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暗黑系暖婚 > 023:医院遇时瑾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时瑾看了一眼来电,起身,说了声:“抱歉。”他拿了手机,甚至等不到走出会议室,就接通了,压低了声音说,“笙笙,是我。”

    笙笙……

    一听就是女人的名字。

    会议室里一干专家教授们都面面相觑,特别是会诊发言那个白大褂医生,惊得直接打泼了咖啡。

    时瑾什么时候有女人了?

    顶楼除了会议场所,并不做他用,很安静,时瑾靠着墙,低头讲电话,嘴角有浅浅的笑,极力压却怎么也压不住。

    “怎么了?”他声线好听,很轻缓。

    “我在医院外面,记者跟拍了,进不去。”

    时瑾募地抬头,便往楼梯口走:“你把车开到一号门的地下车库,我去接你。”

    “好。”

    挂了电话,姜九笙对谢荡说:“开去一号门的车库。”

    谢荡挂了档,边打方向盘边问:“谁?”

    “一个朋友。”

    她没有再多做解释,闭上眼,脸色十分苍白。

    天北的一号门车库仅对医院内部员工及员工家属开放,车辆登记的记录表上是时瑾签的字。

    姜九笙下了车,时瑾已经等在车位旁了。

    她先开口:“抱歉,给你添了麻烦。”

    时瑾摇头,说不麻烦:“受伤了?”目光落在了姜九笙的脸上,她戴了口罩,左边的口罩上沾了点点血腥。

    “没什么大事。”

    时瑾盯着她,紧抿着唇,本就淡的唇色越发冷白,脸色有些沉:“还伤了哪里?”

    总觉得时瑾有些生气,眼神冷得有几分陌生。

    姜九笙回了话:“左手。”

    他走过去,伸出手,似乎想碰碰她的左手,又停在半空,便那样悬放着。

    “疼?”时瑾盯着她已经肿得厉害的手,眉间的褶皱越拧越深。

    姜九笙点头。

    他脸色更沉了,好看的轮廓紧紧地绷着。

    “抬得起来吗?”

    她摇头。

    没有管车内的另外两个人,时瑾对姜九笙说了句‘跟我来’便径直朝内部员工的电梯入口走去,输了指纹,电梯门合上的前一秒,一只漂亮的手伸了进来。

    谢荡长腿一迈就站到姜九笙身边,看着时瑾,目光带了迟疑与防备:“你带笙笙去哪?”

    对方言简意赅:“就诊。”

    莫冰跟着也上了电梯。

    时瑾按了五楼,低头拨了个电话:“孙医生,我是时瑾。”

    电梯里很安静,只有时瑾的回声,音色低沉,音域偏暗淡,像缓缓流淌的大提琴声,优雅醇厚。

    真是一把好嗓子!谢荡盯着时瑾,莫名其妙地想到了这个。

    时瑾微微背着身,在讲电话:“三点到四点的时间能空出来吗?”

    那边大概问了些题外的话。

    时瑾耐心又礼貌地回:“嗯,是我的朋友。”没有详谈,匆匆几句之后,时瑾说了声,“麻烦了。”

    道了谢,他挂了电话,目光微灼,看着姜九笙的脸:“清理完伤口,我再带你去骨科。”

    姜九笙突然觉得,有个当医生的‘私生饭’,很走运。她点头,说了声好,见了鬼地想享受一回‘偶像待遇’。

    两人话都不多,却异常默契,熟稔却又不像亲昵。

    谢荡听得不爽,往前一步,把姜九笙挡在身后,漂亮的丹凤眼扫过时瑾浑身上下:“你是谁?”

    时瑾回:“医生。”

    现在的医生都长这样?擦的!可以出道了吧。

    谢荡正要再‘审’,刚好,五楼到了,电梯门开,正对的便是心外科时瑾的办公室,一张男人脸率先出现在电梯门口。

    三十上下,一身医生白袍,凤眼,五官立体,偏凌厉,笑起来却有两个深深的酒窝,添了几分爽朗阳光气,戴了眼睛,很高,掠了一眼电梯里,目光便投向了时瑾:“你怎么招呼都不打一声就跑了,会诊——”

    外科的专家会诊,少了谁也不能少了时瑾。

    不等男人说完,时瑾便打断了:“会诊推迟到两个小时之后。”

    男人愣住。

    一向好涵养好风度的时医生,居然也会打断别人的话!

    时瑾又道,语调一贯的和风细雨:“徐医生,麻烦你先带这位莫小姐去急诊室的周医生那里。”

    男人便姓徐,名青舶,是神经外科的副主任医师。

    时瑾这是把他一介神经外科的主治医师当护士使唤了?徐青舶:“我说——”

    时瑾绕过他:“谢谢。”

    徐青舶:“……”

    他懵逼。

    莫冰也懵逼,可能职业病犯了,这一路上心里都在盘算,怎么才能把这位医生签下来,只要能签下,绝对是棵摇钱树,这气质与容貌,不需要唱歌、演戏,往镜头前那么一站就够了。

    想必这位就是笙笙嘴里那个手漂亮、医术精湛的邻居了,莫冰目光不自觉往下,落在了时瑾的手上。

    美,是真美。

    找不到别的形容词,这是莫冰的第一感觉,也是唯一的感觉,她想,这位时医生就算不靠脸也可以去当手模,照样是摇钱树。

    徐青舶似乎还有话说,杵在电梯门口。

    时瑾看他:“麻烦让一下。”

    目光像看路人甲乙丙丁。

    哦,这里就不得不提一嘴了,徐青舶和时瑾是医博时的同窗,算起来,认识也有八年了,共事两年。

    徐姓路人甲乙丙丁就让路了。

    时瑾回头,看着电梯里戴了口罩的姑娘:“笙笙,你跟我来。”

    温声细语,跟哄似的。

    徐青舶怀疑自己出现了幻觉,认识时瑾八年了,从来没见过他这样柔肠百转的样子,时瑾那厮,矜贵到了骨子里,就差遁入空门普度众生了,哪里食过人间的烟火,更别说男女滋味了。

    “徐医生。”

    徐青舶这才回神:“啊?”

    莫冰同姜九笙打了招呼后便没有跟上去:“急诊室在哪?”

    “我这就带莫小姐过去。”

    徐青舶一步三回头,特别好奇能让时瑾这般正儿八经的绅士折了腰的姑娘是何方神圣。

    时瑾领着姜九笙去包扎,谢荡亦步亦趋地跟着,哪儿也不去,就紧紧跟着,一双漂亮的丹凤眼防备地四处睃着,反正就是觉得这个半路杀出来的医生很危险。

    独立办公室就在五楼的最靠东面,几步路远。

    心外科,时瑾。

    谢荡瞟了一眼门口的铭牌,刚要跟着进去。

    时瑾的手还搭在门把上,回头,公事公办的口吻:“非病人家属请在外面等。”

    谢荡从善如流地接话:“我是病人他爸爸。”

    姜九笙:“……”

    ------题外话------

    就说甜不甜?/td/tr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