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叫我,莫德雷德 > 第二百章 ……

第二百章 ……

        “黑”方caster的御主罗歇实在是莫名其妙。

        “老,老师?”他不确定的询问道。

        罗歇真的是想不明白,所有的一切都无法理解,更不想去理解。被自己的从者,被自己奉为老师的存在抓住脖子,然后又被随手扔了出去。被扔到的地方是魔像的胸部,在触碰到自己的瞬间立即溶化的石头和泥土马上封住了罗歇的行动,只感觉自己正在一步一步地被吸收到魔像的内部。

        但罗歇还是一点也不明白,到底为什么会这样?

        “那个,老师,这究竟是……”罗歇还心存侥幸,相比起其他魔术师更为纯良的他不会轻易把人往坏处想。

        但事实就是坏的那一面。

        “你还不明白吗,Master。在这个时候,我想你也应该明白自己就是‘炉心’这一点吧。”阿维斯布隆若无其事地这么说道。

        既然他若无其事地这么说,也就意味着这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吧。起码在他个人看了无足轻重。

        不足挂齿、不值一提,没什么大不了的,只不过是极其琐碎的小事。

        “为什么,老师!为什么、为什么啊,老师?!‘炉心’,为什么我要变成那样的东西?!!”罗歇不甘地问道。到现在他也没有搞明白事情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

        “那当然是因为你是适合充当‘炉心’的魔术师了。虽然达尼克曾经叫我用戈尔德来代用,不过在这种状况下,使用你也是没有问题的。”阿维斯布隆说出了这些扎心的话。

        “你在说什么呢!?但,但是!但是!我!我是Master啊!是你的、是老师的Master啊!”罗歇受了很大的刺激,说话已经语无伦次了。

        阿维斯布隆会出手就说明他早已做好了准备,罗歇却还把希望寄托于主从关系上岂不可笑?

        “的确没错。本来我是无法把你用作‘炉心’的。但是,因为刚才‘红’方的Master给我提了一个建议。所以嘛,你看,我现在已经不是你的Servant了对吧?我啊,不管是‘黑’方取胜还是‘红’方取胜,对于胜负本身是没有太大的兴趣的啊。”这就是他反叛的目的,或者是说,这类人就是有奶就是娘的那号。

        他参加圣杯战争的愿望可不仅仅是期待答应后的许愿。

        “什,什么?!!”罗歇傻眼了。

        自己的老师对“红”方Master的提议表示接受,发起了背叛。对胜负没有兴趣,有兴趣的东西仅仅是魔像而已。

        “不过要说对圣杯也没有兴趣,那也是骗人的。对我来说最重要的就是启动这个宝具。究竟这个能否成就卡巴拉术师的悲愿,实现原初人类亚当的仿造呢?我就是为此而响应召唤,为此而存活至今的。幸好‘红’方那边愿意接过Master的位置,所以这样的话还是把你用作‘炉心’比较好一点。”罗歇的心停滞了,一片真心换来的只是虚假的对待,甚至还要反叛拿自己献祭宝具。

        “呜啊啊啊啊啊啊!谁来救救我啊!啊啊啊啊啊啊!!!”罗歇发出惨叫声,无助的求助着。

        没人会来救他的。

        不多时,他就已经开始溶化了。构成罗歇的肉体已经开始一点点地溶解开来。那并不是单纯的溶解,而是一种细胞级别的融合现象。和魔像融为一体,与土木融为一体。

        面对如此恐怖的情景,罗歇发出了惨叫声,同时拼命挣扎着四肢。不,只是企图挣扎而已。但是,他的四肢已经变得几乎毫无感觉了。他的下半身和两臂肘关节以下的部分,都完全被吸收到了魔像的内部。

        “为什么啊,老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我一直都尊敬着老师!我是那么的崇拜着老师!明明是这样,为什么!”哀大莫过于心死,罗歇就处于这种状态。

        正在默默地进行着什么作业的阿维斯布隆突然回头说道:“我想你应该是非常了解我的吧。”

        这更像是在罗歇临死前给他一个交代。

        “咦?”

        “我,阿维斯布隆。哲学家,诗人,卡巴拉术师。有厌世倾向,讨厌人类,体弱多病,有皮肤疾患。大概是这么多吧。”

        罗歇保持着沉默,想要继续听他说下去。他到底还隐藏着什么重要的秘密呢?好奇心竟使他短暂战胜了痛楚。

        他迫切的想知道自己的老师究竟是为了什么而痛下杀手的。

        “辜负了你的期待真的很抱歉,但实际上并不是这样的。我一生孤独,讨厌人类,也正因为这样才铸造魔像来作为消遣。虽然最终来说我为此定下了‘仿造主的存在’的目标,但直到死也没有能实现这个梦想。”

        这是何等平淡无奇的人生。

        这是何等平淡无奇的存在。

        这就是阿维斯布隆的一生。

        “无论别人把我看成是何等荒唐和固执的人,我还是应该实现这个梦想。即使要我为此付出什么牺牲也在所不惜!”这也是很多研究成狂的人的心理态度。

        “牺牲……”罗歇喃喃道。

        “不管你怎么指责我、非难我也没有关系。你的确很尊敬我,也一直崇拜着我。你对我的感情确实让我感到很舒适,这一点是绝对没错的。但是,你仔细想想吧。我是一个讨厌人类的人,是有着厌世倾向的存在。正是因为不愿意跟人对上视线我才戴上这个面具,因为皮肤脆弱而穿上遮盖全身的衣服。为什么你会坚信我绝不会采用舍弃你的方案呢?”阿维斯布隆突然话唠子了起来。时间久了,他怎么可能对罗歇没有感情?

        “啊?!”这样一来,罗歇终于明白了,自己和他之间,实际上根本就没有任何相互理解的成分。身为从者的他无法理解自己固然是没有办法的事,然而自己对他也同样是一无所知。

        罗歇所知道的,就只有他是铸造魔像的天才这一点而已。

        除此以外的事情都无关紧要——自己就是带着这样的想法割舍了他的其他方面。他讨厌人类的性格,他的疾病,他对魔像怀抱的感情,还有他这个民族的悲愿。所有的这一切,罗歇都没有正视过。

        所以,这其实是非常理所当然的结局。彼此无法达成互相了解的御主和从者最终获得败北的下场……仅仅是这样一个平淡无奇的结局。

        他已经被涂成了一片空白,任命般的不再反抗,和魔像融为一体。罗歇所拥有的魔术回路、魔术刻印和令咒,所有的一切都成了驱动“王冠·睿智之光”的能源。

        与此同时,获得“炉心”的魔像双眼顿时亮起了光芒。从湖中抬起的巨足稳稳地踏在大地之上。

        【太美妙了!】阿维斯布隆在内心感叹道。

        明明只是以木头、石头、泥土和人体创造出来的人造物,但那仿佛集中了大自然的雄伟气派于一身般的风貌,实在让人不由得为之赞叹。

        然后,最初的“奇迹”发生了。脚下的大地仿佛在赞颂巨人一般歌唱起来,周围的草木也随之茂盛成长。触及巨人的树木瞬间开花结果,果实熟透后掉落在地上又继续长出更多的树木。

        不仅如此,尤格多米雷尼亚本来早已布下了驱赶动物的结界,但是各种鸟类和野兽此时却不知从什么地方冒了出来。就像总是朝光亮方向飞去的虫子一般,鸟兽都纷纷被巨人所吸引,毫不犹豫地集中了过来。

        一旦触碰,就连最后的一滴血都被悉数分解。鸟兽们都变成纯粹的能量被吸收到巨人的身上。这都是它们主动做出的行动。不具备智慧的鸟兽们都无法抗拒自己渴望依附在他身上的原始欲求。

        接着,包括大地在内地周围景色开始活性化,空气中开始渗透出甘甜蜜糖般的香气,光是吸入肺部就会给人带来满腔的幸福感。

        “啊啊!这就是乐园吗。”阿维斯布隆陶醉的感慨道。

        【大脑在颤抖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来吧,现在就开始救济世界吧,我的魔像。通过战斗、杀戮和毁灭,建立起乐园。那样的话无聊的战斗也会随之结束,无聊的社会也将迎来终结。”

        阿维斯布隆乘坐在魔像的肩膀上,开始朝着米雷尼亚城塞的方向进军。魔像轻而易举地登上了陡峭山崖的顶端,睥睨着站在半毁的城墙上方的魔术师和从者们。

  https://www.65ws.com/a/87/87439/2638800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