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司礼监 > 第一百一十六章 庞麦臣大主教

第一百一十六章 庞麦臣大主教

        两手都要抓,两手都要硬。

        除了金鸡纳霜外,公公肯定得备青蒿素。不过以现在的水平肯定无法提炼,所以他老人家便叫干儿赵宝乐到处收购青蒿,足足买来了两大船,现在都在阴晒着。虽然不知道没提炼的青蒿有多大作用,但如老牛饮酒般囫囵下咽,想来也当有些效果。

        再怎么没用,也聊胜于无吧。

        想来老天爷都被公公为国为民、关怀生命的满满诚意打动,没过两天,郭居静那就传来了好消息,说是澳门过来的人已经到了。

        澳门那边一共来了84人,其中由耶稣会帮忙招募的技术人员有35人,这些技术人员主要都是火器和锻造方面的。另外还有26名雇佣兵,有西班牙人,荷兰人,葡萄牙人、法兰西人。这些家伙都是有奶便是娘的主,堪称早期的东方冒险家,具备一定的军事素质,是魏公公特意让郭居静帮他招募的,为此开出是绝对是高薪。

        公公希望,未来的大明皇军组成要多元化,要吸引世界各地的人才加入,大家一起撸起袖子打天下,发大财。

        多元化会不会使大明皇军的本质变色,这个问题魏公公给出了很好的回答。他认为只要始终坚持“一个世界、一个军队、一个领袖、一个信仰、一个民族”的思想方针,那么皇军始终为大明人民服务,始终为大明皇帝服务的建军根本就不会动摇。

        魏公公在最新讲话中就明确提出,只要大明皇军始终代表皇明先进生产力的发展要求,代表皇明先进文化的前进方向,代表皇明人民的根本利益,那么大明皇军就会永不变色,就会以大海之躯吸纳万千流水,带领皇明百姓走向繁荣昌盛。

        “咱家招些西洋人来,我们皇军中呐有些同志有意见了,认为咱们是皇帝亲军,怎么能掺些异族呢?这个想法不好。什么是异族?我们呐首先得搞清楚这个问题。在咱家看来,异族就是和咱们不一条心的人,对这些人,咱们皇军必须要给予坚决打击,毫不留情的打击。但如果人家和咱们一条心,事事跟着咱们干,事事替咱们干在前头,这个咧咱们还怎么能说人家是异族呢?好比说咱们皇军现在不也有女真人、蒙古人、日本人、朝鲜人嘛。这些同志的表现大家都看在眼里,有哪个能说他们还是异族吗?

        所以嘛,大家不要有什么担心和顾虑,端起碗来喝酒,放下碗来撒尿,该昨干就昨干,不管加入咱们皇军的是白皮子还是红皮子,是蓝眼睛还是黑眼睛,只要他们听咱们的话,替咱们干事,那就都是同志!”——节选自《皇军未来多元化的争论》

        ..........

        除了西洋技术人员和雇佣兵外,余下的是两个汉人通事和九个教士,这些教士都是从欧州刚过来的,带队的正是魏公公的老相识、去年往梵蒂冈述职的史泰隆。金鸡纳霜正是史泰隆托西班牙教会买来的。

        公公闻讯大喜,加之求才若渴,当下就命备轿去了他为郭居静免费修建的东方教堂。这座东方教堂是典型的中式建筑风格,如果不是顶端树立的十字架,任谁也想不出这会是座西洋人的教堂。就现在这幅样子,路过的百姓也只当是哪个地主或是退仕老爷修的园子。

        在东厂诸番的簇拥保护下,公公八抬大轿落在教堂前的小广场上。郭居静等人早早就迎了上来,魏公公落轿之后,首先看了眼头顶上方的十字架,目光中闪过一丝不耐烦和鄙视,之后视线落在了小广场上的那块石碑上后,方才感到满意。

        石碑上用隶书刻着几个大字——“没有庞麦臣,就没有耶稣会”。

        庞麦臣正是公公的教名,全名为“圣约翰*庞麦臣”,这是一个东西方文化结合的经典之作,一个充满贵族气息和浪漫主义色彩的名字。

        这个名字,也彰显出了魏公公决意走出皇明,迈向国际的雄心壮志。

        发现魏公公对石碑所刻汉字十分满意的郭居静,内心却感到了不安和羞愧。不安是因为郭主教从这石碑所刻感到了眼前这个大明皇帝家奴的野心,羞愧则是因为他默认了这块石碑存在。如果用中国人的说法说是,他郭主教在拍庞麦臣的马屁,这显然不是一个主教能做出的事。

        但是,郭居静真的没有办法,他曾经强烈抗议和反对过,可是在强势的庞麦臣执意之下,他这个主教的反对意见只能保留。

        因为,如果郭主教不变通的话,这座教堂可能就会因为资金缺少而无法修建完成,甚至连这块地皮都要卖掉。

        郭主教没钱。

        因和耶稣会在华会长龙华民意见不合,郭居静等原属利玛窦一系的教士不但在耶稣会失去了发言权,连带着经济方面也受到了极大限制,所以如果魏公公不支持的话,他们根本无法在江南立足,更休谈在这个大明朝新成立的特区拥有一座属于他们的教堂。

        权衡利弊之下,郭主教只能默认这块扎眼的石碑存在,哪怕这块石碑不伦不类。他能做的仅仅是让这块石碑放在外面,而不是放在教堂之中。那样的话,他会更加难堪的。

        让魏公公有些意外的是,金尼阁居然也在,这个比利时人并没有和郭居静一起留在特区,而是去了南都走“上层路线”去了。

        不过这条上层路线金主教走的很是艰辛,据内守备厅的陈福公公说,金尼阁在南都城中的勋贵中几乎没有什么收获,倒是内守备厅被他发展了几个信徒,不过都是些低品职司的太监,没什么重要人物。

        魏公公当时随口问了下都是哪些人,陈福说了几个魏公公都没印象,只一个叫庞天寿的奉御让他心中嘿嘿了一下。

        这个庞天寿不是别人,正是崇祯朝的御马太监,弘光朝时的两广珠池太监,闻南京已陷,遂事隆武帝,改任司礼监,而获重用。

        隆武帝希望通过耶稣会士从澳门获得西方军事援助,庞天寿便以教徒身份之便利,穿梭于隆武帝与西洋教士之间。隆武帝殉国后,庞天寿带着招来的300名葡萄牙士兵转投永历帝,后跟随永历转战粤、桂、滇、黔,忠心耿耿,深为永历信任,升任司礼监掌印太监,提督勇卫营。此人虽晚年与马吉翔勾结,坏了不少事,但总体上看还算得上是一个贤寺。因而魏公公不意除去此人,正如他对高起潜般,不管这些人原来干了什么事,眼下其实都是苦命的小人物,犯不着为难他们。

        许是在南都发展不顺,加上听郭居静说魏公公对天主教十分重视,所以金尼阁有点后悔当初的决定,这次借着史泰隆回来到特区来,也是想走一走这个大明皇帝宠奴的门路,为天主教在江南的传播做些贡献。包括郭居静在内,原利玛窦一系的耶稣会教士压力都很大,龙华民那边实在是太过强横了。

        “尊敬的庞麦臣阁下!”

        史泰隆依旧保持着他对魏公公的尊敬,深深的向着对方鞠了一躬,再抬首时,脸上明显有兴奋之色,似乎有什么好消息要带给对方。

        魏公公不以为别的,只道是金鸡纳霜的事,但发现郭居静和金尼阁等教士脸色都有些异样,不由奇怪,正准备开口询问,就听史泰隆很是激动的说道:“庞麦臣阁下,您知道吗?教皇听说了您的事迹后,特意册封您为东方的紫衣主教呢!”

  https://www.65ws.com/a/82/82304/5104201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