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三国之北境之王 > 第400章 重返曹家庄

第400章 重返曹家庄

        曹秋萍来到了荀攸的面前跪下,口称:“奴家参见大人!”

        荀攸说道:“曹小姐,本军师问你,那边躺着的人,可是你的父亲?”

        “没错,”曹秋萍肯定地回答说:“正是奴家的父亲。”

        荀攸把目光转向了跪在一旁的曹十六等人,又接着问:“本军师再问你,你身后这些人可是你曹府中人?”

        曹秋萍扭头看了一眼,随后使劲地点点头,说道:“没错,他们都是奴家的家仆,为首的人叫曹十六。”

        见曹秋萍承认这些人是自己的家仆,信息都和曹十六所说的对上了,荀攸便朝那些手持兵刃的兵士们挥挥手,示意他们退到一旁。为了不耽误大军的行程,荀攸又主动对赵云说:“赵将军,你不妨带着大军赶往前方安营扎寨,给我留一曲兵马,待处理完此处的事宜之后,本军师再前往军营。”

        对于荀攸的这个提议,赵云没有反对,毕竟刚击退了黄巾贼不久,没准附近还有他们的散兵游勇,如果掉以轻心的话,没准会遭到他们的偷袭,于是便给荀攸留下了一曲精锐骑兵后,又带着大军前行。而原本在一旁的太史慈,见到曹家父女重逢,心里也为曹秋萍感到由衷地高兴,接下来的事情,他觉得自己也插不上手,便拨转马头跟着赵云的大军前往军营。

        “说说吧,”荀攸等大军远去后,又接着问曹十六:“从曹家庄到此处,距离应该不近吧,为何曹老爷到现在都没有醒过来?”

        听到荀攸的这个问题,曹十六苦笑着说:“回大人的话,从曹家庄到县城,约有二十里地。小人当时是一时情急,可能下手稍微重了点,以至于我家老爷到现在都还没有醒过来。”

        曹秋萍到此刻才知道自己的父亲之所以昏迷不醒,原来是曹十六的杰作。她膝行到曹十六的面前,一把揪住他的衣襟,激动地问:“曹十六,我曹家对你不薄,你为何要对我父亲下如此毒手?”

        “小姐,你误会了。”曹十六没有为自己辩解飞,反而是旁边的一名下人主动向曹秋萍说明原因:“若不是十六郎,恐怕我等已经死于黄巾贼之手了。”

        曹秋萍听到下人这么说,知道自己错怪了曹十六,连忙松开了手,好奇地问曹十六:“十六郎,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快点给奴家说说。”

        “小姐,小人自从听你说过赤尸气之事,就一直留意附近的动静。”曹十六连忙回答说:“今日在庄外遇到一个从北面逃过来的百姓,他说有数万黄巾贼,正朝着我们庄子所在的方向而来。小人听说后,就立即返回庄子向老爷禀报。谁知当时周老爷也在,他居然说小人是在造谣生事,根本不可能有什么黄巾贼。小人担心老爷有危险,一时情急,就把他打晕,扛着他就朝外跑……”

        荀攸在听曹十六讲述时,看了看他魁梧的身材,又瞧了瞧躺在地上,体态有些肥胖的曹蛮,心里暗想这个十六郎的力气还挺大,居然扛着自家老爷跑了十几二十里的路,居然还没累趴下。不过他听到曹十六提到的赤尸气时,眉毛不禁往上扬了一下。

        照理说,曹氏父女重逢,接下来就该回城到他家的别院去。谁知曹秋萍听完曹十六尔等讲述后,忽然向荀攸提出了请求:“大人,奴家想回庄子看看,不知大人可否派人护送奴家一程?”

        “曹家庄那里,想必还有不少的黄巾贼。”荀攸对于曹秋萍的请求,有些迟疑地说:“不如过两天,待大军肃清了县城附近的黄巾余孽之后,再返回曹家庄不迟。”

        “大人。”见荀攸不同意自己的请求,曹秋萍有些着急地说:“奴家有不少的好姐们,估计都没来得及逃离庄子,也许现在赶回去,兴许还能赶得及救她们。”

        荀攸原想拒绝曹秋萍的这个请求,但转念一想,却想起了曹十六曾提到的赤尸气,为了搞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他有些迟疑地说:“曹小姐想回庄子去看看,本军师倒是可以亲自带人护送。但你一弱质女流,恐不会骑马,只怕还需准备一辆马车。”

        “大人,不用准备马车了。”曹秋萍等荀攸说完后,立即回答道:“奴家自幼弓马娴熟,骑马自然不在话下。”

        听说曹秋萍会骑马,荀攸倒一点都不感到意外,毕竟在冀州就有一名女将叫夏侯云,她也是弓马娴熟,便连忙命一名骑士让出了坐骑。

        曹秋萍翻身上马,吩咐曹十六:“十六郎,去车上把奴家的兵刃取来。”

        两炷香前,曹秋萍听军中的兵士说,前面抓住了几名黄巾贼,她便让曹夫人坐在马车里等候,自己独自一人去看个究竟,谁知却发现是自己的父亲和一帮下人。由于情绪太激动,再加上荀攸又一直在问东问西,以至于她都忘记派人去这个消息通知曹夫人了。

        曹十六急匆匆地赶到曹夫人马车所在的位置,守在车外的老家人曹福,看到曹十六时,不禁情绪激动地问:“这不是十六郎吗?不知老爷现在何处?”

        “福叔,”曹十六朝曹福行了一个礼,恭恭敬敬地回答说:“在黄巾贼冲进庄子之前,我扛着老爷和几名家人逃了出来。如今老爷安然无恙,和小姐就在前面。”

        得知自家老爷还活着,曹福不由喜出望外,连忙朝垂着布帘的马车车厢里说道:“夫人,大喜,老爷还活着,如今就在前面与小姐叙话。”

        “什么,老爷还活着?”曹夫人听到这个消息,猛地掀开了帘子,一脸惊喜地问:“这都是真的吗?”

        “小人参见夫人。”见曹夫人从车厢里冒出头,曹十六连忙向她行礼,并恭恭敬敬地说:“小人在黄巾贼冲入庄子之前,就已经把老爷救出来了。不过……”

        看到曹十六欲言又止的样子,曹夫人急了:“不过什么?十六郎,你倒是快点说啊。”

        “小人向老爷报讯时,正好周老爷也在场,他听到小人说黄巾贼来袭之事,居然嗤之以鼻,说小人串通小姐欺骗老爷。”曹十六小心翼翼地说:“小人见势不妙,连忙打晕了老爷,扛着他逃出了庄子。可能是一时情急,下手太重了点,以至于老爷到现在都还没有醒过来。”

        曹夫人听曹十六说完后,顾不得责备他,连忙催促道:“快点带我到老爷那里去。”

        等来到了荀攸和曹秋萍所在的位置后,曹夫人看到躺在路边的曹蛮,慌忙下车,吩咐曹福:“曹福,快点把老爷抬上车。”

        等到众人七手八脚把曹蛮抬上马车之后,曹夫人才看到曹秋萍骑在马上,身后背着一张宝雕弓,手里握着一支长枪,不由心慌意乱地问:“萍儿,你这是要作甚?”

        “娘亲,我要回庄子里去看看,那里还有几个姐妹没逃出来呢。”

        “不行,不行。”听说女儿要回庄子,曹夫人慌忙反对说:“那里太危险了,不能去。就算要去,也要等官兵击退了黄巾贼再回去。”

        “娘亲,我们现在回去,没准还能从庄子里救出不少的人。”曹秋萍见自己的娘亲反对自己回庄子,连忙向他解释说:“官兵要先肃清县城周围的黄巾贼之后,才能抽调兵力去我们的庄子,到时一切可都晚了。”

        曹夫人听到曹秋萍这么说,知道自己就算再劝,也无法让她回心转意,只能无奈地说:“萍儿,既然如此,你可要多加小心啊。”

        荀攸见曹秋萍已经做好了出发的准备,便叫过了一名伍长,对他说道:“你领这些百姓入城,顺便再转告赵将军,说本军师带人前往曹家庄了。”

        …………

        曹秋萍作为向导,走在兵马的最前面。

        荀攸和她并辔而行,好奇地问:“曹小姐,方才吾听你家下人说起,你在黄巾贼来袭前几天,就根据天象猜测到了。不知可有此事?”

        对于荀攸的这个问题,曹秋萍没有否认,她点了点头,说道:“没错。奴家是根据家师所传授的技能,看出天上出现的赤尸气。据说此气在兵书上又名洒血,罩国国灭,罩军军败,罩城城败,所罩之处,其下不出七日,就会刀兵大起,生灵涂炭。”

        荀攸听到这里,不禁倒吸一口凉气,反问道:“敢问曹小姐,不知你师从何人?”

        “幼时曾有一名道人,传授过奴家一些管天象的技能。”曹秋萍有些迟疑地说:“待他离去之时,家父问他的姓名,他只说叫左慈。”

        “原来是左慈。”荀攸微微颔首,面带笑容地说:“原来是他,难怪难怪!”

        曹秋萍望着荀攸,好奇地问:“荀大人莫非认得家师?”

        荀攸点了点头,回答道:“曾经有过一面之缘,不过没有什么深交。”

        曹秋萍还想再问点什么事情,只听得前方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她朝声音传来的方向一看,原来是荀攸派往曹家庄方向的探马。见到探马回来,曹秋萍的心不禁提到了嗓子眼,她急于知道庄里的情况,又害怕知晓庄里的现状。

        就在她心中天人交战之际,只听探马向荀攸禀报说:“启禀军师,小人到达曹家庄附近,发现半个庄子都失火了,庄外尸横遍野……”

        荀攸等探马说完后,又追问了一句:“不知庄里还有多少黄巾贼?”

        探马迟疑了片刻,随后回答说:“据小人的观察,不少于五千。”

        “五千人?!”听到探马这么说,荀攸不禁苦笑起来,自己手下不过五百人,要去对付别人的五千人,恐怕没有什么胜算。他叫过了随行的军侯,问道:“军侯,你听到了吗?探马回报,庄子里有超不多五千人。你看,我们是继续前行,还是调头回土鼓?”

        “回军师的话,”军侯听到荀攸问自己,连忙回答说:“以属下之见,还是继续前进吧。别看我们只有五百人,但要对付几千乌合之众的黄巾贼,还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曹秋萍听到荀攸的问话时,心跳不禁骤然加速,她深怕荀攸担心黄巾贼势大,而调头回去,自己虽说懂一点武艺,但双拳难敌四手,以自己一己之力,就算能杀掉几名黄巾贼,但最后也是玉石俱焚的下场。

        好在军侯的话,让她的心情平复了下来。不管怎么说,五百训练有素的冀州骑兵,要对付那些刚拿起兵器没多久的乌合之众,取胜的把握还是挺大的。

        …………

        此刻待在曹家庄里的是渠帅刘石和平汉二人,两人正坐在曹家的会客厅里,一边饮酒一边闲聊。刘石对平汉说道:“也不知左髭、丈八二人,是否拿下了土鼓县城,他们也不派人来通知我们一声。”

        “虽说土鼓县城的城墙不高,护城河的水也浅。”平汉端起酒樽喝了一口之后,说道:“但左髭、丈八二人缺乏攻城的器械,一时半会儿也拿不下县城。还是我们兄弟的运气不错,连着破了两个庄子,抢了不少的财帛和女人,要是左髭他们知道了,还不羡慕死他们。”

        “对了,你的手下抢的几个女人不错。”刘石淫笑着说道:“不曾待会儿可否分两个给我?”

        “刘大哥,常言道女人如衣服,兄弟如手足。”平汉咧嘴傻笑着说:“你看中哪个女人,尽管拿起就是了。只不过分财物之时,大哥能多照顾一下兄弟。”

        “放心吧,”见平汉如此慷慨,刘石也表现得很大方:“改日分财物之时,我们四六开,你六我四。怎么样,为兄还更仗义吧?”

        “仗义仗义,”平汉朝刘石举起了手里的酒樽:“来,刘大哥,我们共饮此杯。”

        就在两人开怀畅饮的时候,忽然有一名贼兵急匆匆地跑进来,向两人禀报:“两位渠帅,大事不妙,庄子外面出现了官兵。”

        “什么?!”听到贼兵的禀报,两人猛地站起来,一脸惊慌地问:“有多少兵马?”

  https://www.65ws.com/a/87/87444/3032311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