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太上九清天 > 第二百一十四章 上京太平,月黄昏

第二百一十四章 上京太平,月黄昏

        第二百一十四章上京太平,月黄昏

        昨夜的梦稍许有些沉重。

        就仿佛是经历了第二遍的人生一样。

        而且关于梦中的记忆并没有如从前那般被他淡忘,反倒是越发深刻。

        甚至越是思考,就越有一种梦中是真实,而如今反倒是活在梦中的感觉,这让方士感到害怕,因为以前从来都没有这种感觉,与小白朝夕相处之间,他自认为已经不会再受到任何幻术的蛊惑,也辨认得出什么是真实,什么是幻境。

        但这一回不同。

        这一回他知道自己身处梦境中,但却唯独生出真实的感觉。

        而且随着在梦中的时间越来越长久,他也感觉到冥冥之中有某种危险靠近。

        至于究竟有什么危险,却是说不清,也道不明。

        如今他只想安静地在上京里好好住上一段时间,感受以下当年曾经憧憬的地方究竟是一个什么好地方,也算是了却了曾经心里的一点执念。

        当年的方士对未能成为朝堂中的一份子有一些遗憾。

        现在身处其中,虽说不能再次为官,但也想感受一下个中气氛。

        而且还有一件事情,让他……

        原本今天是打算继续在上京逛一圈的。

        只是计划赶不上变化,高升竟是在昨天夜里病倒了。

        似乎是喝了太多的酒,又在夜里行走的时候不慎跌入湖中,染上了风寒。

        整个将军府都开始忙碌了起来,除了两人。

        “方叔,实在是抱歉……”

        “不用说其他的了,快带我去见他。”

        “可是方叔,爹染上的风寒……您怕是也会不慎沾染上……”

        “无妨,我好歹也算是个大夫。”

        听闻高升病倒了的时候,方士便急切地想要去见他。

        只是高升的孩子高阳却有些犹豫。

        一直紧跟在他的身侧,试图阻止方士。

        “家里已经请了朝堂中最好的御医,不劳烦方叔……”

        “高阳!”方士一声怒喝。

        顿时身侧的高阳身子猛地一震,一双眼睛闪躲着低了下去。

        停下了脚步。

        方士皱着眉,他觉得方才自己的行为有些过火了。

        但既然已经做了,便也只好继续下去。

        反正对他来说,也不过是在上京待上一小段时间而已。

        “……你去忙吧,我已经知道高兄在何处了。”

        “是,方叔。”

        高阳的头埋得更低了。

        甚至连声音都也有些听不清楚。

        只是现在也顾不得其他。

        方士是真的没有想到在夜里会发生那种事情。

        也没想到一切的因果起源,竟是全都源自于他。

        “若真的是这样……”方士的面色渐渐变得惨白,脚步越发急促,“若真的是这样,我方士又该如何过意得去,我……”

        “高兄……”

        ……

        见到高升的时候,他正躺在一张硕大的木床上。

        一边还坐着个看上去老迈的老人,伸手搭在高升的手腕上。

        老人时而沉吟,时而咂舌。

        只是就这样过去许久,都不曾说出个所以然来。

        方士走入房间的瞬间,便被一旁的兵士提醒着千万莫要出声。

        小心地站在不远处。

        从兵士口中得知,老人是朝堂中有名的御医。

        在他手里经手的病,就没有治不好的。

        当朝陈国国君还曾亲自赐予一块写着“妙手回春”的牌匾给他。

        只是方士却见到在床边还站着一人。

        却是小白伏着身子,两手撑着脑袋。

        四周的众人就好像没有见到她那般,对她无动于衷。

        就算接近她的人有什么动作,也都会下意识地避开她。

        过了许久,小白终于起身,朝着方士的方向做了个鬼脸,便悄然离开了房间。

        她这是在做什么?

        方士不解。

        只是心中还没有闪过多少疑惑,又听一直闭目的年迈老人轻咳一声。

        睁开了双目,不禁又一声轻叹。

        “老将军,您这不仅仅是风寒,再加上这多年来积压在体内的暗疾,怕是……”

        “怕是如何?御医尽管说便是,本将军不会怪罪于你。”

        躺在床上的高升话语中有一些沙哑。

        就是一个垂危的老人。

        明明昨天还好好的,怎的才过了一个晚上,就变成这副模样。

        这位高将军身体一直硬朗得很,御医在亲眼看了高升如今状况之后也同样是吃了一惊。

        “……怕是要花上极大的代价才能治好。”

        “呵……”

        高升的脸上看不见任何情绪波动。

        只是很平常地一声轻叹。

        倒是让那位御医有些紧张地将头低下。

        “不妨说来一听?本将军别的什么都没有,就是钱多。”

        “那便容老朽一言……”

        御医得了高升首肯,便低下头在他耳边呢喃了几句。

        高升的面色忽而变得欣喜,忽而变得焦虑。

        直到最后,那张脸上依旧没有带上任何表情。

        老人已经开始整理行装,拜别了高升。

        就算是从朝堂中请来,也不便在外面太久。

        毕竟这位老御医归根结底还是为当今君上看病的人。

        只是在临走前,还特地叮嘱了一番。

        “还请老将军这段时日莫要与人接触,这风寒若是被别人沾染上了……”

        “放心吧,本将军这段时日便待在此处,不会走动。”

        “那便好,那便好。”

        御医似乎是松了一口气。

        在回身离开房间的时候路过方士的身边,还露出一丝笑容,朝着他微微颔首。

        是一个很有礼貌的人。

        方士对这位老御医有了些好感。

        兵士守在了门外。

        而方士却留在了房间里。

        他缓步走到高升的床边,看着躺在床上的老人。

        “高兄身体觉得怎么样了?”

        “……原来是方兄来了,咳咳……倒是让方兄见笑了,如今我这幅模样倒是不能再与方兄一道逛逛这上京城……”

        “高兄莫要再说话了,好好休息。”

        方士伸手抓着高升伸出来的一只手,眼中闪过一丝复杂之色。

        高升如今这幅模样与他有着些关系。

        若非他来了上京,或许也就不会出现这一幕。

        方士心里不禁闪过这般念头。

        只是这种念头在闪过的瞬间,便被他压了下去。

        不论如何,这些都是已经发生的事情。

        “至于高兄身上的病,我会想法子的。”

        “方兄你这是说的什么话,我……咳咳,我的身体自己清楚,只要按照那御医说的开一些药就能……”

        “高兄!”

        方士忽然一声疾呼。

        声音终于是再也不能维持平时淡然的样子。

        有些颤抖地将头低了下去。

        俯身贴在高升耳边呢喃着。

        “高兄虽然看不见,但我看得清楚……高兄……你分明只有不到半个月的命数,半个月之后便要……唔!咳咳……”方士话说到一半,却是忽地面色变得惨白,随着身体简短地抽搐了一下,竟是鼻间流出些许殷红的血珠。

        “方兄你这是……”

        “无妨,有些事情说不得,说不得……”

        方士苦笑。

        他能看见一些东西的命数。

        只是看见是一回事,说出来又是另一回事了。

        当年在拥有这种力量的时候,那位守墓人便对他说过。

        眼中所见的都是天道,而天道不可说,说了便要承受天道的灾罚。

        方士这些年来从未将眼中所见说出来。

        只是今天,他终于是忍不住了。

        “但高兄应该知晓一些东西,我想让高兄知道……”

        “方兄是修道之人,果然是本事滔天……那方兄也应该知道,我可不信命。”

        高升忽地笑出了声。

        只是笑声中又夹杂了许多的咳嗽声。

        高升实在是太虚弱了。

        “高兄别激动,好好休息。”

        “这世上没有什么是花钱办不到的事情,这一点我高升到现在都不曾对此怀疑过,就算是命……只要标上价码,我都买给你看!”却是眼中带着些许疯狂之意,高升的手反过来紧紧地攥着方士的手腕,“所以不论方兄告诉我什么,都无法改变我的决定,那位御医说了我能花费代价治好自己的身体,我就一定能再活个十年八年!”

        “高兄……”

        “劳烦方兄了,这些日子便只能拜托阳儿待我招待你们了。”

        “唉……”

        高升的为人方士是清楚的。

        从前两人相隔千万里,唯一交流的途径就只有书信。

        方士却是从未想到高升会对钱有这般强烈的执念。

        现在再说什么都已经晚了,方士唯一能做的也不过是调动体内的些许紫气,护住高升的心脉。

        期待着他能够有所好转。

        同时根据他自己的观察发现,高升的身上竟是早已伤痕累累。

        无数道看不见的伤口正扩散开来,吞噬着高升的生命。

        那些伤口的密集程度简直是难以想象,甚至方士都变得有些看不懂现在躺在他面前的友人。

        在高升的身上究竟发生过什么。

        不禁如此感慨。

        命数,高升不信。

        其实方士也不相信命数。

        因为方士本人的命数,便在当年就已经消失了。

        “不知高兄需要什么药材,我可以代为寻找。”

        “其实也没什么珍贵的药材,都是一些能够用钱买的来的玩意,九龄枝、黄晶叶、白海棠……其中最难取来的还是那九龄枝,此物产自南方,上京唯有慕容家有来源,可惜这慕容家与我高家有些过节……”说到这里,高升终于是一声长叹,“这才是最难的地方啊……”

        “高兄且安心便是,总有办法的。”

        方士反手拉着高升的手。

        眼中满是愧疚。

        ……

        小白本想重新回到房间里看看高升与方士之间的状况。

        只是还没有迈开腿,却忽觉背后有人在接近。

        如今身上法术未曾解开,在普通凡人眼里,她就和空气一样。

        转身却见不远处正站着一人。

        却是高阳,高升的子嗣。

        高阳并没有朝着这边走,只是远远地看着。

        站了许久,转身便要离开。

        小白觉得那孩子行踪有些诡异,便跟了上去。

        ……

        方士觉得还是有必要和小白商量一下接下来要做的事情。

        上京中正在发生的事情姑且不提,大抵是与他没用多少关联的。

        如今他只想向小白打听一些灵草所在。

        灵草非凡人能够获得,但凡人若是获得了灵草,并且用在合适的地方,便能延年益寿,身上的伤痛病疾也能痊愈。

        很巧的是,方士又关于这些灵草的相关知识。

        只是缺少一个人向他指引出灵草所在。

        四处遍寻不到小白的身影。

        直到方士来到小白的住处,推门进去。

        发现里面仍旧不见小白的踪影。

        除了桌上放着一张信笺。

        将信笺摊开,看着上面的内容,方士不由得有些无奈。

        “真是……这都什么时候了,怎么挑这时候出去闲逛。”

        “也不知道要多久回来……”

        信笺上写着小白会在上京别处逛逛,或许会花上几天的时间。

        至于这纸上的字迹确实是出自小白本人手笔。

        所以不容置疑。

        对于小白一直以来的私自行动方士早已习惯,只是今天还是稍稍有些生气了。

        不过再小白那里得不到想要的东西,方士很快又想到了一个人。

        “他应该知晓,不过不知道会不会告诉我……”

        “说来他去了何处?”

        方士口中的“他”,正是昨天为止一直形影不离的李奕。

        不知为何,今日迟迟不见对方踪影。

        明明从昨天开始便说着方士在上京的一切行踪,他都会实时跟进。

        对方士来说,那位李奕道友便是沧澜阁用来监视来到上京的修道者的途径。

        同时李奕也应该知道方士想要知道的东西才是。

        今天忽然变得忙碌了起来。

        只是忙来忙去,终究还是一事无成。

        没有再去外面看看,因为将军府里的事情已经让方士头大。

        到最后竟是发现不仅仅是小白和李奕,连高阳都不见了踪影。

        明明躺在床上的是他的父亲,怎的就如此不上心。

        及天色渐渐地昏暗下来,夜幕降临,方士终于是疲惫不堪地倒在了床上。

        ……

        寂静的街道,灯火照映得透亮。

        有浑身被黑色长袍裹挟的影子在街道上迅速移动。

        他未曾奔跑,但只要眼睛眨一下,那黑色长袍的影子便会迅速从街道的这一头移动到另一头。

        看上去煞是诡异。

        这黑袍身影在一座三层高楼前站定,抬头用裹在黑袍之内的眼睛紧紧地盯着那高楼。

        “羽化……成仙……挡我者……死!”

        最后一个死字脱口而出的瞬间,却见他整个身影忽地如烟雾一般四散开来,化作一道道乌光涌入那三层高楼之中。

        上京的夜里已经宵禁。

        街道上寻不到一个活人,更不用说是商铺里边了。

        本该如此才是。

        但随着方才黑影以诡异的样子冲入楼中,数息后便从内爆发出一道凄厉的咆哮声。

        “该死,你违背了盟约!”

        “如今升仙大阵还未完全开启,你真当自己已经是仙人……已经能敌得过我等不成!”

        “放肆!”

        又有三道愤怒的声音从高楼中传出。

        仅仅数息。

        高楼却仿佛整个地震颤了一下。

        从里面猛地刮起一阵罡风,随着罡风不断,其中一扇紧闭的窗户徒然打开,飞出一道黑色身影。

        那身影穿着黑袍,看不清面容。

        他弯着身子,喘着粗气。

        一副疲惫不堪地样子。

        而从高楼正门走处三道身影。

        “登仙之试还未开启,混账……你是认真的吗!”

        “挡我者……死!”

        黑影重复着先前的四个字。

        一眨眼的功夫,却是再次出现在三道身影近前。

        朝着其中一个身影挥动手掌。

        风起,带着阴厉的气息。

        “找死!”一道清亮的女声响起。

        却见无数道白光蓦地从三人脚下升起,化作一道道锁链将面前黑影紧紧地缚住。

        黑影发出一阵张狂笑声。

        竟是再次身躯化作一道道乌光,四散开来。

        这一回乌光没有接触那三道身影,反倒是直接飞走了。

        只是那道声音依旧在四周回荡着。

        “羽化……升仙……”

        “挡我者……死!”

        瘦小的身影向前一步,四处张望着。

        至于后二人却站在原地。

        “无忧,你如何看?”瘦小身影问道。

        “还能怎么看,人家都惹到我们头上来了,难道就这样忍着?”

        唤作无忧的人冷笑一声。

        浑身再次充斥着杀意。

        恋星只是摇头。

        “那个人你应该也记得,是六人中的另一个……唯有他,我看不透。”

        “看不透又如何,只有死人才看得最透彻!”

        “……你说的也对,回去重新商量一下如何对付……何方宵小在此窥视,还不速速现出原形!”

        话还未说完,恋星忽然话锋一转。

        她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只是袖袍微微一颤。

        却见三道白色寒芒从袖口中甩出,灵巧地朝着某一个方向飞去。

        只是未过多时,三道白色寒芒又回来了,上边还带着一些血迹。

        “……逃走了。”恋星有些不甘地冷哼一声。

        “恋星,方才是何人监视?”问话的却是另一个女子身材的蒙面人。

        “谁知道呢,不过不是被悬赏的人……这却是肯定的,那些正统的修道者看不上我们这种投机取巧的本事,怕是来暗中监视的也说不定。”恋星淡淡地说道。

        在她手中,三根银针上还沾着一些血迹。

        终究还是伤到人了。

  https://www.65ws.com/a/82/82739/4683342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