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绝命神魔榜 > 第三百白十六章 灰色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天空开始变得灰蒙蒙的,在这样的海面上没有白天和黑夜之分,中段组的第二天渡轮之旅已经过去了8小时。

    还有信仰者在不断的翻找着,希望能够找到第二个额外积分获取的地方,当所有人反应过来的时候,小花已经拿走了全部的积分,而且人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静谧坐在船头的地方,看着自己的积分,2分,明明只需要3分就可以安然的抵达第二站的,然而现在积分没有了,他能够想到小花应该是第二站的杀手,应该获得了某种能力,所以不管他们怎么找都无法找到小花。

    第二个额外积分获取的隐藏地点到现在还未找到,很多信仰者早已身心俱疲,还在绝望的寻找着。

    “那个臭女人究竟想要干什么,她为什么要把积分全部赢走,明明500分完全够我们22人活下去的。”

    大尾巴愤怒的吼叫着,然而这声音很快便成为了绝望的呜咽,静谧还在思索着,究竟要怎么办,继续坐以待毙下去不是办法,时间临近的时候才是绝望的开端。

    此时张小蕾和暗夜以及铺叔三人还在地下二层里搜索着,他们在这个休息厅里继续寻找着,之前最底层和上下二层的房间距离又恢复了原状,那个隐藏的房间也消失不见了。

    “没事的,再努力找找的话应该会找到的。”

    铺叔还在安慰着两人,此时他心里有些惊慌,毕竟已经过去了8个小时多,很多人的情绪越来越不稳定了,这会上面传来了一阵响动声,紧接着一阵惨叫声响起。

    所有人都快速的跑向了餐厅里。

    “你究竟在做什么?”

    静谧看着一个家伙手里握着刀子,鲜血还在滴滴嗒嗒的留着,地上的家伙呜咽着,胸口处一片殷红,铺叔急忙跑了过去,用双手压着那人的伤口,但渐渐的那人不动了,瞪大眼睛死了,还站着的那家伙浑身上下的颤抖停止住了,他瞪大眼睛目光呆滞的看着已经死去的家伙。

    起因是两人因为口角之分,进而开始动武,最终这个手握刀子ID飞凡的家伙刺死了地上的信仰者。

    这会其他信仰者转身离开了,谁也没有在意这一切,死一个人无关紧要,但此时的静谧却看到了飞凡眼中透着的光芒,仿佛看到了希望一般。

    “你老实说,杀死了人究竟有没有什么”

    静谧话还没说完,飞凡就冲着他使了使眼色,眼中透着一股央求。

    在一阵后,避开了所有人的目光,静谧和飞凡来到了最底层的动力室内。

    “杀死别人可以获得1分,我现在已经有3分了。”

    瞬间,静谧就瞪大了眼睛,原本灰暗的心境瞬间便变得明亮了起来,这会对面的飞凡若无其事的走到了静谧的旁边。

    “拜托你了,不要说出去,我们可以联手的,我只需要杀死2人,而你则需要杀死3人,只是5个人而已,如果不这么做的话,我们就死定了。”

    静谧目瞪口呆的看着窗户外面的一切,那份纠结感再次从心底里升起,他捏着胸口。

    “你找别人好了。”

    静谧说着,猛然间他感觉到身后的飞凡动手了,情急之下静谧闪身躲开,呼的一声,一把锤子砸了过来,飞凡龇牙咧嘴,眼中透着一股杀意,一下子就把静谧扑倒在床上,直接脑门撞了过去。

    砰的一声,静谧头昏眼花,眼前的飞凡马上直起身来,举着手里的锤子就砸了下去,静谧看得很清楚,一脚便踹开了飞凡,他起身后,面对再次扑向自己的飞凡,他没有半点犹豫,轻而易举的一瞬间拽住飞凡握着锤子的手,用力的扭了起来,而后直接顺势抽身把飞凡压在了床上,反扭住了他的手。

    飞凡奋力的挣扎了起来,静谧直接用膝盖顶住了他的背脊,一只手抓过落在床上的锤子,举了起来。

    “饶命,饶命啊,饶了我。”

    飞凡大喊了起来,额头上豆大的汗珠子溢了出来,他侧着脑袋看着身后眼神冰冷的静谧,不断的求饶着,静谧缓缓的放下了锤子。

    “小静,记好了不管做什么事情都不要忘记自己是人。”

    静谧松开了飞凡,起身后的飞凡跌跌撞撞的离开了,静谧愤怒的一拳捶打在了床垫上,一阵后暗夜走了进来。

    “究竟怎么了,飞凡那家伙怎么慌慌张张的跑了出去?”

    静谧无力的靠在了角落里,仰着头,急促的喘息着,暗夜似乎看出了什么来,但一言不发的坐在了椅子上。

    “如果想要找人倾诉的话,你可以告诉我,我可以当你的听众。”

    静谧脸上的悲伤显露无遗,这股悲伤仿佛一口气从心底里涌上来,他不断的哽咽着,内心里充斥着无奈与纠结。

    “我的生命中,有两个最重要的人,一个是文少,一个是我的姐姐。”

    好一阵后,静谧终于说了起来,暗夜一言不发点燃了一根烟,递了一根过去,静谧拿着烟看了又看,最终点燃后,吸了一口便开始剧烈的咳喘了起来。

    “知道吗?我为什么总是盯着滕云飞那家伙。”

    暗夜一副认真的样子,看着静谧,他开始缓缓的说了起来。

    从懂事起,静谧的眼睛里只有自己的姐姐,大了自己12岁的姐姐,父母在他2岁的时候就因为一场车祸去世了,静谧从小是给姐姐拉拔长大的,自己的姐姐为了自己而放弃掉了优异的学业机会,通过打工来供静谧上学。

    这样的情况一直持续到了静谧13岁的时候,他也打算像姐姐一样放弃掉学业,但却给姐姐严厉的训斥了。

    静谧一直和姐姐都住在一片有些混乱的街区里,但这个街区也有着自己的秩序,那便是以文少家族为首的帮会组织。

    在这样的街区里生活的姐弟两人,日子过得虽然清苦,但却很开心。

    为了能够给静谧一个好的条件,姐姐每天都是起早贪黑的外出工作,之后静谧和文少成为了朋友后,姐姐一开始十分的反对,但之后见过两人打架后放心了,文少是个比较直率的家伙,虽然身处在那样的家庭里,但心并不坏。

    静谧的姐姐从小到大总是教导静谧,就算是深处在污泥里,也不能沾染到污泥,要保持身为人的自我,而关于姐姐的工作,静谧却不知道,只知道很多时候姐姐会出去好多天才会回来。

    这样平静无奇的生活在某个雨夜给打破了,在静谧初二的某个夜晚,姐姐失魂落魄的从外面回来,浑身湿漉漉的,脸色很差,静谧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这样情绪低落的姐姐他还是第一次见到,不管静谧怎么问,姐姐就是一句话都不肯说。

    之后静谧的姐姐喝醉了,嘴里一直在念叨着自己做错了,对不起。

    此后的几天里,姐姐足不出户,之后过来了一些人,自称是警察,静谧给姐姐使唤了出去,等过来的人离开后,静谧回到了家里,看到了桌子上摆着一叠钱,数额不菲,他从未见过那么多的钱。

    而姐姐此后的十多天里都在苦恼着,静谧当时想过,或许和姐姐从事的工作有关系,但姐姐依然什么都不肯说,那笔钱姐姐一分未动。

    此后的时间里姐姐开始酗酒,一喝醉就会哭,这样的状况一直持续了4年的光阴,姐姐虽然恢复了过来,但是却没有了以前的温柔,身上总是透着冰冷。

    静谧问过不少次4年前的事情,但姐姐只是沉默着,一言不发抽着烟,之后在静谧知道文少入狱的时候,他的心情很糟糕,去看过他几次。

    某天姐姐带着静谧搬走了,搬到了一个环境不错的街区里,静谧也要准备高考了,而就在几天后,姐姐意外死亡了,在装修房屋的时候直接从阳台上摔了下去,当场死亡。

    这一切对静谧来说等同于天塌地陷,他不再去学校里上学,独自一个人,从早到晚都在放纵着自己,之后他染上了药瘾,利用姐姐留下来的巨款,消耗着自己的生命。

    直到某一天,之前住的街区要拆迁的通知下来后,静谧回去收拾一些东西,意外的从阁楼里找到了姐姐的遗物。

    之前一直对姐姐的工作完全不知情的静谧,终于从遗物里知道了姐姐的工作,专门帮人调查盯梢的,曾经给一些雇主调查婚外恋之类的事情,虽然辛苦一些,但收入不错。

    在静谧惊讶之余,他把一个个调查文件全都看完了,内心里十分惊讶,直到最后一个委托,调查腾启迪的行踪。

    静谧马上就想到了之前轰动H市的翡翠之蓝别墅区抢劫杀人案,死的是H市最有名的大律师一家人。

    在详细的翻找了过去这次案子的网络上的一些记录后,静谧确定了下来,姐姐开始变得郁郁寡慌就是从这个案子发生后,以及之后来找过姐姐的警察。

    一切的一切都在静谧的脑袋里联系了起来,他开始戒除掉了所有的不良嗜好,他心里只有一件事,调查姐姐的死因,这些事情让他联想到姐姐根本不是死于意外坠楼,而是给人推下去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