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太上九清天 > 第一百三十三章 一堂春丽,初见血

第一百三十三章 一堂春丽,初见血

        也不知是幻术还是别的什么。

        变换了身形的小白除了气息之外,倒真的是换了个人一般。

        甚至连身高都比方士高出一些。

        不免让他心里暗生嫉妒。

        察觉到方士一直盯着自己,小白也是莞尔一笑。

        却是故作挑衅一般地昂起头,轻声道。

        “方兄若是不愿,大可以说出来,也好叫我知道。”

        “就算被小白道友知晓了如今不愿再进去,小白道友也断然不会就这般退走的吧?”方士却是苦笑着反问一句,心中未免有些无奈,眼看着小白颔首,也便了然了。

        自己是绝对不可能有拒绝的余地。

        就算小白说了可以说出来让她知道自己心里的真实想法。

        那也不过是让他说出来而已,至于会不会听,对方可是连一个字都没提。

        方士自然是知晓少女心中想法,也便没有多言。

        径自与她先后步入面前的三层阁楼中。

        要说这于春阁也不愧是灵州最有名的风月之地中的一个。

        从正堂走入,就见一盏屏风。

        这屏风后影影绰绰地站着几道妖娆的身影,摆弄着水袖。

        一时间看得方士神情恍惚。

        才刚步入其中,便有两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子向着他们走来。

        却是分别挽着两人的胳膊便拉着他们向里走。

        “欢迎两位公子来我于春阁,在这里还请不要拘束。”其中一个女子媚眼含烟,却是有意无意地瞥着小白的脸,这却让方士心里有些失落,无他,小白这幅相貌虽说是变幻出来的,但在外人眼中却是比其余所有人都要俊俏许多。

        “还请两位公子来了这里,便权当作是回了家。”

        “既然是回家,那是不是也就不用再花钱了呢?”小白手中不知何时却是掏出一把折扇,顺着那女子的话调笑道,惹来那两个女子一阵花枝乱颤。

        “公子可是说笑了,若是我于春阁不收钱,还怎的养活那么多姐妹。”

        眼看着不远处走来一个中年妇人。

        这妇人长得妖艳。

        可惜如今这年纪已然有些年老色衰,倒是颇为遗憾。

        眼看着那中年妇人站在两人面前,倒是让方士想起了过去在青州见到的某人。

        “白珠大人。”便见原本挽着方士两人的两个女子纷纷欠身,朝着那中年妇人行礼。

        中年妇人颔首,便重新将注意力落在方士两人身上。

        却是轻声道。

        “二位公子可曾有过预约?”

        “这却是没有……”方士率先抱拳行礼,“来此处实在是突兀的决定,都怪我这道……朋友初来这灵州,还未见识一番灵州风月,便一时兴起邀了他来这里,不知这位……姐姐,此处是否还有空闲位置?”

        “空闲位置自然是有的。”

        中年妇人应当是这于春阁某个地位极高之人。

        便吩咐那两个女子,将方士二人带到一处靠窗的地方坐着。

        随即分别坐在方士两人身侧,替二人倒起了茶水。

        “请两位公子慢慢享受,只是我这于春阁昨夜……两位公子玩得尽兴了,便早些回去,切莫留宿此处才是。”

        言罢,却是施施然离开了。

        也不顾方士脸上略显尴尬的表情。

        却听小白一声低喃,询问方士。

        “方兄,此处还能留宿?”

        “这……若是此此处与某位倌人有约,自然是可以留宿在这里。”

        方士轻声解释道,同时目光朝着身侧的那女子看去,发现对方并没有丝毫异样的神情,也就不再藏着掖着,与小白解释起来。

        只道是小白对于凡俗中的事物,也不是什么都知道得清楚。

        如此想来,倒是觉得她更加亲切了一些。

        “这烟花之地,只谈风月,本就是读书人卖弄文采欣赏美人的地方,这欣赏得久了,生了情愫,便也可在此住上一夜。”

        “却不知方兄可曾有过这种体验?”

        “自然是没有。”

        方士摇头,显得有些懊恼。

        过去数年中,有一段岁月是在山中度过。

        又有一段时间久居高墙之内。

        本就很少的友人,又如何有机会来这里。

        两人喝着清酒。

        又叫上了一些名字文绉绉的小菜。

        请来几位会跳舞弹唱的伶人在边上摆开阵势,倒也颇有几分儒雅的意思。

        所谓烟花之地,虽说大多不堪,那也不过是一些地方有些暗地里的交易。

        若是说白了,此处也终究只是专属于读书人和公子哥的酒馆。

        姑娘们也只负责倒酒弹唱。

        一时生了感情在此处小住,也是你情我愿的事情。

        待方士解释清楚,倒是彻底地开始放浪形骸,搂着一个姑娘喝起了酒。

        只是方士无论如何也放不开。

        此处开销兴许是大了一些,他不愿喝酒,以免酒醒了察觉到自己连衣服都给赔在这里。

        偶尔环视一周。

        便见到其余酒客们各种姿态。

        有癫狂发笑,也有烂醉如泥。

        有的欲离开,被陪着的姑娘搀扶着走出门。

        又有客人从远处屏风走进来。

        “这位公子怎的不喝酒?”

        却是身侧女子瞧见方士有些心不在焉,主动为他倒满了一杯,递给他。

        方士也不好拒绝,美人受恩,就算酒量再差也喝得下去。

        更何况如今已然是不在乎那些名声,就算出了丑态,打不了离开灵州,也就不再有人知晓他所作所为。

        一饮而尽。

        听见面前小白大笑着。

        “方兄好酒量,只是不知待会儿是打算如何回去?”

        “自然是走回去,你可千万别小看我……如今我方士已经今非昔比!”方士颇为不服。

        争辩着。

        此处本就是烟花之地。

        眼看着他外面日落,渐渐地天色暗了下去。

        最终完全化作了黑夜。

        方士也不知道被灌了多少杯酒。

        只记得不知何时开始于小白比试谁喝得多。

        再加上身侧两个姑娘一杯杯地给二人倒酒。

        待意识到自己喝多了的时候,已经是两眼朦胧。

        听着边上丝竹弹奏声音越来越小。

        却是猛地一拍桌子。

        “给我弹得卖力一些,我……我可是付了钱的……唔……”

        终于是虚脱了,趴在桌上。

        而小白看着瘫软下去的方士,也不过是轻笑着。

        继续吩咐一侧女子为她倒酒。

        难得的机会。

        似乎就合该放肆一回。

        ……

        “请大仙出来一见!”

        昏暗的庙堂中,却站着几个娇小的身影。

        此处是火绒庙。

        也不知是何时,这庙堂中石像上的六盏灯烛已经被尽皆点燃。

        将四周照映得敞亮。

        总共却是七人。

        为首的三个孩子自然也不陌生,正是柱子、狗蛋儿和翠花。

        其中柱子正双膝跪地,恭敬地跪倒在了石像面前。

        口中念念有词。

        “还请大仙赐法,白日的时候那妖物实在是法力高强,就算是以灵草研制的法水都难以动摇其根本,如今那些大人怕是早已被那妖物迷惑了心神,恐不久就要被其给活活吃了!”

        “还请大仙千万救命……”

        “这……真的有大仙吗?”

        “柱子哥说有那就一定有!咱们柱子哥什么时候说谎了。”

        “不过这里怎么觉得有些可怕……”

        “瞎说什么呢,这里可是火绒将军的地方!说不定火绒将军阴魂未散……”

        “别说了,我……我肚子疼,我要去方便!”

        倒是柱子身后的四个孩子开始议论纷纷。

        他们都是被柱子唤来这里。

        其中大部分都是稀里糊涂地跟来,至于来此的缘由却是不曾知晓。

        只知道柱子说这里有大仙,会给他们好处。

        便随着他来了这里。

        柱子的名声其实在孩子之间也挺大,若是他小手一挥,也自然会有几个人跟着。

        神虎四个多出来的孩子,便是他这次小手一挥的结果。

        “我灵州有妖物作祟,大仙——”

        “够了!”

        柱子一句话还未说完。

        却是忽觉眼前光影一阵变幻。

        便听身后有孩子尖叫一声,却是夺门而出。

        柱子心中疑惑,便抬起头。

        发现这石像的六盏灯烛灭了其中一盏。

        而石像之前,却是已经站着个中年道人。

        这道人一脸阴沉,看着面前剩下来的几个孩子。

        却是冷声道。

        “叫你们离去,又何来的那么多事情!”

        “请大仙——”

        “他不是妖物,是凡人。”那道人冷冷地说道,心里也是有些恼怒,他本想就这么晾着那些个孩子,一直等到他们对此处没有了兴趣为止,可谁曾想这带头的娃娃变本加厉,反倒是带了更多人来此,也就实在忍不住在他们面前显形。

        “可是先前大仙说过……”

        “妖物唯有我看得见,你们……是看不见的。”那道人未曾多想,便如此解释着,却是袖袍一挥,让身后的灯烛一阵颤动,倒显得此处阴森,又有两个孩子因为害怕跑了出去,“还是速速离开,若是依旧这般打搅我,大不了我走!”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这道人还是觉得有些遗憾的。

        此处正是感悟天地的好地方。

        若是离开了这里,再要寻一处修炼之地就难了。

        他正在入世感悟凡俗,又何以被一群孩子给赶回山里。

        柱子又想了想。

        便咬了咬牙,再次俯首道。

        “还请大仙赐法!”

        “不是都说了……”

        “请大仙赐法,我们家境本就多有磨难,更甚者朋友家中暴乱,长久下去也不是办法……”他还未说完,却是忽觉一阵狂风托着他的身子,便是天旋地转,待回过神来的时候,却发现已经身处庙堂之外了。

        又听一阵冥冥之中的声音入耳。

        “与你们再无任何缘分,言尽于此,再唤我也不会有任何应答,还是请回罢。”

        “大仙——!”

        柱子大叫着,却是扣门无果。

        这庙堂的门从里面被关得死死的。

        也听不到里面一点声音。

        而此时一起跟来的四人中,已经只剩下一人。

        惊恐地看着柱子。

        柱子未曾理会那孩子。

        却是有些愤恨地两手搭在狗蛋儿的肩膀上。

        “狗蛋儿今晚你那爹回来吗?”

        “柱子你问这干什么?”狗蛋儿目光闪躲,却是低下头没有看着对方,“反正回不回来都是一样,大仙不愿见我们,那就只好各做各的了……夜市还未结束,我再去讨几个钱。”

        “你再多讨几个钱,你爹还不是一样打你!”

        “那又怎么样,难不成还能没有这个爹嘛!”

        狗蛋儿似乎是被说中了痛处。

        咆哮着。

        却是话落下,隐隐啜泣。

        弯着身子不肯再动弹。

        “要不是这个爹,我当时早就饿死了,要不是遇上了庙祝……可是庙祝也不准我多住些时日,只有我爹愿意收养我,我还能怎么办……”

        “那就让大仙看看咱们的本事!”

        正说着,柱子的眼中难得露出一丝狠厉之色。

        却是看得一旁的翠花略显慌乱。

        她想说些什么。

        只是柱子已经随着狗蛋儿走下了石阶。

        她没能说出口,只好继续跟了上去。

        “接下来我们去哪儿?”

        “自然是寻那个妖物出来,靠着我们的本事降服那妖物,大仙一定会知道我们的厉害,到时候也会传我们本事,狗蛋儿你就不用再跟着那个爹,翠花你也能离开那个地方,和我一起去过好日子!”

        “可……可是大仙不是说那人不是妖物吗。”狗蛋儿弱弱地回应。

        却是换来柱子的一阵呵斥。

        “那是因为大仙信不过咱们,他最开始说是妖物,那就是妖物!到时候咱们除了那妖物,他也没话说!”

        “哦……”

        狗蛋儿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也没有任何反对。

        至于何处去寻,寻到了又要如何。

        他们也未曾商讨出来一个对策。

        便没入夜市中。

        或许……连是否有妖物,都已经无所谓了。

        ……

        方士浑噩地被小白搀扶着离开了于春阁。

        他不知道自己总共喝了多少。

        只晓得自己今夜是花销不少。

        口袋里的钱也给出去大半。

        那两个姑娘不愧是陪酒的行家,才三言两语,便让方士乖乖地掏了银子。

        只是此处终归没那种暗地里的勾当。

        也未曾有哪个倌人看方士看对眼,让他留宿。

        倒是一直陪酒的姑娘唤着小白务必住下。

        小白也不过婉言谢绝,声称要把方士送回去,倒是惹得一阵幽怨的眼神。

        “方兄是醉了,若是再胡闹便将方兄丢在此处!”小白说着男声,冷冷地道。

        而方士却挽着小白肩膀,大呼。

        “我没醉,我可是方士,方尘仙!嘿嘿……这世上还有谁比我有才华,还有谁比我厉害,我……”

        “方兄没有才华,如今也不过是一介云游大夫。”

        小白适时泼冷水。

        只是此时的方士却根本听不进去。

        他只是摇晃着身子,挥舞着另一只空闲的手臂。

        俨然是发酒疯。

        但如此状态也并没有持续多久。

        数息之后,随着一阵凉意瞬间席卷全身。

        他整个身子便僵在了那里。

        酒醒了。

        或者说不得不醒。

        方士低头。

        看着扑入自己怀中一道娇小的身影。

        是一个孩子。

        孩子的手中一把竹剑。

        剑尖被削得锋利。

        未曾刺中方士身体,仅仅悬在空中。

        却见那剑刃处已经开始淌出殷红的鲜血。

        “杀……杀人了……”

        “啊——!”

  https://www.65ws.com/a/82/82739/4683334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