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太上九清天 > 第四十九章 獠牙鬼面,少将军

第四十九章 獠牙鬼面,少将军

        那扇黑色城门无法打开。

        不论用什么方法都纹丝不动。

        仿佛门后有一股力量正在阻止他们离开此地。

        这让方士绝望。

        眼看着前方黑色兵甲将他们围住。

        他不禁颤栗,拔出了挂在腰间的长剑指着前方数百兵甲。

        一声怒喝。

        “有本事就来啊!”

        “吼——!”

        阴风呼啸。

        一道黑影迅速出现在方士面前,兵甲的长矛朝着他的心口一刺。

        方士抵剑折身,无意间看见兵甲之内,却没有见到人影,只有一片黑暗。

        这些兵甲莫非里面都没有东西不成?

        方士心中更加胆寒。

        虽说方才那一吼让他徒增不少的气势。

        但也耐不住如此多的阴兵。

        也不知那小姑娘如何。

        正如此想着,视线却瞥到少女的方向。

        少女第一时间放弃抵抗,却是已经乖乖束手就擒。

        随后阴兵也不过是将她捉住,并没有进一步的动作。

        这让方士不禁长啸。

        “小白姑娘,你这是……”

        “方兄莫非不清楚,放弃抵抗还有一线生机啊。”

        “姑娘从未提及……”

        “哦……看来是我忘了。”

        方士心里苦涩。

        却见一道寒芒闪过。

        竟是一支箭镞,不知从何处飞来。

        待方士反应过来的时候,那箭镞已经插在肩膀。

        剧烈的疼痛,让他不禁放下手中长剑。

        阴冷气息让方士意识变得有些模糊。

        最后似乎听见那些阴兵的吼声。

        逆贼……

        似乎是如此称呼方士。

        随后他便没了知觉。

        只是隐约听见少女的叫唤。

        便闭上了眼睛。

        ……

        于黑暗中,看见一束光亮。

        身体开始回暖。

        待方士再次睁眼的时候,却发现自己浑身被铁链捆缚着。

        肩膀上疼痛未曾有丝毫减弱的迹象。

        四下打量,才知道是身处一座牢笼,地上尘土冰凉,不远处还蜷缩着一道娇弱的身影。

        牢笼外悬浮着烛火,偏偏未能感觉到一丝暖意。

        这里是何处?

        那些阴兵为何将他带到这里?

        以及那声阴兵的嘶吼。

        这让方士心中难以释怀。

        理智让他保持冷静,察觉到边上并没有守卫等人后,便将身子朝着少女的方向挪动。

        正要够到少女裙摆,却忽地听见一声冷哼。

        本趴在地上的少女竟是缓缓从地上坐起身子。

        一双眸子戏虐地看着匍匐的方士。

        方士分明注意到,她的身上并没有丝毫被捆缚起来的痕迹。

        “小白姑娘……你没事吧?”

        “自然是不会有什么事情的,倒是方兄让我大开了眼界,居然可以在被那些阴兵如此对待后依旧没有丢了性命,看来那些阴兵背后的人应当也不似普通妖邪那般疯魔……或许他是……”

        “小白姑娘就别再取笑我了。”

        对方士来说,能活下来就已经是万幸。

        虽说不知今后命运如何,但既然没有将他第一时间给杀了,那么日后总有机会活下去的。

        “却不知小白姑娘知道如今这是什么情况,是否还有离开此处的机会?”

        “离开的机会应当是有的,不过是横着出去与站着出去的区别而已。”方士问了当下最要紧的问题,而少女也给出了废话一般的答案,“我比方兄要醒得早一些,那些阴兵似乎把我们丢到此处后便从未来过。”

        “那我们要怎么出去?”

        方士苦恼。

        若是没有人从外面协助,便只能寄希望于少女拥有逃离此处的力量。

        但少女果然让方士失望了。

        她摇了摇头,也是苦笑。

        “如今也只能等着抓我们来此的人可以尽早与我们见上一面,到时候不论是生是死,就都是定数了。”

        “本是为了来此寻找续命之法,小白姑娘……看来今日是要一起死在这里了。”

        “说什么不吉利的话呢,总有机会活着离开的,方兄且稍待便是。”

        虽然如此说着,但方士也听出少女少女语气有些虚浮,显然是自己也未能确定即将发生的事情。

        “不过小白姑娘若是方便,可否将在下身上绑着的东西解了。”

        方士如此说着,在他身上捆缚着什么,只是此处阴暗,才刚刚醒转浑身僵硬,对四周的感触也较为迟钝,看不清是绳索还是铁链。

        若是普通绳索大概可以轻松解开,但若是铁链子……恐怕就要困难得多。

        “这可不是普通的绳索,虽说解开很容易,但若是帮你松开了绳索,说不定他们马上就会出现!”少女并没有解开方士身上束缚的意思,只是忽地站起身子,居高临下地看着他,脸上带着不知名的笑容,“不过如此装束倒也适合方兄,不知方兄是否也这么觉得?”

        “姑娘就别再开玩笑了……”

        两人正说着话,却传来一阵有序的脚步声。

        从幽邃甬道尽处走来两个穿着兵甲的身影。

        兵甲之内漆黑,甚至都看不见里面究竟是否有人。

        其中一个兵甲打开牢笼大门,朝着里面的两人招了招手,而另一个兵甲却是拔出了腰间长剑,直至方士。

        少女似乎看懂了他们意思,将方士身上绳索解开。

        两个兵甲夹着两人,离开了牢笼。

        一路上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方士心中平静,四下打量着,却发现此处应当是一座石砌的城堡。

        若是当初记忆未有差池,他站在城中央的时候,正巧看见一隅有一座比其余建筑都要高出不少的古堡,那古堡阴森,让方士不敢多看一眼。

        ……

        穿过回廊,便来到一处宽阔的大厅。

        大厅正上方悬着幽幽灯烛。

        两侧站着许多甲胄。

        而它们簇拥着一座腐朽的座椅。

        座椅上正坐着一人,只是此处灯火昏暗,看不清面容。

        “这邺州……许久未曾与活着的生灵来了,此番却是让吾好等……”

        沙哑的声音响起,听上去是一个上了年纪的老人。

        话语中却带着锋芒,每一个字都让方士心中紧张。

        “呵呵……倒是忘了介绍一下,因为生人来了此地光顾着高兴,却是失了礼数……不过吾等本是军人,在意这些繁琐礼节可就落了下乘。”

        随后那老人开口,道出自己的身份。

        自称是这座城的主人,那位远征边疆的大将军之子。

        为了表彰大将军为了陈国所做的一切,便将将军之名世袭给这一脉。

        不过可惜,根据面前这位老人所说,直到他临死都未能诞生下一个男孩继承名号。

        “原来是一位将军。”方士眼中流露异色,却依旧恭敬行礼。

        虽是前人留下的阴魂,但也不免让他心生敬佩。

        倒是少女有些无所谓的样子,只是冷哼一声,叉着腰闭目,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此处阴兵乃追随吾之将士残存念想,可惜他们尽皆步入轮回,徒留吾一人历经这千年,当真是可悲……也不知可曾惊扰了二位?”

        “这倒是未必……”

        方士苦笑着,将军表现得谦卑,让方士不好意思把心中疑惑问出。

        那一声逆贼……究竟是什么意思?

        这二字让方士心中不舒服。

        “吾有千年未能离开此处,却是不知外界如今是个什么模样,陈国……变得如何了?”

        “将军有所不知……”

        一来不愿忤逆对方,二来也觉得这位将军虽是阴魂,却也不如想象中那般乖戾。

        在大致了解了对方脾性后,方士反倒是放开了许多。

        开始与他讲述外界的事情。

        大抵都是书中记载,说起来倒也顺利。

        期间还讲述了一些《万国志》中记载的故事,那位将军听得也认真。

        “这城虽然破落了,不过也胜在安静,家父传给吾之城池,自然是不允许有失……倒是让两位见笑了,吾不过是孤魂野鬼,生前未能有赫赫战功,死后也不过是给人徒增麻烦,看两位也不像是普通人,若是觉得不便,便趁早离开了吧。”

        许久,将军终于不再继续向方士打听。

        扬言要送两人离开。

        只是方士与少女却同时开口,自言不急于一时。

        “这位将军在城中呆了至少千年……可是?”少女的声音响起,已经站在了方士前面。

        那双眼睛直勾勾地瞪着面前坐着的身影。

        “不错。”将军点头。

        “那将军应该对城中一切了如指掌了吧,不知可否向你打听一件东西的下落……”

        少女眯起眼睛。

        也不知是不是错觉,方士总觉得面前少女的气息变得危险起来。

        接下来两人说的话方士一句也听不懂。

        似乎是某种古语。

        只是觉得那将军有些惊诧,期间还看了方士几眼。

        反倒是让他有些莫名其妙起来。

        许久,两人终于说完。

        少女连连后退,在方士眼中,她面露不甘之色。

        “当真是……被拿走了?”

        “千真万确,可惜那时候吾刚刚从长眠中醒转,还未能与之商讨……虽说那位仙人并非固执之辈,却也无法阻止。”

        “……不知拿走那件东西的,又是哪位仙人?”

        “却是不知,只是临走时曾说,方丈仙山写过此处主人。”

        那将军苦笑,对少女之事道歉。

        但少女仿若未闻,只是自顾自地呢喃着。

        “就算是仙人……但他怎么敢拿……”

        “他可知道这中间牵扯了多少因果……他以为我是为何才将之放在此处而不是带在身边……”

        半响,却是已经颓然瘫坐在地上。

        那张脸是方士到目前为止第一次见到。

        少女露出如此表情,这在从前是未曾想过的。

        他们说的又是什么东西?

        方士心中好奇。

        但随即那将军却是已经开始询问自己。

        也就只好将疑惑压下。

        “不知这位小兄弟又想要什么?你那位女伴曾经在此地留下一物,不过却被人取走……你又如何?”

        “前辈……”

        方士恭敬行礼。

        心中忐忑,不知是否应当提及。

        那续命之法对他来说是极为重要。

        既然这城中有了主人,想必对此物也是十分清楚的。

        却是不知对方会不会告知。

        但方士终究还是心一横,问出了声。

        “在下命不久矣,听闻此地有续命之法,特来此寻求。”

        “续命之法?”

        将军闻言,却是声音莫名变得严厉许多。

        阴风压抑着方士身周。

        让他瞬间有些喘不过气来。

        果真是不行吗?

        方士心中苦涩。

        却也只好放弃。

        “若是将军不便,那就不必再……”

        “续命之法……可以给你。”

  https://www.65ws.com/a/82/82739/2707769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