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暗黑系暖婚 > 026:与时医生的住院日常

026:与时医生的住院日常

        徐青舶郑重其事的语气:“时瑾,有时间的话,我建议你去做一次心理测试。”

        时瑾冷静地看他:“滚!”

        呵,还算难得,能听到时瑾说粗话。

        总之,一碰到他照片里的那个人,保准一点即燃,那是时瑾的禁区,画地为牢也不能让人侵犯半步的领域。

        徐青舶突然就颇为感慨:“快八年的交情,两年的上下铺兄弟情啊。”

        八年前,时瑾横空杀进了耶鲁医科院,他很不幸,成了天才的上下铺,从此,被天才的光芒掩盖得暗无天日。

        徐青舶叹了一口气,继续感慨:“你居然一言不合就让我滚,诶,都是塑料花啊,塑料花!”

        手才刚搭上时瑾的肩,他退后一步,徐青舶的手尴尬地悬在了半空中,一脸懵逼地看着时瑾把医生白袍脱下,扔在了一旁的垃圾桶里,然后从西装裤的口袋里拿出一**喷雾型的消毒液,对着肩膀的位置喷了三下。

        时瑾抬头,目光无波无澜:“就算快八年的交情,两年的上下铺兄弟情,也不要随便碰我。”他认真地解释,依旧优雅又礼貌,“很脏。”

        徐青舶:“……”

        真他么扎心!

        突然想起来念医博那会儿,他上铺,时瑾下铺,要是他爬床的时候不小心踩了一点儿时瑾那金贵的床单,时瑾那厮就会闷不吭声地换床单、消毒、扔垃圾,那架势就好像被病毒碰了似的。

        后来时瑾住了三个月就搬出去了,两年上下铺情谊其实认真来算,还是挂名的,是货真价实的塑料花!

        徐青舶深呼吸一口气,叫住路过的护士:“刘护士,剪刀有吗?”

        被天北医院第一花花公子点名的住院部护士一脸懵圈:“啊?有啊。”

        徐青舶走过去,从刘护士的医用托盘里拿出来一把剪刀,然后走到垃圾桶旁,捡起时瑾那件医生袍,毫不犹豫地一剪刀下去。

        他回头,冲着时瑾:“割袍断义!”

        对方不咸不淡地给了个眼神,目光就转向放射科门口了,徐青舶有种一拳头打在棉花上的感觉,刚要说点什么,就见时瑾侧脸的轮廓柔和,笑意浅浅。

        时瑾走上前:“手还疼吗?”

        姜九笙左手带了医用的固定带,她稍稍动了动手指:“不怎么疼?”她并不娇气,不过时瑾似乎很不放心。

        她有一点儿相信了,时瑾可能真的是她的‘私生饭’。

        “手没有用石膏固定,先不要动。”时瑾说。

        姜九笙点头,还戴着口罩,脖子上藏青色的围巾遮住了下巴轮廓。

        那条围巾徐青舶认得,是时瑾的。

        他整了整姜九笙的围巾与口罩,遮住了她大半张脸:“你去我办公室等一会儿,我去给你拿结果。”

        “好。”

        徐青舶瞠目结舌,原来不仅偏执症有针对人群,洁癖也有,姜九笙之于时瑾就是例证。

        两人一前一后地离开放射科,在电梯门口,刚好碰到萧林琳。

        她笑着打招呼:“时医生。”

        时瑾颔首:“萧医生。”

        礼貌,却疏离,是他一贯的态度。

        萧林琳不免有几分失落,面上不露声色,目光落向了时瑾身边的人:“这位是?”

        他惜墨如金:“朋友。”

        没有介绍,也没有引荐,显得很客套。

        萧林琳也没有再细问,换了话题,公事公办却也不免还有几分女性特有的温婉:“六点后有时间吗?有个病人的事情想问问你的意见。”

        时瑾不做思考:“抱歉,没有。”

        “……”

        时瑾为人绅士,极有风度,若不涉及到私人问题,他极少如此斩钉截铁地拒绝人。

        萧林琳一时哑口无言。

        “我还有事,失陪。”说完,时瑾没有再逗留,按了电梯键,对身侧的人说,“我去给你办住院手续?”

        虽说是脑残粉,可姜九笙到底不想事事麻烦时瑾,便说:“还不到住院的程度。”

        时瑾相劝,语气友好,并不显越俎代庖:“你的手肿的厉害,可能有软组织拉伤,最好住院观察两天。”

        口吻像医嘱。

        差点忘了,她的邻居还是个称职的医生。姜九笙没有再拒绝,玩笑了一句:“时医生不是心外科吗?骨科也有涉及?”

        时瑾颔首:“我全能。”

        姜九笙:“……”

        时瑾说得很准,x光片显示她确实软组织轻微损伤,打了石膏,时瑾给她办了住院,所幸演唱会排期在一个月之后,伤的又是左手,大概不会耽误进程,莫冰却怕有什么变故,恨不得把姜九笙当成祖宗给供起来,自然双手赞同她住院。

        莫冰的伤都是皮外伤,只是扭了脚,不大方便走路,姜九笙便让她回去,留了助理陈易桥在医院照看。

        陈易桥小名小乔,也应了这个名字,像古时的女子,温柔又贤惠,用莫冰的话来说,上得厅堂,下得厨房,莫冰尝过多次小乔的手艺,次次都赞不绝口,姜九笙甚至怀疑莫冰当初便是冲着人小姑娘的厨艺才签了她的。

        晚上,小乔带了汤来医院,病房门口有保镖守着,是宇文冲锋派的人,小姑娘很害羞,红着脸打了招呼,客气地问几位大哥喝不喝。

        几位大哥都不好意思地摆手。

        小乔这才进病房:“笙姐,我给你炖了大骨汤。”

        姜九笙放下杂志,抬头:“谢谢。”

        小乔腼腆地笑了笑,把保温桶搁置在柜子上,放下包,倒了开水仔细地烫洗碗筷。

        姜九笙看了一眼她那个鼓鼓的帆布包:“小乔,你晚上不用在医院陪床,我只是伤了手,没有什么不方便。”

        小乔立马摇头:“那怎么行,莫冰姐不在,我得时时刻刻守着你,我不在万一有私生饭怎么办?”

        得,私生饭来了。

        姜九笙抬头,看向病房门口:“手术成功吗?”

        是时瑾,还穿着手术时的绿色无菌手术衣,即便是这样深沉的暗色,仍旧盖不住他一身明华。

        真是个天生的衣架子,姜九笙想。

        他点头:“嗯,很成功。”

        话刚落,突然咣当一声,两人都闻声望去,见摔了一地瓷碗碎片,汤汁溅得到处都是,小乔登时手忙脚乱了。

        “对不起对不起,”她红着脸磕磕巴巴地解释,“是、是我笨手笨脚,忘了把手擦干,太、太滑了,对不起笙姐,我这就收拾干净。”

        她蹲下去,徒手就去捡地上的碎瓷片。

        “没事。”姜九笙看了一眼她被烫红的手,“你别用手捡,会伤到,让护士过来收拾,我现在还不太饿,不着急,你可以先去急诊室看一下手。”

        小乔连连道谢,叫了护士过来,这才匆匆忙忙出了病房。

        过来收拾的护士看到时瑾,显然诧异了一下,赶紧正了正色,边埋头收拾,边耳听八方,心外科时医生的八卦啊,光是脑补,就是一出大型现代医疗言情伦理剧,哦,还涉及娱乐圈风起云涌!

        时瑾走到姜九笙床边:“手还会疼吗?”

        口吻有点像主治医师。

        姜九笙回:“不疼,有些麻。”

        他俯身,看了看她的手臂,伸出一根修长的手指,在她手臂的石膏上碰了碰。

        她盯着他的手,出神。

        真好看。

        想摸……

        ------题外话------

        极力冒泡,不要养文~</td></tr>

  https://www.65ws.com/a/89/89039/2692844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