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太上九清天 > 第一百三十二章 庙中同道,喜相逢

第一百三十二章 庙中同道,喜相逢

        四处寻不到小白的身影。

        还以为她是去了何处,可谁知回到了客栈,却发现她留给了方士一张字条。

        上书一个地点,未说明缘由,只是让他若是见到这字条就快些赶过去。

        火绒庙。

        也不知为何会忽然有兴趣去那里。

        昨日不慎被人推倒,差一点从石阶上摔了下去。

        如此记忆尚且清晰。

        方士也未做他想,便简单收拾一番,朝着火绒庙的方向赶。

        如今是钱也得来了,身子也好得差不多。

        若是不出意外,便可以离开灵州。

        至于少女过去说的夜里灯火景色,虽不曾见过,但也失了兴致。

        此处孩童对他有敌意,继续再此地逗留难保会惹出麻烦。

        方士不愿与一些孩子闹得不愉。

        起码打心里觉得,这些不过是一些不懂事的孩童。

        却说是到了火绒庙的石阶处,便见到小白正倚靠在一侧的树下,显得有些无精打采,直到见了方士身影,便款款向他走来。

        脸上露出一丝笑容。

        “方兄倒是来得早,怎的不等到医馆里的活计都做完?”

        “医馆是去不成了。”

        方士只是苦笑一声。

        便将在医馆里的事情都说了出来。

        惹得小白一阵嗤笑。

        “方兄这是被赶出来了,不知现在又是做何感想?”

        “便修整个两三日,早些离开灵州罢。”方士提议,如今继续呆在这里也没有什么意义,倒不如早早地上路,还能早一步去了上京,这续命之法也不知道身处何地,早一些寻到也好早一些安心,但方士也见到了小白脸上神色,也便问了一句,“不知小白道友是如何想法?”

        “自然是继续在这里待一段时间。”

        小白轻声道,那双眼中再次露出。

        “方兄有所不知,我倒是在这灵州发现了一件有趣的事物,正好想看看。”

        “只是小白道友可否告知到底见到了什么?”

        “……却是不能。”少女脸上笑容不减,便已经将视线看向了庙宇的方向,便手指指着轻声道,“不知方兄对火绒庙有什么想法?为何会建立在这里,又为何会建造得如此奢华……甚至为何上去便有孩子将你当做妖物推你下去?”

        “却是不知,小白道友可有什么头绪?”

        方士问道。

        心里却微微触动,想着对方似乎是知道一些什么。

        当即也来了兴趣。

        却见小白颔首,轻声道。

        “那些孩子并非无缘无故地推你下去,而是真正地将你当做了妖物。”

        “可在下明明只是普通凡人,何来妖物一说?”方士略微有些愤懑,心中倒是暗道一声,若说妖物的话还是小白被冠以如此称呼的机会更大一些,只是却未曾说出口,而且昨日情景也未曾忘记,那几个孩童似乎是根本没用看见小白的身形。

        “有人说你是妖物,你便是妖物了。”小白的回答让方士难免有些不能接受。

        越发地难以理解了。

        怎的被人说成是妖物,那些个孩子就相信了呢?

        虽说是两个心智尚未成熟的幼童,但简单的道理应当也是懂得的吧。

        少女只是轻笑着,便要拉着方士一道走上石阶。

        “我们还是上去亲眼看上一番,方兄自然就知晓为何那两个孩童会如此听话,也自然知道是何人教唆……当然,此处我所见的一切,也是先前所说有趣之物中的一部分,待方兄与那人见了一面,自然知晓其中因果,不过昨日之事,也确实让方兄遭罪了。”

        “小白道友等等,你说那人……是‘人’吗?”

        “自然。”

        行走在石阶上,小白也开始为方士简单地解释了此处如此布置的缘由。

        这火绒庙要比其余地方庙宇,甚至是一些官宦人家都要华美,是有其缘由的。

        “根据风水地势,此处有龙爪探珠之貌,而火绒庙便地处那‘龙珠’的位置,早晚都会被人在此处供奉一位先人,就算不是百年前那位火绒,也会是其他人。”小白如此解释,而方士也只是点头。

        如今两人正处于小白布置下的幻术中。

        方士不能说话,所以只能点头回应小白。

        好在今日上下石阶的人比昨日要少许多,两人也没有再如昨日那般疲惫。

        很快地就站在了庙宇的入口处。

        “此处天地间紫气比其余地方要浓郁许多,对于那些修炼已经小有成就的修道者来说,是一处比较容易感悟天地大道的地方,当然此处受凡人供奉,平日里所见的凡间种种也自然比其余地方要多得多,而且也要安静一些。”小白已经拉着方士正式步入庙宇之中。

        却是瞬间一股清凉之意席卷全身。

        方士不知这种感觉到底是从何处传来。

        但一旦站在此处,便有一种宁静的感觉。

        仿佛此处除了自己以外再无他人。

        “不会被人打搅,所以也是一处修道者修炼和凡尘体悟的极佳场所。”

        “所以……这里有一位修道者?”

        方士轻声自语。

        却是环视四周。

        “方兄可曾发现了什么?”

        “这石像……”

        在他的眼中,景物并未有丝毫变化。

        庙堂中有人朝拜,一时将这座祭台围得水泄不通。

        众人未曾发觉。

        方士却是心中一动。

        只见庙堂中祭坛上的石像有些怪异。

        明明是一座石像,方士却见到了两种不同的命数。

        两道属于命数的纹理,让他一时间不知道应该如何回答。

        只是指着前面的石像半响不语。

        少女则是颔首,悄然走在那石像面前,自然这一幕是未曾被其他人发现。

        便见她伸出一根手指,落在那石像上。

        有一道氤氲流光闪过。

        却是这石像上面总共六盏灯烛瞬间熄灭。

        “将军显灵!”

        “不对,天灯灭了……是将军动怒了!大家快跑!”

        “将……将军喜怒,我等明日再来,明日再来供奉……”

        却是一种不知真相的凡人慌乱见先后退场。

        一哄而散,只是过去片刻,这庙堂之中便再也没有人了。

        唯独外边熙熙攘攘的,哭闹声不绝,也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

        倒是最后有一僧人模样的老人匆匆走过门口,将此处庙堂的大门给合上,甚至连看都不曾看里面一眼。

        直至此处彻底没了人影,却听见少女毫不掩饰的笑声。

        “这可真是有趣,原本不过是来此处祈福的凡人竟跑得那么快。”

        “小白道友莫非只是为了见这一幕?”方士略有差异。

        但见小白却是摇头。

        指了指这石像。

        “诉说此处安静,也罕有人打搅,然而被如此折腾,咱们这位道友也怕是醒了。”

        “小白姑娘怎的说这种胡话,此处不过是一尊石像而已……”

        方士干笑着,只是这笑声才刚过去片刻便止住。

        因为在他眼中分明看见有一道模糊的身影正从石像中分离出来。

        最终化作一个普通中年男子的身影。

        还当真是有人!

        虽心中惊异,但也未曾表露在脸上。

        却是已经先行拱手与其行礼。

        “这位道友安好。”

        “道友……便是你们二人打搅了我清修?”

        那中年道人皱着眉,脸上露出一丝怒意。

        显然对于小白的做法很是反感。

        方士正要解释,却听小白已经抢先一步说道。

        “就算是打搅了你清修又如何?道友昨日以花言巧语蒙骗了孩子将我朋友当做妖物,还险些害了他性命……莫非道友觉得此番事情就这么算了不成?”那话语中带着冷冽,气势上倒是丝毫不让那中年道人,“不知道友可否给我一个交代?”

        那道人沉默了半响,终是轻叹一声。

        摇了摇头便道。

        “昨日不过是说了句‘屋外之人非人也’,竟是险些酿成大祸,确实是惭愧……”

        “仅仅如此不成?”少女咄咄逼人,分毫不让。

        “你待如何!”那中年道人也是有些不耐烦,索性让小白全部都说个明白。

        小白回身看了方士一眼,却也脸上露出一丝笑容。

        “不若与那几个孩子见上一面,好生教导一番如何?”

        “教导他们是断然不行!”中年道人闻言,便面色微变,厉声道,“修道之人,原本便不该与凡俗有丝毫关联,于此处看红尘感悟天地已经是极限,又如何再与那些孩子有再多牵扯!更何况只是一些孩童嬉闹,也不曾当真害了你们性命。”

        “道友此言当真?”小白的面色微沉,却是这庙堂中一阵压抑的气息,“虽说是孩童嬉闹,但这位道友如此说话未免太不负责了一些,可曾想过日后那等孩童长成之后又会如何?“

        “不曾想过。”中年道人摇头,却也以同样的目光看着小白,“这位道友恐怕心里也未曾想过这些吧,你我皆是修道之人,虽说道友乃是妖修,应当与我一样体会才是……我等与凡人之间至多一面之缘,越是与其结识,便陷得越深,最终也不过是落得个被牵连,因果不断堕入轮回的下场。”

        “道友此言当真是荒谬,不过是与几个孩子说教一番,何来的因果牵连!莫说是如今要断了与凡俗因果,当初又是如何认得那几个孩子!”

        “当初的因果断了,已经不再与他们有所交集。”

        “但如今我只想让道友给我朋友一个交代!”

        “想要交代,便已经道歉了,此事已了。”

        “你——”

        眼看着两人之间的对话没完没了。

        却又觉得以小白的脾性与人如此正值稍显古怪。

        方士终于是轻咳一声。

        “二位莫要争吵了,我们两人马上便要离开灵州,那两个孩子日后会如何,也与我等无关了。”

        “还是这位道友懂理。”

        那中年道人向着方士微微拱手行礼。

        脸上笑容不由得更甚。

        却见他已经缓缓走到方士面前,接着解释道。

        “昨日只不过是察觉到了些许同道之人的气息,睁眼便见到两位道友,却是察觉到其中一人是妖修,谁曾想到自说自话被一个孩子给听了去,便也因此结了一段因果。”

        小白似乎还要再说些什么。

        但方士却只是摇头。

        对着那中年道人拱手,便要离开这里。

        “若是那几个孩子再来惹麻烦,又该如何?”

        “便听之任之,不过是一个孩子而已,闹不起多大风浪。”

        “于此处得见同道之人,实乃我之幸事。”

        待离开了火绒庙,方士终于是长叹一声。

        却又转身看着一旁的小白。

        “小白道友又是何必?”

        “方兄怎的如此问我?”小白脸上早已恢复成波澜不惊的模样,先前的愠色仿佛从未出现过。

        “那位修道者所说的应当足以说服姑娘,为何还要继续与人争辩?”

        小白只是脸上轻笑着,拉着方士便顺着石阶往下走。

        经过方才的一阵风波,继续留在石阶上的行人已经明显少了很多。

        虽说也有几个探头探脑地想去前方看个明白,但全都畏缩着不敢更进一步。

        唯独见到有几个娇小的身影正顺着石阶往上走。

        却是几个孩子!

        两人依旧身处小白的幻术中,所以见不到方士的身形,径自与他擦身而过。

        如今方士倒也不愿放下身段去和几个孩子较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几个孩子三两下没入了庙宇中。

        “方兄不想去教训那几个孩子一下?”少女调笑着。

        “我又不是孩子,计较那么多干什么。”

        “那方兄可愿继续在此处住上几天,三日之后便有花灯,好歹看完了再走。”

        方士本想着马上离开灵州。

        却又看着少女的模样,心里不免有些软了。

        也便只好点头答应。

        至于那几个孩子是否会当真过来与他们捣乱,倒是从未细想过。

        孩子心性,自然是不可能对一件事情太过关注,只要有了更加有趣的东西吸引,也就不会再来叨扰他。

        更何况这灵州也不小,那几个孩子也不可能一直与他们遇上。

        便点头答应了下来。

        “既然如此,听闻方兄赚了一笔,今晚便去一处好地方吃个痛快如何?”

        “不知小白道友想去何处?”

        “于春阁。”

        怎的就说了那个地方的名字。

        方士心里是万般不愿。

        可也不知怎的,两眼一花,待他清醒过来的时候,却已经站在了一座三层阁楼之前。

        如今已经是日落西山。

        这阁楼屋檐灯烛照映得亮堂。

        正门牌匾上分明写着三个大字:于春阁。

        再回身,便发现身侧小白不知何时已经换了装束。

        赫然变作一个翩翩公子。

  https://www.65ws.com/a/82/82739/4683334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