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叫我,莫德雷德 > 第一百七十四章 御主的梦

第一百七十四章 御主的梦

        圣杯战争的参加者有时候会做梦。大概是因为御主与从者在深层精神部分有着紧密连系的关系吧。其所梦到的就是自己召唤从者的一生。

        因此,狮子劫界离在发现自己置身于旧时代的不列颠的时候,也完全不感到吃惊。

        “嗯,也会有这样的情况吧。”

        这应该就是自己的从者,saber职介的莫德雷德经历的过去情景。不知不觉间,自己就已经站在她的身旁。她手握的利剑正是这场圣杯战争中她最爱用的武器“灿然闪耀的王剑”。

        本来这件武器并不是属于她的东西,而是亚瑟王在得到后保管在武器库里的,可以说是象征着王位的宝剑。

        后来莫德雷德夺走了这把剑,并且在亚瑟王远征罗马之时以“王”自称掀起了大规模的叛变。然后,她就在亚瑟王面前手持这把剑向对方挑起一对一的决斗。

        “也就是说,这里是剑栏么。”

        射出的箭矢刺进了穿着轻装铠甲的杂兵身上,一个个骑士哀嚎着倒地。这如地狱般的惨剧还在不断地上演着。

        但是以钢甲护着全身的莫德雷德却无视所有的攻击径直往前突进。

        拥有绝大领袖魅力的亚瑟王,终于实现统一的不列颠。明明如此,有如此多的士兵赞同莫德雷德的叛变究竟是为什么呢?

        在面临统一的状况下,国内蔓延着厌战的气氛,这是一个原因。这一点在archer职介的小莫同亚瑟王抵御了斯提里科率领的罗马军队入侵,得胜而归后民众们却不像以往那样热烈欢呼就可以看出。

        尽管被誉为完美的存在,却堕进了禁忌之恋的湖之骑士与王妃的丑闻导致王的权威失坠,这也是一个原因。

        对于过分清廉而不掺杂一片私情的王,骑士们却产生了某种恐惧和侮蔑的心态,这同样是一个原因。

        但是,还有另一点。

        在战场上看到莫德雷德狮子劫是非常明白的。她的战斗方式相当野蛮。骑士们引以为豪的华丽雄壮的剑术,在她面前简直就像枯枝般的脆弱。

        尽管像是随着本能而行动,但却是最有效率的杀戮方式。

        追随在她身后的士兵们士气非常高,感觉就像是解放出人类本能般的节奏。他们往前迈步的声音,听起来就有如大鼓般的豪壮。

        那简直就是龙卷风般的自然灾害。

        莫德雷德是一位有名的骑士。她为此而付出了巨大的努力,而实际上也的确做到了。即使如此,假如她还是以“骑士”的姿态驰骋战场的话,恐怕并不会有十万的士兵跟随着她吧。

        她的强大是毋庸置疑的,她的强大还蕴含着某种狂气。但是在战场之上,那样的狂气才是最值得赞赏的。

        面对有如怪物般强大,如同暴风般摧垮敌人的她,士兵们同样像是被狂气所支配似的紧跟在她的背后。

        这是一种名为狂热的信仰,士兵们的动机说到底大概仅仅是这样而已。但是,即使他们士气如何高涨,力量也还是有限的。士兵的人数一个接一个地减少,一百人、一千人的相继被歼灭。

        莫德雷德从来不回头看自己的背后。在她看来,士兵是在胜利之后会自然增加的东西,是不必费心思去刻意关注的。

        她优先选择敌兵最多的阵地展开突击。在势如破竹地将其彻底击溃后,又朝着另一个聚集着大量敌兵的阵地冲去。把所有畏怯的对手、抵抗的对手和逃跑的对手都彻底消灭,堆积起累累的尸骸。

        同时,莫德雷德对所有杂兵都丝毫没有放在心上。她关注的焦点不是别人,正是自己的父王———亚瑟王。

        她哪里人多就往哪里冲也是为了能碰上亚瑟王。

        但是,貌似事与愿违。

        “亚瑟王在哪里!!骑士王到底在哪里!!”

        她高声发出呼唤,同时把重重围着自己的敌兵逐一砍倒。莫德雷德之所以故意挑兵力厚重的阵地发起突击,就是因为觉得王在那里的可能性很高。仿佛遭到了命运的拒绝似的,两人在战场上一直都没有碰头。

        然而,只要没有了障壁,命运也终将得到实现。亚瑟王的军势和莫德雷德的叛军都几乎全部同归于尽,只留下尸骸遍野。在以剑支撑着身体的莫德雷的面前,亚瑟王终于出现了。

        她的表情显得静谧无比,丝毫没有表露出丝毫怜悯或者憎恶。看到她那毫无感情的脸孔,莫德雷德明显露出了不耐烦的神色。

        不管如何,两人终于在战场上对峙了。能妨碍他们的生命几乎已经不存在。

        莫德雷德张开双臂,怀着激情大声喊起来。倾注着愤怒、欢喜和难以言喻的感情,大声喊了起来。

        “怎么样!怎么样啊,亚瑟王!你的国家就到此为止了!已经结束了啊!不管是我赢还是你赢,所有的一切都已经灭亡了!”

        站在她面前的,是容貌极其酷似莫德雷德的亚瑟王。这样说显然不太对,应该说是莫德雷德的容貌与亚瑟王及其相似才对。因为莫德雷德本来就是王姐摩根为了颠覆亚瑟王政权而施计骗取亚瑟王**创造出的人造人。

        面对莫德雷德的激情呐喊,亚瑟王依然丝毫不为所动,甚至没有回应对方的问话,就像机械似的摆出了举剑的架势。

        这种希望被打破后的心碎也许只有archer职介的小莫能够理解吧。

        亚瑟王的反应对莫德雷德来说恐怕是最难以原谅的回应吧。莫德雷德马上大吼一声,猛然挥剑砍出。

        亚瑟王也举剑迎战。两柄圣剑互相溅出火花。尽管两人都处于疲惫不堪的状态,但依然为了不输给对方而奋力迎战。然而,结果还是不会改变。正如莫德雷德所说的那样,不管最终是谁赢,这个国家也会很快灭亡。

        “你应该明知道会变成这样!你应该明知道会变成这样啊!你明知道只要把王位让给我,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然而,莫德雷德的剑依然没有放慢速度。

        作为不义之子诞生,从对父亲怀抱憧憬,直至遭到拒绝而转化为憎恨。然后,就这样在战场上展开互相厮杀。

        【我恨你,我恨你。我恨的是身为完美之王的你。我恨的是不愿意承认我的存在的你。我本来明明是心甘情愿地充当你的影子,可是你却从来没有回头看过我一眼。】

        【所以这是理所当然的惩罚,亚瑟王。我已经把你的所有的一切都彻底消灭了!】

        越这么想,莫德雷德挥出的剑就更加疯狂。

        “你恨我吗!?你就那么地恨我吗!?你就那么地恨我这个摩根的孩子吗!?回答我,回答我啊,亚瑟!!”

        面对她的叫喊,战斗中的亚瑟终于作出了回应。王以冷淡而不含任何感情的声音宣告道:“我从来没有恨过你。我之所以没有把王位让给你………”

        “是因为你并不具备为王的器量。”

        那是一个与“漠不关心”同义的回答。单纯对莫德雷德的机能进行评价,毫不留情地把她定性为不具备王者器量的存在。

        就在那一瞬间,莫德雷德怒不可遏地挥剑斩出,亚瑟王则以圣枪朗基努斯贯穿了她的胸口。不管是如何坚硬的铠甲,在那把枪面前都是毫无意义的。

        久违的中出!

        尽管身负致命伤,莫德雷德还是挤出死力,终于向亚瑟王施展出决定性的一击。莫德雷德的头盔裂成两半,露出来的正是狮子劫所熟悉的那张少女的容貌。

        莫德雷德一边从嘴唇滴着血,一边向眼前的亚瑟王伸出手来。

        “父亲……大人。”

        莫德雷德没有触碰到父亲,身体一下子倒了下去。亚瑟王确认了这一幕情景,明白自己已经在这场战斗中取胜,就这样转身离开了。

        此后,亚瑟王就被幸存下来的骑士贝德维尔带到湖边,把剑投进了湖里。亚瑟王传奇就此落幕。

        狮子劫没有理会逐渐走远的亚瑟王,只是默默地注视着倒在地上的莫德雷德,发出“唉~”的一声叹息。

        “可恶,还真是个让人难受的梦啊。”

        这是何等真切的情景。这个梦境简直真实到了连血腥味也可以闻到。莫德雷德露出空虚的眼神,就像被夺走了灵魂似的瘫坐在那里。

        没错,现在的莫德雷德完全是一具尸骸。不用多久,她就会腐败变质,被尸虫啃食一空吧。

        亚瑟王成为传说,莫德雷德则作为被那个传说所唾弃的骑士铭刻在历史上。

        因为跟随着她的士兵都全被歼灭,自然也没有任何人去理会她。当然了,这里毕竟是战场,败北者的尸骸完全是毫无意义的存在。

        她的激情、她的哀切愿望没有残留在任何地方,就这样消失无踪了。直到最后的最后,就连父亲也不愿意多看她一眼,就此灰飞烟灭。

        “啊啊,真是的。这回可真是抽中了一个麻烦多多的Servant啊。”

        适应性配对也该有个限度吧,狮子劫心想。从者说到底只是临时到现世作客的存在。虽然心灵相通非常重要,但是过分深入对方却是一个禁忌。因为彼此之间仅仅是只要得到圣杯就结束的关系而已。

        所以,这个梦完全是一种恶作剧。寻求父爱的孩子什么的,对狮子劫来说简直是最糟糕的话题。

        在等待梦醒的同时,狮子劫就在莫德雷德的尸体旁边坐了下来。然后,他只是茫然地眺望着这个已经灭亡的国家,还有已经灭亡的人们。

        不管是在哪个时代,不管是在哪个国家,最后的光景依然是一成不变。

        然后画风一转,狮子劫又来到了archer职介的小莫的经历之中。

        整个风格都变得不一样了!小莫这边看上去就要比saber那边要欢乐的多,嗯,是一种浮于表面的虚伪的欢乐。

        小莫一贯的行径就像是明明知道自己的结局已经注定,却还要强装着这份心情来维持这份虚假的欢乐一样。

        是啊,作为圆桌骑士之一,明明有着可以媲美王的武力却屡屡被自己所憧憬的王所无视。

        哪怕是熊孩子一样的去捣乱,也更像是想要凸显自己的存在感。甚至是在转移自己的注意力,排泄自己心中的不满情绪。

        无论是和加拉哈德、特里斯坦,还是和梅林或凯。

        有句话说得好,那些日常生活中最显眼的人说不定才是最最孤独的人。

        狮子劫能感受到小莫想要改变自己命运的决心。可想要改变那悲剧的结局,只靠自己的隐忍是不行的,还要尝试去影响别人,让别人发生改变,改变看法才行。

        如果不能让亚瑟王认同自己,小莫无可避免的将走上悲剧的方向。无论是摩根的手段,还是小莫最终心态崩毁,反叛终将到来。

        压得越厉害,将来爆发的就越严重。

        【一定要给archer做出适当的提示才行!】旁观了小莫经历的狮子劫这样想道。

        时间到了早上,狮子劫一觉醒来,看着自家的两个从者,眼神闪烁不定。

  https://www.65ws.com/a/87/87439/2638797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