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盛华 > 第六百一三章 显个灵

第六百一三章 显个灵

 热门推荐: 卡徒异世龙蛇择天记神庭武神大主宰完美世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吴推官陪着黄府尹审结了罗家要求断亲的小案子,再叫到胡夫人和陈省到衙门录了口供,眼看着太阳开始西斜,暗暗松了口气,这从一早上擦牙起就不吉利的一天,总算是要过去了,明天早上擦牙一定得小心……算了,明天早上不擦牙了。

    没等吴推官就着杯茶,把这一天的不吉利过上一遍,衙役头儿老周一头扎进来,“唉哟我的吴老爷,不好了!说是迎祥池那边闹起来了,闹的很厉害。”

    吴推官心猛的一颤,手里的杯子一歪,连杯子带茶摔在了地上。

    这一天的不吉利,还没结束啊!

    四月初八佛生日,这前后,是迎祥池的放生季,但凡有点什么念想愿望的,都会到迎祥池边上,带上一尾鱼一只龟什么的,放进迎祥池,就是没什么念想愿望,也要过来放生几条鱼啊龟的,积福的事不嫌多。

    一年中,就数这几天的迎祥池最热闹。

    午后,杨婆子陪着杨大娘子,拎着一只不大不小的龟,也到迎祥池边上放生来了。

    杨大娘子蹲在池边,双手合什,虔诚无比的念叨了半天,打开那只小笼子,放到水边,等着那龟爬走。

    那龟慢吞吞爬出来,慢吞吞爬到水边,刚湿了一只龟脚,突然一个掉头,飞快的奔进了杨大娘子还没来得及合上的笼子里,趴着一动不动了。

    迎祥池边上,放生的人一个挨着一个,看热闹的人更是一个挤着一个,自然有不少人看到了这神奇的一幕,一个个惊叫出声,大呼小叫的喊了起来:

    “快来看!出怪事儿了!”

    “这只龟有意思,它又爬回来了,我亲眼看到的,刚爬到水边,一掉头回来了!”

    “喂,那姑娘,你再试试,这放生放不出去可不行。”

    “姑娘,你多祷告几句,怕是没说到点子上。”

    “唉哟喂,我活了几十年,头一回看到这样的怪事!你们快来!”

    ……

    杨大娘子紧紧咬着嘴唇,脸色微白,她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回头看了眼杨婆子,提着笼子,干脆往前几步,站在池水最边上,笼起裙子蹲下,将那只笼子半浸在水里,打开了笼子门。

    那只龟泡在水里,看起来很舒服,在笼子里弹了两个腿,转个身,舒展了下四只龟脚,慢慢划动了几下,出了笼子。

    围了一圈的闲人一个个都瞪大了眼睛,既盼着这龟跟别的龟一样,放生就放生了,又盼着出点什么不一样的事儿,这龟要是再回来了,那就……那只刚出了笼子,在水里划了没几下水的龟,不负众望,突然一个掉头,奔着笼子又扑了进去。

    这一下看热闹的人轰动了,惊叫声,尖叫声,呼朋唤友,喧嚣震天。

    “快来快来!不得了了!两回了!”

    “三婶子你快快!唉哟出怪事儿了,六姑快来!”

    “阿弥陀佛!这是佛祖显灵了吧,那姑娘,你求的什么?快说说!”

    “这龟有意思,不愿意让放生啊这是,喂,那姑娘,这是不是你养熟了的龟,它不想走啊?”

    “肯定不是,我看到这姑娘买龟了,就在老孙头那里,我跟她前后脚,她买了只龟,我买了条鱼,我那鱼……”

    立刻就有看到杨大娘子和杨婆子买龟的几个人,直着脖子赶紧替杨大娘子解释,仿佛跟杨大娘子一起买过龟买过鱼,也是件极有脸面的事儿。

    “老孙头谁不知道?我太婆当年放生,就是从他手里买鱼买龟,唉,那姑娘,你再放一回,唉哟哟,姑娘啊,这放生放不出去,可不是好事儿啊!”

    “那姑娘,你到底求的什么啊?快说说!”

    ……

    一片乱的根本听不清的喧嚣呼喊中,杨大娘子已经放声哭了出来,提着龟笼子又往前挪了挪,扑通一声跪在浅水里,双手合什,一边不停的弯腰,一边带着哭腔祷告道:“阿爹,女儿已经尽力了,阿爹,女儿实在没有办法了,阿爹,女儿求您了,您的冤屈,女儿没有办法了啊!”

    杨大娘子话没说完,弯腰伏在浅水里,放声痛哭起来。

    “这个小娘子!”旁边有眼尖的闲人,一声惊叫超越在一片喧嚣之上,“不是那年告赵计相家外甥,那个骆什么的一个大官,姓杨好象,县令家千金呢,你们看,是不是她?”

    “我见过,让我瞧瞧,唉哟,可不是,哎哟喂,真是她,那赵计相不是垮台了?”

    “垮个屁,人家那叫在京致仕,舒舒服服当老太爷呢,他们赵家,照样满门朱紫,荣华富贵!”有个看起来知道不少内情的明白人扬声道。

    “那位骆知府,今年听说又是一个卓异,我妻妹三外甥的姑表妹子的姐夫,是卖升官图的,我听他说的,绝不会错,照那升官图,这位骆知府,下一任就是封疆大吏了。”这一个更懂行。

    “唉哟,怪不得这龟放不出去,那姑娘,别放生了,你爹这冤魂不散,这龟它哪敢走啊,提回去家吧。”

    “哪能提回家?这放生的东西提回家算什么?你别瞎说,那姑娘,你得做个超度法事,大佛寺最灵!”

    “你别乱出主意,这哪是超度的事,你这小娘子,一看就是个日子拮据的,做法事可得不少钱,姑娘你别听她的!”

    “唉哟唉,这可怎么办,杨娘子,你爹这冤魂,只怕是散不了了,这只龟,提回家啊,你给它养老算了。”

    ”你瞧你这个人,这时候还说风凉话,缺不缺德啊?”

    “我怎么缺德了?这能叫风凉话?瞧你这长相,一看就是个心地阴暗的!”

    “我呸……”

    旁边两个说着说着打起来了。

    也有好心的,上前从浅水里扶起杨大娘子,“小娘子,这天儿还凉着呢,你看你这条裙子,全湿了,可怜哪。”

    “小娘子,别哭了,你爹……唉,总之,先别哭了,唉,真是可怜。”

    杨婆子也急忙上前,扶起杨大娘子,将她扶到旁边青石台子上。

    “到底是什么样的冤屈?能让鬼神显了神通,这京城可是天子脚下,王法之地!”一个书生拧着眉,扬声问道。

    每年佛诞前后的迎祥池放生盛况,在京城胜迹图里,上百年,甚至几百年都名列在前,是出外游历,以及聚在京城备考的读书人必到的地方,特别是聚在京城备考的穷士子们,每年这个时候,或者光明正大,或者偷偷摸摸,但是一定会到这迎祥池放一回生。

    毕竟,迎祥池放生求祈积福之灵验,全天下都是排得上号的。

    “什么冤屈?能是什么冤屈,穷士子的冤屈呗。”旁边一个象是浑身穷酸,象是个卖酸文的文士,极不客气的接了一句,“一个穷书生,资质万万之选,十年寒窗,总算有朝一日金榜题名,考中了进士,成了天子门生,点了县令,自以为从此出人头地,能让妻子儿女过上好日子了,谁知道!”

    穷酸文士冷笑连连,“痴心妄想罢了。寒门士子,无依无傍,还不是被那些富且贵的混帐害的死后还要蒙一身污名,想求个清白却全无门路,儿女沦落至此,真他娘的让人意气全消!”

    穷酸文士的一翻话,虽然有些激愤的过了,可听在周围已经聚过来的,一群一群的士子耳朵里,却是各有心情。

    这会儿在这儿闲逛的士子,认真算起来,都是寒门,不过是分有钱点儿的寒门,和穷的连钱都没有的寒门。

    在京城蹉跎的年头多的,这些事听说的也就多了,蹉跎的年头少,或是刚到京城的,也不过是听说的少一些而已,只不过他们听说时,都是以吸取前人的经验,以避免后车之祸的心情去听的。

    可这会儿看着翻倒到尸骨无存的前车,那份感同身受,自然和看到别的冤屈大不相同。也许,他们春风得意金榜题名之后,也会遇到一个骆远航,眼前,也许就是他们的未来。

    穷酸文士的这一翻激愤的话,和着杨大娘子撕心裂肺的哭声,听的在场的士子,几乎人人神情黯然。

    “这世上,仗义的不光是屠狗辈。这位姑娘,我替你出面,写份状子,再接着告,你放心,这次一定能告倒他骆远航,哪怕他搭上了更惹不得的人家,你放心!”

    一个三十岁左右,一张脸看起来棱角分明,颇有几分峥嵘之意的男子,拨开众人挤出来,站到杨大娘子面前。

    杨大娘子泪眼滂沱的仰头看着他。

    那男子站在杨大娘子身前,却没看杨大娘子,昂着头,环顾着四周,语调激昂,“两年前,杨承志杨县令的长女,这位杨大娘子,一张血泪之状递进衙门时,我当时游学京城,只听的看的热泪不能自抑。

    这位杨大娘子,虽说寒门,却也是世代清清白白的读书世家,就因为父亲过于出类拔萃,却流落到倚门卖笑,以养幼弟的凄惨境地,这是何等样惨事!”

    杨大娘子听他说到从前,那些暗无天日的过往涌上心头,再一次痛哭失声。

    “我等寒门子弟,自幼没有名师指点,没有父兄长辈提携依靠,更有甚者,还要为暖饱忧心,一路行来,何其艰难!

    中个秀才,比那些权贵极富之家的子弟,艰难十倍,到举人,就艰难百倍,至于进士,那不光是艰难,还要看命,看运。寒门之中,出一个进士,何其艰难,何共难得!”

    男子眼里泪光闪闪,“我等以为,中了进士,就如鱼跃龙门,从此人生大不一样,可是,真是这样吗?

    你我之间,必定有不少,象杨县令这样,天资纵横,积了几世之福,有命有运,前半生致力于学问,一朝中举,满腔抱负,只想着为国为民,鞠躬尽瘁,却偏偏成了那些视国如蔽履,视民如粪土的权贵的眼中钉,成了他们捞钱谋官的绊脚石,举手杀而后快!

    天资纵横又如何?半生苦读又如何?天子门生又如何?都抵不过他骆远航一个贪字,一只狠手!

    那年我看了杨县令一案,从头看到了尾,那案子,明明白白清清楚楚,杨县令是被他们害死的,因为那几千亩新淤出来的良田,一条人命,一个进士,比不过几千两银子。

    可他们世代权贵,身边手下,帮凶无数,恶犬如云,偏偏就能做的天衣无缝,将一条人命抹的全无痕迹,将一家子逼入死地,还能往杨县令身上倒扣一桶污水,说杨县令渎职有罪!冤死的杨县令,死后,连个清白名声都没有!

    这天下,还有公道吗?还有个理字吗?”

    男子简直是声声怒吼了。

    “那天我胸口如堵石块,辗转不能眠。这不是杨县令的冤,这是我等寒门子弟的冤!今天的杨县令,就是我等的明天!

    那天,我发了誓言,要为杨县令,为我等寒门子弟,查一个公道、讨一个公道回来,这几年,我走遍了那骆远航就职过的州县,象杨县令这样的惨案,不只一起,不只三五起!他搜刮的民脂民膏,以数十万、数百万计!

    上个月我刚刚回到京城,老天是长着眼的,天理公道还在我们头顶上,今天我就碰到了杨家大娘子,还有这只龟。”

    男子转个身,冲杨大娘子深揖到底,“大娘子,您这案子,在下愿粉身碎骨,替令尊求个公道!”

    杨大娘子看着男子,哭的说不出话。

    笼子里的那只龟,慢慢探出头,一点一点爬出笼子,往池子中间游过去,很快没入了池水是。

    周围先是静的落针可闻,接着一片哄然,喧嚣震天。

    这真是杨县令显灵了啊!

    黄府尹和吴推官一身臭汗赶到迎祥池……确切的说,离迎祥池还有一段路,迎面就撞上了杨大娘子那支浩浩荡荡的告状队伍。

    那个男子手里举着张长长的状纸,昂然走在最前,紧跟在男子后面的,是一边走一边痛哭的杨大娘子,和扶着杨大娘子的杨婆子。

    三人后面,中间是一群神情激愤的士子,士子外围和后面,跟了无数看热闹的京城闲人。

    这一天,京城的闲人们看热闹看的饱饱的。

    这一天的热闹,源源不断的报到江延世面前,江延世听的微微冷笑,她是要用这些连绵不断的小手段,一点点挑出大事,再造成声势,这份心计,和这份控局的本事实在难得。

    他不喜欢这样的小手段,再多再好的小手段,也敌不过雷霆一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