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太上九清天 > 第一百九十七章 妖影重重,风波起

第一百九十七章 妖影重重,风波起

        永远也不要试图去理解失道者的行动逻辑。

        因为他们的行动本就没有任何规则可言。

        或许在他们自己的眼里所做的一切都是出于本心。

        但他们的心却是早已经乱了。

        就好比现在的老道士。

        正一脸严肃地站在自称是闭关之所的房舍内。

        在他面前站着两人。

        却是方士与小白。

        “今日发生之事实属突然,我长桓观居然会碰上这种事情……实在是不能忍了!”

        “所以师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一大早地连吐纳都还没有完成,方士便被自己的师兄守阳拉到了这里。

        顺带还将小白也带了过来。

        然后守阳师兄就变成了老道士。

        老道士只是一个劲地叹气,说着一些听上去严肃的话语,但仔细想想后却发现,老道士除了感叹之外再也没有说起任何有用的事情。

        究竟发生了什么?

        到底有多严重?

        一概未说。

        “若是老前辈没有什么要事的话,我便不做停留了。”

        一侧小白轻笑着。

        没有任何责怪老道士故意拖延时间的意思。

        只是在暗示若是再不说出来,便要离开。

        但老道士却扭扭捏捏地一点也不干脆。

        方士见状却是轻咳一声。

        “师尊若是不方便说出口,那便不用说了,弟子可以先去修炼……等师尊什么时候愿意说了再叫我一声。”

        “等等!”眼看着方士要转身离开,老道士终于大呼一声,将他给叫住,“年轻人怎的一点也不知道稳重,日后难成大器!”

        “师尊要说了?”

        “这个嘛……”

        “弟子告辞。”

        “吾徒,本座是来给你安排今后修炼任务的。”老道士冷冷地说道,却是已经坐到了蒲团上边,“修道嘛,终究还是需要在凡尘中走一遭的,凡尘可窥大道……所以本座计划让吾徒可以在山下的小镇里历练一番,就比如……先给本座挣个几十万两白银如何?”

        “师尊看来是还没有睡醒,不若先闭关一段时间如何?”

        方士冷笑。

        如此态度实在是他觉得对方在故意刁难。

        在山下历练还好说,挣个几十万两……那还不如直接去抢钱来得实惠。

        这老道士想钱想疯了吧。

        不禁感叹。

        “胡闹!”

        只是老道士脸上的认真表情看上去又不像是在开玩笑。

        却是振振有词。

        “本座让徒弟做的任何一件事情都有其道理,比如说……对了,钱财乃是凡尘中重要之物,唯有知晓如何获得,才能知晓何谓凡心,知晓了凡心,才能窥得大道。”

        “可弟子这些天还要修炼法术,无暇分心再作他用。”

        “吾徒莫要谦虚,你的能力本座还是了解的,那么事情就这么定了。”老道士未曾给方士任何可以反驳的机会,却是直接决定了日后方士的计划,“为师与你保证,就算是在山下也一定有精力修炼,甚至在凡尘有了感悟能更快地触及大道。”

        “可是师尊,弟子不愿……”

        “不愿什么?”

        方士还想再争取一下自己的意愿。

        但话还没有完全说出口,老道士却是面色一板。

        霎时一股可以感觉得到的冷冽气息充斥整个房舍。

        原本老道士这般言语,让方士对其心中地位降到了最低点。

        但现在被那股气息震慑到,才回想起来一件事情。

        这老道士的道行高深。

        就算是看上去老迈,也掩盖不了其真实的实力。

        而且老道士会的法术具有一定的杀伤力。

        却是面色微变。

        原本要说出来的话也变得说不出口。

        “这……师尊,弟子……”

        “吾徒,可有什么不满?”

        “……没有,既然师尊这样说了,弟子定然竭尽全力在山下历练。”

        “多锻炼也好,本座这都是为了你好啊……”正说着,却是身上的凌冽气息消散无踪,脸上也露出了久违的笑容,“另外本座还有一件小事要告诉你们,其实已经和吾徒无关了,但还是说一下的比较好……”

        老道士微微颔首。

        似乎在想着什么。

        最终还是轻叹一声。

        一双眼睛灼灼地看着方士,“长桓观又死了一个人,还是外门弟子……这外门弟子叫什么来着,不管了……总之那沧海月又开始行凶了,这一回没有和前几次那样一个月动一次手,实在是蹊跷,所以这些时间里吾徒也要多加小心,切莫着了道。”

        “师尊应该……会保护我的吧?”

        方士轻笑着。

        虽然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稍稍有些惊讶,同时也觉得这老道士有些本末倒置了。

        关乎自己性命的事情才是头等大事吧,怎的到了他嘴里倒是变成一件小事。

        但老道士却是摇头。

        脸上的笑容不减。

        “吾徒不需要担心,身边不是还有个手段了得的小姑娘嘛,安全问题根本就不是问题。”

        “可是师尊为什么……”

        “这段时间本座要去外出访友,长桓观里发生了那么大乱子,自然是不能继续留在此处任由事态发展,本座会去请几个帮手来,共同商讨对策。”

        闻言方士微微颔首。

        但随即想来,却是心里暗道不妙。

        若是说老道士要外出,岂不是到时候长桓观里只剩下了他一人?

        就算小白能保护得了他。

        但如果此番小白都护不得他周全了呢?

        老道士只说小白定然能护他周全。

        又是如何保证?

        “行了,吾徒速去收拾行囊,下山修炼去罢!”未等多想几时,老道士便朝着方士挥了挥手,示意他离开,看样子还有些不耐烦,不大愿意方士待在此处太久,“记住了啊,本座给你三年时间,三年时间里赚取白银十万两对修道者来说,应该不难吧。”

        “可是师尊……”

        今天似乎是触了什么眉头。

        每当方士想要说一些话的时候,都会被莫名其妙地打断。

        这次也是一样。

        未等他说完,却是忽地眼前一阵恍惚。

        回过神来的时候,却发现自已经站在了房舍之外。

        一切都正常,身边唯独不见了小白。

        那小丫头又去了哪里?

        看着那扇大门,却想着她会不会还在里面没有出来。

        正想着再进去瞧瞧。

        那扇门已经被人从里面打开。

        一袭白裙的小白从里面走了出来,脸上似乎还有些凝重。

        “方兄还不打算去收拾东西吗?”却是反过来问着方士,说话间已经走到他的近前,“方兄且安心,虽然与那老前辈没有什么关系,但我一定会保护好方兄的,不必担心去了山下会有什么危险,自然方兄到了山下之后,也切记在赚取了十万两之前不得上山。”

        “什……”

        闻言方士面色微变。

        看着小白的表情,半刻后却是恍然。

        拉起她的手便一路朝着住处走。

        一路上什么话也没有说。

        小白也任由方士拉着。

        没有任何抵抗。

        也不说话。

        直到回了住处,方士终于长舒一口气。

        “说吧小白道友……那老……师尊究竟打的什么算盘?”

        “方兄在说什么呢,我可什么都不知道。”

        小白的脸上笑容不减。

        已经在椅子上坐下,翘着二郎腿。

        这与她之前的气质稍稍有些不相称。

        方士也没有管那么多,重重地咳嗽了一声。

        “还请小白道友明言,师尊不应该是会突然做出那种打算的人,让我下山历练这种事情若是没有万分准备,又如何……”

        “方兄还想要什么准备?”

        “就算是真的要赚钱,最简单的食宿,以及赚钱需要的铺子又从何而来?”

        “这个嘛……”小白沉吟片刻,呢喃着,“那老前辈说了,这些东西都让你自己一个人想去,反正是修道者嘛,若是连个住处都寻不到,连个吃上饭的方法都没有,又谈何的修道……这些可都是原话,老前辈亲口和我说的,让方兄在万一问起这些后由我转达一下。”

        老道士够狠。

        方士心里霎时一股无名火升起。

        只是还未等发作,便已经被他自己给压了下去。

        就算生气又能如何呢?

        对方可是他的师尊。

        而且实力还比他高出不止一倍。

        想了许久,他还是决定姑且听了那老道士所言。

        只是在山下城镇里住而已。

        每日修炼的时间或许会缩短,但短时间内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至于督促那位外门弟子的修炼……反正也没有真正教他什么法术,接下来一段时间里让他照着继续修炼便是。

        这般想着,心里的一些困扰也解开了。

        “说来有一件事情我有些兴趣。”

        “小白道友又见到了什么有趣的东西吗?”

        “是呀,其实方兄待会儿下山的时候也能见到……”

        ……

        稍事整理,原本还想寻那外门弟子穆刑交代几句,但寻不到人,也终于下了山。

        方士也终于知道了小白之前说的究竟是什么意思。

        原本来长桓山的人就很多。

        就算发生了命案,当天的人流量也未曾减少多少。

        因为死去的只是一个普通外门弟子。

        而死因老道士也说的很详细。

        是因为修炼出了岔子。

        但今天死去的外门弟子却有些不同。

        就死在山门后的宽阔广场上。

        刑部房的人在清理现场。

        四周早已没有了看客……估计也不会有人敢看这种东西。

        若说昨天的尸体是被烧得辨认不出模样。

        今天却是直接被人给开膛破肚。

        一地的殷红,不忍直视。

        “……那老道士简直是坑!”方士不禁低声咒骂着,“这哪里是什么小事,都死人了,还死得那么惨……”

        “难怪那老道士要让我下山赚钱……”

        才第二天而已,又死了一个人。

        天知道下一个死的人会是谁。

        或许哪天就把自己的小命搭上。

        没有人愿意拿自己的命开玩笑。

        今日之事后,或许长桓观的名声还在,但也肯定不会如之前那般鼎盛。

        “对了方兄,那老前辈还说,钱得留着,回来的时候要查收。”

        “这老道士掉钱眼子里了吧!怎的这种人都能修炼到如此境界!”

        方士的一番怒骂,倒是让一侧小白笑出了声。

        看着小白的笑脸,方士心里怒意也稍稍少了些。

        两人还想在山门寻个轿夫抬下山去。

        却发现此处就连轿夫都不见了踪影。

        估计是被吓得没有胆子上山了吧。

        他不禁有些无奈。

        只好随着小白一道走下山去。

        山道上只有方士与小白两人。

        照着这般往下看去,却是真切地感觉到了自己的渺小。

        无论走多少步,似乎都未曾前行一般。

        山道很远。

        远得让人绝望。

        “方兄决定如何赚钱了吗?”

        “等到了山下再说吧,这山路看着怎么那么长……”

        “方兄还是现在先想清楚为好,因为到了山下要想的东西会有些不一样。”未曾从小白脸上看到任何疲惫的情绪,就算是下山也依旧身手矫健,此时已经身子面对着方士,倒着走下山,“比如……晚上住哪里,吃什么,还有方兄如今多少积蓄了?”

        “一点积蓄自然是有的!”

        方士反驳。

        他也算是有钱人了。

        毕竟从那两个外门弟子手里拿到了许多。

        不说是顿顿吃好的,这些天就算什么都不做应该也能过得滋润。

        “说来方兄或许有所不知,昨天夜里我去那孙家看了看,嘿嘿……还真被我看到了一场好戏。”

        “就是那个昨天死了人的孙家?”

        方士倒是有些意外了。

        小白已经许久未曾对别人家的事情感兴趣。

        这些年来基本上除了四处游历意外,从里都是不惹事的乖巧模样。

        “方兄你猜究竟发生了什么?”

        “怕是那个叫明儿的姑娘被人给打了吧。”

        “这是其一。”小白微微颔首。

        唤作明儿的那姑娘并未怀有身孕。

        这件事情虽然知道的人不多,但也不知道是哪位一样会读唇语的人从老道士口中得知了这一消息。

        并且还光明正大地宣扬了出去。

        这一下可好,那明儿姑娘便被孙家毒打了一顿,最后据说是逐出门墙。

        “还有什么吗?小白道友去看的也不过是去看那两个女子,一个被逐出门墙了,另一个……另一个有孕在身,这有什么好看的。”

        “方兄绝对想不到,那苏家女子肚子里的孩子居然不是姓孙。”

        “小白道友……哎?真的?”

        “自然是真的。”小白脸上笑容未减,甚至更甚,“好一幅春丽图,方兄昨天晚上没有和我去看当真是吃了个大亏!”

  https://www.65ws.com/a/82/82739/4683340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