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燕藏雪 > 238 皇上很急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释名》曰:“党,所也,在山上其所最高,故曰上党也。”上党地势高险,自古为战略要地之地,境内主要有长治盆地、晋城盆地两块盆地。其实主要位于现在的长治市,不过这个长治名字是在嘉靖年间才得名于,取长治久安之意。

    上党还是神话的故乡,神农尝草、女娲补天、羿射九日、精卫填海,这一篇篇奠定中华文明基础的社话传说,折射出长治古代文明的源远流长,印证着上党历史文化的博大久远。

    吃完了热腾腾的羊汤,聊的也非常的开心,所以对接下来的行程非常的顺利。第二日很快的到了险峻的壶关,贺六浑居然见到了自己的老兄弟卢长贵。大喜过望,这家伙居然被皇上派到壶关来镇守。同时还有侯莫陈,以及那些留守在京城洛阳的部队。

    一见面卢长贵就哇啦哇啦大叫:“大哥,你现在对我真的不能这样啊。”  就像一个怨妇一般哭哭闹闹的,一来就抱住贺六浑。

    贺若敦很嫌弃的看了他一眼说道:“一哭二闹三上吊,你卢长贵什么时候学会这些东西了?”然后嘴巴鄙夷的歪了歪。

    贺六浑当然也被吓了一大跳。“你松手你松手,你到底是要干嘛呢?“这鼻涕眼泪一把的擦在我的肩膀上,太难看了吧。

    “谁叫你不带我们去的,把我们留在洛阳。”卢长贵当然一肚子意见。这错过了多少好事啊,而且这是多么重要的,立功的机会自己都错过了。尤其是人生当中难得一见的滏口大战,这么大的场面自己也没有参与。真的是越想越难过。

    “不知道谁当时想留在洛阳,说这里多好多好的。”贺若敦就是喜欢怼这个家伙。原来的时候是侯景来负责怼卢长贵,现在轮到他了。

    卢长贵哑了。

    当时的确他自己不想留在洛阳,但是因为需要,必须要留一部分人。而卢长贵乡下人进城,见到洛阳之后腿就抬不动了。所以勉勉强强的就留在了洛阳,成为洛阳城护守士兵的一部分。

    “反正我不管大哥,以后不管你走到哪里,我都必须要跟到哪里。现在我错过了这么好的立功的机会,以后到哪里再去找啊。”卢长贵开始耍赖皮了。

    花弧哈哈哈笑到:“说的也是哦,以后长贵你离开我的级别会越来越远了。这一次我们参与滏口大战的人,每个人至少要官升一级。侯爷或许都会变成国公爷了。我说不定也能拿到一个爵位来玩玩,你就惨了。”

    看来卢长贵这个人实在是不得人缘,只要他一落难谁都往下踩呀。

    贺若敦继续加上一脚:“好像这次大战之后论功我应该就会跟他差不多级别了吧。”一向以来卢长贵都感觉自己进步得比较慢,特别在意面子,特别在意官职。现在更是被贺若敦都追上了,自己心里受不了。

    于是乎,卢长贵的脸垮得更厉害了,幽怨的眼神看着贺六浑。

    “好了好了,我答应我答应啊,以后再也不把你给安排到其他地方去了。”贺六浑实在受不了这个眼神,都差点要呕出来了。

    “大哥既然答应了,那就要说话算话呀。为了回报你,我现在先提前告诉你一个消息,你自己先做好准备。”卢长贵脸比小孩子还转得快,马上又开始笑嘻嘻了。

    “什么消息啊?”花弧显得非常的关心。

    卢长贵一看见是花狐在问,就马上打哈哈说道:“没有什么,没有什么了,就是借点钱的问题了。”

    切,一大伙人立马就分开了。

    “大哥,你这次回去要小心哦。”看见所有人都走了,卢长贵神秘兮兮的凑到贺六浑耳朵边说道。

    贺六浑心里突然一跳,问道:“到底怎么啦?快点说,有屁快放啊。”

    卢长贵笑嘻嘻的说道:“嫂子就在上党。”

    贺六浑听到这个就哈哈大笑:“那也就是说我那个小家伙也在上党了。”

    卢长贵点点头。

    贺六浑现在真的是非常非常开心,反过来狠狠的搂抱了一下卢长贵。自己就要见到自己那个还不知道长多大的小家伙,那是什么程度的一种开心?现在他感觉卢长贵那张马脸都好看的很多,真的是人逢喜事精神爽。

    这个时候司马子如走了,过来汇报道:“侯爷,我们接下来是在壶关呆一天还是继续走?”

    “不用留了,我们继续赶路。”贺六浑现在归心似箭了,特别想去看一下自己那个可爱的宝贝,当然还有自己非常非常好的老婆。

    “那现在我们就差不多准备动身吧。”司马子如拉着贺六浑走了。

    卢长贵就这样愣在这里。老天爷啊,我还有话没说呢,我最重要的话都没说呢。好吧好吧,谁叫你不带我去滏口,你自己回到上党再来一次滏口大战吧。

    接下去的路显得非常的漫长。贺六浑已经迫不及待的就想飞到上党,卢长贵带来的这个消息实在是太美妙了。特别是在经历了生死大战之后,能够这么快的就见到自己的妻儿,那绝对是人生当中最幸福的事情。

    其实这一段路已经非常近了,差不多就是六七十里。骑兵的冲锋大概也就是一个时辰,但是大队人马来走还是比较好拖沓。贺六浑也不可能走的那么快,自己一个人向前跑。毕竟自己还是领队主管,更何况后面还有一辆囚车。

    当然,他也更不可能发现这个队伍里面有两个人心情非常的郁闷。一个就是花弧。自从卢长贵说出了这个消息之后,他就陡然间陷入了一种迷茫当中,反正就没有过笑脸。第二个人当然是木华数。现在变成了一个可有可无的人物,带着200人跟着大队伍的后面。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样去面对自己的主子。现在他能做到的事情就是要确保葛荣不再出任何问题。

    还没有进入上党城,贺六浑就已经感觉到这座城市完全不一样。主要是人实在是太多了。这个地方自己是曾经来过的,因为几次去洛阳都经过这里。但是这一次的时候他发现,城市的外面,突然间变出了一座外城。大量的居民居住在这里,原来这些人都是跟过来逃难的人群。

    而且更想不到的是大量的人聚集在外城,人山人海。这么多人聚集在一起是想干什么?

    正想着呢,迎面而来的一支队伍,领头的人物居然是中尉元匡。

    的的确确也很久没有见到这个老大人了,看见他的时候,感觉到非常的亲切。贺六浑主动的翻鞍下马,赶紧拜见。

    元匡年纪也的确大了。他是一直以来都把贺六浑当作自己的侄子一样看待,但是非常高兴有这样一个人物成为自己的晚辈。想起来在洛阳的点点滴滴,更觉得自己没有看错人。特别是贺六浑一看见他就赶紧下马拜见,更觉得心里非常的舒服。

    老人家颤巍巍的下马,来到贺六浑的面前,想按照常理见礼。按照规矩,两个人的级别差不多了,当然是拱手施礼,作揖就可以了。却没有想到贺六浑愣是硬生生的趴在地上磕了三个响头,然后自己主动的站了起来。

    “贺侯爷,你这是折杀老夫啊,你要害老夫现于不义呀。”元匡一边高兴,又一边有点恐慌。高兴的是这个家伙的的确确把自己当做自己人,那么恭敬有礼。恐慌的是这个家伙的爵位已经非常高,这样对自己磕头传出去的时候那就麻烦了,更何况自己是代表皇帝来迎接他的,更是要注重礼仪。

    “我可从来都是把您当做我的长辈。现在这三个头,就是晚辈离家太久,所以给您能理解请安的。”贺六浑站起来笑嘻嘻的说道,继续问道:“老人家身体一向可好?”

    贺六浑之所以这样做是有道理的,因为自己在最卑微的时候,老人家对自己就是给力扶持。特别是自己结婚的时候,老人家亲自来到武川给自己做证婚人。对于这样的一个,又忠诚又正直,而且又对待自己非常贴心的人,那就是自己怎么样卑微都无所谓。

    “老夫真的是愧不敢当呢,不过现在见到侯爷得胜归来,实在是老怀宽慰,非常的开心。”元匡的确现在也是很激动。

    “那都是托皇上和晋王的洪福。小子,我就是跟着打个酱油罢了。”贺六浑和老人家说话从来都是这样笑嘻嘻的。

    “打个酱油什么意思啊?”元匡有点糊涂。

    “就是跟着后面打下手,玩一下就行了。”贺六浑一下子说漏了嘴,赶紧随口胡诌。

    “胡说八道,晋王的报捷信里面都已经把你夸了一大通。所以皇上派我来迎接你,叫你赶紧先完成献俘大礼,然后去皇宫和皇上以及众位大臣说一说整个的经过。现在上党城里都已经欢呼雀跃,从前天收到献捷之书之后,大家伙都已经狂欢庆祝了好几天,现在就等着你回来呢。“元匡这下子解释清楚了,手上还有一张帛书。原来门口这么多的人都是来欢迎自己的。

    献俘大礼,还有献捷之书啊,早就到了?原来大魏以“露布”发表战胜消息。每当攻战克捷,欲使天下遍知,便以 漆竿上张缣帛,写上捷报。这种办法后来被广泛采用,露布就成为“布于四 海,露之耳目”的“献捷之书”。

    贺六浑赶紧吩咐司马子如:“赶紧去叫兄弟们把盔甲擦亮一点,把衣服都整理整理,现在我们要进城了。千万别丢我的脸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