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绝命神魔榜 > 第一百零三章 相似的两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十年前

    “感觉还可以么?”

    蓝光看着眼前一脸稚嫩的滕云飞,但在这副面孔下,确是另一副光景,一些事情他已经调查过,眼前的少年,杀了人,这几个月来都在认真的教导这个少年落下的功课,而滕云飞没有让蓝光失望,以全H市最优异的成绩进入了蓝光科技大学,也是历史最高分。

    嗯了一声。

    滕云飞声音依然冷漠,入校3个月了,还是无法适应,在这样的群体社会中,除了宿舍里那个叫猴子的家伙,时不时会和他聊几句。

    “慢慢来就好了,你这么多年都没有和别人交流过,那些不堪的一切已经过去了。”

    “为什么?”

    短短的三个字,滕云飞的眼中又透出了一股凉意,蓝光摇着头笑了笑。

    “人存在的意义,每个阶段都有不同的解读,你之所以活着是因为你不想死,好好享受大学生活,谈谈恋爱,交点朋友,有空多出去走走,你所认知的世界,太过于狭小了。”

    假日的某个夜晚,学校附近的酒吧街,仿佛是个光芒吸引的虫子一般,滕云飞驻足了,里面传出来的欢愉之声,在吸引着他。

    然而此时滕云飞才发现,即使置身在这样异常热闹的氛围里,他还是孤独的,没有朋友。

    “妈的小子你瞪什么?”

    拳头如同雨点一般落在了身上,一些喝醉了的家伙,在街上逛游的时候,碰到了,再平常不过事情,对方却揍了滕云飞,说他瞪人。

    很疼,一股怒意从心底里升起,充满了杀意的眼神,盯着眼前的人。

    杀了你们

    “喂喂算了啦,大家还在里面等你们,快点进去了,和一个小孩子较劲什么?”

    一个异样的声音,一抹长发垂落下来,扑鼻的香气,一个充满了笑容的面容,深深的吸引了滕云飞的目光。

    “哎呀你也是蓝光的,我是你的学姐,大二的,哎呀好了好了不痛了,待会我好好说说他们。”

    一只手按在了滕云飞的额头上,轻柔的摩挲着,一只手在给他擦着脸上的污泥。

    从药店里走出来的滕云飞,手里拿着不少药,在一条小巷里,用锡箔纸打火机,把一粒粒药物扣了出来,在一阵后,他走入了刚刚的酒吧。

    “老板,我是薛明的侄子,他说让我来帮忙。”

    换上了一件工作服,滕云飞整理了下头发,终于等到了那群打他的家伙叫酒,他马上端着已经掺入了药物的酒过去。

    是那个女人,滕云飞犹豫了,手里的盘子变得无比沉重,有什么东西在扰乱着他的内心,被激怒的内心,平静了下来。

    “哈哈,刚刚那小子就是今年蓝光的新生代表,原来是个弱渣,稍微修理了他一下。”

    一瓶瓶已经打开的酒放了过去,按照顺序,那些打了他的家伙,每一个的脸孔都印入了滕云飞的脑海中。

    “别听他们说的,他们这群人就这样。”

    被认了出来,滕云飞在放下酒瓶的时候,陈媛娜起身拍了拍滕云飞的肩。

    “要去哪呢?”

    巷子里,滕云飞慌了神,给认出来了,酒精混合着他调配出来的药物,在半小时内,进入身体后会产生化学变化,变成毒药,只需要10分钟就可以要了他们的命。

    “好了不要难过了,我跟你说呀,有的时候就这样,你明明什么错都没有,却要受到别人的伤害,这种时候,忍耐就好,总会有雨过天晴的一天的。”

    一双温柔的手臂揽住了滕云飞,身后的女人似乎醉了。

    酒吧里慌乱了起来,一个家伙慌乱的跑出来。

    “娜娜不好了那几个人好像不对劲。”

    “我叫陈媛娜,是你的学姐,有空再聊,记住了不要气了,人呀不要和自己过不去。”

    砰

    一只拳头毫不犹豫的打在了滕云飞的鼻梁骨上,蓝光一只手掐住了滕云飞的脖子,把他抵在了墙壁上,眼神仿佛要吃人。

    “校长你干什么,有什么话好好说。”

    班主任米可在一旁劝解道,鲜血顺着滕云飞的鼻孔流出,他一脸冷漠,眼神依然和一年前那般,透着对生命的漠视。

    “五个人,急性肾脏心肺衰竭,化学学得不错,在物理解剖之前,产生的毒素已经溶解掉,查不出什么来,满意了么?开心了么?”

    压着滕云飞脖子的手,越来越紧,他几乎喘不过气来,眼神开始变得愤怒,双手掰住了蓝光的手臂,挣扎了起来。

    “校长。”

    米可微怒的喊了一声,把蓝光的胳膊拉开。

    “下次如果想要这么做的话,至少不要让我知道”

    不怒自威的眼神,死死的盯着滕云飞,充满了令人窒息的压迫感,这还是滕云飞第一次看到蓝光这副模样。

    “你确实是个难得的人才,那些渣滓,死了也就死了,但是,学会尊重生命否则你只是一匹孤独的怪物,下不为例,米可,药店那边”

    “脑袋很好的孩子,用的是假的身份证以及别人的学号,几乎完美的避开了监控。”

    蓝光沉思了一阵后说道。

    “以防万一,消除一切记录。”

    一个阴天,滕云飞无心上课,班主任也准了他两天的假期,但只有这片偌大的校园,这会在上课,什么人都没有。

    打算独自一个人到湖边走走,一个身影,陈媛娜。

    “学姐。”

    “是你?滕云飞,嘻嘻我给班主任臭骂了一顿,那五个遭天谴的家伙,死了还要祸害我,哼。”

    刚哭过的陈媛娜,眼睛还有些泛红,滕云飞不知道怎么的,坐了下来,一只手揽住了他的额头。

    “很辛苦吧以前,学姐我也是一样的,那天看到你我就感觉到,我们都有不堪的过去,不过现在一切不是很好吗?云飞。”

    宿舍里,滕云飞静静的在看着书,周末所有人都出去玩了。

    一只白皙的手伸了进来,一阵响动,是一盒饼干。

    心里马上一股期待,陈媛娜走了进来,拿着一摞资料。

    “拜托了云飞,帮帮我,我脑袋很笨的,老师说让我查资料做题,还考不过的话我就麻烦了。”

    海风迎面拂来,滕云飞拘谨的站着,旁边的陈媛娜已经换上了黑色比基尼。

    “这是我的小学弟滕云飞,全校最有希望的天才。”

    第一次从学校到海边那么远的地方来,心里充满着忐忑和不安的滕云飞,但只要有学姐在,似乎还不错。

    “云飞,男人就要像海洋一样,广阔无垠,你内心还只是个小孩,放开点不要那么拘谨。”

    第一次感觉到了和别人一起的快乐,之后时常陈媛娜都会带着滕云飞一起出去玩,渐渐的从群聚中,滕云飞学会了说话,学会了幽默,学会了身为一个人该有的姿态。

    身边的朋友越来越多,滕云飞变得开朗阳光了起来。

    已经大二的滕云飞,成了校内瞩目的存在,他渐渐的明白自己喜欢上了学姐,内心里的这份炽烈。

    然而此时出了一件事,在某个晚上,陈媛娜和一个男人外出,这么大晚上了。

    “才这么点,你也不想别人知道你的过去?识相点,贱货。”

    哭了,第一次滕云飞见到陈媛娜哭得如此伤心,他问了缘由,但陈媛娜只是一句让他不要管,什么也不说。

    一天天的消瘦,陈媛娜脸上的笑容消失了。

    又一次,滕云飞看到了陈媛娜给那男人打了,什么把柄给抓住了,陈媛娜无法反抗。

    杀了你。

    一场交通事故,大四的一个学生,驾着刚买到手的新车,结果当晚就出了事故,当场死亡。

    “这一次又是为了什么?”

    蓝光没有发怒,只是静静的看着滕云飞。

    “为了看到她的笑容。”

    站起身的蓝光,身上散发着一股威严,但并没有愤怒,一只手按在了滕云飞的肩头。

    “很好,这一次像个人了。”

    大三,头一次如此的无力,学姐的话就好像刀子一般,深深的扎入了滕云飞的心脏,他像一个软弱的人一样,哭泣着,无法站起来。

    在挚友猴子的不懈努力下,滕云飞爬了起来,像个男人一样,爬了起来,虽然和学姐少有交集了,但时不时的两人,还会打招呼。

    “云飞,学姐明天就毕业了,如果哪一天学姐要是陷入了绝境,你会帮学姐吗?”

    “会的学姐,不管哪一天。”

    现在

    隆隆声作响,剧烈的爆炸声四起,整栋海上美食屋在迅速的垮塌着。

    一阵哭喊,陈媛娜捂着脑袋,跪在地上,她不甘心,已经爬到了这里,好不容易神魔系统改变了她一声被男人奴役的命运,到现在的一切就如同这崩塌的大楼一般,自己再一次要回到那冰冷刺骨,暗无天日的海面下,她不愿意。

    “为什么,为什么,明明我已经抓住了机会,一次又一次的机会,为”

    楼房在倾斜着,陈媛娜瞪大了眼睛,一只手伸在了自己的跟前,紧接着一双强而有力的双臂抱住了自己,在倾斜的地面上跳了起来,朝着东面的房间奔跑了过去,一股烟味让陈媛娜清醒了过来。

    “谁都有不堪回首的过去,学姐,你曾经说过的,现在的一切不是很好吗?”

    屈辱而不甘的泪水不断溢出,海风撩动着陈媛娜的长发,下面什么也没有,唯有眼前这张坚毅的面孔。

    “已经没有路了云飞。”

    一粒烟头落入了猛烈的风中,楼房垮塌的一瞬间,滕云飞抱着陈媛娜从窗户处跃了出去,朝着海面。

    一阵惊叫声从陈媛娜的口中发出,她绝望的看着身后垮塌的楼房,泪水在海风中飞逝。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