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太上九清天 > 第九十五章 凡窃国者,谓之贼(中)

第九十五章 凡窃国者,谓之贼(中)

        两人却是已经回到了香兰舍。

        只是聊得尽兴,也就自然地寻了个房间接着聊下去。

        但高升坐下后不多时,便将话题转到了有关于那位??昭君主的奇闻异事之上。

        他果然与过去没有丝毫变化,依旧对那等轶事感兴趣。

        只是方士并不清楚高家究竟是什么背景,要说只是普通的商贾,那是绝对无法让他信服。

        当初高升施展的种种神通,定非凡人能够拥有。

        但也不做过多赘述。

        如今高升只是一个劲地对方士说着那些过去的神异之事。

        “这??昭君主究竟如何个死法其实也有许多人争议,毕竟那么多年过去了,有人将此事再度搬上来也合情合理,不过方兄你可知晓当年见过那位君主自裁之人究竟有多少?”高升压低了声音,颇为神叨地对着方士挤了挤眼睛,“根本没有人!传说??昭君主死前一夜房中无事,第二天便见人已经被割了首级跪在地上。”

        “不过是坊间流传而已……”

        对此方士只是轻笑。

        高升所言太过玄乎,算不得真。

        更何况是过去的传说。

        二十年前的事情早已是众人皆知。

        那位君主自杀祭天,雨未曾求来,却险些将陈国分崩离解。

        至于其究竟死状如何,却并没有人深究。

        因为就在那位君主身死的地方摆着一张罪己状,而利剑就放在他的手心,也未曾被人动过手脚的样子。

        但那些都是朝堂上流传出来的话。

        真正上京之事,又有几分真假是亲自能见得到的。

        高升却是一脸严肃地摇了摇头。

        “方兄这就不懂了吧,若是自裁……又怎的有力气把自己的脑袋整个砍下来。”

        “似乎也有几分道理……那不知高兄又是如何认为?”

        “方兄是有大气运的人,一些寻常人见不到的东西也能看见,那咱也就不拐弯抹角了……这君主之死,应当是妖邪所为,这群雄乱起,个中定有异士相助!”高升言之凿凿,又猛灌一口杯中茶水,“有异士相助自然能坐到那个位置上,嘿嘿……”

        “莫非高兄所言,如今……”

        “方兄慎言,慎言。”

        高升只是摇头,却是不愿继续讲那过去君主的事情。

        反倒是聊起了那些趁乱割据陈国之人。

        其中不乏英杰,也不缺枭雄。

        但最终斩杀一切阻碍登临高地的,却是如今的君主。

        “可叹多少英雄战死沙场,这摘得头筹之人也终究还是未能改了一国姓氏。”

        “高兄如此说来,倒也有几分玄机……陈国作乱之年并非没有,却一次都未曾改了一国名字。”

        “当真是有趣!”

        ……

        此间并非私密场所。

        也自然少不得一众路过的公子。

        有人觉得方士二人说得有趣,倒也伫立一旁聆听。

        也有读书人觉得二人所言颇为争议,便忍不住插了句嘴。

        仅仅过去没多久,方士身侧便围聚了些许书生。

        再不是与高升二人之间的交谈,反倒是如诗会一般。

        也已经有擅长写故事的书生开始准备笔墨,要将高升所言记录下来。

        据说是要著书流传后世。

        一群人聊得正欢。

        却是忽地远处一声轻呼。

        便见有一人从人群中走出。

        却并未有人因为对方的动作而面露不快之色。

        反倒是有许多人已经自觉地散开,为其让出了一条道。

        “此人是谁?”

        “不知道……不过定然大有来头!”

        “何以见得?”

        “若非如此,我怎的会让开一条道!”

        “怕是因为他腰间那把剑,嘿嘿……”

        “如此说来,是那人无疑了,只是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众人议论纷纷,有些人依旧一头雾水,有些人却是已经猜测到了此人身份,识相地站在了远处。

        但对于方士来说,面前之人却是陌生。

        起先方士只是觉得那人气势不凡,直到高升在他耳侧轻语。

        “那人可是有钱人,方兄看见了没?那脖子上围着的围脖可是才出生三个月大的幼貂毛制成,衣服上的金色花纹……可是真正的金线,扣下来能把方兄整个人买了!还有那把剑……啧,怎的会出现在这里,这东西世上可不多。”

        “他是何人?”

        “不知道,大概是哪一家的公子……也不知道来这里干什么。”

        两人交头接耳,却是再听那走来之人一声轻呼。

        见他垂袖拱手,谦虚又不显得谦卑。

        只是微微点了点头。

        “还请教……在聊的可是二十年前那位君上的事情?”

        “自然。”方士已经将注意力全神贯注的落在面前之人的身上。

        “原来如此……在下倒有一事,想请教这位公子……却不知公子姓名?”

        “方尘仙。”便如实说了自己名字。

        却见那人脸上表情微变,自然地坐入席中。

        分毫不见外地取来茶盏,为自己倒了一杯茶水。

        但听高升不冷不热的话语传来。

        “这位公子……此处茶水甚烫,喝不得。”

        “喝茶……自然要趁热喝。”

        那人不紧不慢地抿了一口茶会死不。

        一双眼睛却是已经落在方士的身上。

        平缓的声音响起。

        “方士,方尘仙……天书所选之人,如此名号自然让人佩服,不过……却不知方公子对于那些个在二十年前作乱的臣子们作何评价?”

        “成王败寇,仅此而已。”方士脸上表情未变,不见喜悲。

        “原来如此,果真是恰当的评价。”

        ……

        “该死,真真是罪该万死,他方士何德何能议论当朝君主,怕是连自己姓名都忘记了怎的写了!”

        “当年怎的就有他一人活下来,若是有他一人活着……天知道这世上还有多少姓方的没死!”

        “若是此事让公子知晓了……”

        一座阁楼中,正有一人四下踱着步子,一副焦急的样子。

        早些时候有探子来报,方士与人大庭广众之下谈论当朝君主。

        放在读书人眼里自然不是什么事情。

        不论如何,儒门弟子议论君主都会得到原谅。

        这是陈国过去流传下来的规矩,若是儒门弟子一句话便可将一国覆灭,那这国便没有存在的意义。

        只是偏偏议论的人是方士。

        那位获得了天书传承的方士。

        方士的真正身份或许别人不清楚,但他却是早已调查了个分明。

        合该寻自家公子商议一二,却是关键时刻不见了自家公子的影子。

  https://www.65ws.com/a/82/82739/2707774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