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暗黑系暖婚 > 044:暴戾血腥是时瑾

044:暴戾血腥是时瑾

        姜九笙语调缓缓,说了句:“停电了。”

        停电?

        高级小区都有备电供应房,断电的话,就只能是意外。

        莫冰整个人都毛骨悚然了,对姜九笙说了句小心,随后吩咐小乔:“立马掉头回去,快!”

        电话没有挂断,手机屏幕里发出淡淡的光,映在姜九笙脸,晕开一片冷白,她稍稍抬起眸,漆黑的瞳在昏暗里亮如星子。

        她说:“出来。”

        嗓音淡淡,无波无澜的。

        “笙笙。”

        男人的声音,从左侧的楼梯口传来,很陌生。

        姜九笙滑动手机屏幕,找保安室的电话。

        “不准报警!”

        男人猛地扑过来,拽住她握手机的手,她用力甩开,手背一麻,手机脱了手,滚到了墙边。

        姜九笙低头,借着月光,隐隐能看清手背刺目的鲜红,火辣辣的疼。

        他手里,有刀。

        左脚后退一步,右手护在身前,是单手防御的动作,姜九笙问:“你是谁?”

        男人靠近。

        她一个闪身,绕到了对方身后,动作机敏又快速,所幸晚会之后换下了礼服,这才不会缚手缚脚。

        光线很暗,看不清男人的脸,只能辨别他大概的方位,离着姜九笙两三米距离,从身侧步步紧逼,右手的水果刀反射着幽幽的弱光。

        “是我笙笙,我是最爱你的人。”男人音色嘶哑,语速高亢,掩不住跃跃欲试的兴奋。

        姜九笙基本可以确定了,是私生饭,且,疯狂至极。

        “你得奖了,我很开心,我准备很多好吃的给你庆祝,你跟我走好不好?”像循循善诱,男人压着声音,步步靠近。

        她甚至能闻到对方身浓浓的酒气。

        还是个醉酒的私生饭。

        她尽量心平气和,后退了一步,看了一眼地的手机:“不要再靠近了。”不然她不保证不动手,更不保证能不伤人。

        可似乎,她的话激怒到了男人。

        男人语调骤然阴戾:“笙笙,你不跟我走?”

        不待姜九笙开口,男人嗓音拔高,突然咄咄逼人:“你为什么不跟我走?我那么爱你,三年了,我追着你三年了,你去学散打,我也去学,可是你从来不跟我对练,我只能坐在旁边看你和别人打情骂俏,我好难过,可我不怪你,因为我爱你呀。”

        深度醉酒,精神状态极度不稳定,亢奋又易怒,根本没有缓和的余地,等保安室发现异常再出动,估计还要一段时间。

        那就只能自卫了。

        姜九笙把打着石膏的左手收到身后,动动手腕和脚脖子,松松筋骨,右手握拳,目光锁住男人手里的刀。

        “你爱喝酸奶,我就给你买了好多好多,我天天给你寄,你为什么不喝?为什么一次都不喝?”

        凶狠地咆哮完,男人声调又毫无征兆地压低。

        “你别怕,我不是故意要吼你的。”

        他说着痴痴地笑,声音来回回荡着,一会儿絮絮低语,一会儿歇斯底里:“笙笙,我真的很喜欢你,我也搬到这里来了,以后,我就能一直陪着你了,以后你就是我的了,哈哈哈……”

        电话铃声突然打断了男人癫狂高亢的笑声,姜九笙几乎第一时间走过去捡手里。

        男人大吼:“不准接!”

        他猛地扑过去,挥着手里的刀,动作毫无章法,像只没惹怒了的野兽,疯狂地叫吼:“你为什么不回应我?为什么不肯跟我走?”月光淡淡,男人失焦的目光突然定住,死死盯着姜九笙,“你是我的,你是我的……”

        他张开手,发了疯似的撞过去。

        姜九笙脚尖擦了擦地,正要出腿,腰间忽然一紧,被带着转了一个方向,她毫不犹豫就抬手劈过去。

        咚的一声,男人撞空,碰了墙壁。

        她的手腕被抓住了,肌肤相触,冰凉冰凉的,如同窗外深秋的霜,耳边,低低嗓音,像轻碰了玉石:“笙笙,是我。”

        姜九笙蓦然抬头:“时瑾?”

        没有灯光,月色昏暗,她看不清他的轮廓,却嗅到了淡淡的消毒水味,混着薄荷清香,是她再熟悉不过的味道。

        是他,是时瑾。

        姜九笙紧握成拳头的手松开了,整个人松懈下来,这才发现手心全是汗,时瑾还抓着她的手腕,没有松开。

        他低头,轻轻嗅了嗅:“你流血了。”

        只是一道痕迹,不是什么大伤口,外科医生的嗅觉,真不是一般。

        “不要紧,只是划破了皮。”姜九笙说。

        时瑾没有说什么,用手帕给她擦了擦,末了给她绑好,米白色的手帕在她手背打了个外科包扎常用的结。

        “你躲好。”

        时瑾放开她,往前了两步。

        他背身挡住了她的视线,看不到他的脸、他的目光,可不知为何,秋风瑟瑟,突然阴冷,像寒冬腊月的寒流,无孔不入地钻进人的四肢百骸。

        恍如梦里,姜九笙突然觉得不真切。

        “你是谁?为什么来抢我的笙笙?”男人从地爬起来,胡乱挥着手里的刀,“你滚开,不准抢,不准抢我的笙笙!”

        男人的精神已经完全失控,暴怒狂躁至极,一双金鱼眼像点了一把火,**,燃得来势汹汹,像一只发狂的野兽,龇牙咧嘴,握着利器,随时准备扑过去撕咬。

        即便在这种时候,时瑾仍是不愠不火,自始至终都沉着冷静:“她不是你的笙笙。”

        临危而不乱,临惊而不慌,遇事而泰然,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麋鹿兴于左而目不瞬,然后可以制利害,可以待敌。

        时瑾,他应该是这样的人。

        男人彻底丧失了理智,大肆咆哮:“她是!她是我的,是我的!”

        声嘶力竭之后,男人双手握住刀柄,大喝了一声,猝然刺向时瑾。

        姜九笙瞳孔一滞,几乎失声:“时瑾!”

        他回头,看她,匆匆一眼,敛回了眸,而后,往前迈了一步,毫不犹豫地伸出手,越过刀刃擒住了男人的手腕,反扭到背后,用力一按,将男人整个肩膀狠狠制住。

        男人大叫一声,水果刀脱手掉在了地。

        好快的动作!

        姜九笙瞠目结舌,即便她在状态最好的时候,也不可能有这样的反击速度,时瑾他绝对受过特殊的技能训练。

        她想,到底是出身怎样的世家,有过怎样的锤炼与教养,才会将他打磨成如今这个模样,不失谦谦君子的翩翩风度,却又坚不可摧,甚至于……

        甚至于暴戾狠辣。

        姜九笙一动不动,怔怔地看着时瑾,看着他拿起电梯口的灭火器,狠狠往男人头砸。

        咚咚咚

        直至头破血流。

  https://www.65ws.com/a/89/89039/2692845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