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傲世尘途 > 第一千二百九十七章 尸骸

第一千二百九十七章 尸骸

 热门推荐: 卡徒异世龙蛇神庭武神择天记大主宰完美世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一片荒芜白原之上,伫立着千万个晶莹剔透的神秘白晶,散发出淡淡的诡异气息,走近一看,便会惊奇的发现,在这神秘白晶的内部,赫然封锁着一名肤色洁白似雪的人类,抑或是尸体,这,便是逆流之地的四大势力之一,月尸族,生息在月之结晶内的一族,神秘且凶悍。

    作为逆流之地四大势力,论个体实力,月尸族优于白骨帝国,劣于枯魂冢,数量上也只有万余人,和白骨帝国,枯魂冢形成一个完美的正反比。

    而从彼此的立场来看,四大势力虽然相互之间不甚来往,总体上来说,月尸族和白骨帝国的关系,要比和枯魂冢还有魔暗森林更好。

    因为两者曾经都是在同一个人手下做事,既是同僚,也是并肩作战的战友,感情还算不错。

    在风尘和白骨公主离开白骨帝国后不久,白骨帝王便很快就跟随两人的步伐,离开了白骨帝国,只是前进的方向,却和风尘二人迥乎不同,是朝着月尸族的方向走来的,因为实力强横,虽然月尸族从地理位置上来说,要比枯魂冢更远,白骨帝王抵达月尸族的时间,却要早了许多。

    大抵就在风尘二人遇上黑暗漩涡的时候,白骨帝王刚刚抵达月尸族领地,准备进入。

    “你来做甚?”几乎可以说是长驱直入,仅仅在月尸族领地的边缘,接受了一抹银白色光辉的洗礼后,白骨帝王便得到了放行,直接走到了月尸族领地的中央地带,也是他此行的目标,月尸族族长尸骸(这是名字)的面前,轻轻在那神秘白晶上敲了几下后,安放在其中的尸骸,也在神秘白晶的逐渐崩溃中,旋即睁开了眼睛,略有丝不满的瞪了一眼白骨帝王,说道。

    这是一位长相剽悍,皮肤却异常白皙的壮汉,豹眼鹰须,彪悍中,却带着一丝英武不凡。

    白骨帝王和尸骸,并非老死不相往来,大约每过百年时间,趁着神秘白晶的更换期间,白骨帝王都会来探访尸骸,两人寻个地方酌酒洽谈一番后,再回到各自的领地,周而复始。

    上一次白骨帝王探访尸骸,也不过就是十年前的事情,神秘白晶的力量才刚刚能被尸骸吸收一二,就被白骨帝王上门打扰,还因此报废了一块神秘白晶,哪怕知道白骨帝王此行肯定有些不寻常的事情要找自己,尸骸还是有点不爽,但这份不爽很快就被白骨帝王带来的消息冲淡。

    “预言中的那个人已经出现,从那个人的身上,我感觉到无比熟悉的气息。”白骨帝王道。

    “那个人在哪里?!”尸骸脸色一惊,旋即问道。

    “他去枯魂冢了。”白骨帝王坦言道。

    “去枯魂冢?你放着他去枯魂冢做什么,要是天泉佰河那家伙发现了他就是预言之人,带着魔暗狂神直接回去了,我们又该怎么办?”尸骸一脸焦急道。

    他天生就是个急性子,哪怕成为了月尸族后,常年封存在神秘白晶中,这种性格也没有半点变化,实在是和他那强横的修为不成正比。

    “既然预言是洛大师直接告诉本王的,那么本王自然不可能和预言毫无关系,就算人在他们手上,也不会影响什么。如果我猜测的没错,想要离开逆流之地,说不定需要我们四大势力联手,才有可能办到。”白骨帝王老神在在道。

    “但你也不能直接把人送到他们手里面去啊,万一他们跟我们谈什么条件呢?”

    尸骸还是不敢轻易放心,或许在逆流之地待了数万年,许多的仇恨和对立也不复存在,可在尸骸的眼中,那几乎就是昨日之事,比任何人都要记得清楚深刻。

    “放心,为了避免这种情况出现,本王特意将勒骨索给了那个人,还让小女跟随他一同前往,除非天泉佰河疯了,否则不敢动什么花样的。而且,依照那个人的意愿,他最后必然会来月尸族一趟,我们只要在这里等着,自然可以等到他们到来。”白骨帝王一副智珠在握的模样。

    “你女儿和勒骨索?你可真舍得,就不怕全都赔进去吗?”尸骸闻言终于放松了下来。

    其他人或许不清楚这两样东西的可怕,可他作为白骨帝王唯一的倾诉对象,如何不知道?

    “那你来找我到底是为了什么?在这里布置好陷阱,以逸待劳?”尸骸很快又询问道。

    “不,是关于其他事情。”白骨帝王摇了摇头。

    “本王刚才不是告诉你了吗?那个人身上,有着无比熟悉的气息,你知道我从那个人身上,感受到了哪些人的气息吗?”白骨帝王神秘道。

    “我怎么会知道你从那个人身上感受到了哪个。。。等等,你刚才说的,好像是哪些人吧?难道,你从那个预言之人的身上,感受到了不止一股熟悉的气息?!”尸骸突然震惊道。

    他和白骨帝王是什么人?数万年前就已经死去的修者,现在白骨帝王居然在预言之人的身上,感受到了数股熟悉的气息,那岂不是意味着,这个预言之人,和数万年前他们所熟识的某些人,有着莫大的关系?那么,能够留下如此清晰气息的人,又都会是哪些了不得的人物?

    心中涌现了几个答案,可尸骸却有点不太敢说出口了,因为不论哪一个,都是那样的重磅。

    “风?m,夜凝香,还有我们侍奉的那位大人,甚至于,还有一些我们熟悉之人的气息,都能够从那个预言之人的身上找到。此外,那个预言之人的容貌也经过了伪装,因为是重塑之力改造的容貌,本王虽然无法看破其真实面目,也能大概的感觉出一些端倪。那个预言之人的名字,叫做风尘,他的面貌,似乎也和当年的那个风?m,一模一样!”白骨帝王一字一句地说着,句句将尸骸这位堂堂月尸族,二鞭执掌境强者震惊得说不出话来。

    不论是尸骸,还是白骨帝王,都能从这些蛛丝马迹中,察觉到什么。

    仿佛有一场惊天大局,围绕着那个预言之人展开,参与者,个个都让人惊震。

    “难道,当年的一战,大人并没有彻底的毁灭风?m,竟然让他找到了复活的可能?”尸骸很快就想到了一种可能。

    作为月尸族的族长,本身就有涉及到复活能力的边缘,能够想到这一点并不奇怪。

    不如说,整个逆流之地的存在,本身就是复活的一种表现,自然不会奇怪什么。

    “或许吧。”白骨帝王摇了摇头,他也有这样的猜测,却不敢轻易确定。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们还等什么,你也是犯浑,竟然把他直接丢给了天泉佰河那个家伙,要是他们也发现了这一点,我们再想杀了他,不就麻烦了吗?”尸骸埋怨道。

    知道风尘可能是风?m的复生后,顾不上风尘是预言之中,能够让他们离开逆流之地的那个人,竟然想着将风尘镇杀在逆流之地。

    “这个人不能动。”白骨帝王摇了摇头,直接拒绝了尸骸的提议。

    “你这是什么意思,你难道想让当年的一战白费不成?”尸骸激动道。

    如果白骨帝王不是他并肩作战的战友,双方有着数万年的交情,就这一句话,足以让尸骸将之视作死敌。

    “你好好听本王说,虽然我几乎可以确定,他和风?m一定存在着某种关系,甚至可能就是你说的那种情况,但在他的身上,我还感觉到了大人的气息,也就是说,大人已经和他见过面了,却没有杀了他!”白骨帝王强调道。

    “你确定你没有感觉错?大人怎么可能不杀他?”尸骸不相信道。

    如果那位大人会手下留情的话,当年就不会将战火带到整个东域大陆之上,牺牲了那么多的部下,就是为了斩杀风?m,现在看到一个可能复活的风?m,却放过了他,这算什么?

    尸骸无法理解,自然不会相信。

    “本王的感觉绝对不会出错,既然事情如此扑朔迷离,也就说明肯

    定还有一些我们不知道的情况,导致大人最后没有杀死这个预言之人。此外,本王从他身上感觉到了夜凝香的气息,而且强烈程度远远要比大人浓烈,几乎和风?m的气息相若,甚至于,本王还从他身上,感受到了一丝重塑之力的规则波动,不出意外,夜凝香应该已经和他融为一体。”白骨帝王正色道。

    “这,当年要杀了他的,正是夜凝香啊!怎么可能会这样?!”尸骸已经感觉自己的脑子有点不够用了。这发生的一切,都已经超乎他的想象和判断,和所谓的常识,也背道而驰。

    “所以本王才会说,这一切都还不确定,所以我们更不能直接将那个预言之人杀害,最直接的办法,就是我们回到东域大陆后,去找大人问一个究竟。”白骨帝王说道。

    说到底,他和尸骸都是那位大人的部下,这种决策性的东西,自然还是要交给那位大人来决定。以前是没有办法,人都已经不在那位大人身边,想要询问也不知道怎么询问,可若是能够回到东域大陆,一切自然要按照过去的模样进行。

    “也只有这样了,那我们具体应该怎么做?”尸骸点头道。

    说了这么多,尸骸也大概知道了事情的重要性,可究竟要怎么做,却还是一头雾水。

    “不出意外,天泉佰河一定能够发现预言之人和风?m之间的关系,也必然会站在守护他的立场上,并且参与到回归东域大陆之事上,在这件事情上,我们四方可以算是勉强的合作关系,没有必要互相攻讦拖后腿,但如果回到了东域大陆,这种合作关系也将在瞬间土崩瓦解,恐怕回去的瞬间,就会演变成大战,在这个基础上,我们必须要做一些准备才行。”白骨帝王道。

    “什么准备?”尸骸一头雾水。

    他到现在连究竟事情会怎么发展都不知道,更不要说去思考怎么应对将来的麻烦了。

    “能够在回归东域大陆后,立刻将其斩杀的准备!”白骨帝王狠厉道。

    看着白骨帝王那阴狠的眼神,联系到月尸族的某个特性后,尸骸隐约察觉到,白骨帝王的准备,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不由色变道:“你真的要做到这种地步吗?是不是有点太狠了?”

    到这一刻,尸骸才终于明白过来,白骨帝王为何要特意跑到月尸族来告诉他这些事情。

    因为白骨帝王计划中的一部分,必须要在月尸族的领地上,才能够执行,否则便是空话。

    要知道,他们要对付的,可是和他们两个一样强悍的二鞭执掌境啊,如果不使用一些特殊手段,用正常的战斗拼胜负,那恐怕拼个十年八年,都不一定能够决出胜负来。一旦在东域大陆展开战斗,很有可能胜负未分,整个东域大陆就被几人战斗的余波彻底摧毁,不成模样。

    “呵呵,刚才你可不是这种态度,怎么,真要下手,反而心软了不成?”白骨帝王冷笑道。

    “心软?我只是心疼即将牺牲的族人,和你的子民而已,唉,算了,早晚都要一死,能够死得有点用处,也算是他们的贡献了。”尸骸摇头道。

    他虽然是个急性子,却没有白骨帝王这般阴毒,如果不是这次事关重大的话,他是如何也不会同意白骨帝王的建议,那实在太狠毒了。

    “。。。等等,你该不会已经准备好你那边的那份了吧?”见白骨帝王没有离去的打算,尸骸想到了一种让他震颤的可能,看向白骨帝王的眼神中,更多了几分忌惮和恐惧。

    这样一个还不敢确定计划是否能够得到他人同意,就已经下手的家伙,就算是战友,那也未免太过恐怖了。

    “我突然很好奇,如果我不打算帮你的话,你要如何收场?”尸骸没来由的问了一句。

    而他得到的答案,却仅仅只是白骨帝王那一张死人骷髅脸的阴森笑容。

    战栗的齿间,仿佛漏出了某些代表了世间极恶的气息。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