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暗黑系暖婚 > 047:时瑾进局子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姜九笙回了公寓,先前值班的两个保安都不在,换了人巡夜,七栋一楼大厅明显被处理过,恢复了用电。她没有见到时瑾,便用备用的钥匙开了他公寓的门,冷冷清清,毫无声息。

    兴许,他在飞机上。

    “汪。”

    博美从阳台探出一个脑袋来,又叫唤了两句,嚎得特别凶。

    姜九笙开了灯。

    博美看清了人,立马从窝里爬出来,欢欢喜喜地跑向姜九笙。

    她蹲下。

    它扑到她身上去,抬起两只前蹄搭在她膝盖上,一边拱一边撒娇:“汪~”

    姜九笙好笑,这狗狗倒通人性,她没来过几次,却这么会认人。起身,去给它倒了一点狗粮。

    姜博美很兴奋,吃得特别欢,狗尾巴甩上天,吃两口,朝姜九笙傻乐两秒。

    她揉揉它的脑袋。

    “博美。”

    “汪。”

    姜九笙问它:“你爸爸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汪。”

    自言自语似的,她轻叹着:“我好像怎么都看不透。”

    姜博美抖毛,一个劲儿地抖毛,然后扯开嗓门。

    “嗷呜——嗷呜——”

    如果博美学会了人话,它一定要坚定又坚强地告诉它妈妈:我的爸爸,是世界上最可吓狗的爸爸,吓得它几次都差点没了狗命,还好,是它足够坚强与勇敢才能一路挺过来。

    警局。

    这个点,照理说警局除了值班人员应该没其他人了,可就是这个点,一股风把局长都给吹来了。

    杨局长快五十了,啤酒肚很大,保养得还算不错,笑起来脸上有两条褶子,从审讯室拿了份文件,然后亲自去了接待室,收了收肚子,恭谦了几分。

    “徐公子,还要麻烦你在这签个字。”

    这徐公子,自然便是徐青舶,从他从医之后,倒是许久没有听人这么称呼了。

    签了字,徐青舶往椅背上一趟,拖了拖语调:“杨局长。”

    杨局长头皮发麻,赶紧陪笑:“徐公子请讲。”

    “家父那里,还希望杨局长帮忙瞒着点。”徐青舶笑得像个浪荡公子爷,“要是让家里老头子知道了,指不定又是一顿训。”

    杨局长也是个人精,这种事哪里没见识过,高官权贵们的面子自然不能拂,连忙点头应下了:“徐公子放心,这点小事自然不会惊动徐部的。”

    徐家那几位,各个都是日理万机的。

    “那就谢过杨局长了。”

    “徐公子客气了。”

    徐青舶见到时瑾的时候,他端端正正地坐在审讯室里,双手交叠放着,面前放了一杯水,他处之泰然。

    这姿态,当来警局喝茶吗?

    已经快十二点了,连续做了八个小时的手术,三更半夜都没消停,徐青舶有小脾气了。

    他问时瑾:“怎么不给秦家打电话?”

    时瑾神色淡淡:“报你的名字会更省事。”

    这倒是,中南秦家就是再家大业大,在江北,也是强龙压不过地头蛇。

    “人已经送去医院了,伤得不轻,律师会出面调解,你准备好足够的赔偿金应该就没什么问题,直接走私了的流程就行。”徐青舶坐到时瑾旁边的位子,继续说,“你公寓那两个保安收了钱,知道怎么做,监控也确认过了,没问题。”

    时瑾说:“谢谢。”

    这就没了?

    徐青舶抬手,搁在审讯桌上,敲了敲:“我看过警方的笔录了,里面有医院出的报告,”他看向时瑾,对方侧着脸,眼神都没给,徐青舶有点恼了,“姜九笙走后,你到底下了多重的手?”

    头骨破裂,还断了一根肋骨,全身都是伤,虽然不致命,可光看照片他这个医生都觉得?人。

    时瑾并不回答。

    徐青舶坐直身体,没了半点玩味,他正色,很严肃的语气:“如果不是姜九笙走之前叫了保安过去,你是不是要活活打死他?”

    时瑾摇头。

    “那你还往死里打!”

    “他伤了她。”时瑾抬眸,漆黑的瞳,深邃而平静,“若不让他尝够苦头,他还会再去找她。”

    归根结底,还是为了姜九笙,要给她永绝后患,所以就这么下狠手?!

    徐青舶哑口无言了半天,骂了句:“那你丫也不用下那么重的手,要真失手打死了,你看我捞不捞你!”

    时瑾垂眸,遮住了满眼的浓墨色,他低低道了句:“当时没忍住。”

    一旦扯上某个因素,会情绪失控、暴躁易怒,甚至伴随了暴力倾向,典型的偏执型人格障碍。

    病因:姜九笙。

    徐青舶语重心长:“时瑾,去看心理医生吧。”

    时瑾一言不发,直接大步离开了审讯室。

    治疗方法:姜九笙。

    治疗现状:病人拒绝治疗。

    徐青舶叹了口气,起身跟上去,冷不丁地扔了一句:“我在医院碰到姜九笙了。”

    时瑾立马停住了脚:“她怎么了?”

    反应真大。

    果然,姜九笙才是猛药。

    徐青舶有数了,说:“她没事。”

    时瑾背着光站在门口,沉默了许久,眼里暮霭沉沉:“这件事,你别告诉她。”

    如果这个世界上还有时瑾信任的人,姜九笙算一个,徐青舶也算一个,前者是无条件,后者,因为救命之恩,徐青舶那条命,是在时瑾的手术刀下活过来的。

    那场手术连续了十二个小时,所有医生都放弃了,只有时瑾,一步也没离开手术台。

    也是见了鬼了,徐青舶很清楚地知道,自个儿不是什么投桃报李的大善人,怎么就甘愿给时瑾东奔西走了?

    徐青舶郑重其事地应下了:“我知道。”

    他知道时瑾花了多少时间才走到姜九笙面前,也知道,这个家伙疯起来有多狠。

    “谢谢。”时瑾说。

    又是这该死的礼貌!

    徐青舶估计,八成是姜九笙喜欢这种型,他就很直截了当:“口头谢谢不收,知道我卡号吧,直接进账。”摊摊手,“毕竟,我们是塑料花上下铺,谈感情伤钱。”

    “好。”时瑾拿出手机,当场清算,转账。

    “……”

    ------题外话------

    鲜花榜第二名。

    致谢四海八荒的小仙女们,顾总裁爱你们三生三世。

    不来虚的,就是加更,明天一更早上八点半,一更晚上八点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