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太上九清天 > 第七十四章 鸿鹄远志,后继人

第七十四章 鸿鹄远志,后继人

        眼看着天色渐渐暗了下来。

        心里不再迷茫,接下来该做的事情也早已想过许多遍。

        虽然还有些许疑问,但他相信今夜一定能给出一个答案。

        方士深吸一口气,推开了自己的房门。

        一直到方士走过廊道为止,守在门外的两个周家护卫竟是一直未曾察觉到方士。

        在他们的记忆里,方士一直都待在房间里。

        这是幻术,只要方士自己不发出声音,自然不会被任何人发现。

        少女已经在客栈之外等着,他只需要一个人走到客栈之外便好。

        客栈之外的雨声依旧,甚至不时划过一道闪电,随即便是雷声。

        这是雷雨,也不知会持续多少时日。

        “方兄,接下来你打算去何处?”

        “自然是去周府。”

        两人站在雨中,但雨点未能落在两人身上分毫。

        被氤氲流光裹挟着,甚至周围众人也尽皆看不见他们。

        雨夜本就街上人少,如今也只能看见些许来往的兵甲。

        他们手持长剑长戟,将整座青州城变得肃杀。

        只是方士却对此置若罔闻。

        依旧自然地走在街道上。

        “还以为方兄多少会有一些在意,这街道变作如此模样,竟是一点感想也没有吗?”少女的声音在身侧响起,转头却见她一双眼睛里带着似戏虐一般的笑容,“方兄看来也是见过大世面的了,不知可否在这路上与我说说?”

        “过去的事情,还是莫要再提了。”方兄只是轻叹,不再多说什么,加快了脚步。

        有些事情他不愿意提起。

        街上的兵士忙碌,也不知道在干些什么。

        只是时不时地看见他们将一些东西搬着不知道运到何处。

        而兵士们的源头,却正是方士此行要到的地方。

        似乎是料定了雨天里不会有人过来。

        那些兵士进出的身影变得毫不掩饰。

        方士若无其事地走入周府,对于周府内一些地方应该如何走他早已轻车熟路。

        这些都是周芸相告。

        两人早已将周府看了个遍。

        周芸住在何处,而周员外又住在何处,哪里是厨房,哪里是正堂……都一清二楚。

        甚至周芸还带着方士去过周家祖宗祠堂。

        又想到了周芸,方士心里不禁再次一阵刺痛。

        自然而然地走到周芸的住处,透过木窗却见里边亮着灯烛,一道阴影落在窗户上。

        只是里面太过安静,一时间有些不确定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

        刚想凑上去看看里边情况,却忽闻一道熟悉的声音响起。

        “芸儿,你太让我失望了!”那声音中带着毫不掩饰的苛责。

        “对不起,爹……”

        里边周员外的训斥声音未曾停住,方士透过窗户缝隙将里面的一切看得分明,正想与边上小白说句话,却见小白不知何时已经身处房间里面,就坐在周芸的床上,饶有兴致地看着这一切。

        而那两人自然是未曾发现房间里多了的那个人。

        从只言片语中,方士也渐渐明白了一些事情。

        他的心里不禁变得有些空虚起来。

        原来周芸喜欢的人从一开始就不是他。

        甚至……与他在一起经历的一切都不过是逢场作戏。

        他看见那块长生牌上的四个字,分明写着诸葛天元。

        两人之间原本就是无缘的。

        尽管如此,他们还是欺骗了自己。

        不论是周芸,还是诸葛天元。

        他们知道一切,却将方士一人蒙在鼓里。

        眼看着周员外与周芸相继离开。

        眼看着周员外朝着书房的方向走去。

        方士本想跟着周芸,却见少女跟在周员外的身后,便只能心里轻叹一声,随即跟了上去。

        施展幻术的人是小白,若是身边没了她,幻术便会散去。

        只能跟着周员外来到熟悉的书房里。

        此处是他与周员外第二次见面的地方。

        就是在此处,他向方士吐露愿意帮助方士打点一切的念头。

        一切只为了报答当初方士父亲与他所做的一切。

        老人独自说着话。

        似乎在怀念过去。

        但他每说一个字,方士的心里便添一份怒意。

        “不知如今方兄心里又是何种感想?”

        “还能如何,不过是被人利用,借了过去家里的名声而已……既然如今已经知晓他们是何打算,自然不能让他们得逞!”方士说出此言,却是带着毫不掩饰的怒意。

        过去方家名声也好不到哪里去。

        只是那年发生的事情让方家几乎从陈国没了痕迹。

        或许至今活着的方家后裔,也唯有他一人。

        “说来方兄过去的身世也不差,若是方兄还是方家少爷,如今前程也不必担心了吧。”小白毫不掩饰的笑声让方士不禁摇头。

        “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

        “不过现在也不差,做了周家的人又如何?不过是自由少了许多,却也多了荣华富贵,不就是方兄所需?”

        小白的话让方士原本心中积攒的怒意散去了些许。

        心中仔细思忖着,竟也觉得她说得有道理。

        过去方家若是还存在,也不过是被家里人安排一个未来。

        如今考取功名,不过是图一个去上京做官的前程。

        就算现在被人利用,也只是让方家成为了周家……

        似乎也没有什么两样。

        但是……

        他心中有一道声音告诉方士。

        不应该是如此的。

        若是周家想做方家过去未做完的那件事情……

        是不可能成功的。

        因为……

        方士知晓如今坐在上京朝堂之上的那个人是何等恐怖的一位存在。

        就算至今都未曾见过对方,甚至连对方的名字都不曾知晓。

        那年方家一朝崩解。

        失去了很多的同时,也让方士看明白了许多东西。

        “我所求的……可不仅仅是荣华富贵了。”方士呢喃着,将一只手放在书房房门口,“若是一生都得做那提线木偶,就算有了地位又能如何?甚至连死都由不得自己……如此与家畜又有何异?”

        “更何况若是天下当真大乱了,要那等功名又有何用?”

        “至于所谓征战疆场……也不过是一个笑话而已,我方士此生早已下了决心,绝对不会再重蹈覆辙成为第二个家父!”

        他回想起来了。

        那夜诸葛天元与周芸的对话。

        自己不过是一个傀儡。

        能被他们捧上天,自然也能被他们踩在脚下。

        他今夜来这里……也不是为了和人讲道理的。

        因为他的道理……便在他的手中。

        “小白姑娘未免将方士看得低贱了。”

        方士回身,平静地看着身侧的素裙少女。

        那眼中看不见丝毫情绪波动。

        深邃得宛若汪洋。

        少女脸上笑意不减。

        “那方兄可知晓……接下来的事情一旦做了,便彻底地断了去路,功名利禄那是绝对不用再想了。”

        “若当真是断了去路,便最后一搏大考——此番若是落榜,我方士自然也不是那等呆板之人,便一心与小白姑娘去寻续命之法。”

        接下来的事情不知会掀起多大风浪。

        再寻求青州哪家的帮助已然成为了不可能的事情。

        便只能依靠自己。

        只是没了身后之人,究竟能走多远,是方士自己都难以预料的。

        但他并没有多想,下一步已经推开了书房的正门。

        一阵风吹过,将房间里的烛火吹熄。

        “何人!”书房里传来苍老的声音。

        而方士已经站在那老人的面前,轻咳一声。

        身侧少女手一挥,便见蓝色幽光闪烁着,将四周映照得敞亮。

        “这可难说呢,周员外……方士只想靠着功名去上京谋一个出身,对周员外要做的事情可是丝毫没有兴趣的。”方士冷笑一声,双目直勾勾地盯着面前之人。

        两人之间片刻的沉寂后,周员外却是坐了下来。

        “原来是方贤侄,却不知是如何来的此处?”

        “自然是一路走来。”方士脸上笑容丝毫不减,一步步朝着周员外靠近,“外面的人不曾拦着我,还当真是方便。”

        “那此人是?”周员外将视线落在了方士身侧的少女身上。

        “一个朋友,周员外只当她不存在便好。”方士如此答道。

        但心里已经升起一丝狐疑。

        普通人……又如何能够看得见少女的样子?

        但面前坐着的周员外,却无疑不过是一介普通人罢了。

        “是么……不过方贤侄那么晚了来此,有何要事?”

        周员外的面色已经彻底阴沉了下来。

        只是他的表情依旧平稳,未曾见过丝毫慌乱之色。

        这倒是让方士有些意外。

        “周员外倒是淡定。”方士自顾自地轻笑一声。

        “只是与周员外说一声,方士只打算走读书考取功名的路子。”

        “原来如此……”周员外微微沉下头,却是轻叹一声,“不过方贤侄来此只为说这一句话又是何必,当初不是已经商量好了让方贤侄安心,好生准备罢,还有几个月便是大考,到时候便助方贤侄一臂之力。”

        “方贤侄怕是还未用膳吧,今夜便与芸儿一起吃一顿如何?天色已晚……不若住在此处。”

        周员外此言,反倒是让方士惊讶。

        但随即却是想到了些什么,冷笑一声。

        “周员外这些日子在青州城所谋,还真当方士心里不清楚么?”

        “贤侄……”

        “周员外不妨看看此物,可曾认识?”

        方士未等对方说完,却是手一甩,将一物摔在周员外面前桌上。

        那是一把长剑,剑鞘显得古朴,却带着金色镶边,颇为华贵的样子。

        “不知员外能否给方士一个解释?”

        “你……是你杀了诸葛家的那孩子!”

        长剑入眼,却忽闻周员外一声惊呼。

        他颤颤巍巍地将那把剑拿起,看向方士的眼神却显得颇为怪异。

        似心痛,又似惋惜。

        最终却是一声狂啸。

        “你为何要如此做!”

        “为何不能?不过若非他与你周家芸儿,我方士怕是到死都被你们玩弄。”

        “方士,你为何就如此地不识时务,当年你父亲一番基业——你真的不愿将之重现吗!”

        “你可知我等了多少年才等来如今这一机会,我周家给了你你想要的一切,名声地位都可以给你,可是你方士——当真以为自己翅膀硬了可以无法无天了不成!”

        这把剑,正是诸葛天元之物。

        在方士拿出此物的瞬间,也便预示着二人之间再无丝毫缓和的余地。

        老人的眼中,头一次对方士产生了杀意。

        “当年承蒙你父亲再三提携才有了我今日成就,可惜他当初一步行错,便是满盘皆输……将整个方家都毁了,直至今日我的志向还未曾变化,就算不再有人支持与我,就算被世人唾弃也罢,我也要完成你父亲当初的理想!”

        “只要你方家还有一点血脉,只要得到那点过去的威信……”

        “但是为什么,为什么你方士偏偏要阻我!这应该也是你心中向往,也是你的目标才是,为什么如此轻易地将其否定了!”

        “我可以成就你……也可以毁了你!”

        老人声音沙哑,终于褪去了所有伪装。

        那张脸显得狰狞。

  https://www.65ws.com/a/82/82739/2707771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