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暗黑系暖婚 > 035:窝里作妖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三年的队友,她仁至义尽了。

    姜九笙抽完烟回来,张耐已经不在病房里,应该是在她那一根烟的功夫里离开了,厉冉冉明显很不爽张耐,把他买来的水果篮直接扔给了外面的小护士。

    “笙笙,张耐要是真走了怎么办?”厉冉冉神经大条,没明白姜九笙的打算。

    她轻描淡写的口气:“走了就过太平日子。”

    厉冉冉还是不懂。

    乐队没键盘手还说得过去,没了张耐这个主音吉他,还怎么过太平日子。

    厉冉冉把靳方林拉到一边问他:“笙笙是什么意思啊。”

    靳方林好笑地看着她皱着小脸冥思苦想的样子,揉揉她的头发:“疑人不用。”

    “……”她智商不够。

    “张耐留下,反而是个隐患,他和柳絮一天不断干净,留在乐队里,只会有更多的麻烦,笙笙应该猜想到了张耐起了离队的心思,这么做也算给了他个人情。”毕竟三年的队员,不到万不得已,谁都不愿意赶尽杀绝。

    厉冉冉听是听明白了,不过还是很忧虑:“可张耐是主音吉他啊,键盘手没了不要紧,主音吉他没了怎么行。”演唱会在即,哪里来得及去找。

    主音吉他是一个乐队的灵魂,这是笙笙说过的话。

    thenine是个没有灵魂的乐队,这是宇文冲锋一直以来要解散乐队的理由。

    反正总的来说,一个乐队没了主音吉他,跟解散了也就没什么区别了。

    靳方林轻轻敲了敲厉冉冉的榆木脑袋:“忘了笙笙当主唱之前是做什么的了?”

    节奏吉他手啊。

    厉冉冉恍然大悟,哦,她怎么忘了,笙笙可是谢大师的入室弟子,谢荡那个天才音乐家都说过,要不是笙笙当了主唱,有张耐什么事。

    医院地下车库。

    张耐四处张望了几眼,迅速上了一辆黑色路虎。

    “笙笙她怎么说?”柳絮坐在副驾驶,戴着墨镜口罩,脸上露出的肌肤上布了一层密密的汗,她焦躁不安地拽住了张耐的手。

    张耐摇头。

    她冷笑一声:“我就知道她要对我赶尽杀绝。”

    简成宗的投资打了水漂,她如今臭名远扬,天宇又将她拒之门外,娱乐圈哪里还有她的一席之地。

    这就是姜九笙的所谓的仁慈,呵,假仁假义!

    “小絮,”张耐迟疑了片刻,定定地看着柳絮,几番犹豫之后还是问出了口,“你为什么要爆笙笙的料?为什么买水军黑她?”

    柳絮目光闪躲,看向车窗外:“我不是跟你说过了吗?都是简成宗,他早就觊觎笙笙了,所以才拿我当枪使,想把笙笙从高处拉下来。”

    “那他为什么偏偏拿你当枪使?”他握着她的肩,追问,“是不是他答应了你什么?”

    姜九笙说,简成宗许诺了她投资。

    柳絮脸色骤变,不耐烦地推开张耐的手:“我说过了,那晚我喝醉了!”

    他将信将疑地盯着她的眼睛。

    柳絮突然凉凉地冷笑了一声:“你在怀疑我?”

    “我——”

    她眼眶通红,难以置信:“现在连你都不相信我了。”她撇开头,眼泪直流。

    这一哭,张耐就没办法思考了,顿时束手无策,慌张失措地赶紧哄:“你别哭,我信你,我信。”

    “张耐,”柳絮抽噎,把头枕在张耐肩上,带着哭腔地说,“我已经走投无路了,你帮帮我好吗?”

    这是他喜欢了四年的人,就算全世界与她为敌,他也不能背离。

    他一颗心软得不成样了:“好。”

    次日下午两点。

    秦氏娱乐v:秦氏又添两员大将,欢迎@张耐v@柳絮v

    柳絮转发了这条微博。

    柳絮v:这是我的主音吉他兼词曲创作人@张耐v,这是我们的新歌。

    微博后面,附了新歌的清唱demo,仅仅是一小段。

    张耐也跟着转发了微博。

    微博一发,广大网民炸了。

    笙爷的地下情人006:欢迎进入本宝的直播间,在这里我们可以畅聊那些年我们一起怼过的狗男女。

    后面,是直播间的地址链接。

    最爱冬天的咚咚:靠!这个戏精有完没完!

    橙子味的小仙女:这种窝里作妖的白莲花都要,秦氏金主爸爸我告诉你,你已经在作死的道路上越走越远了。

    懒得改个名:笙爷演唱会在即,张耐居然这时候跳槽!笙粉们,扛起两米的大刀,砍他!

    为你比个心:不吹不水,这首歌不错。

    长到一米八了吗:哇,柳絮小姐姐原来唱歌这么好听,人美歌甜,好喜欢!

    未来有你鱼有浓烟:是金子去哪里都会发光。

    冬天就要啃土豆:黑料暂且不说真假,这首歌我粉了。

    所以重生吧:网上的事谁对谁错谁知道,理智追星,认真听歌。

    唯爱笙爷:秦氏果然不愧为中南三省的土皇帝,这水军买的就是好!楼上几个,你们觉得有道理不?

    陪你红遍全球:也是轻摇滚,难道只有我觉得柳白花的新歌里,全是我家笙爷的味道吗?

    牛奶味布丁:1

    笙笙的小螃蟹哟:2

    ……

    天北第一医院,vip病房。

    宇文冲锋直接把平板扔病床上:“你说说,怎么办?”

    姜九笙沉默,若有所思。

    一旁的厉冉冉气鼓鼓地骂了一句:“张耐这个不要脸的白眼狼!”她戳着平板屏幕上的微博界面,向宇文冲锋控诉,“还没有跟笙笙解约,他就跟着柳絮跳槽去了秦氏,这是违约,老板,我们告他!”

    宇文冲锋懒懒地跷了二郎腿:“秦氏已经把违约金打过来了。”

    “那对狗男女抱好了大树好乘凉。”厉冉冉实在气不过,肺都要炸了,“那我们怎么办?总不能白白吃亏。”

    就数姜九笙最淡定,从头到尾无动于衷似的。

    “笙笙,”莫冰点了柳絮微博发出来的那一段demo录音,问姜九笙,“怎么回事?张耐怎么会有你新歌的demo?”

    ------题外话------

    有一种痛,它如影随形,它不动声色,它润物细无声,它就像个小妖精一样缠着你粘着你,在你耳边温声细语地说:你不疼我,我就疼你!

    它叫姨妈痛!

    如果痛经的是姜九笙的话……

    时瑾:宝宝,我给你揉,宝宝,我给你煮红糖水,宝宝我给你亲亲,宝宝我抱抱你,宝宝我们睡觉,睡觉就不疼了,宝宝我们生孩子,生完孩子就不疼了,孩子我也带。

    顾总裁:还让不让人活了,姜博美,进口狗粮分我一半。

    姜博美:爸爸,你手术刀呢,有个怪蜀黍抢我口粮!

    顾总裁:……</td></tr>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