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红楼之公子无双 > 第378章 风流大观园

第378章 风流大观园

 热门推荐: 卡徒异世龙蛇择天记神庭武神大主宰完美世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水仙庵后院走了一阵,藤葛绕围墙,青苔布石板,除清幽外无甚优点,回来中堂,中间有一座洛神雕像,棱角磨损,零件脱落,余韵犹在,贾琮出前院天井,一个小尼姑当面进来,眉目俊俏,轮廓有点熟悉,记不起来:“小道长是……掌院吗?”

    “以前不是,今儿大抵当得了了。”道姑手执着一把竹制长笤帚,方才兴许是在外面清扫落叶的。

    “怎么说呢?”

    “有一位贵人奶奶,跟老姑子盘下了整座庵,说留我帮着照看。我恰巧是被卖到此地的,这位大爷,也是贵人多忘事。”年轻尼姑英气勃发,自有一股风韵,清清嗓子:“翠凤毛翎扎帚叉,闲为仙人扫落花……”

    一支熟悉的昆腔水磨调,贾琮恍悟:“芳官……”

    芳官本是和龄官她们从江南被贾蔷买上来,一场贵妃的省亲,改变了她们的命运,贵族与资本,随意玩弄摆布底层人。老太妃国孝期间,各戏班不得不解散,十二人随波沉浮,芳官先为宝玉丫鬟婢女,后被王夫人大发雌威,名为“慈”,跟智善等出家,实际被老尼姑们拿来做奴隶,王夫人去掉“狐狸精”,又白赚仁义名声。

    若晴雯跟贾宝玉,也早随芳官蕙香这场风波,芳魂消散了。

    数年不见,贾琮见她形色性子已大变,不大会反抗轻佻了,凤眼已无光彩神色,该是人世的折磨,令她起了闭塞视听的自我保护,出山门来,偶有乞丐过,小径荒芜,模糊中听得那支曲《赏花时》在脑海飘,贾琮怅然:“李纨选这里做幽会欢好之所,又选了这样学了乖的人,也当真是小心谨慎,性子近我。”

    快到了出殡日子,贾琮不急不缓地观赏了一路风景,或进入关厢坊里,听听市井声音,看看民俗风气,胸襟渐次开朗,最后才回府中,照例是要拜别一下长辈族人,商谈出殡等各事宜。

    西府东跨院大太太正堂,穿斩衰麻布孝服的邢夫人臃肿无美感,不见清减,倒显得为丈夫之死称心如意似的,环顾大房众人齐聚请安,邢夫人接过平儿奉上的济南秋露白,提起茶盖子来回扇,得意不已:“琮儿送进来的各地名产、故土三吴特产,尤其南洋香料象牙,我喜欢得紧。照理说,家下也该做些恒定产业,稳定开支,单靠庄子,往年就不行了。”

    庶子贾琮可是涉及古代利润最高的走私海贸,自己小金库从不缺钱,嫡母邢夫人自当得讨好,吝啬自私的邢夫人收了大把益处,何等高兴,贾赦一死,大房之中,唯我独尊,舍我其谁?

    “太太虑得长远,无恒产者无恒心。近来宽裕,我倒想提议开两家钱庄的,钱庄票银汇兑,银铜汇兑,又可铸私钱,助市集流通,钱贵银贱,私钱泛滥,不怕违律,且有稳定的二三倍之利,不失为长久之计。”薛宝钗慢条斯理。

    贾琮不知该欣慰该苦笑,想道:“通商口岸大开,海贸大盛,刺激商民资本与生产力,这个时候,最高级的手段不是战争,而是金融、经济杠杆、马哲经济学……宝姐姐的眼光果然准,薛家本来就开过典当行的,可惜……大舅子薛蟠没脑子。”

    “启动一家钱庄,少说得二万两,这一宗得四万两银子,京城汇集天下商人,倒也不怕开不下去,确实是长久之道。”平儿想想,赞同。

    “开吧,吃相别太过分就行。”贾琮点头,思忖:“钱庄票号,未来得重视,经济如果崩盘,家国都得玩脱。”

    邢夫人贾琏双眼放光,嫡母嫡子一点儿也不懂经济手段,但一个是敛财极品癖好者,一个是花钱败家极品爱好者,时时梦想一夜暴富,再花个几百万,邢夫人笑意盎然:“辛苦你们这些少爷奶奶,大老爷那几十个妻妾婢女,我留下两个使唤,其余全打发了,省得破费。”

    “秋桐……”贾琏急切地脱口而出,之后尴尬地笑。

    “嘁。”平儿不动声色地冷笑一下。

    薛宝钗恍若未闻,贾琮摸摸鼻子,他背后女人也够乱够呛,五十步笑百步,干咳了两声,拜别出来。眼望名义上的儿子儿媳全走,邢夫人顾盼自雄:“秋铜,嫣红,咱们再把家私点一遍。”

    回耳房私库,邢夫人这样爱不过来,那样欢喜不过来,手翻一本本账目,不忍释卷,又觉得不该让任何一个人清楚她家私,想到这里,又心痛王善保家的撵出去了,身边无得意人。经手一件贾赦勾结贾雨村讹死石呆子得来的古玩画扇,再次爱不释手,迷恋地自言自语:“一定值很多钱,拿去古董行竞价好了。”

    金箱银箱,耀目生辉,邢夫人伏下臃肿躯体,一件件掏着卖掉贾赦几十个小妾婢女换来的珍珠项链,犹如沙漠徒步者接近水源一样,她有巨大的满足感和安全感,冷冷笑道:“都是我的!谁嫁谁娶,都别想抢走!”

    阴风拂着满院白条白灯笼,灯台蜡烛如泪,嫣红秋铜竟觉恐怖森然。

    “二姑娘的月例和一应事务,老爷太太们都从来不管的。”卧室的晴雯发牢骚,伺候主子换一下便服。

    香菱帮着打包被铺,薛宝钗道:“要你们多嘴,二姐姐月例并出嫁,顶头不过几千两,誊得出来。”

    “她不管,我们管就是了。”贾琮习惯似的,只换上一双宜兴蒲鞋,其他摇头不换,胡子微有寸许了:“不是说守孝澡也不能洗,胡须头发都不能掉一根吗,就这样,别换了。”

    礼是如此规定,但一般不用完全死守,看看贾敬死后,亲子亲孙贾珍贾蓉晚上立马脱掉孝服,泡小姨子泡姨妈,诚如我东哥,不知奶茶妹之美,换个“民主气息”的美利坚,来个丰满美女度假游。

    “你这样就很好了。”薛宝钗深以为然,摸摸夫君的胡茬,又心疼又好笑:“蓄长须才有官相有官威,有男儿气概。”

    贾琮一手在娇妻香肩柔背摸索,贴额头碰脸庞,挤压双峰,笑道:“受不了怎么办?青禾不得雨露滋润,会枯萎的。”

    薛宝钗一把推开,圆圆俏脸光润无暇,暗香逼人,腰间一条麻布带衬得曲线隐露,弓鞋婉转两步,杏眼带春:“相公,只要你熬过去了,到时,不论何时、何地、何种花样都成,宝姐姐都听你。”

    “真的?”贾琮惊喜,恨不得就地正法,诸葛亮擒孟获七进七出,可薛宝钗早跑了,贾琮愈发对丁忧制度憎恶不已:“该死!每次都有人挑火,就是放不出去!”

    出偏厅才见有人,一个小妮子六合一统瓜皮帽,足登皮靴,一小身皂服,好个玉面公子,贾琮道:“云妹妹来了,你不忌讳三房吗?”

    旧时灵房产房病房为大户讲究忌讳,史湘云俏脸生晕,奇怪道:“什么是三房?我在家待不住,更奇的是婶子婶娘也叫常过来,真是怪事。”

    “常过来也没什么,亲戚不走动,害怕成仇人了。”贾琮带偏话题,只得自个儿一路进园,幸好中路穿堂有贾蔷、贾芸等他,呆霸王薛蟠、柳湘莲也来了。

    期间内宫太监刘康又带皇宫秘事私信给他,两人暧昧不断,暗度陈仓,贾琮笼入袖中,面不改色,穿南北宽夹道,进院门到西南缀锦楼摆席,其时盛夏,百花盛开,空气弥漫花香味,蝶舞蜂聚。

    族人男女重要的都来了,贾琮赏心悦目,旷性怡情,缀锦楼风景佳丽,南望紫菱洲,鸭鹅鸳鸯嬉戏,蓼汀花溆排排竹筏,隔远似也能闻道莲藕清新,东北则是一片翠绿的柳堤、翠滴亭、柳叶渚:“大观园真有独到之处,找机会在此花前月下,也不错。”

    外客只有薛家,贾母贾政也出席了,司棋莲花绣桔等倍显风光,不能沾荤,显威风吩咐厨房造各样糕点、入食花品、水果,贾琮先在外席和男性谈事,再和姐妹们谈到书籍刊刻。

    宴席摆满整个楼上,袭人侍立王夫人身边,随时准备被耳提面命:“大太太看着盛气凌人得很,太太顾及自个身子,不要怄气的好。”

    王夫人却越提越气,极度地不自在,史湘云活泼好动,年轻人里一片欢声,长辈们则心情各异。看起来是她们宗法制长辈为尊,手握生杀财政大权,可是中心主场,早已转到贾琮那儿,暗流涌动,不知涌向何方。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