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绝命神魔榜 > 第二十九章 基础体质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你你要干干什么?”

    谢佳哭腔的喊着,眼神惊恐。

    从小到大,他都是在父母的保护下,身为一个富二代,从来没有吃过任何苦头,总是站立于人之上,在金钱的保护下,一个个向他低头的家伙,这样的感觉总是让他觉得很开心,看着一张张拜倒在金钱之下的脸。

    然而此时这一切都给无情的击碎了,眼前的家伙如果按照神魔系统的等级来说,比自己有钱,而且也比自己有实力,自己就如同只能任人宰割的羔羊。

    滋滋声作响,一缕缕头发落下,谢佳吞咽着,鼻水混合着眼泪,唾液不断的溢出,恐惧让他感觉到嘴皮发麻,一股股浓烈的消毒水味道,刺鼻而恶心。

    眼前这个绰号外科天使的男人,正在给他剃头。

    关于这个男人的传言,谢佳也是在一年多已经便略有耳闻,恐惧,传闻中只有这两个字。

    “终于结束了,好麻烦啊。”

    外科天使耸了耸肩膀,拿出了一颗棒棒糖含在嘴里,一间不大的密室,谢佳就给四手四脚捆住,固定在一张冰冷的床上,旁边的桌子上,摆着大量的手术用具。

    “我只是打算把你的头盖骨打开,然后看看你所看到所听到的东西。”

    一瞬间床上一股浓烈的腥味,一滴滴尿液流了出来,谢佳哭喊着,他的手脚不知道给对方用了什么技能,无法动弹,他想要求救,然而好友列表里,是空的。

    “放心吧我的技术很好的,不会留下疤痕的,况且你不是神魔系统的拥有者吗?”

    电手术刀尖锐刺耳的声音响起,谢佳大喊大叫着。

    “安静点我说了,不然的话我会生气的哦!”

    咔嚓的一声,外科天使温柔的笑容随着咬碎的棒棒糖变得阴冷至极。

    谢佳含着眼泪摇着头,愣着眼看着划向自己的手术刀。

    啊

    一个3D的光屏幕,在空中,上面播放着滕云飞打斗的画面,心灵手术室坐在椅子上静静的看着,书房里除了鲜血之瞳,还有五个家伙,三男二女。

    “每次用这种恶心的办法,直接问就好了。”

    鲜血之瞳忍不住嘀咕了一句,外科天使呵呵的笑了起来,咬着棒棒糖无奈的笑着。

    “这你就错了,直观的感受远比听闻能看到更多的东西,而人的言语是不可信的。”

    旁边一个身材魁梧的家伙说了一句,鲜血之瞳厌恶的看了过去。

    “看起来已经可以确定了,的确是我五十年前听说过的技能,只不过又有些不像,继续观察吧!”

    外科天使右手按在胸前鞠了一躬。

    “微笑的怪物,什么时候也能让我做一场外科手术就好了。”

    “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许动手。”

    心灵手术室站了起来,一脸威严的说道,外科天使的镜片下的眼中闪过了一丝狡黠,这一点给鲜血之瞳看在了眼中。

    “大叔,大叔等等我哇,要死了”

    薄雾笼罩下的街道,张小蕾汗流浃背坐在地上,气喘吁吁,鼻水泪水都流了出来,在前面一些的小金也坐在街边喘息着。

    滕云飞停了下来,点燃了一支烟,吸了一口。

    “休息10分钟,继续跑。”

    “大叔我不行了,我要回去睡觉,这才6点哇,为什么我非得锻炼体力啊?”

    小金铁青着脸看着滕云飞。

    “你昨晚说的是真的吗?”

    滕云飞啊了一声。

    对于基础体质这个属性,滕云飞最近想到,又是神魔隐藏起来的一个特异点,进入神魔系统后,基础体质+1就等于有原来的两倍力量,但并不是这么简单,耐力动作也会比原来灵敏不少。

    所以如果锻炼好了基础的体能,对于自身便是隐性的加成,这一点昨晚已经和乌鸦确认过了,她对于滕云飞的说法也感觉到讶异,但乌鸦从五年前进入这个系统,为了生存下去,她每天早上都会锻炼体能,反应速度,以及锻炼一些搏斗的技巧。

    这就好像现实中,一个厉害点的搏击高手,面对七八个瘦弱的家伙一样,依然能够轻松取胜,看看奴役者公会那些依靠着奴隶们榨取其他玩家信仰币的人,一个个肚大体圆只知道享乐,他们的战斗能力真的很低,反应也很慢,除了力气大点。

    而经过昨天的战斗,滕云飞推测陈媛娜的基础体质最多20,力量是很大,但速度不足,与他见到过顶尖的LV9完全没有可比性。

    初始技能已知的,分为自我意念控制型以及被动型的,滕云飞很清楚,自己的这个初始技能鉴定便是被动型的,在启动后看得到危险的区域以及安全的区域,同级别甚至高出两个等级的家伙,如果是近战自己能躲开,但如果是熟练度高的远程武器,自己很难避开,速度不够。

    “继续吧云飞。”

    这会小金站了起来,急促的呼吸缓和了不少。

    “记住了下次跑步不要用嘴巴呼吸,这样肺部会痛的。”

    看着已经瘫在地上的张小蕾,滕云飞走过去扯起了她来。

    “大叔你好过分啊,突然就强迫人家那么早起来,饿死我了。”

    看着张小蕾吃得满脸都是,滕云飞微笑着。

    “今天的精神状态看起来很不错嘛小蕾。”

    张小蕾瞪了滕云飞一眼,撇着嘴。

    “云飞你把装备拿走吧。”

    小金擦着嘴说道。

    “你带着就好,毕竟现在你没有战斗能力,危急的关头用风翔技能逃走还是可以的,你死了我的信仰币会减少。”

    小金哦了一声,心里有些不大舒服。

    到头来还不是,害怕信仰币给扣除,这个大笨蛋!

    滕云飞看着低头不语的小金,似乎意识到话说得有些过分,虽然是事实。

    “事实就是如此,我之所以帮你,因为我们算是朋友吧,现在也是一根线上的蚂蚱。”

    小金马上抬起头。

    “只是朋友么?”

    小声的嘀咕了一句后,小金和张小蕾的目光都给吸引了过去,滕云飞的手里握着一张散发着一股灰色气息的卷轴,打开后两个血红的大字,厄运,以及一些怪异的符文密密麻麻的写在一个问号的旁边。

    问号的上面有一个黑色的恶毒人脸,在狞笑着。

    “云飞这就是交易的东西吗?”

    小金问了一句,滕云飞点点头,卷轴上只有一个选项,开启,无法摧毁丢弃,甚至现在已经无法交易了。

    “算了也看不出什么东西来。”

    这会张小蕾把卷轴拿在了手里,正方两面翻着看了一遍,放了下来。

    “也没什么特别的嘛,我要去看动漫啦,别打扰我哦!”

    张小蕾说着丢下碗筷,这会滕云飞一把拉住了她的耳朵。

    “哎哟大叔你干嘛啊?”

    滕云飞指了指桌子上的碗盘。

    “知道啦。”

    看着在洗碗的张小蕾和小金,滕云飞问了一句。

    “小蕾你的善恶值多少了?”

    在这一点上滕云飞打算放缓,他总共就做过2个任务,善+2,平时他都是尽量避开热闹的人群,很多触发型的任务恐怕都是因人而起的,而这不怀好意的善恶值令人值得深思有待权衡。

    “哦。”

    张小蕾看了一眼自己的属性面板。

    “善38,恶9。”

    滕云飞有些诧异的看着张小蕾。

    “小蕾,以后尽量少做任务,你的基础体质+6,力气比我还要大,好好准备下,和那些不怀好意的家伙对战吧。”

    张小蕾啊的一声,手里的盘子也应声而落,小金眼疾手快的接住后,呼出一口气。

    “不要,大叔我不敢和别人打的。”

    随后不管滕云飞说什么,张小蕾都拒绝了,持有如此数量的信仰币,很危险,而且不对战,这是滕云飞的第一感觉。

    “我也觉得还是算了,小蕾那么小的孩子”

    “这个和年龄没关系吧!”

    张小蕾已经泪朦朦了,滕云飞还是坚持要她对战,小金有些生气了。

    “只要好好锻炼上一段日子,基础体质的隐藏加成肯定会比其他同级别的家伙高,这样就优”

    “云飞。”

    小金愤怒的喊了起来,这会滕云飞才意识到张小蕾已经哭了,小金安慰着她白了滕云飞一眼拉着她回了房间。

    一口长长的咽气呼出,滕云飞无奈的笑了起来。

    “系统可不会考虑信仰者的心情啊!”

    一阵阴冷的笑声,在楼道里响起,一双涂抹着紫色眼影,有些冰凉的眼睛,盯着滕云飞的家,柳艾艾不断的笑着。

    “我可是找你找得很辛苦呐微笑的怪物。”

    滴滴嗒嗒,柳艾艾有些狰狞的面部上透着愤怒,嘴唇已经给咬破,鲜血溢出。

    这会嘀嘀嘀作响,柳艾艾抬着头。

    “干什么呐?”

    联络列表里唯一的名字,LV3阿德。

    “臭女人找到没有?”

    “放心吧已经找到了,先说好哦,只是复仇同好,你我都与他有恩怨,等干掉他了,我们就不再是好友。”

    “知道了,知道了臭女人,回来吧,先不要动手,晚上过来酒吧这边,商量下。”

    通话结束,柳艾艾继续看着大门,咔嚓的一声门开了,小金走了出来,她左右看着。

    “刚刚好像看到一个人站在门口?”

    “可能是错觉吧。”

    进入电梯后,楼道里传出一个有些病态的笑声,缓缓的回荡着。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