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暗黑系暖婚 > 045:笙笙,可不可以不走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直至头破血流。

    男人痛得半跪在地,整个右臂被按住,他单手抱着头,手全是血,不停地瑟瑟发抖:“你是恶魔,你是来抢笙笙的恶魔。”

    “笙笙,你快跑,快跑!”

    “他是坏人,笙笙快跑!”

    男人歪着头,血流进了眼睛里,殷红的瞳孔盯着姜九笙,大喊大叫地让她快跑,他喊一句,时瑾便砸一下。

    姜九笙整个人都呆住了,双腿像灌了铅,僵硬得动不了,眼睁睁地看着时瑾扔了灭火器,勒住男人的衣领,拽起来,死死按在墙,手握拳头一下一下重击男人的头,他满手都是血。

    似乎从见了血那一刻开始,甚至更早,从他看见她手背的血开始,就变得一发不可收拾了。

    临危而不乱,临惊而不慌,遇事而泰然,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麋鹿兴于左而目不瞬,然后可以制利害,可以待敌。

    不,他不是这样的人,至少,在这样的境遇里不是。

    姜九笙推翻了所有她先前对时瑾的认知,不止温良端方,不止雅人至深,这也是时瑾,暴戾血腥的他。

    男人的惨叫声渐进削弱。

    姜九笙说:“够了。”

    时瑾的动作顿了一下,却没有停止,拳头又狠又快,落在男人头部、腹部,还有手,那只握过水果刀的手。

    姜九笙喊:“再打他会死的!”

    “那就让他死。”

    嗓音,冷得彻骨。

    姜九笙学过散打,也过武力自控的理论课,这样的时瑾,在武学里,已经足以定义为失控,是致命级。

    她抬手,抓住了时瑾的手。

    “时瑾。”

    时瑾抬眸看她,一双眼睛猩红。

    她沉了声,有些微颤:“你怎么了?”

    时瑾如梦惊醒,突然松了手,眸色缓缓清明,继而惊慌、失措,手还沾着血,他低头,把手收到了背后。

    “笙笙。”

    战战兢兢的一声,如鲠在喉一样,他喊得小心翼翼,目光偶尔垂着,偶尔抬起,看她,又不敢看她。

    像个做错了事的孩童。

    姜九笙从未见过这样的时瑾,分明很陌生,神秘莫测又捉摸不定,可不知为什么,她诡异得觉得熟悉,像儿时一场似曾相识的梦境,只身站在幽静的深巷里,不停不停地走着,阴森又僻静,偏偏不害怕,沿途风景那么熟悉,寻寻觅觅却怎么都找不到尽头,也走不出来。

    时瑾就像这样一场梦。

    她问他,出奇的平静:“你是不是一路跟着我去了颁奖晚会?”

    被打的面目全非的男人躺在地,时时发出呻吟的声音,时瑾的嗓音越发几不可闻:“是。”

    “车牌号是我生日的那辆车,是你的?”没有咄咄逼人,她神色如初,只是眸色微凉。

    没有立刻回答,时瑾迟疑了很久才点头,不像往日那样温和优雅,他有些不知所措的狼狈,解释时语速很快:“我不放心你,怕有私生饭会伤害你。”

    姜九笙脱口而出:“你也是私生饭。”

    说完,她就知道,她说错话了,并无他意,一时嘴快,也不知被什么乱了心绪,想解释却无言以对,

    时瑾也沉默,灼灼目光看着她,一点一点黯然下去。

    “我”

    电话铃声突然响了,断了姜九笙将到嘴边的话,她默了一下,捡起地的手机,来电铃声不厌其烦地一直响,急促又焦灼似的。

    姜九笙接通了电话,听了一会儿,答道:“是我。”

    时瑾听不见电话那头是男是女,又说了什么,只是她神色微变,说了声:“麻烦了。”

    她挂断了电话,抬头看时瑾,像欲言又止,可沉默了许久,终归什么话都没说,转头就走。

    时瑾喊住她:“笙笙。”

    姜九笙回头。

    目光像蒙了尘的黑色曜石,暗淡而昏沉,时瑾说:“我跟他不一样。”

    不一样的。

    即便他也是私生饭,即便他也搬过来与她同住,即便跟踪她,即便爱她所爱恶她所恶,即便做了那么多那么多疯狂又偏执的事情,他们也不一样。

    至少,他时瑾的刀,不会像那个男人那样,将刀尖指向她。

    他一字一顿,重复着说:“我跟他不一样。”停顿了很久,声带微微战栗,他说,“你也跟他不一样,我不会像对他那样对你。”

    他不一样,她也不一样,即便隔着山水,隔着层层雾霭,她看不清他,他却看得见她眼里自己的模样,一如往昔……

    他把手垂放在身体两侧,紧了紧,又松了松,最后蹭着风衣的衣摆,把手的血擦得干干净净。

    姜九笙的目光就落在他手,很久,挪开视线:“等我回来再说。”

    “可不可不走?”时瑾问。

    她犹豫了很久,摇了摇头:“你先回去。”

    他不停擦手的动作停住了。

    她走了……

    那年木棉花开,他拉着她,在树下,不停不停地哄她。

    “笙笙,你别怕。”

    “我以后不会了。”

    “我都听你,再也不犯错了。”

    “你别哭好不好?”

    “我不伤人,我再也不伤人了……”

    她哭着喊他:“时瑾。”

    “我在,我在。”

    他跪在她双膝前,抬头看她。

    她却什么都不说,流着泪,一遍一遍擦掉他手的血。

    笙笙不喜欢他伤人,不喜欢他双手染血,一直都不喜欢,他记着的,也从来不敢忘,即便本性再如何暴戾,也忍得很好。

    时瑾转身,盯着地的男人:“都是你。”

    地的男人募地抬头,只看见一双阴鸷冰冷的瞳子,一步一步靠近,漂亮修长的手指曲起,紧握成拳。

    “都怪你。”

    晚十点,御景银湾外的主干道以南两千米的红绿灯口发生了一起车祸,交警暂封了车道,这会儿正堵得水泄不通。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