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离婚前怀孕了 > 24.第 24 章

24.第 24 章

        韩冬阳上车就掏出手机打电话,还小心地将脑袋包住。

        林遇安没时间管他丈夫,先离开小树林才行,他们就像末路狂花,一路飙到高速路进了城。

        他丈夫则在一边冷冷地对电话对面说:“小江,我宣布,你被开除了。”

        “在这之前,你先退货,给他们差评。”

        “不用等天凉了,现在就投诉,一直到那家书店破产。记住,要采取合理合法的方式,你跟了我这么久应该知道怎么做吧?”

        “·······毕竟,我也只是个消费者。”

        林遇安:“???”

        听这语气他丈夫气得不轻。

        韩冬阳挂断电话,林遇安将把车停在路边,忙担忧地问:“你没事吧?刚刚有没有被蛰到?”

        韩冬阳一听这话,用衣服把头包得更紧了,林遇安见到这种情况更担心,边说让我看看边要伸手去扒他头上的衣服。

        结果他丈夫就一下子扑了上来,双手环住他的腰。

        嗓音一秒变柔软,开始声泪俱下地控诉:“宝宝,刚刚那个团伙太厉害啦,打不过,根本打不过。”

        林遇安听到这话,本来想骂韩冬阳,想跟蜜蜂打架,你的行为咋这么乖张呢?

        可现在不是说这事的时候,就想拽掉他丈夫的衣服看看有没有被蛰:“·········你没事去惹他们干什么啊?人家托儿带口好几百的。”

        据他所知,蜜蜂一般是不会主动蛰人的,除非有人去招惹它们,它们才会群起而攻之。

        “你把手松开,让我看看。”林遇安说。

        韩冬阳突然起身,用手紧紧护住,死命不给看,闷声拒绝:“不行,不给看。”

        林遇安:“··········”

        怎么还给他娇羞了?请问以前那个沉默寡言恬淡寡欲的韩冬阳去哪儿了?

        林遇安顿了一下:“让我看看吧!被蛰了我们现在去医院处理一下。”

        韩冬阳把头包得更紧了:“真不能看。”

        林遇安:“我就看一眼,就开车去医院。”

        韩冬阳缩在椅子上:“不要,你会笑的。”

        本来林遇安还不那么好奇的,但韩冬阳这么一说,林遇安真想看了。

        “不会笑的,快把手放下来。”

        “不想让你看。”

        “我真不会笑。”

        “那也不能看。”

        于是车里两人开始你来我往,你推我挡;

        车子在马路上起起伏伏,前后摇晃。

        两人正狭窄的空间里手忙脚乱的快挽出几朵手花来了,这时,林遇安就感觉车里的光线不知道什么时候暗了下来。

        他下意识一抬眼,就看见他们车窗上趴着两个大爷,两人面部肌肉畸形且怪异地紧紧贴合在车窗玻璃上,瞪大眼睛往里看。

        林遇安吓了一跳,嘭地弹回自己的位置上,韩冬阳也好奇压在身上的重量没了,悄悄露出一双被那春雨打湿过的眼睛。

        耳边听到了外面这样的对话:

        一个大爷:“你看现在的年轻人啊,就是不知道节制,大马路上的就搞这些花样,实在是有伤风化!”

        另一个大爷:“那是!”

        一个大爷:“我年轻的时候比这野了去了。”

        另一个大爷:“?押眉一铩!

        一个大爷:“这就叫情到深处难自禁。”

        另一个大爷:“嗯,爱到浓时搞车|震?”

        两大爷的声音越来越远········

        轻轻地,你大爷来了;

        轻轻地,你大爷走了。

        车厢里,徒留一片寂静与尴尬。

        林遇安头顶三个加粗感叹号!大爷你们咋那么会呢!

        请问你们是山河契阔,人间烟火的相声帝后吗?《注*》

        韩冬阳在一边拿眼睛瞅他,然后发出略带娇羞的声音:“······刚刚,你早些说啊!”

        林遇安扯扯僵硬的嘴,下意识就扬起胳膊要结一个五指山在他丈夫头顶上的时候。

        韩冬阳眼睛倏地瞪大,咻得一下又缩进衣服里面去了,声音略带含混:“我刚刚就已经被群攻了!”

        林遇安手停在空中,认命的深吸了口气,轻轻拍了一下韩冬阳露在衣服外面的毛茸茸的头顶:“还要不要去医院?”

        韩冬阳脑袋捂在衣服里点头。

        林遇安开车去了就近的医院,一路上问韩冬阳在小树林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也不说,只说被无良商家欺骗了。

        等见到医生时,韩冬阳要林遇安出去等他,说不能被他看到,会笑他。

        林遇安立马严肃道:“不会,我怎么会笑你呢?”

        韩冬阳坐在凳子上满眼不信的看着他,林遇安催促,赶紧让医生看看。

        韩冬阳反抗无能,在林遇安欲探究竟带着无比好奇的视线下,将衣服放了下来——

        然后林遇安慢慢用贝齿咬住了上嘴唇:“··········”

        ···

        从医院里出来的时候,林遇安走在前面,带着忍俊不禁的笑。

        韩冬阳带着白色口罩跟在身后,没了去小树林的奕奕神采,像一条小鲤鱼没了水,张开嘴都吐不出来泡泡了。

        回到家,正要出门的吴妈看到两人讶然:“韩先生不是打电话说晚上不回家吃饭了?韩先生怎么戴着口罩?”

        林遇安的声音还夹杂着笑意:“没事,我待会儿熬点粥就好了。”

        话音刚落,韩冬阳就捂着嘴,越过他,蹭蹭蹭跑到楼上去了。

        《成长日记之无良商家骗我进小树林》节选片段10

        今天,我被无良商家欺骗了。

        我好傻,他是不是现在已经对我失望透顶了,怎么办?

        心情慌得像只土拨鼠,都不想写日记了。

        昨天让小江找了那么久的小树林,我学习了那么久,现在变成了竹篮打水一场空。

        哭出一条钱塘江都不能表达我的伤心啊!

        其实这件事,真的不是我傻。

        我都是按照书上实践的,真不知道该怎么落笔,将这件事的原委记下来。

        因为要从我跟他表白心意的第二天说起。

        我们在一起后,一下子我升级成了干爹,于是我开始上网查一些关于父子这一块的高级玩法。

        主要是之前都没有涉及过这一个板块跟体系,担心在临床之后操作上不慎,就跟他玩脱了。

        知道吧,当你有了对象,特别是有一个这么狂野的对象时,就需要时刻准备着。

        要穿一条好脱掉的裤子,穿的衣服不能超过两件以上,因为在那种紧急关头,繁琐的布料都将成为你们之间的障碍物(排除:没有对象的人可以不用这样穿)。

        不要问这句话是谁说的,这是已经拥有了对象的韩鲁迅的名言。

        所以当天我就先在网站里面下载了一些《如何做一个好爸爸》

        《干爹是一条直立行走的锦鲤》

        《爸爸其实没去哪儿》

        《干爹的活儿都在裆下》这种重|口|味书籍。

        实不相瞒,当时看到这些标题就已经让我很紧张了。

        对于一个刚刚当干爹又没经验的人,真的有些过于刺激的。

        我在网站上将文下载下来,把每本书重新编辑名字,通通叫《三年高考五年模拟》,才又匆忙赶去了某宝。

        对知识的求知欲一向都很强烈我,之前就一直让助理小江在一个商家帮我买书。

        其实不是他突然要跟我玩伦理父子梗,我也不会像一张白纸——划掉。

        不能怪他,只要他喜欢,我未尝不可学习学习,这是为了爱情我所做的妥协。

        所以按照之前购物记录我找到了那家商家,进去后搜索“干爹”两个字,然后就出来了两个标题:

        1&挥着邪恶小皮鞭教干爹重新做人

        2&乡村爱情之小树林里与干爹蜜里调油

        当时我被第一个标题就震撼到无话可说。

        小皮鞭?这要这么玩?难道他要像周瑜打黄盖那样来抽打我吗?

        想象了一下,天,那样,我真的,真的,怕是命不久矣。

        为了生命安全我将第一个排除在外,直接考虑第二个:乡村爱情之小树林里与干爹蜜里调油

        这个名字是不是很文雅清新。

        没错,我当时就是这么想得。

        可现在我的亲身体验结果告诉我,我宁愿当黄盖,让他当周瑜抽打我,也不玩什么乡村爱情小树林。

        ——待续

  https://www.65ws.com/a/88/88543/3746651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