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三国之北境之王 > 第429章 丹阳兵(中)

第429章 丹阳兵(中)

        关羽、张飞二人如今是左右先锋,要给他们分配兵马,韩湛肯定要亲自给他们打招呼,而不是把人往他们的手下一塞就完事。于是他命令罗布,去请关羽张飞二人到自己的议事厅来。

        关羽、张飞二人住在军营里,足足过了半个时辰,两人才跟着罗布急匆匆地赶了过来。向韩湛抱拳施礼之后,关羽开口问道“安阳侯,不知你这么急着招我们兄弟二人到此,所为何事”

        “云长、翼德。”韩湛笑眯眯地问“你们二人的兵马,在夺取临淄之时,伤亡情况如何啊”

        听到韩湛所问的问题,关羽不禁皱起了眉头“关某所率的五千兵马,在攻城时,阵亡七百余人,伤六百。其中有不少兵士伤势太重,就算能活下来,他们在伤愈之后,也无法再回到军队之中。”

        “云长不必担心此事。”韩湛见关羽一脸愁容,知道他是在为那些受伤的兵士担忧,连忙安慰他说“就算那些兵士无法重新回到军中,他们的将来也会衣食无忧的。本侯会设置专门的田庄来安置他们,让他们去做一些小吏,管理那些种田的农户。”

        关羽原本只是看到军中伤亡的兵士太多,为他们的前途担忧,此刻听到韩湛说将来会妥善暗自这些伤兵之后,先是一愣,随后抱拳向韩湛施礼“关某代那些受伤的兵士,多谢安阳侯的大恩。”

        “云长言重了。”韩湛冲关羽摆了摆手,说道“这些兵士本就是冀州人马,对他们的生老病死,本侯都会过问的。”

        说完这话后,韩湛又扭头问张飞“翼德,不知你的兵马损伤情况如何”

        张飞瓮声瓮气地回答说“俺的兵马伤亡要比二哥多,阵亡了九百,伤了七百。同样有不少的伤兵在伤愈之后,无法重新回到军中。”

        韩湛点了点头,对两人说道“云长、翼德,本侯知道你们的兵马折损了不少,因此打算给你们各补充一万兵马。”

        关羽、张飞二人以为韩湛最多给自己补充千把人就不错了,谁知听到对方财大气粗地说给自己各补充一万人,两人的脸上都不禁露出了惊诧的表情。关羽甚至在想,安阳侯是打算将那支兵马拆分后,交给我们兄弟二人指挥

        韩湛停顿了片刻,等关羽张飞二人把这个消息消化得差不多了,才继续说道“不过本侯事先要声明,给你们补充的兵马,并非是冀州军,而是归顺的黄巾贼”

        “什么,给我们补充黄巾贼”张飞听到这里,顿时吃惊地瞪大了眼睛“安阳侯,你给我们军中安插这么多的黄巾贼,不怕他们会临阵作乱吗”

        “翼德,”韩湛等张飞说完后,望着他说道“你和云长都是统兵的将领,难道连万把黄巾贼都无法约束吗况且你们也不是只身一人,手下多少还有几千兵马嘛。”

        关羽听韩湛这么一说,立即明白对方不是坑自己,而是确实想为自己补充兵马,连忙打断了张飞,向韩湛致谢说“多谢安阳侯的美意,关某代翼德谢过了。”

        关羽、张飞二人如今是左右先锋,要给他们分配兵马,韩湛肯定要亲自给他们打招呼,而不是把人往他们的手下一塞就完事。于是他命令罗布,去请关羽张飞二人到自己的议事厅来。

        关羽、张飞二人住在军营里,足足过了半个时辰,两人才跟着罗布急匆匆地赶了过来。向韩湛抱拳施礼之后,关羽开口问道“安阳侯,不知你这么急着招我们兄弟二人到此,所为何事”

        “云长、翼德。”韩湛笑眯眯地问“你们二人的兵马,在夺取临淄之时,伤亡情况如何啊”

        听到韩湛所问的问题,关羽不禁皱起了眉头“关某所率的五千兵马,在攻城时,阵亡七百余人,伤六百。其中有不少兵士伤势太重,就算能活下来,他们在伤愈之后,也无法再回到军队之中。”

        “云长不必担心此事。”韩湛见关羽一脸愁容,知道他是在为那些受伤的兵士担忧,连忙安慰他说“就算那些兵士无法重新回到军中,他们的将来也会衣食无忧的。本侯会设置专门的田庄来安置他们,让他们去做一些小吏,管理那些种田的农户。”

        关羽原本只是看到军中伤亡的兵士太多,为他们的前途担忧,此刻听到韩湛说将来会妥善暗自这些伤兵之后,先是一愣,随后抱拳向韩湛施礼“关某代那些受伤的兵士,多谢安阳侯的大恩。”

        “云长言重了。”韩湛冲关羽摆了摆手,说道“这些兵士本就是冀州人马,对他们的生老病死,本侯都会过问的。”

        说完这话后,韩湛又扭头问张飞“翼德,不知你的兵马损伤情况如何”

        张飞瓮声瓮气地回答说“俺的兵马伤亡要比二哥多,阵亡了九百,伤了七百。同样有不少的伤兵在伤愈之后,无法重新回到军中。”

        韩湛点了点头,对两人说道“云长、翼德,本侯知道你们的兵马折损了不少,因此打算给你们各补充一万兵马。”

        关羽、张飞二人以为韩湛最多给自己补充千把人就不错了,谁知听到对方财大气粗地说给自己各补充一万人,两人的脸上都不禁露出了惊诧的表情。关羽甚至在想,安阳侯是打算将那支兵马拆分后,交给我们兄弟二人指挥

        韩湛停顿了片刻,等关羽张飞二人把这个消息消化得差不多了,才继续说道“不过本侯事先要声明,给你们补充的兵马,并非是冀州军,而是归顺的黄巾贼”

        “什么,给我们补充黄巾贼”张飞听到这里,顿时吃惊地瞪大了眼睛“安阳侯,你给我们军中安插这么多的黄巾贼,不怕他们会临阵作乱吗”

        “翼德,”韩湛等张飞说完后,望着他说道“你和云长都是统兵的将领,难道连万把黄巾贼都无法约束吗况且你们也不是只身一人,手下多少还有几千兵马嘛。”

        关羽听韩湛这么一说,立即明白对方不是坑自己,而是确实想为自己补充兵马,连忙打断了张飞,向韩湛致谢说“多谢安阳侯的美意,关某代翼德谢过了。”

        关羽、张飞二人如今是左右先锋,要给他们分配兵马,韩湛肯定要亲自给他们打招呼,而不是把人往他们的手下一塞就完事。于是他命令罗布,去请关羽张飞二人到自己的议事厅来。

        关羽、张飞二人住在军营里,足足过了半个时辰,两人才跟着罗布急匆匆地赶了过来。向韩湛抱拳施礼之后,关羽开口问道“安阳侯,不知你这么急着招我们兄弟二人到此,所为何事”

        “云长、翼德。”韩湛笑眯眯地问“你们二人的兵马,在夺取临淄之时,伤亡情况如何啊”

        听到韩湛所问的问题,关羽不禁皱起了眉头“关某所率的五千兵马,在攻城时,阵亡七百余人,伤六百。其中有不少兵士伤势太重,就算能活下来,他们在伤愈之后,也无法再回到军队之中。”

        “云长不必担心此事。”韩湛见关羽一脸愁容,知道他是在为那些受伤的兵士担忧,连忙安慰他说“就算那些兵士无法重新回到军中,他们的将来也会衣食无忧的。本侯会设置专门的田庄来安置他们,让他们去做一些小吏,管理那些种田的农户。”

        关羽原本只是看到军中伤亡的兵士太多,为他们的前途担忧,此刻听到韩湛说将来会妥善暗自这些伤兵之后,先是一愣,随后抱拳向韩湛施礼“关某代那些受伤的兵士,多谢安阳侯的大恩。”

        “云长言重了。”韩湛冲关羽摆了摆手,说道“这些兵士本就是冀州人马,对他们的生老病死,本侯都会过问的。”

        说完这话后,韩湛又扭头问张飞“翼德,不知你的兵马损伤情况如何”

        张飞瓮声瓮气地回答说“俺的兵马伤亡要比二哥多,阵亡了九百,伤了七百。同样有不少的伤兵在伤愈之后,无法重新回到军中。”

        韩湛点了点头,对两人说道“云长、翼德,本侯知道你们的兵马折损了不少,因此打算给你们各补充一万兵马。”

        关羽、张飞二人以为韩湛最多给自己补充千把人就不错了,谁知听到对方财大气粗地说给自己各补充一万人,两人的脸上都不禁露出了惊诧的表情。关羽甚至在想,安阳侯是打算将那支兵马拆分后,交给我们兄弟二人指挥

        韩湛停顿了片刻,等关羽张飞二人把这个消息消化得差不多了,才继续说道“不过本侯事先要声明,给你们补充的兵马,并非是冀州军,而是归顺的黄巾贼”

        “什么,给我们补充黄巾贼”张飞听到这里,顿时吃惊地瞪大了眼睛“安阳侯,你给我们军中安插这么多的黄巾贼,不怕他们会临阵作乱吗”

        “翼德,”韩湛等张飞说完后,望着他说道“你和云长都是统兵的将领,难道连万把黄巾贼都无法约束吗况且你们也不是只身一人,手下多少还有几千兵马嘛。”

        关羽听韩湛这么一说,立即明白对方不是坑自己,而是确实想为自己补充兵马,连忙打断了张飞,向韩湛致谢说“多谢安阳侯的美意,关某代翼德谢过了。”

        关羽、张飞二人如今是左右先锋,要给他们分配兵马,韩湛肯定要亲自给他们打招呼,而不是把人往他们的手下一塞就完事。于是他命令罗布,去请关羽张飞二人到自己的议事厅来。

        关羽、张飞二人住在军营里,足足过了半个时辰,两人才跟着罗布急匆匆地赶了过来。向韩湛抱拳施礼之后,关羽开口问道“安阳侯,不知你这么急着招我们兄弟二人到此,所为何事”

        “云长、翼德。”韩湛笑眯眯地问“你们二人的兵马,在夺取临淄之时,伤亡情况如何啊”

        听到韩湛所问的问题,关羽不禁皱起了眉头“关某所率的五千兵马,在攻城时,阵亡七百余人,伤六百。其中有不少兵士伤势太重,就算能活下来,他们在伤愈之后,也无法再回到军队之中。”

        “云长不必担心此事。”韩湛见关羽一脸愁容,知道他是在为那些受伤的兵士担忧,连忙安慰他说“就算那些兵士无法重新回到军中,他们的将来也会衣食无忧的。本侯会设置专门的田庄来安置他们,让他们去做一些小吏,管理那些种田的农户。”

        关羽原本只是看到军中伤亡的兵士太多,为他们的前途担忧,此刻听到韩湛说将来会妥善暗自这些伤兵之后,先是一愣,随后抱拳向韩湛施礼“关某代那些受伤的兵士,多谢安阳侯的大恩。”

        “云长言重了。”韩湛冲关羽摆了摆手,说道“这些兵士本就是冀州人马,对他们的生老病死,本侯都会过问的。”

        说完这话后,韩湛又扭头问张飞“翼德,不知你的兵马损伤情况如何”

        张飞瓮声瓮气地回答说“俺的兵马伤亡要比二哥多,阵亡了九百,伤了七百。同样有不少的伤兵在伤愈之后,无法重新回到军中。”

        韩湛点了点头,对两人说道“云长、翼德,本侯知道你们的兵马折损了不少,因此打算给你们各补充一万兵马。”

        关羽、张飞二人以为韩湛最多给自己补充千把人就不错了,谁知听到对方财大气粗地说给自己各补充一万人,两人的脸上都不禁露出了惊诧的表情。关羽甚至在想,安阳侯是打算将那支兵马拆分后,交给我们兄弟二人指挥

        韩湛停顿了片刻,等关羽张飞二人把这个消息消化得差不多了,才继续说道“不过本侯事先要声明,给你们补充的兵马,并非是冀州军,而是归顺的黄巾贼”

        “什么,给我们补充黄巾贼”张飞听到这里,顿时吃惊地瞪大了眼睛“安阳侯,你给我们军中安插这么多的黄巾贼,不怕他们会临阵作乱吗”

  https://www.65ws.com/a/87/87444/4112691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