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暗黑系暖婚 > 067:打人进局子了

067:打人进局子了

        说完,她打开门出去了。

        谢荡赶紧把张耐扔一边,去追她:“姜九笙!你快躲我后面来!”

        三十七楼酒店餐厅,露天,星辰正好。

        女人端正地坐着,只叫了一**红酒,倒了一杯,她微微品了品,嘴角噙着淡淡的笑,俯瞰高楼下的霓虹万千。

        女人很年轻,二十出头点,穿了一条米黄的裙子,肩头的女士西装随意披着,妆容精致,容颜娇俏。

        华夏以南相连七省,商界,独秦温谈三家为大,军政则以宇文与徐家为首。女人姓徐,名蓁蓁,是徐家孙辈里唯一女孩,听说,徐市长八年前才认回徐家,是徐家真真正正的宝贝眼珠子。

        宇文冲锋没有立刻走过去,靠在吸烟区的玻璃窗上点了一支烟,瞧着窗外娇柔的女人,像朵家养的富贵花,他突然想起了他母亲的话。

        你可以玩,像你父亲一样,婚前婚后随你怎么来,可唯独娶回家的那一个,不能自作主张。

        这就是外人眼里刚正不阿的宇文家,内里,早就藏了成千上百的蛀虫,他的父亲是其一,他也是。

        掐了烟,宇文冲锋走过去,拉开椅子,将西装外套搭在椅背上,坐下:“我好像没有迟到。”

        徐蓁蓁放下手里的红酒杯,羞怯地抬头看了一眼:“是我早到了。”

        隔着桌子,宇文冲锋伸出手:“你好,我是宇文冲锋。”

        她羞赧地敛了敛眸,握住他的手。

        “我是徐蓁蓁。”松开手,她像有些紧张,下意识地拉了拉裙摆,“你不记得我了吗?一年前我们在徐家见过。”

        徐家与宇文家算得上交好,宇文冲锋与徐青舶、徐青久两兄弟也时常有往来。

        他倒了杯酒,说:“抱歉,没印象了。”

        不仅见过,她二十三岁生日宴的第二支舞就是和他跳的,三分钟的华尔兹,却让她丢魂失魄了很多个日日夜夜。

        她垂眸,将眼底的失落藏住,笑笑说:“没关系。”

        这时,侍应生拿了菜单过来。

        “先生,需要点餐吗?”

        宇文冲锋坐得随意,靠着椅子微微抬头:“女士优先。”

        侍应生拿了菜单递给徐蓁蓁。

        她来回翻了几页,抬头问宇文冲锋:“有什么推荐的吗?”

        “这里的日料不错,”他端起酒杯喝了一大口,说,“我上上一任女伴就很喜欢。”

        徐蓁蓁脸色微微一变。

        宇文冲锋点了一份牛排,她也改要了同样的,虽然不露声色着,可到底没有大度到吃他上上任喜欢的日料。

        等餐时,宇文冲锋先开始了话题:“来之前家里的长辈向徐小姐介绍过我?”

        徐蓁蓁乖巧羞涩的神色:“嗯。”

        她父亲时常说起他,年轻有为,有胆有识,是少见的人中龙凤,美中不足的是学尽了他父亲的风流不羁。

        或许成家了,就会收心。徐蓁蓁想。

        “那些都是对外的官方说辞,当不得真。”他询问,“能给我你的号码?”

        徐蓁蓁傻傻地报上了一串数字。

        他低头拨弄了一会儿手机,又倒了杯酒:“我给你手机发了几个号码,是我以前的女伴,你可以打电话问问她们我是个什么样的人。”一口喝了杯中的红酒,他解了一颗衬衫的纽扣,目光迷了水汽,懒懒的语调,“了解之后如果还想见面,我再请你吃日料。”

        徐蓁蓁微微白了小脸:“我——”

        电话铃声打断了她的话。

        宇文冲锋说了声抱歉,接起了电话:“嗯,你说。”

        他敲着桌面,有一下没一下的,动作突然停住。

        徐蓁蓁听不到电话那头的内容,只见对面的他眉宇懒懒散散的神色消失殆尽,脸色沉得厉害,唇角紧抿,没有半分方才随意不羁的懒散与雅痞。

        “有没有受伤?现在人在哪?”

        “是谁报的警?”

        “把消息封住,我马上过去。”

        说完最后一句,宇文冲锋挂了电话,一句解释都没有,拿了西装外套便走了。

        徐蓁蓁冲着他喊了两声,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应,脸色顿时变了,猛地起身,刚好撞上了推过来的餐车。

        侍应生立马深鞠躬道歉:“对不起对不起。”

        徐蓁蓁一言不发,冷着脸将一盘滚烫的牛排浇在了侍应生的脸上,用湿巾擦了擦手:“我不想再在这里见到你。”

        市警察局。

        谢荡扒在留滞室的铁栏杆上,看着额头还在冒汗的宇文冲锋,很是惊讶:“你不是和市长家千金相亲吗?”

        宇文冲锋给了一个冷眼:“托你们俩的福,半夜三更来收拾烂摊子。”瞟了一眼关在隔壁的姜九笙,幽幽地扔了一句,“能耐了是吧?”

        姜九笙识趣地没有开口。

        谢荡把手从栏杆里去拽宇文冲锋,豪气云干地催他:“你快去跟警察说,人是我打的,把她放出去。”

        冷不丁地,一旁的便衣警官来了句:“当监控是摆设吗?”

        谢荡不吭声了。

        宇文冲锋问:“可以保释吗?”

        那位警官坐在办公椅上,双腿搭在桌上,身上的外套皱巴巴的,胡子邋遢,偏生一张脸出奇的硬朗俊挺,留着板寸,皮肤稍稍黝黑,眉眼很周正。

        他直截了当地说:“不可以。”把办公桌上的笔记本电脑转了个方向,他用笔指了指屏幕,“不是斗殴,是他们两个单方面殴打施暴。”

        监控录像里,就看见姜九笙和谢荡一人抄着一根木棍,打人的姿势利索又果断,宇文冲锋看了很想弄死他们两个,也不知道挑个没有监控的地方。

        那位警官转了转手上的笔:“可以调解,如果对方不起诉的话,他们两个今晚就可以出去。”

        话刚说完,有人推门风风火火地跑过来。

        “霍队,江津大厦杀人案有新线索了。”

        转椅上那位警官合了电脑就出动了,办公桌上的铭牌被它外套的拉链头撂倒,上面刻了两行字。

        刑侦大队,

        霍一宁。

        霍大队长去了现场,副队长接手了秦氏与天宇这件行政治安案件,大概考虑到两边都是娱乐公司,犯事儿的还都是艺人,警局的重视度与保密性都十分高。

        秦氏娱乐的几个艺人还在医院包扎,只派了律师过来诉讼,态度很强硬,宇文冲锋懒得和律师打太极,直接all了秦氏娱乐的高管。

        **

        ------题外话------

        福利小剧场:发生在瑾笙恋爱后。

        这天,时瑾从早上起就不高兴。

        姜九笙问:“怎么了。”

        他很坦诚:“今天的粉丝福利还没给。”

        姜九笙发了两张独家照。

        时瑾不满意:“前天发过了。”

        她去拿吉他。

        “昨天你给我唱了歌。”

        姜九笙试探问:“亲一下可以吗?”

        时瑾笑了,走过去,自觉地弯腰,将唇凑到她嘴边。

        她笑着亲了他。

        他不满足:“笙笙,能预支明天的粉丝福利吗?”

        她点头。

        他搂着她的腰,深吻。

        喜欢顾总裁给的福利不?

        顾总裁也就在潇湘妈妈这里横,在qq爸爸那里pk快被秒成渣了,小仙女们赶紧拉我起来,再战五百回合!各种求!尤其是免费推荐票,送总裁上榜去!

  https://www.65ws.com/a/89/89039/2692848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