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绝命神魔榜 > 第一百三十九章 目的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海悦号在海面上缓慢的行驶着,晚上8点31分,宴会已经开始了半小时。

    觥筹交错之音四起,魔女的人在左侧,尸体解剖者的人在右侧,两边人以中间损坏的大门为界限,完全分隔开来。

    “你这家伙,来的时候老爷子告诫过,严禁动手么?”

    爆破双手抱着,瞪着旁边的鲜血之瞳,外科天使眯笑着。

    “看起来你最近身体容易上火,回去后让我给你做个全身检查。”

    “变态医生,倒是老爷子他们在上面究竟谈什么?”

    外科天使摇摇头,但马上轻松的笑了起来,拿出一根棒棒糖塞入嘴里。

    “我大概能猜想到,这船上来了一个味道很熟悉的家伙。”

    “你是狗鼻子?”

    鲜血之瞳咯咯的笑着,外科天使摸了摸鼻头。

    “蓝光校长,这些东西是从哪里来的?”

    深海行者一只手握着船舵,看着手里的一叠文件,嗜血玫瑰哈哈的放声笑着。

    战神眨着眼睛,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心灵手术室有些坐不住了。

    “应该马上排除掉才行,这样的资料如果曝光出来的话,对于我们全体信仰者来说,是不小的麻烦。”

    “这些文件是我破解了某个服务器后得到的,而把这些调查资料,如此详细的上传到服务器的人,是那个叫林宇超的警察,以世界作赌注的男人,如果他死亡的话,这些资料会一瞬间暴露在世人的眼中。”

    蓝光说着坐了下来,这会嗜血玫瑰把资料啪的一声扔在了桌子上,抱着双手。

    “让他做就好了,有意思的警察,蓝光校长你今天如此的兴师动众,把我们召集过来,不会就是说这种无关痛痒的小事?”

    “当然不是的,玫瑰,关于狂徒公会的事情。”

    米可话音刚落,屋内的所有人都一脸诧异的瞪大了眼睛。

    “已经很久没有这个公会的下落了,事到如今又冒出来,究竟打算做什么?”

    心灵手术室拉了拉帽子,沉默了下来。

    “总之我想要提醒你们诸位,遗迹里虽然大家都是竞争关系,但这个节骨眼上,如果斗得太厉害的话,会得不偿失的。”

    蓝光说着分别看了一眼嗜血玫瑰和心灵手术室。

    “最后的一点”

    蓝光说着顿了顿,看了一眼米可,水手以及纷舞魅姬。

    “会长以下的人,请到外面去。”

    “有什么就说,蓝光校长,我今晚可还没吃饱,还想好好享受下宴会呢!”

    嗜血玫瑰站了起来。

    “下一个版本,即将更新,可能在几个月后,请诸位做好准备,这算是对于你们这次能过来的谢礼,奴隶之证。”

    砰的一声,玻璃碎裂,林宇超快步走了过去,地面上的女人目瞪口呆的坐着,身后的苏雪冲了进来,把衣服披在了这个奴隶的身上。

    风从破损的玻璃处灌了进来,那男人撞破玻璃跃了下去。

    “没事的,这种事情都习惯了,我”

    “怎么能习惯?”

    苏雪厉声喊了起来,双手抱着眼前的奴隶,林宇超阴冷的笑着。

    “那边的世界没有任何的法度,还真是残酷,败者无言,要忍受比死还要残酷的折磨。”

    林宇超那天听滕云飞说过,虽然他现在看不到项圈,但这个女人应该是奴隶,刚刚的那番场景他看在眼里,这奴隶没有任何打算反抗的意思,打算默默的忍受,希望那男人早点完事一般。

    “不用担心我的,我真的没事的。”

    苏雪气得脸颊发红,她站起身来,目光锐利的盯着林宇超。

    “这种事情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

    林宇超无奈的摇摇头。

    “就算告诉你也无济于事,等跨入那边的世界后,会远比你所想的更加残酷,苏雪警官,请带着这位小姐到上面,汇报下情况。”

    “你打算做什么?”

    林宇超点燃了一支烟,走到了破开的玻璃处,冷冷的盯着远处的海面。

    “那家伙没有走远,还在附近。”

    苏雪和林宇超并没有在房间里,滕云飞左右看了看,迷路了,给这个拽着他手的小姑拖着不知道走到哪里了。

    “云飞你迷路了吗?”

    滕云飞微笑着,看着四周围有好多个门,应该是海悦号的底部,无关人员是禁止入内的,得找到上5楼的楼梯。

    循着记忆,滕云飞走了起来,在转过了几条过道后,他看到了上去的楼梯,但门已经给锁住了。

    “等等我云飞。”

    身后的爱怜蹦蹦跳跳的跑了过来,一把抱住了滕云飞的腰。

    “门锁住了,打不开。”

    滕云飞试了好几下。

    “咦?我们给困在里面了。”

    “对了大小姐,你认识我?”

    滕云飞问了一句,这个小姑娘一上来就直呼他的名字。

    “第一次见面啦,云飞快点想个办法,我快饿死了。”

    爱怜说着肚子便咕噜的一声叫了起来。

    “没办法了,只能强行打开了。”

    滕云飞一脚砰的踢在了门上。

    嘀嘀嘀一阵提示音响起。

    深海钢

    “咦,不知不觉我们怎么进入到天枰海洋的公会空间里了,这可是硬度200以上的门,打不开的啦。”

    滕云飞无奈的笑了笑,坐了下来。

    “既然是他们的公会空间的话,应该”

    “正确的来说是公会空间外围的诱导陷阱,为了防止其他公会的人进入想要做点什么,不过等一会他们应该会发现我们不见的,没事的云飞。”

    滕云飞捂着微微发疼的额头,猛然间他脑袋里,浮现出了一幅画面来,在某个像城堡一样地方,年幼的自己带着妹妹,和另外一个年纪稍大点的少女,三人在玩乐着,具体的有些记不清了。

    仔细想想,5层这种下来的门有不少,但恐怕普通人是无法打开的,唯有信仰者。

    “云飞呀我问你,你还记得小时候的事情吗?”

    这会爱怜问了一句,滕云飞疑惑的看着她,摇了摇头。

    很多事情都已经不记得了,因为那场火灾,差点死掉,除了仇恨外,其他的一切都因为大脑损伤而忘记了。

    “为什么会这么问?”

    一双小手按住了滕云飞的脸颊,爱怜把头从了过来。

    咔嗒的一声,房间门开了,纷舞魅姬站在门口处。

    “大小姐,你为什么会和他一起给关入这里?”

    终于回到了甲板上,滕云飞捂着脸,看着眼前和纷舞魅姬有说有笑的爱怜,总觉得这个小姑娘认识他,而他也认识这个小姑娘,只是想不起来了,但刚刚的感觉让他有些怀念。

    但这会甲板上的情况明显不对劲,不单单是天枰海洋的人,连尸体解剖者以及魔女的人都在寻找着什么。

    林宇超和苏雪就在那个狂欢广场外面,滕云飞走了过去。

    “警察先生。”

    林宇超看向了滕云飞。

    “这不是良好市民先生么?”

    苏雪尴尬的笑着。

    “云飞。”

    在大致了解了事情经过后,滕云飞看了一眼公会排行榜,位列第二的狂徒。

    “目的?你觉得是什么警察先生。”

    “那得问这艘船的负责人了。”

    林宇超说着看向了驾驶室,滕云飞也有些疑惑,那些会长们上去了好半天都没有下来,究竟在谈什么。

    这一次的邀请有些不同寻常,明知道魔女和尸体解剖者的关系,已经行同水火,两边的人一见面很可能会打起来,但那深海行者还是邀请了他们。

    “我得上去看看。”

    滕云飞说话间已经走了起来,打算直接去船长室,脑袋里很是疑惑,时空质理,这个排行榜第一的公会,听说一直以来都在第一位,后面的公会排名或许会变动,但唯独这个公会的排行,没动过。

    海港处,乌鸦静静的站在集装箱上,旁边的楚梦在瑟瑟发抖。

    “云飞到底在干什么?”

    “再等等。”

    已经看不到船的位置,但乌鸦从这里过去只需要不到3分钟。

    一阵敲门声,所有人都看向了门口,蓝光微笑着。

    “诸位事情就说到这里了,看起来我那个脑袋聪明的学生已经觉察到了某些事情。”

    蓝光说着,米可打开了窗户,两人直接飘了起来,呼的一声已经消失在了漆黑的海面上。

    “是小云飞,怎么了?还玩得开心么?”

    深海行者和善的笑着,滕云飞扫视了一眼,而后微笑着说道。

    “这里应该还有其他人才对。”

    “关于这一点,无可奉告。”

    滕云飞点燃了一支烟,问了一句。

    “那么我可以换个问题吗?为什么邀请我,作为最底层的信仰者,lv1的我对于你来说,有什么价值?”

    深海行者呵呵的笑着摇摇头。

    “没有你想的那么复杂,小云飞我只是单纯的想要邀请你过来赴宴,至于你和其他两位的瓜葛,我也不打算过问。”

    啪嗒的一声,地下五层的一个向下的房间给打开了,是之前那个狂徒公会的家伙,一双凶狠的眼睛,长相阴狠,张着嘴巴,伸着舌头。

    “哼,找到了,天枰海洋的公会空间,好了来大闹一场。”

    “我们这里不欢迎你,请你马上离开。”

    在楼梯对面的过道处,水手站了出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