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暗黑系暖婚 > 025:偏执型人格障碍

025:偏执型人格障碍

        姜九笙点头,抿了抿唇,手心都是汗,耳边,是时瑾的声音:“疼就咬我。”

        她转头,时瑾已经把自己的手背递到了她跟前,如此近的距离,还是无可挑剔的好看,指甲修剪得很整齐,莹润的白色里透了一点点绯色。

        那么漂亮的手,她怎么舍得咬。

        姜九笙对时瑾摇摇头,稍稍抬了手:“麻烦了,孙医生。”

        孙医生戴好了手套,抬着她红肿的左手,稍稍活动了两下,她紧咬着唇,额头的冷汗很快便渗了出来。

        忽而,凉凉的掌心就覆在她的眼睛上,遮住了她眼里所有的光影。

        “别看。”

        是时瑾的声音,如此蛊惑人心。

        她突然恍惚。

        不知不觉中,听闻一声骨头脆响,本该很疼的,她却没怎么感觉到,所有感官全部停滞在了他掌心覆着的地方。

        时瑾的手,真凉。

        关节复位之后,时瑾带她去放射科拍x光片,进去之前,他说了一句‘我等你’,然后靠着科室对面的墙,挥手让她进去。

        很奇怪,这种有人送、有人等的感觉,姜九笙觉得浑身都麻麻的,不知道是不是脱臼的左手在作祟。

        她进去后,时瑾依着墙,安静地等。

        往来的护士时不时上前问候,多为年轻的小姑娘,羞羞涩涩的,时瑾一一回应,只是淡淡颔首,不言不语,白衬衫配西装裤,敞着医生白袍,很普通寻常的打扮,却惹来频频注目。

        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心外科时瑾,确实担得起这十二字,只是,如是人儿,可远观,不可近玩。

        住院部的两个小护士走远了,这才敢打趣讨论。

        “时医生那张脸,我能看十年。”

        同伴深有同感,做了一脸痴迷状:“那双腿,我能玩二十年,啧啧啧……”

        小护士笑:“快打住打住,还要工作呢。”

        两人嬉嬉笑笑,一时没个正行,嘴里说得最多的便是心外科那位时医生,倒也见怪不怪,天北第一医院未婚的小护士,哪个不教时瑾二字迷了魂道。

        哦,不止护士,还有女医生呢。

        比如——

        “621房三号床的药配好了?”

        女人音色清亮,中气又沉稳,听起来很干练,略显强势。嬉闹的两个小护士闻声立马噤若寒蝉,闭口不言,低头配药。

        “上班时间嘴碎,是太闲了吗?”

        俩小姑娘面面相觑,没敢做声。

        这位是院长家的掌上明珠,才二十六的年岁便当上了小儿外科的主治医师,姓萧,名林琳,长相生得好,标准的三庭五眼,很有古代韵味,奈何性格太强势,医院里喜欢她的男医生不在少数,可敢追她的却屈指可数,当然,性子太强只是其中一个原因,还有件事儿众所周知,院长千金瞧上心外科的时医生了。

        别看明面上萧医生都如此一副清高模样,可是有小护士瞧见过的,她在时医生面前小女人的不得了。

        等人走远了,被训的小姑娘噘噘嘴,很不满:“公报私仇!就是见不得别人说她心上人。”

        “就是,时医生又不是她家的,摆什么时夫人的姿态。”

        “苍老师是岛国的,时医生是大家的!”

        “……”

        临近黄昏色,窗外夕阳西下,将走廊里静立的人影拉得斜长。

        一个人影,从夕阳里走来,带着戏谑玩味的笑。

        “哟,还等着呢。”

        整个天北第一医院,这般与时瑾说话的,除了徐青舶这个同窗,再无第二人。

        时瑾不咸不淡地嗯了一声,算是应了他。

        徐青舶刚坐诊完,脖子上还挂着听诊器,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挑了时瑾对面的墙靠着,没骨头似的。

        他瞥了瞥放射科门口:“里面那个是姜九笙?”

        时瑾不置可否。

        徐青舶拖长了语调,兴味十足:“摇滚巨星啊,”看向时瑾,耐人寻味之后,神色突然认真了,“和你什么关系?”

        时瑾抬头,停顿思忖之后,一本正经地说:“我是她的脑残粉。”

        徐青舶:“……”

        当他脑残吗?

        他走到时瑾跟前,没了先前打趣的调侃,正儿八经的语气:“百度百科没有虚构的话,姜九笙应该是三年前才出道,要是我没记错的话,”徐青舶嘴角笑意全收了,“八年前你钱包里就放了她的照片。”

        很青涩的小姑娘,徐青舶只见过一次那张照片,本该模糊的,可仔细看了姜九笙的眉眼,这才与记忆里隐约的轮廓重叠。

        这件事徐青舶一直忘不掉,当时的室友只不过是玩笑,碰了一下那张被时瑾珍藏在钱包里的照片,事态就一发不可收拾了,那是徐青舶第一次亲眼目睹了一身风度的时瑾发疯、发狂。

        那个室友被时瑾打断了两根肋骨,转了系,因为时瑾在医学上的天赋,医大对他格外放纵,便将事情压了下来。

        后来,他辅修了精神心理科的课程,才敢断定,时瑾患有轻微的偏执型人格障碍,他的病与传统意义上的偏执症患者又有所不同,他的病因与所有发病症状都围绕着他钱包里的那张照片,确切地说,是照片里的那个女孩。

        兜兜转转了八年,时瑾的世界里,还是那同一个人。

        “徐青舶。”

        时瑾很少这样连名带姓地喊他,不见半点平日的温文尔雅,眼睛里全是警觉与锋利:“不要过问我的私事。”

        像警告,攻击性十足。

        除了那次照片事件,徐青舶还没有见过这样的时瑾,露出了所有尖利的棱角,陌生,却一点都不突兀。

        这才是时瑾。

        徐青舶郑重其事的语气:“时瑾,有时间的话,我建议你去做一次心理测试。”

        ------题外话------

        推友文:西梧《军门霸宠之特战痞妻》

        [军旅宠文,一对一双强,虐渣酸爽]

        时简,纨绔成性的军门后代,打架斗殴,胡作非为,就连隔壁的小霸王都得尊称她一声‘简哥’;

        可实际上,却是冒着枪林弹雨游走在生死边缘的地狱审判者,冷血无情,杀伐果断,代号‘雪莉’;

        通俗点儿说,和那些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没有信仰没有国家的人没什么区别。

        可时简说,她只是留恋机械上那特有的冰冷金属质感,和…在心底隐藏了十几年的仇恨!

        司翊,海中蛟龙,陆地猛虎,任他上天入地翻江倒海,这个海陆两栖的天之骄子却被一个丫头片子两次用枪抵着脑袋,差点爆了头。

        时简嗤笑:“你也不过如此!”

        司翊挑眉:“说明你还没有深入了解~”</td></tr>

  https://www.65ws.com/a/89/89039/2692844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