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满江红之英雄悲歌 > 第二十章 天家颜面

第二十章 天家颜面

        岳云站在第一辆囚车中,每呼吸一口气,都觉得是一种煎熬。他的喉咙,痛得如同火烧。那是因为,就在今日,就在刚才,他的喉咙,真地被火烧过。

        在被押离囚室之前,岳云的咽喉中,被灌入了一块火炭。一块烧得通红的火炭。紧接着,他的喉咙中,又被灌入了半碗烧得滚烫的菜油。这一切,都是在吴清怀的眼皮底下,由吴清怀亲自监督着完成的。因为,这个方法,吴清怀已经用过很多次了。只有他和他的皇城司亲从注1,才能将这件事做得最完美。

        这个方法,最初便起源于那巍峨庄严、富丽堂皇的皇宫大内。它的最初目的,是为了惩罚那些喜欢乱嚼舌头的太监或者宫女,让他们不敢、也不能够再到处去传一些他们的主子不希望他们传出去的东西。

        吴清怀将这个方法完善到了极致。他甚至还命人专门制作了一种器具。利用这种器具,皇城司的亲从们可以极为精准地将烧红的火炭直接送到受刑人咽喉的深处,而不会伤及受刑人咽喉的前端,更不会伤及受刑人口腔之中的任何一个部位。便是事后验伤,验伤者也不可能在受刑人的口腔中验出任何伤痕。

        至于那半碗滚烫的菜油,吴清怀平时是不怎么会用的。毕竟,菜油是个金贵东西。这一次,吴清怀特地加了这半碗菜油,是因为他的主子有交代。

        临行前,他的主子特地对他交代过,他不希望岳云或张宪在临死前喊出任何他不希望听到的话来。

        主子有交代,吴清怀自然要做到万无一失。吴清怀很清楚这半碗菜油跟着火炭下去的效果。他验证过。他曾经亲手将半碗滚烫的菜油随着火红的火炭灌入一个他看得不顺眼的太监口中。

        火炭与菜油入喉之后,那个太监在皇城司的地牢中整整翻滚了七天,才痛苦死去。这七天里,除了喘气,那个太监再没能发出任何其他的声音。连呻吟声都没能发出来。

        事后,本着做事要做到极致的原则,吴清怀命他的亲从将那个太监的肚子给剖开,查验了一番。他们查验的结果是,自咽喉后半段起,那个太监的内腑,尤其是胃和肠,已经全部被烫烂了。

        对这个结果,吴清怀很满意。因为,他的判断又一次被证明是正确的。这七天里,他得到的报告是,那个太监被灌什么进去,就拉什么出来。那时候,他就判断出,那个太监的肠胃,肯定都已经烂了。

        所以,灌完火炭与菜油之后,吴清怀很放心。现在,岳云别说是喊,就是喘口粗气,也不可能了。至于岳云会不会也要熬上七天才痛苦而死,就更不是问题了。他过得了今日么?

        除了喉咙如同火烧,岳云的身上,也在发烫发烧。在他的囚衣下,他的身上,被套上了厚厚的棉衣。连棉裤都套上了。都是簇新簇新的。里面都是极厚的棉花,而且都是今年的新棉。这也是在吴清怀的亲自监督下完成的。这也是因为,赵构有交代。

        在告诉吴清怀,自己不希望岳云与张宪在临死前喊出任何自己不想听到的话之后,赵构又加了一句:不要做得太难看。

        对官家的这句吩咐,吴清怀心领神会。天家的体面,官家的威严,是一定要维护的。刑不上大夫,是孔圣人定下的规矩。本朝英文烈武圣孝皇帝注2更是下过明旨,不可对士大夫施以杖黥之刑。

        这几个月来,张宪和岳云受过什么样的刑,吴清怀很清楚。这些刑,绝对不可以让围观的无知小民们看出来。官家这样的圣明君主,怎么可能违背孔圣人的规矩与老祖宗的旨意呢?

        所以,吴清怀很是费了一番工夫。

        火炭与菜油是其中一样。

        堵住一个人嘴巴的方法有很多种。塞一块破布可以,塞两枚胡桃可以,将牙齿敲烂了可以,将舌头拔了可以,或者给人的嘴巴套上嚼环也可以。这些方法,吴清怀自己也曾用过。现在想起来,吴清怀自己都觉得,那时的自己太粗糙了。这都是些什么办法?这些办法,太难看了。所以,吴清怀选择了火炭与菜油。

        用这种办法,外人是看不出岳云和张宪的口中有任何异常的。在外人看来,岳云与张宪从头至尾都不说话,定然是心中有愧。这不是更显得他们该杀么?不是更能彰显官家的英明么?

        给岳云与张宪套上棉衣棉裤是另外一样。

        方才在风波亭看到岳云与张宪之后,吴清怀在心里叹了好几口气。他觉得,与万俟卨与罗汝揖那两个家伙比起来,自己还是太仁慈了。

        自己上一次看到岳云与张宪是什么时候?好像是小年那一天来替官家问讯吧?这才过了几天,那两个家伙居然又给岳云与张宪添了这么多伤。

        “得好好向万俟大人与罗大人学习啊!这才是真正的勤勉啊!这才是真正为官家办事啊!”那一刻,吴清怀在心里这样告诫自己。

        不过,在叹气与告诫自己的同时,吴清怀也在心里狠狠地操了万俟卨与罗汝揖的祖宗好几十遍。

        这两个蠢货!把人都打成这样了,还怎么能不难看?而且,脸也是能随便打的么?脸上这一道一道的伤痕,得费多大劲才能遮掩得住?

        好在吴清怀身上有好东西。他和他的亲从们都随身携带着好东西。

        胭脂水粉。

        这些东西,是吴清怀和他皇城司所有亲从们的必备之物。他们都是阉人,都喜欢胭脂水粉。而且,吴清怀觉得,随着自己修为的提升,自己好像越来越喜欢照铜镜,越来越喜欢胭脂水粉了。

        今天,这些个胭脂水粉终于派上大用场了。

        又是在吴清怀的亲自监督下,他的亲从们好好地给岳云与张宪打扮了一番。涂脂抹粉的事,他们驾轻就熟。经过他们的涂抹,除非凑到近前看,是绝对看不到岳云与张宪脸上的伤痕的。

        只是,岳云与张宪的脸色不好办。他们的脸色,太苍白。他们的伤,不仅在体表,而且在体内,深入骨髓,深入脏腑。

        吴清怀的亲从们试过给岳云与张宪的脸上扑粉。吴清怀甚至亲自动手扑过。但是,扑上去的粉,怎么看怎么别扭。

        所以,吴清怀给岳云和张宪穿上了极厚的棉衣棉裤。他要让他们全身都发烧,烧到他们的脸都发红。这样的话,在外人看来,岳云与张宪不仅没有内伤,而且还红光满面。也只有这样,才能显出官家的仁慈,才能维护官家的脸面。

        除了这两样,还有第三样。那就是木板。

        现在,除了脊背正中的那块犯由牌注3,岳云的棉裤下,还被吴清怀的亲从们衬上了两块从牢房的牢床上拆下来的木板。没有这两块木板,岳云站不起来。他的腿,早就被万俟卨与罗汝揖打断了。

        张宪身上,也衬了两块木板。只是,他身上衬的木板,比衬在岳云腿上的木板更长。因为,万俟卨与罗汝揖不仅打断了张宪的双腿,他们连张宪的腰背都给打断了。现在,张宪的身体,全靠两块从小腿处一直延伸到肩胛处的木板支撑着。没有这两块木板,这位昔日纵横沙场的岳家军猛将,连撑起半个身体都做不到。

        而且,张宪身上的两块木板,吴清怀还特地处理了一番。这两块木板,这样直直地支撑着张宪的身体,不会有任何问题。但哪怕只是拦腰轻轻一掌,这两块木板便会应掌而断。

        这,也是为了维护官家的颜面。

        官家给岳云和张宪定下的斩刑,不是斩首之刑,而是腰斩之刑。腰斩,怎么能让斧头斩到硬硬的木板上,让人看出破绽?

        除了这三样,还有最后一样。那就是伞。

        岳云与张宪的囚车上,甚至分别绑了一把大伞,将落下来的雪都给挡住了。这是吴清怀灵机一动想出来的。若是没有这两把伞,先前给岳云与张宪涂上去的脂粉就不管用了。

        吴清怀回头看了看囚车中的岳云与张宪,心中很满意。岳云和张宪都站得笔直。他们的脸色,都很红润。

        万事俱备。只待那些不知死的刁民前来送死了。

        “奴家推开那西窗,正看见奴的冤家啊……”吴清怀轻轻地哼起了小曲。

        注1:皇城司的密探,叫做亲从。

        注2:宋神宗的庙号。在宋神宗之前,刑不上大夫只是一个不成文的规矩。宋神宗曾经颁下明旨,禁止对士大夫施以杖黥之刑。

        注3:古时死刑犯被押赴刑场时背上的那块尖尖的牌子,叫做犯由牌,又叫亡命牌。百度一下“满江红之英雄悲歌杰众文学”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https://www.65ws.com/a/85/85567/2569663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