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暗黑系暖婚 > 007:雅人至深是时瑾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宇文冲锋不是傻大款,他眼光毒辣得很,即便是他睡过的女人,帮他赚的也都早超过了嫖资。”

    三言两语,句句在点。

    确实如姜九笙所说,宇文冲锋不傻,相反,商业头脑与市场审视能力都极其超凡,不然,天宇也不会在短短几年的时间里,就跻身进了传媒娱乐界的三大龙头之一。

    “难怪他不敢睡你,你比他更毒辣。”姜九笙是演艺圈里最聪明的女人,这一点,莫冰从来不怀疑。

    她也不置可否,往酒杯里加了冰啤,搅拌了几下,递给莫冰:“酒精含量很低,适合你,尝尝。”

    莫冰尝了一口。

    世上调酒师千千万万,却没有谁能调出姜九笙这个味道,用最淡的酒,调最烈的味。

    莫冰笑:“你不当歌手还可以去当调酒师。”

    她点头,是个不错的建议。

    莫冰有时候会想,还有什么是她姜九笙学不会的,抽烟喝酒打架,吉他贝斯架子鼓,她碰过的,无一不精通。

    姜九笙就是这样的人,只要她想,这世间没有什么是她不能触及的。

    一杯酒后。

    “我让小乔送你回去。”两人喝了酒,不能开车,莫冰给助理小乔发了个信息。

    姜九笙起身,停了一下动作,眉头拧紧。

    莫冰扶她:“不舒服?”

    “起猛了,痛经。”

    她脸色很不好,惨白得厉害,莫冰不由分说:“我明天给你挂号,不能拖了。”

    姜九笙笑笑:“遵命。”

    翌日早八点,莫冰来公寓接姜九笙去挂诊。

    天北医院外,沿路栽种了两排枫树,十月金秋,落英缤纷,医院vip候诊室里的落地窗正对着满树红枫,姜九笙抬头便是花团锦簇,有些移不开目光。

    这时候,若是有一把木吉他,最适合弹奏一曲温柔又悠扬的民谣。

    电话铃声扰了思绪,是莫冰的电话,她看了一眼来电,接起来:“我是莫冰。”

    是个男声。

    不知电话那头说了什么,莫冰猛地站起来:“伤得重不重?”

    能让泰山崩于顶依旧处变不惊的莫冰面露慌色的就只有一个人,她的那位心头朱砂。

    电话那边说了近一分钟,莫冰才挂了电话,还未缓过神,失魂落魄的发着怔。

    姜九笙问:“怎么了?”

    带了口罩与帽子,她只露出一双明亮的桃花眼,坐在最不起眼的角落里。

    “林安之拍戏坠马,现在在第五医院。”莫冰神色依旧绷紧,眉宇思绪很重,“伤了脚,不算太严重。”

    林安之是莫冰的男朋友,十年的青梅竹马,她安放在心尖上的人。在姜九笙还未出道前,林安之就火得一塌糊涂,是天宇第一位不过而立之年就拿了大满贯的三金影帝,虽然莫冰从未说过,不过姜九笙猜想她大抵是为了林安之才入了经纪人这一行,只是不知为何林安之解约天宇后去了华纳影视,而莫冰却留在了老东家。

    这段地下恋情,一谈就是十年,莫冰有次喝多了,哭着说过一句醉话:林安之,那是我的命。

    那是姜九笙唯一一次见莫冰流泪,痛哭流涕。她当时想,一定很刻骨铭心,也一定很悲痛欲绝,才会让那么冷静镇定的莫冰哭得如此歇斯底里。

    念及此,姜九笙拿回了莫冰手里的挂号单:“结束后我让小乔来接我,你去吧。”

    莫冰犹豫再三,还是点了头:“我帮你挂好了号,四楼妇科,左数第四间。”因为姜九笙轻微路痴,她便又叮嘱了一遍,“四楼妇科,左数第四间。”

    姜九笙笑着说她找得到地方。

    莫冰走后,她把遮阳帽的帽檐往下压了压,侧过身子,面对着墙,将模样掩得严实。兴许是周末,看诊的人许多,莫冰给她挂的又是妇科方面的权威主任医师,排队等候的时间很长,姜九笙百无聊赖,便眯着眼,听着咨询台的小护士闲聊。

    长发的女生圆脸大眼,说话时会露出两颗小虎牙,很可爱,不过似乎有些生气,鼓着腮帮子:“那个女人又来了。”

    同伴的护士短发,正忙着配药:“哪个?”

    “看上咱们时医生那个。”

    短发的小护士好生吃惊,停下了手中配药的动作:“这都这个月第几次了?”

    “六次!”咬了咬嘴唇,圆脸小姑娘气嘟嘟的,用力哼了一声,“也是时医生好脾气,这女人隔三差五就装病来撩咱们时医生,要是我,早给扔出去了。”

    “人家有钱有势,能怎么办。”

    “真不道德,本来时医生坐诊的号就特别特别少,一个月也才几天,那么多重症病人都等着,那女人倒好,浪费了六个诊号。”

    也姓时呢。

    姜九笙眯了眯眸子,不知为何想起了隔壁的新邻居,以前不觉得,识得了时瑾之后,时这个姓似乎都沾染了他的气度,温柔了不少。

    这时,vip候诊室的电子显示屏上,滚过了她的挂号单号码,姜九笙起身,整了整围巾与帽子,遮了半张脸走出去。

    弯弯绕绕,人山人海,医院的科室当真不大好找。

    左数第四间,姜九笙抬头,并没看见诊室门旁的铭牌,亚克力板碎了,大概被撞坏了。

    门虚掩着,里面并没有结束,门口听得见里头的说话声。

    “周小姐。”

    很好听的男声,姜九笙不由得停了步子,好熟悉的声音……

    “不用这么客套,时医生叫我敏婷好了。”女人的声音偏细,柔和,带着几分难掩的娇羞。

    “周小姐。”

    男人声线温润,很悦耳,礼貌却带着几分疏离,不疾不徐地重复着同样的称谓。

    光听声音,便足矣。

    这一定是个极其矜贵的男人,雅人至深。

    他依旧不紧不慢,口吻儒雅轻缓:“以后不用来挂我的号了。”

    “为什么?”大概是不甘,可也到底是个教养极好的女人,语气虽急,却柔和温婉。

    “兴许周小姐很闲,不过我很忙。”

    “那下班呢?下班能一起吃顿饭吗?”大概觉得冒昧,女人解释道,“多亏了时医生主刀,我父亲才能那么快恢复。”

    时医生啊。

    姜九笙忍俊不禁,候诊室里那俩小护士嘴里被美人缠了身的时医生,大抵就是里面这位了。

    “抱歉,我想不必了。”

    拒绝的很干脆,却进退有度,不失半分涵养。这时医生,当真是个贵气的人儿,姜九笙这下确定了,她的邻居,原来是个医生啊。

    也是,这浮躁的二十一世纪,如斯贵族式的气度,一个时瑾就已经难能可贵。

    被婉拒了的女人大概当真被美色冲昏了头脑,失了礼貌,追问道:“有什么不方便的地方吗?若忙的话,你定时间也可以。”

    “我没有和陌生人共餐的习惯。”语气平平,听不出喜怒。

    女人不死心:“时医生,可以给我你的私人号码吗?”不想被拒,女人寻了理由,“我父亲的病情还有些问题想咨询。”

    时瑾淡淡的语气:“可以让你的父亲来挂号。”

    “我——”

    女人还想说什么,他低声打断:“若没有其他事,请你出去,我还有病人。”

    之后,便沉默了。

    好不知情趣的男人,偏偏又礼貌优雅得让人挑不出错来,虽让女人碰了个软钉子,却不失礼,拿捏得恰到好处的客套,姜九笙反倒觉得她的新邻居,真是个迷人的家伙,专蛊惑人心呢。

    猝不及防,那副极是好听的嗓子喊道:“下一个。”

    姜九笙愣了一下神,才推门而入,抬头刚好瞧见女人娇羞渴求的目光,怎么都挪不开时瑾的方向。

    欲言又止了好一番,女人才恋恋不舍地出了诊室。

    时瑾抬头,唇角稍稍扬起:“是你啊,姜小姐。”

    ------题外话------

    正在公众期排队等推荐还敢加更的,估计除了我没谁了,我都二更了,是不是该表示表示了,来吧,尽情地表白!

    二十一世纪欠了我一个时瑾!/td/tr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