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暗黑系暖婚 > 019:时瑾是私生饭?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姜九笙稍稍停顿,看着时瑾的眼睛问:“我们以前见过吗?”

    窗前的吊篮椅,书架上的cd机,楼梯口的大提琴,还有洗手间里的香薰,餐桌上的甜食与果饮。她的喜好、习惯,他似乎全部知道。

    甚至于他身上的味道,除却淡淡的消毒水味,还有一股薄荷香,与她的一模一样,是国外的一个沐浴露牌子,她很喜欢,用了很久。

    她重复地又问了一遍:“我们,是不是见过?”

    时瑾迟疑了很短时间,点了点头:“见过。”他走近一点,白衬衫的衣袖挽起,出来得急,没有擦手,水滴顺着指尖落在客厅的羊绒地毯里,他说,“如果没有手术,你的演唱会我都会去。”

    姜九笙愕然:“你是我的粉丝吗?”

    时瑾颔首:“是。”

    她实在没有办法将一身明华与贵气的时瑾与摇滚乐联想到一处,话到嘴边转了几道,问他:“你搬来这里跟我有关?”

    看得出来,时瑾为人绅士礼貌,可却并不与人亲近,相处时总是带着距离感,唯独对她多了些熟稔与热络。

    他点头,眸光里,多了些局促不安,漂亮的手规规矩矩地压着黑色西装裤的边线,手指不自然地曲着,有些紧绷,他指腹肤色白,隐隐有细微的青色筋脉。

    姜九笙从来没见过他这个样子,她迟疑了很久,还是问出了口:“你是我的私生饭吗?”

    她的粉丝不少,私生饭也常见,不是没有见过,只是,从未见过时瑾这般自制又懂分寸的,她看不懂他,也猜不透除了搬来她的隔壁他还做过什么疯狂的举动,不是不好奇,就是不知道为何没有追根究底。

    “是吗?”她问得小心翼翼。

    时瑾也同样,像如履薄冰,带了不确定:“会讨厌吗?”

    她确实不喜欢私生饭,可如果是时瑾……姜九笙摇了摇头,没怎么迟疑,至少时瑾到目前为止,从未让她有过一丝的不舒服与不自在,相反,与他相处她很放松,甚至,很想摸他的手。

    时瑾松开由始至终都紧皱的眉:“那我是。”

    姜九笙突然想起来了,昨晚她烧晕乎的时候,也问过时瑾是不是她的脑残粉,既然有了确凿的名义,那是不是以后可以随时摸他的手了,她也可以用签名照和合影换……

    正想得出神——

    “汪!”阳台传来狗叫,又是两声,“汪汪!”

    姜九笙回神,目光朝向阳台,一个狗脑袋露出来一小撮毛,怯怯地,又不敢跑出来,用屁股对着客厅,把尾巴甩了出来。

    “汪!”

    时瑾走去阳台,给姜博美倒了些狗粮。

    姜九笙跟着走过去,站在一人一狗的身后:“它叫博美?”

    一只博美,取名叫博美,也算独树一帜。

    “嗯,它叫博美,”时瑾回头,冲姜九笙浅笑,“它跟你姓。”

    美人一笑,勾魂摄魄。

    姜九笙心头发痒,想抽烟了。

    便是这天,她知道了,时瑾有只狗,叫姜博美,他说他是她的私生饭。

    回了自己公寓后,姜九笙才发现她把手机落时瑾家了,很奇怪,她记得她分明放在了时瑾的沙发上,只是走前怎么都找不到,这才空手回了公寓。

    时瑾给她送来之后不久,她收到了他的信息,言简意赅的四个字:我的号码。

    姜九笙笑着存下了。

    对面公寓里,时瑾给姜博美倒了一盆进口狗粮,摸摸它的头:“做得很好,以后买最贵的狗粮给你吃。”

    “嗷!”

    姜博美好开心好开心哦!

    它叫博美……

    它跟你姓……

    一整天了,这两句话都在姜九笙耳边绕来绕去,绕得她心神不宁,一直不在状态,从录音棚里出来,莫冰递给她一**水。

    “莫冰,你对私生饭怎么看?”姜九笙问莫冰。

    莫冰神情立马严阵以待了:“你被私生饭跟踪了?”

    姜九笙摇头:“不算是。”

    “深恶痛绝。”莫冰的回答干脆利索,一点儿也没迟疑,她从事经纪人这个行业有六年了,经手的私生饭事件不算少,她就事论事,“总结来说,私生饭的标签就两个词疯狂,无知。”

    毫无底线地偷窥入侵,无休无止的跟踪蹲守,甚至极端一点的,还会做出伤害艺人的举动。

    总之,莫冰对私生饭是没有一点正面的想法。

    姜九笙深思了一会儿:“那会不会有不那么极端疯狂的私生饭?”她想了想,具象化一点地描述,“比较优雅,比较绅士的那种。”

    莫冰一脸严肃:“你确定你是在形容私生饭?”

    姜九笙不确定了,毕竟在二十一世纪里,可能打着灯笼都找不着时瑾那样气度与涵养兼备的男人。

    “绅士优雅的私生饭,”莫冰皱眉,表情深沉了,“笙笙,那你遇到的一定是衣冠楚楚的私生饭,那种更恐怖,极有可能就是禽兽。”

    姜九笙:“……”

    时瑾那般风光霁月兰枝玉树的君子,怎会是衣冠禽兽。

    姜九笙打住了这个话题,她虽好奇疑虑,却从来未曾怀疑过时瑾的居心。

    对调音师道了谢,两人一同出了录音室。

    莫冰走在前面:“苏倾的经纪人都call了我三次了,一直问你的行程,怎么回事?苏倾怎么跟你扯到一块儿了?他经纪人一副火烧眉毛的样子。”她挑眉,回头打量姜九笙的神色,“难道你真瞒着我和苏倾有什么匪浅的关系了?”

    姜九笙走到窗边,点了根烟:“我发现他的秘密了。”

    莫冰司空见惯地把姜九笙不知道什么时候藏到口袋里的烟盒没收过去:“什么秘密?”

    姜九笙靠着墙,莹白修长的手指夹着烟,慢条斯理地吸了一口,眯了眯眼角,懒懒地吐出来,声音含着薄烟,低哑又磁性,带了笑:“当红炸子鸡苏倾,是个货真价实的女人。”

    莫冰:“……”

    她沉默了足足十秒钟,问姜九笙:“你怎么发现的?”

    姜九笙抖了抖烟灰:“我摸到了。”

    莫冰还是难以置信:“确定没搞错?”

    最当红的一线人气小生突然变了性别,莫冰也算见过世面的,还是被这重磅消息给砸了个晕晕绕绕。

    国民老公是个女的!

    要是被捅出去了,娱乐圈得炸!

    姜九笙倒神色淡淡,嘴角挂着事不关己的戏谑:“虽然我没摸过男人的胸肌,不过a罩杯的手感我还是摸得出来,何况苏倾的经纪人反复找我不就刚好证明了我的猜测。”

    莫冰仔细回忆苏倾那张脸,以前觉得雌雄难辨,现在回头想想,确实有几分女性的柔美,也怪不得粉丝与同行看不出来苏倾是个女娇娥,就他那双大长腿,比近一米七的姜九笙还要高个一截儿,胸前嘛……一马平川。

    以前圈子里还有人拿苏倾的性取向开过玩笑,他从来不和女艺人乱来,更不接亲热戏,不少人猜测说苏倾是被压的那一个,毕竟,他没有喉结,这样的男性据说某些方面的能力很差。

    现在想想,莫冰都觉得瞎。

    她问姜九笙:“你有什么打算?”

    ------题外话------

    姜博美:奥斯卡欠我爸爸一座小金人。

    我在首次推荐,你们倒是吭个声啊,我好慌啊。</td></tr>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