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暗黑系暖婚 > 027:女娇娥苏倾

027:女娇娥苏倾

        她盯着他的手,出神。

        真好看。

        想摸……

        时瑾抬头看她:“有一点肿,等会儿我给你开一点内服的药。”

        姜九笙顿了一下,尽量不露声色地把目光从时瑾的手指上挪开:“……好。”

        她想,她手控的毛病可能又加重了,应该是晚期,以至于时瑾仅用一根手指,就惹得她心神不宁、心猿意马了。

        她屏了屏呼吸,状似自然地拿起床头柜上的水来喝,手才刚伸出去——

        “你的手臂不能乱动。”时瑾提醒。

        躬身趴在枕头上伸手够水杯的姜九笙:“……”愣愣地回头。

        时瑾笑了笑,很浅,眼角稍稍弯起来,贵气里平白多了两分亲切的少年气,他蹲下,抬头对上姜九笙的眼睛:“需要我帮你吗?”温声提醒,“你刚打石膏,那只手最好不要移动。”

        隔得太近,她闻到了略微刺鼻的消毒水味道,兴许因为刚从手术台下来,还有些让她陌生的血腥气。

        她往后退了退,动作有些急,有些乱,稍稍扯到了脱臼的左手,确实疼,她皱了眉,问时瑾:“要帮把我的手吊起来吗?”

        动作太大,软组织会再次拉扯损伤。

        孙医生也是这么说的。

        时瑾摇头:“不需要,我可以用我的手。”

        说完,他取过床头柜的水杯,递到了她嘴边。

        孙医生还说,最好有人贴身伺候,弹唱歌手的手,毕竟金贵。只是,姜九笙也从未想过,雅人清致的时医生伺候起人的样子会如此顺其自然。

        她心乱如擂鼓,不知如何应对。

        姜九笙曾经以为,只有摇滚,只有舞台上惊天动地的狂乱与嘶喊,才能震撼那藏在层层皮囊下的心脏,时至今日才发现,不,时瑾也可以,在她完全陌生的领域里,惊涛骇浪。

        她突然很好奇,这样一个能让人折腰的男人,究竟为何甘愿背负上‘私生饭’这样一个全然没有一点正面定义的标签。

        “笙笙。”

        时瑾突然喊她,手中那杯水微微荡开涟漪。

        姜九笙抬头,房门恰巧开了,是小乔回来了。

        “让小乔来吧。”姜九笙说。

        时瑾笑笑,并没有说什么。

        最后是小乔喂的水,以及汤,姜九笙觉得时瑾这样的绅士可能极少被婉拒,他似乎有点不开心,晚上没有来看她这个邻居。

        不过转念一想,他们左右不过是邻居,她也许多想了,即便有粉丝滤镜,可时瑾这样的贵族绅士,待人处事亲切友好也实属正常,她若胡思乱想过多,大概会显得痴心妄想了。

        天北第一医院的vip病房,环境极好,姜九笙睡得还算安稳。第二天一早,苏倾来探病了,戴了口罩眼镜,卫衣牛仔裤,一改往日的出行习惯,打扮得很低调。

        她一进来,就四处打量,看到门口守着的保镖,这才稍稍放心。

        苏大明星也有躲着记者的一天,姜九笙好笑,招呼她:“苏小姐,坐。”

        这一声苏小姐,叫得苏倾心肝都颤了,一上来就给她来了个化骨绵掌,四两拨千斤啊,怪不得她经纪人说这个圈子里不缺聪明人,缺的就是姜九笙这种聪明地不露声色的人。

        和聪明人说话,兜兜转转百般试探就蠢了。

        苏倾笑了笑,开诚布公:“笙笙,你别弯弯绕绕了,给个痛快呗。”大有一股破罐子破摔的意味。

        姜九笙倒了杯水给她。

        苏倾接过去,等着她的下文,她又不紧不慢地从抽屉里拿了一包烟,没点,抽了根在手里把玩。

        苏倾心里更没底了。

        姜九笙抬头:“以后找你拍mv可以打折?”

        “……”

        封口费就要这么点?

        苏倾愣了好久,才爽快地说:“终身免费,另加宣传。”

        姜九笙笑:“那你一定要一直火下去。”

        没有落井下石,也没有狮子大开口,她处变不惊,像置身事外,给了台阶,又得了她的人情。

        苏倾突然想到了银行借贷人员时常说的一句话:你尽管借,利息很低的,可以慢慢还。

        姜九笙,真是个让人捉摸不透的女人,不过,该死的有魅力。

        苏倾欣然接受,心头大患解决了,心情大好:“那当然,我的应援口号可是,”提了提嗓子,喊得很响亮,“苏倾苏倾万代春秋!”

        对方笑而不语。

        两个聪明人,开门见山,三言两语就一拍即合了。

        “理由是什么?”姜九笙问得随意。

        苏倾放松了,拿了把椅子坐在床头,十分不客套地从果篮里拿了个橘子,剥着皮儿,不痛不痒地回了句:“小时候为了躲债,吃不饱穿不暖,性别都要不起了,十七八的时候在酒吧里当酒保,虽然我也称不上什么倾国倾城,不过男孩子多少省事儿点。何相博要签我的时候,我还是个地痞混混,再穿裙子装淑女也晚了,十几二十年都这么过来了,哪里学得来女人娇俏可人的那一套。”

        ------题外话------

        二更晚八点半</td></tr>

  https://www.65ws.com/a/89/89039/2692844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