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离婚前怀孕了 > 38.第 38 章

38.第 38 章

        因为是住宅区,  当初结婚购置房产的时候,两人都没想过在周围安装监控,  所以对于是谁半夜来砸窗子,林遇安根本不知道会有谁这么无聊。

        要说之前虽然有过先例,不过那是韩父来砸窗送东西,  留有署名,但这两次完全跟之前不同,  这两次简直就是有报复心态在里面。

        听着他丈夫坐在沙发上打电话让人来修玻璃,林遇安顺便提了句:“让人来安装个监控吧!”

        他就不信把这个砸窗子的人找不出来。

        韩冬阳也赞同,  于是当天就把监控安装好了,林遇安将监控画面连接到了iPad上面,这样能随时随地观察。

        处理好家里的事后,  韩冬阳先开车送林遇安去了公司。怀孕的人都有个前三后四的说法,  林遇安也没逃过这个定律,前面几个月吐得不行,  反应也很大,  公司平时就一周去两三次,  大部分的事都交到了唐笙手上,  他好几天没出门了,趁着韩冬阳一起出门,他才一起来公司看看。

        “你说你不在家里好好养着,  你来公司干嘛啊?”唐笙看到林遇安来公司,  忍不住说。还准备伸手摸他的肚子,  被林遇安一手拍掉了。

        “我来得算少了,  每天都呆在家里,唉!”林遇安坐在办公室里,低头看着月度总结,喃喃:“真是感觉无聊透了。”

        唐笙笑他,又简单说了这个的月度计划,林遇安听着,没什么意见可提出来的,唐笙将方方面面都考虑的很周到,两人说完工作上面的事情,又说了些家常。

        林遇安想起早上的事,按了按太阳穴:“你都不知道,今天早上我起床,卧室的玻璃又被人砸了,比上回更厉害。”

        上回的事跟林遇安跟唐笙说过,唐笙是知道的这件事的。

        唐笙端起杯子,轻轻喝了口茶,有些不可思议笑着道:“诶不是,你们两个这觉有点儿大啊,玻璃碎了都没把你俩弄醒,你们俩睡觉前做什么了啊。”

        林遇安眨了眨眼,眼神恍惚了一下,声音飘飘地道:“没做什么啊,就是睡得太沉了。”

        唐笙轻轻地一笑,林遇安有些不自在地移开了视线,同时脑中不合时宜地想起昨晚上他丈夫在床上缠着他非要摸小宝宝的事,那是三十六计,计计层出不穷,都不带重样的,凑在他耳边一直闹到半夜才睡。

        他想如果不是昨晚睡得晚,也不会连有人砸了他们家玻璃都不知道。

        他跟他丈夫虽然现在还各自盖着自己的被子,但是晚上根本禁锢不了他丈夫放飞的灵魂,借小宝宝占他的便宜也不是一次两次,总是有花样不带重样版本的,林遇安都能背下来了,比如:

        脑残讨打版:我有心电感应,小东西在肚子里叫我干爹了,宝宝,快,叫我一声干爹,我好跟小东西交流。

        智障讨打版:刚刚突然接收到小东西的信号,他们说想看看干爹,你让我要进去会一会两个小东西。

        撒娇卖萌版:宝宝,我想进去看看两个小东西,儿行在外父担忧啊。

        柔弱林妹妹版:宝宝啊,你睁开眼看看你老公吧,闹了二十四年饥荒旱灾,今年无颗粒收成,我都快对着黄镜窗花独自垂怜了。

        歌曲汪*峰版:跟我一起摇摆,一起摇摆,让我们一起摇摆,今夜我们一起尽情摇摆。

        文化三国版:唉,姓林的,我无比怀疑你在跟我唱空城计,不然为什么都不让我进去看一看小宝宝,难道你这一招叫草船借箭,不,你在草船借种,你借我韩冬阳的种。

        独自伤悲版:好歹我在酒店刻舟求剑一整晚,结果呢,剑求到了,你现在却剥夺我跟宝宝的会面,我真是错付深情给了你·········

        说来林遇安也是头疼,反正,不论他丈夫用什么版本,最后死乞白赖地便宜都是占到了。

        昨晚更是奇葩,他丈夫洗完澡出来,就到处翻找东西,在卧室里面找来找去。

        最后焦灼地问他:“宝宝,你看到我东西了吗?”

        明知道韩冬阳肯定在跟他玩花样,但是他还是没忍住回了一句:“你在找什么东西啊?”

        韩冬阳自顾自道:“我记得进去洗澡的时候明明放外面的啊!”

        林遇安坐起身:“你没放什么东西啊?”

        韩冬阳焦急的不行:“我明明放在卧室里面的啊!”

        “什么啊?”当时看到他丈夫如此焦急,林遇安当真了,掀开被子准备跟他一起找。

        谁知道,韩冬阳看到他掀开被子的一刻,眼睛一亮,大声道:“我找到了。”

        林遇安有一丝不妙的预感:“???”

        果然,他丈夫一个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跳到床上,像倒拔葱一样的将他抱了起来,哈哈大笑:“我在找我的爱情啊!哈哈哈。”

        林遇安:“················”

        神他妈在找爱情。

        是他输了,他可能是怀孕了脑子没他丈夫机灵,如果不是他还有一丝威严在,努力维护住后方一片净土,怕是肚子里的两个小宝宝在肚子里被他丈夫“搅”得不得安宁。

        不过林遇安觉得自己也被他丈夫带偏了,因为偶尔他回味起来,又觉得韩冬阳有那么几分耐人琢磨别人无法比拟的地方。

        唐笙看着眼前的发呆的男人,浓眉越皱越紧,忍不住敲了敲桌子:“喂。”

        林遇安突然回神:“啊嗯,什么?”

        唐笙默了默,叹了口气,最后道:“完了。”

        林遇安:“?”

        唐笙将月度总结收起来,慢条斯理地整理着,声音笃定道:“我看你们这婚是离不成了。”

        林遇安紧抿着唇,漆黑的眼珠子转了转,幽深的眸子里现在敛着一份人尽皆知的蜜意,等唐笙出去了,才细细回想唐笙话里面的意思,他跟韩冬阳离不成了吗?

        他跟韩冬阳的离婚协议书已经生效了半个月,其实林遇安当初想过在搬出去住,能不能复婚再行考虑,可韩冬阳不准,说分开了无法培养感情,更不准他带着小宝宝跑,再者他怀孕,如果一个人在外面,也实在不方便,更难得跟父母解释。而且他丈夫就像被点化过一样,对他极好。

        林遇安自认为如果他的婚姻一开始就是这般,那么韩冬阳还是很值得的。

        林遇安在公司呆到了三点左右,就开车去了韩冬阳的事务所,从寰宇中心到滨江大道很快,全程只花了二十分钟左右。

        他很少去韩冬阳的事务所,之前去的时候都是三过事务所而不入。

        林遇安将车停好,刚下车,就看到小江送一个客户离开。

        “小江。”

        小江转身的时候听见有人叫他,诧异回头看见来人,眼睛一亮,声音一扬:“大嫂。”

        林遇安:“·············”

        林遇安笑着走近:“大街上乱叫什么啊,你韩哥呢?”

        “韩哥在跟客户聊天呢,中午来了一个案子,韩哥不想接,不过对方是朋友介绍来的,加上给的这个太诱人了,谈了好久了。富豪家里争遗产。”小江用手比了一个数字,林遇安就知道了。

        林遇安到了韩冬阳的办公室,小江出去端了杯水进来,临出去时又问:“诶大嫂,你要吃什么啊?”

        林遇安冲他摆摆手:“没,不用了。”

        不过他还没说这句话的时候,小江已经一溜烟儿地跑了出去。

        来不及反应的林遇安:“·············”

        这速度的确是师承韩冬阳啊?

        很快,小江就手里拿着许多吃的进来,放在桌子上:“大嫂,这个是韩哥前几天在网上买的,都是怀孕的人喜欢吃的,不过韩哥尝了几口,结果自己喜欢上了,昨天又在网上订了一些回来说给你,你先尝尝。”

        小江两句话就把韩冬阳卖了,林遇安笑笑不说话,冲他点头,和蔼地说:“我自己来,去忙吧!”

        “诶好,大嫂,你有事随便叫人来帮你就好了。”

        小江出去后,林遇安才开始打量韩冬阳平时工作的地方。

        说实话,他丈夫的办公室跟他本人的性格那是天差地别,灰白基调中透着沉稳大方,放眼一看简洁明了,会给人一种这个男人在生活中也应该是一个高品格,高格调,高冷的男人,虽然在一个月之前,林遇安也是这么认为的。

        但不得不说他丈夫实在是一口深井冰,不凿不知道,一凿吓一跳。

        林遇安的视线最后落在他背后的书架上面,一排的关于律师方面以及司法方面的书,林遇安勾起嘴角,还知道学习,他还真以为他丈夫办公室会是一些他在日记本里看的东西。

        大概是等着也无聊,他随手拿过一本关于法院知识产权司法类的书,坐在沙发上,边端起一杯水喝着一边打开书。

        蓦地,看到书里面的内容时,林遇安没忍住将嘴里的水全部喷了出来。

        “咳咳。”林遇安边咳嗽边扯过纸巾,擦了擦书上面的水。

        边擦俊眉就慢慢蹙的厉害起来,又看了看封面,林遇安坐在沙发上咬着唇,默了有三秒钟,又将书放回原位置,拿起第二本与诉讼法相关的。

        接下来林遇安的表情是一边摇头一边叹气,叹为观止,简直叹为观止。

        他丈夫内心深处装着一个小机灵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林遇安翻了数十本书后,既是无奈又是无语,他都觉得用机灵两个词来形容他丈夫,完全表达不出来他丈夫千分之一的机灵!

        他打开的书外面都那一层掩人耳目的书封面是正正经经关于法律方面相关的标题。

        但是翻开后,里面全是什么《从“1”做起》以及《“精”卫填海》《活儿在裆|下》的内容。

        还有等等那些富有多重意思却不于启口的名字,林遇安真不知道他丈夫这么把这个大个事务所做起来的。

        他丈夫就是一整个小黄人啊!

        简直掌握了掩人耳目的精髓,怪不得扫|黄的没将他扫走。

        当然,他也看到了一本《乡村爱情之小树林与干爹蜜里调油》,里面有做过注解还有五角星符号标注,林遇安看着看着扶住书架差点儿站不稳。就是这本书带着他们走去小树林的,结果被蜜蜂蛰了,不过也不知道这家书店还在不在,林遇安无奈摇摇头,将书放回原位置。

        再次坐到沙发上,林遇安心境很不同,他总觉得这里面的格调一点都不沉稳大方,看哪里都感觉别有意义,会不会连这个办公室有暗道密室啊?林遇安眼珠子波动四处看了看,唰地,他站起来,去他丈夫平时坐的位置,坐下去,用韩冬阳平时的视角,观看整个房间。

        不是有句话说,角度不同,看到世界也没什么不一样,说不定从韩冬阳坐的地方看着整个办公室,就是另一翻风景说不定啊!

        林遇安视线看了好几圈,发现其实也没什么不同,正准备起身的时候,手机响了了一声。

        不是他的手机,是放在抽屉里面的手机。

        林遇安拉开抽屉拿出来,是韩冬阳的,没有密码,这个手机林遇安没见过,比较旧,大概是面对客户群体的手机。。

        【韩总,今天下午有时间吗?「玫瑰」】

        嗯?林遇安目光秒变犀利,看到这个消息,然后又盯着昵称:客户九号赵玫瑰。

        赵玫瑰?我还是林百合呢?

        林遇安咬牙,本来他不想看的,但是一时有些没忍住,林遇安打开手机,修长的手指划着屏幕慢慢从下往上滑。

        客户九号赵玫瑰:【韩总,谢谢你上次帮我赢了案子,不知道我有没有这个荣幸请你吃饭呢?】

        客户九号赵玫瑰:【韩总,在吗?】

        客户九号赵玫瑰:【「图片」,今天路过滨江大道,等到回家才想起原来那片地方有属于你的痕迹。】

        ············

        林遇安翻了翻,大多数都是这个赵玫瑰烦着他们家阳阳,他丈夫没搭理,从几句聊天就大概知道这个赵玫瑰起得什么心思,林遇安嘴抿成一条直线,眼睛眯了眯。

        最后林遇安将手机放回原位置,关上抽屉,当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的走出了办公室。

  https://www.65ws.com/a/88/88543/3746653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