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暗黑系暖婚 > 024:上药

024:上药

        “我是病人他爸爸。”

        姜九笙:“……”

        时瑾神色自若:“您保养得很好。”

        谢荡:“……”

        姜九笙:“……”

        来自外科医生的冷幽默。

        氛围显然不太好,谢荡似乎对时瑾心存戒备,电话便在此时恰如其分地响了。

        姜九笙转身接电话,喊了声:“静姐。”

        谢荡闻言,冷了一张漂亮的脸。

        电话那头的女声语速很快,跟炮仗似的说了一堆,一听就是火冒三丈。

        姜九笙脾性好,语速不紧不慢,应了对方说:“嗯,他跟我在一起。”

        对方又说了几句。

        “好。”姜九笙挂了电话。

        谢荡很不耐烦的样子:“她打你电话干什么?”

        姜九笙嘴里的静姐是谢荡的经纪人宋静,四十多岁,脾气火爆,大嗓门,而且还毒舌,谢荡怀疑她是更年期了,不然就是家里老公不听话。

        不过,以上全部是谢荡小公举的个人看法。

        在外人看来,宋静有能力,有手腕,人脉广,会做人,是个雷厉风行的女人,偏偏不走运带了谢荡那个小公举,那家伙,是真比古代的公主还难伺候,金贵得不得了,水只喝国外进口的,衣服只穿高订的,吃东西更挑,葱姜蒜海鲜全部不吃,最无语的是,谢公举臭美得不得了,尤其宝贝他那头羊毛卷和纤纤玉手,碰都不能碰一下。

        也就姜九笙这个同门师姐能治治他。

        是以,宋静每次暴跳如雷一筹莫展的时候,就会打电话给姜九笙求助。

        “她找你。”姜九笙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你还有通告,离开录还剩不到半个小时。”

        谢荡全然不在意,一点要走的意思都没有:“到时补录。”

        “是直播。”

        谢荡哼哼,不愿意走。

        小公举任性,要哄!

        姜九笙神色泰然,还是不咸不淡的口吻,随性又淡然的样子,她说:“等会儿我助理会过来,你先回去,等我包扎完了给你电话。”

        语气,隐隐约约听得出来一股子命令的调调。

        谢荡好不爽,没好气地凶她:“知道了,用你赶!”

        他哼了一声,又瞥了时瑾两眼,这才肯走。

        姜九笙失笑,跟着时瑾进了办公室,与其说办公室,其实更像诊室,有两台她叫不上名字的仪器,一张挂了帘子的床,实木柜子上放满了文件,摆放很整齐,一张电脑桌,电脑旁边有一套外科医生专用的手术刀。

        很像时瑾的风格,简单又规整。

        时瑾上前,将医用检查床的帘子拉开,取了自己挂在木质挂衣架上的外套,铺在床上:“你坐这里。”

        姜九笙依言坐下,说了声谢谢。

        时瑾抿唇笑了笑,在镶嵌式的玻璃柜里取出来包扎用的棉布、消毒水与药物,放在托盘里,端过去放在医用床上。

        戴好手套,时瑾俯身,端着姜九笙的下巴。

        即便隔着塑料手套,他的手依旧冰凉冰凉的,姜九笙不觉往后退了退。

        “别动。”时瑾低声说。

        她就不动了。

        他取下她的口罩,看了看她脸上的伤口,眉头蹙了蹙,然后低头配药,用医用钳子夹着棉布,沾了碘伏,抬头看姜九笙:“头抬高一点。”

        姜九笙稍稍抬高了下巴。

        他微微俯身,隔得很近,说话时凉凉的气息萦绕在她鼻尖,是熟悉的薄荷香,让她有些微微怔忪。

        “怎么弄的?”时瑾抬眸,对上她的眼睛。

        姜九笙默了一下,才回答:“和人打架。”

        时瑾动作顿了一下。

        “下次尽量不要动手。”他说,克制又小心的语气,同她建议,“你是艺人,伤到了不好。”

        时瑾真是个温柔又绅士的人。

        姜九笙鬼使神差地点头了,即便她做不到。

        她想,时瑾温声细语说话时,应该很多人都像她一样,怎么都拒绝不了。

        他动作很轻,软软的棉花沾了凉凉的药水,幅度很小地擦拭她脸上的血渍。

        姜九笙问:“会留疤?”

        他摇头:“不会。”

        清洗完伤口,他用棉签蘸了药膏给她涂,打着圈,将药物抹开。

        姜九笙往后缩了缩。

        时瑾动作一顿:“疼?”

        与其说是疼,更像痒,时瑾动作太轻,手里那根棉签像羽毛,挠得她心痒痒。她把目光撇开,说:“还好。”

        时瑾动作又轻了几分,微微俯身,对着她侧脸的伤口轻轻吹了吹,她鼻尖充斥的全是他身上的气息,很淡的消毒水味道,不难闻,还有似有若无的沐浴露香,跟她的一模一样。

        难道每个私生饭都像时瑾这样爱屋及乌?

        她又走神了。

        “笙笙。”

        “嗯?”姜九笙抬头,撞上时瑾的目光。

        他笑了笑,说:“不要碰水,两天后我再给你换药。”

        有些窘迫,姜九笙低头颔首:“好。”顿了一下,又补充了一句,“谢谢。”

        时瑾摇头,又郑重其事地补充了一句:“不用谢,我是你的脑残粉。”

        姜九笙:“……”

        处理好了脸上的伤口,他带她去了骨科,这个时间点,医院看诊的人本应很多,骨科诊室外却只有寥寥几人,大抵是因着她艺人的身份,时瑾特地打过招呼了,一路上,除了医生护士倒没遇上别的路人,她戴了口罩,还是有医护人员认出了她,礼貌地过来要签名,时瑾都一一婉拒,气度礼仪都让人挑不出错来,便也没有谁再上前叨扰了。

        时瑾嘴里那位孙医生六十岁上下,是个清瘦的小老头,有几分仙风道骨的味道。这位孙医生是骨科的主任医师,一星期只坐诊一天,并非是今天,自然,他会出现在诊室是因为时医生的拜托。

        时瑾在医院的威望很高,各科室的医生都会敬他三分,给七分薄面,毕竟谁家还没个病痛,天才外科医生的人脉留着也有备无患,何况是人情。

        孙医生看完诊,让护士倒了一杯热水过来,心想,时医生带来的那小姑娘韧劲儿好,能忍,手肿成那样也一声不吭,倒是时医生那张脸,白得不像话了。

        孙医生自然看出了几分端倪,这位小姑娘可不是什么无关紧要的人:“没有骨折,只是脱臼了。”

        时瑾眉头稍稍松了。

        孙医生一一说明:“我先给她关节复位,然后再带她去拍个片子,要是有软组织损伤,还需要用石膏固定。”

        时瑾颔首:“好,谢谢孙医生。”

        孙医生笑着摇头,对时瑾身边的小姑娘说:“会有点疼,忍一下。”

        姜九笙点头,抿了抿唇,手心都是汗,耳边,是时瑾的声音:“疼就咬我。”

        ------题外话------

        时医生的追妻方法——润物细无声地渗入!</td></tr>

  https://www.65ws.com/a/89/89039/2692844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