样吗?”

    时瑾抬头看她:“怎样?”

    他的眸子是深深黑色,一点儿杂质都没有的纯色,专注看人时,深邃又神秘,像一望不见底的仲夏夜星空,缀着最漂亮的光。

    禁欲又迷人。

    五个字,话到嘴边,姜九笙抓着最后一丝理智,改了口:“这样专心致志。”

    时瑾点头:“嗯,是职业习惯。”然后继续垂眸,右手拿着缝合针,左手是手术剪,缠绕了几下,手法很快地打了个漂亮的结,剪掉多余的线,笑笑,“好了。”

    姜九笙看了一眼,还真看不到针脚,远远地看倒更像褶皱。

    真是神乎其神。

    时瑾有些好笑地看着她瞠目结舌的模样,解释说:“这是外科的皮内缝合,是疤痕最小的一种缝合手法。”

    姜九笙看了又看,仍旧看不到针脚。

    他低头收拾工具:“缝合难度比较大。”停顿了一下,“不过,我刚好在行。”

    她笑吟吟地夸:“时医生,你真厉害。”

    时瑾抬头,浅浅笑了:“谢谢。”

    似乎一直在等这句夸赞,眼眸都瞬间亮了,像万千星辰落进了眼里。

    姜九笙哑然失笑。

    他站起来,看了看她的裙子:“可能还需要撕一截你的裙摆,大概十厘米宽。”

    她点头,问:“需要我坐下吗?”

    “不需要。”时瑾把椅子挪开,蹲在她面前,小心地提起她的裙摆,露出一双纤细的小腿,他抬头,看着她说,“若是撕坏了,我的赔你。”

    姜九笙从善如流:“好啊。”

    因为是他,撕她的裙子也没关系,若是他人,定要回以一脚吧。

    动作很温柔,却异常快速,他一气呵成,撕了她的裙摆,不多不少,刚好十厘米,外科医生的精准度,真是分毫不差。

    然后,他将撕下的裙摆折叠成了一朵花,缝在了她腰间那道褶皱上,裙摆微微毛边,稍稍往外翻,像极了含苞的花骨子,恰到好处,随意又颓然的美感油然而生。

    这双漂亮的手,当真无所不能。

    姜九笙觉得时瑾若是不当外科医生,还可以去当服装造型师,简直完美。

    她站直,张开手提了提裙摆,转了一圈:“好看吗?”

    时瑾点头:“很漂亮。”

    他笑容浅浅,眼睛漂亮的一塌糊涂,姜九笙胸口那颗心,也跳得一塌糊涂,几乎没有过脑子,她冲口而出:“时瑾。”

    “嗯?”

    “我——”

    话到嘴边,未锁的门突然被推开。

    “笙笙!”

    是苏倾,风风火火地闯进来。

    姜九笙鼓足的勇气,瞬间偃旗息鼓了,有些懊恼,又有些遗憾,低头,不看时瑾了。

    苏倾这才发现屋里还有别人,大吃了一惊,目光不由得来回转悠,试探试探:“这位是?”

    ------题外话------

    (不知道你们怎么想,反正我超想睡时医生!

    这里要向一位小仙女道歉,之前你提出来把徐青久搞成了徐青舶,我一时犯蠢,以为小仙女你没有搞清楚两个人,今天才发现是我前面有错别字,千错万错都是顾总裁的错,你出来留言,我让你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