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太上九清天 > 第一百四十一章 桃源仙境,百草堂

第一百四十一章 桃源仙境,百草堂

        虽不知对方会如何将自己的寿命抽取。

        方士也并不是真的对自己的性命不在乎。

        他怕死,比寻常任何人都要害怕失去自己的性命。

        或许也正是因为如此,在九朱让他多想一想的时候,他根本就未曾多想。

        因为他害怕。

        生怕自己再哪怕多想一下,便生出了不同的念头。

        小白的性命于自己而言又有什么关系?

        他害怕自己会生出如此念头。

        更害怕自己会因为这个念头而有所犹豫。

        所以便干脆不再犹豫。

        为了治好小白的身体,甚至已经将自己的生死都抛下了。

        为何会有如此想法。

        连方士自己都不曾知晓。

        他带着小白去寻找百草堂。

        根据小白提供的线索,这百草堂位于世间艰险之处,有人一生寻找都不曾见到其真容。

        那里是一处医馆。

        据说可以卖这世间存在或不存在的一切丹药。

        甚至也有成仙药。

        但一切都必须有所代价。

        所以便来到了这里。

        “不过也难怪,小友却是有所不知,这青山遗族虽然在一些大门派修道者的眼里与他们是同门,也不会多造杀孽,只是对于更多的修道者来说,青山与寻常妖邪并没有什么区别,所谓妖修,也终归是他们眼中随时可以去杀死的蝼蚁。”

        正说着,九朱已经将掌心里的丹药给那白色小兽服下。

        随着一阵不知意思的轻吟,那白色小兽却已经张了张嘴,便蜷缩在方士的怀里。

        不再有多余动作。

        看样子是暂时恢复了过来。

        “这丹药暂时是停止恶化伤势,待明日便给它开炉炼丹,到时候还需要小友帮忙。”

        “多谢前辈。”

        “这些日子便在此住下,只是还请小友有一些准备……就算有本王的丹药能够医治好它的伤势,也并非是药到病除,还需要一定时间的条理。”说到这里,九朱却仿若话中有话一般,一双大眼睛别有意味地与方士的双目对视着,“不知小友是否有这个心理准备?”

        “前辈这是何意?”

        “一年,或两年,甚至是更久……”孩童已经直接身子坐在了柜台上,一身白袍飘逸。

        “这……需要那么久?”方士面色却是微沉。

        虽说是已经有了些心理准备。

        但在听闻之后还是有些空虚的感觉。

        需要一两年,甚至是更久的时间来医治小白的伤势。

        而不要说一年两年,就算是半年的时间,对于方士来说都已经是消耗不起。

        他的命数将尽,手臂上象征着命数的纹理已经不多。

        甚至随时都有可能散去。

        若是还未曾寻到续命之物,便真的是难逃一劫。

        虽然没有明言。

        但他也知道面前这孩童已经察觉到自己身上的问题。

        方士将怀里的小兽放下,却是双手抱拳与那孩童行礼。

        微微欠身便道。

        “前辈是有大本事的人,不知前辈可有方法——”

        “有。”九朱只是颔首,但未及方士继续询问,便摇了摇头接着说道,“但小友以你如今的身份和本事,却是根本无法与本王做那等交易。”

        “请问前辈——”

        “小友以为本王是谁?”九朱双目微眯,身上却是忽地一股磅礴威压笼罩,“本王是这百草堂的主人,这天地间一切丹药,只要寻得到其药方或是传说,尽皆可以在本王这里买到,譬如这长生药,以及成仙药……过去有帝王遍寻名山大川,也仅仅寻到些许的传说,但本王这里有!”

        “只是小友可知……成仙药需要付出的代价是与成仙相同的机缘造化,而长生药需要的代价——便是与长生所需要的机缘造化,长生不像小友想的那般简单,或许小友已经察觉,就算再如何削减寿命,小友的命数也终归不过是三十岁命终。”

        就算本身可以活百岁,但命数便只有三十。

        增加再多寿元也是无用。

        因为天命所归。

        “命数是天定,篡改命数便是与这天地作对,虽说天地无情,并不会因为修改了命数而降下劫罚,但修改命数却难于凡人登天。”言罢,却是脸上露出玩味一般的笑容,“小友,可能登天否?”

        方士心中稍稍不服。

        想着这位百草堂的主人是在敷衍自己。

        若真有那等续命之法,如何不能付出代价得到。

        “不过小友如今也算是作出了正确的决定,寻常续命之法,是绝不可能对小友有丝毫好处的,倒不如老老实实地等死,命数尽了重入轮回,倒也有一线生机。”

        “当真是无解了吗?”方士略有不甘,接着问道。

        虽然平日里做出那般洒脱的样子。

        到了时候,依旧会显露出一些本性。

        “认命吧,一切讲究机缘,若是机缘未到……再多强求已经是无用,倒不如安心等死,来生尚且能过得好一些,小友这双眼睛是祸,非是你的福气。”

        “我不愿死。”

        “命数到了,不死也得死。”

        一阵沉默之后,方士终究还是没有再与那九朱多说半句话。

        待给小白再吃了些不知道什么的丹药,便带着它离开了百草堂。

        ……

        这山谷中也不知是发生或什么。

        倾塌的房舍显得杂乱无章,应该是许久未曾有人居住,荒废已久,只是这道中却是异常地干净。

        似乎是时常有人打扫。

        此处被称作天工谷。

        根据小白过去所说的,这里应该是一处桃源仙境,过去是一处远离尘嚣的秘地。

        但如今却变作了这样一幅场景

        便简单寻了一处稍稍看得下去的地方,整理一番后住下。

        这座房舍看上去倾塌了一小半。

        也不知最终能撑过去多久的时间。

        之所以选择此处暂时住下,也只是因为屋子的房顶用的书茅草。

        就算不慎倒下,也压不死人。

        “小白道友,你说我是不是没救了?”将小白所化的幼兽再次揽入怀中,方士却是轻轻抚摸着它的背后毛发,丝毫不顾及那只幼兽四只脚不断挣扎着,隐隐发出呜咽,“寻常方法无法为我续命,那岂不是说我真的死定了。”

        “呜——啾!”

        幼兽却是张嘴,一口咬在方士的手掌。

        方士吃痛,终于将幼兽给放开。

        幼兽落到地上,呜呜地叫个不停。

        只是如今变不回人形,也不知道它究竟在说一些什么。

        只是过段时间便会以人言传入耳中些许片段。

        捂着自己的那只手,手上未曾出血,但也已经出现一排亚银。

        “小白道友好生不讲理,在下如今可是死定了,倒是道友你如今还活蹦乱跳的。”方士情绪显得有些低落,但很快恢复了嬉笑的样子,“反正在下是活不过三十了,不若小白道友再让在下摸摸,唉……这可是上等的狐狸皮,若是卖给大户人家一定能卖个好价钱。”

        方士这般笑着,心里也稍稍好受了一些。

        暂时将那等烦人的事情给忘记。

        反倒蹲在幼兽面前。

        伸手就要朝着那幼兽伸去。

        只是幼兽再次朝着他的手指咬下去。

        也便悻悻地没有继续行动。

        “小白道友也忒小气了一些!”

        “呜——”

        “说来小白道友的原形原来这般可爱,若我是女子,还真想在家里也养一只那么可爱的小家伙。”

        正说着,却见那小兽已经迅速化作一道白影顷刻间便消失在屋外。

        方士也只是轻叹一声。

        如今这房舍里也终于只剩下他一人。

        虽说这样有些对不住小白,但也只能这般将她支走。

        有些事情,他只想自己一个人安静地思考。

        之前并没有与九朱说出所有关于那天遇袭的事情。

        一来对于那位百草堂的主人,仍旧是有太多疑问。

        此人是前辈没错,不经意间施展出来的手段也是让人惊异。

        但终究是陌生人。

        “他们到底是谁……”

        “不是为了杀我,他们的目标只是为了杀死小白!”

        “而他们也不可能只是散修而已,穿着的衣服都是一样,甚至些许动作也是一样,应当是某个门派的人才是,但为什么呢……”当初那些欲杀死小白的一众人未曾露出面孔,尽皆用黑纱蒙住面庞,就算是说出来的声音都感觉不真实。

        显然是预谋已久。

        就连布置下来的种种陷阱若非方士一心要与小白在一起,似乎也不会接触到。

        虽然张口闭口离不开妖孽二字,但也能从个中几人的反应察觉出来。

        对方对于小白来说还是稍稍有那么一些敬畏的。

        与其说是除妖,更像是为了灭口。

        小白过去做过一些什么惹怒别人的事情了吗?

        虽然有些不确定,但方士心里显然已经有所答案了。

        “但就算是那些人……为何要这么做?”

        “根本没用理由啊……”

        方士呢喃着。

        眼看天色稍暗。

        便再次朝着百草堂的方向走去。

        此处未曾有人烟,也不知那位百草堂的主人是否准备了晚上的饭菜。

        也好讨一口伙食。

        ……

        “小友想要吃饭?”被问及这个问题的时候,不知道在做些什么的百草堂主人却是露出一副惊讶的神色,上下打量了方士许久,终于是露出一丝恍然之色,“原来小友还没有放弃活下来的念头吗,还以为小友接下来会直接不饮不食,直接死了算了呢。”

        “前辈说笑了,在下虽然仅有这几日的寿命,但能活一回儿是一会儿,说不定最后还真有机缘造化呢。”

        “机缘造化?谈何容易。”

        面对冷嘲热讽,方士也只是轻笑着,未曾多说一句。

        只是这孩童也未曾有什么吃食。

        仅仅给了方士几枚丹药。

        “辟谷丹,吃上一粒可以抵得过半个月的饭量,这半个月时间里也不会存在饥饿的感觉,若是觉得不够可以继续问本王要,反正这种东西本王多得是。”言罢,便挥手打发方士离开,“至于其他吃的就别想了,本王清心寡欲,也许久未曾吃什么东西了。”

        “前辈是仙人?”

        “正是!”

        被问及身份的时候,那孩童甚至还自满地扬起头。

        也不知是不是故意这般姿态。

        反正方士也未曾在此处逗留多久。

        回到住处的时候,却发现小白已经蜷缩着身子倚靠在墙角。

        “小白道友,你回来了?”

        “呜……”

        那只幼兽未曾理会方士,只是嘴里不停地呜咽着。

        方士便径自靠近,坐在它边上,将先前从九朱那边拿来的辟谷丹拿出一些放在它面前。

        “这是辟谷丹,此处也没什么吃食,倒是寻来了些丹药,若是实在饿得紧,便将就着吃一些罢。”方士淡笑着说道,这辟谷丹刚才他已经吃过一枚,只是如预料中的那般,一点也不好吃,甚至还有极为浓重的药味,让方士都忍不住要将其给吐出来。

        小白抬头,一双幽邃的眼中不知闪烁着什么神采,只是迅速向前扑去。

        张嘴便将方士掌心的丹药给吞了下去。

        只是顺便还在他的手指头上咬出一道印痕。

        方士再次被咬了。

        也不知是不是变作原形便渐渐地流露出野兽的本性。

        他觉得小白越来越喜欢咬人了。

        便趁机一把按住小白后颈,将它给提了起来。

        “小白道友如今是有伤在身,还是不要多闹腾了。”

        “啾——”

        “这几日虽多有冒犯,不过也是为了小白道友好,想必日后定会原谅在下的吧,今夜便先休息了,明日再让那叫九朱的前辈再给你医治。”也不顾小白挣扎,将它抱在怀中,“不过说来小白还真的是一只狐狸,原先便觉得小白道友颇为狡猾……”

        夜幕降临。

        因为没有烛火照映。

        索性也就早早地歇息了。

        方士怀里抱着化作原形的小白,蜷缩在草垛上。

        幸而这天气也不冷,勉强可以睡着。

        只是这地方实在是阴郁。

        让人很难入眠。

        每当方士闭眼准备睡下,便能隐约听见似乎是有人在耳边轻声低语一般,吵得他睡不安稳。

        便索性开始自言自语起来。

        也没有管怀里的小白是否听见。

        “说来我方士也算是活够本了吧,虽然只有那么些天可以活了……嘿嘿,他人这一生,可有我方士那般精彩,又是儒门大考又是山中秘境的,寻常人怎能见识那么多!”

        “只是可惜……若是还能活得更久……便可以去更多的地方了呢。”

        “高升说过,陈国之外还有许多国家,小白你也说过,外面的世界……”

        “当真是命吗……真是可惜了呢……”

        “若是能再多活几年,小白会与我一起去各处看看吗……”

        “我是不是……已经没用了……”

        呢喃声渐渐地轻了下去。

        直至完全消失,只剩下轻微的鼾声。

        方士怀中的白狐却在片刻后睁开了一双碧蓝色的眼睛,在黑暗中泛起幽光。

        “呜……”

        一声低喃。

        也不知是在说什么。

        似乎是在应答,又似乎……什么都不是。

  https://www.65ws.com/a/82/82739/4683335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