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司礼监 > 第一百一十五章 公公很怕死

第一百一十五章 公公很怕死

        法,在于威。

        唯畏法者,畏法之威者,方不犯法。

        所谓严刑峻法之恶名,全然来自于犯法身,而非守法者。律令对恶者、对宵小辈越严,则于守法者便是最大的公道。

        杀人偿命,天经地义,无关年龄大小。

        魏公公认为,越是年少者杀人,越当严惩之,因为此辈心中已开满恶之花,无法救赎。任何试图挽救少年杀人犯者,都无异于与虎谋皮。任何试图对此辈的宽容,都是对天理的违背,对社会的不公。

        “今日宽恕一人,明日便能宽恕二人、三人,此绝非律令之人道,也绝非律令之温情,而是对我大明律令的推翻、不敬,如千里蚁穴般,长此下去,我朝律令便沦为极少数人玩弄的把戏。如那少年行恶者,一纵再纵,岂不是叫我皇明律令反倒成了他们行凶的护身符么?咱家管不了外面的事,咱家只知道在咱家的治下,这种颠倒黑白的判令绝不能生,否则只有一个结果,那就是咱们的百姓畏惧那些少年为恶者,那些无辜的死者家属连讨个公道的机会都没有!”

        魏公公又对镇守衙门、海事衙门上下官吏说道:“将心比心,若尔等有子女、亲属遭那少年为恶者杀害,尔等难道就真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逍遥法外,任他们在外面继续胡作非为么?”

        “是,也许你们会说你们是官咧,当官的子女、亲属哪能遇上这种事?可你们有想过咧,你们是官,你们的子女、亲属也会是官么?君子之泽,不过五世而斩,若尔等不严于律令,那赵平安的悲剧便有可能生在你们的后代身上。”

        魏公公语重心长,虽然两大衙门的主要官员都是太监,但是太监也有后人啊。他们有侄儿,有侄孙,有养子继子,咱大明朝可不曾不许太监娶妻,更不曾不许太监有后。开国两百余年来,这当太监的立了功,哪个不是和那正常人一般荫妻庇子的。

        所以,现在执法严,不但但是为百姓,更是为这些执法者自身。

        天道好轮回呐。

        “朝堂诸公有什么公断,与咱有何关系?皇爷那里,咱家自会分说,你们只要明白一点便行,那便是永远听咱的话,咱叫你们怎么做,你们就怎么做!”

        在魏公公的力主之下,6小宝、郑成儿等五名少年行凶杀人者被处以斩刑,凶犯各家父母依令罚没家产,投充皇军以服苦役。

        此案在特区引起了极大轰动,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凡有子为恶者无不寒颤,社会风气为之一改。

        但此案同样引了大理寺、都察院、刑部的非议,不过这是后话了。有关此案详情以及自己为何要如此重判的原因,魏公公已然修书一封八百里加急递进宫中。

        当然,常例,公公每次给皇爷递信、递条子、递奏疏密揭什么的,都必备个万儿八千孝敬。

        再穷不能穷皇爷,再苦不能苦贵妃。

        公公相信,只要自己始终坚持这两点,那就算天塌下来也不打紧。

        处理完此案的第三天,四明相公沈一贯遣来学生姚宗文催促魏公公兵,称前番拟定联合舰队一事已和福建巡抚黄承玄通气,福建方面对三方组成联合舰队并无异议,并且黄承玄日前已亲往中左所坐镇,福建水师提督侯安之亦已整顿福建水师精锐战船数十艘进驻澎湖巡检所,福建方面为此次远征动员了舟师万余,钱粮若干。若再不动,每日消耗都是天文数字,以福建之贫瘠万难长久,故江南和浙江方面当动。若不然,只有江南和浙江方面为福建提供钱粮接济才行。

        “福建有舟师万余?”

        魏公公笑了笑,他可不相信福建能动员这么多兵马。

        “黄中丞稍许夸大或许,不过数千却是有的。公公须知,这大军一动,必耗钱粮,福建确是不如江南和我浙江,有些困难也确是存在。”

        黄承玄是浙党举荐的福建巡抚,身为浙党下一代骨干的姚宗文肯定不能拆他的台。

        “咱家这边准备的差不多了,海军已经编组完毕,只待咱从江北购的粮食运来就能出。”

        魏公公没有哄骗姚宗文,皇军6海两军的构建准备工作的确已上了轨道,截至目前为止,近卫师团的第一旅团已经满员,第二旅团的第一、第二大队也已经组成,第三大队和第三旅团也正在抽补整编中,炮兵联队和辎重联队已经成军,现在6军方面能够动员的战斗部队在万人左右。

        海军方面,自联合舰队整编方案出台后,海军方面已经抽出12o艘主力战船充为联合舰队的常备舰队,官兵训练和弹药补充都有条不紊。而仅就此次战役目标来讲,业已补充完成的6军兵马是绝对能够担负战斗任务,荡平东番土著和有可能存在的倭寇及西洋海盗的。更何况,这次是三家联兵,非皇军一家。

        所以,出兵是没有问题的,问题在于公公派人到江北购买的粮食还没到位,另外一点公公却是不好和姚宗文说——他怕死。

        公公不是怕上战场,他老人家可是亲手宰过洪太主,也在宽奠亲自指挥过战斗。所以,战场上的生死公公是真没放在眼里,他老人家是怕台湾的障疫和疟疾。

        国姓爷的前车之鉴公公可是记忆深刻的,因此,公公在等一样东西——金鸡纳霜。

        金鸡纳霜是印第安人用来治疟疾的良药,公公对此药的具体不甚了解,但知道这种药现在是有的,并且被西班牙人掌握着。早在一年多前,公公就已将寻找金鸡纳霜的任务交给了他在扬州运河上救起来的西洋传教士郭居静。

        郭居静得公公所助,已经在特区这边建了座教堂,并且还参与了江南制造总局火器的研,加上公公自诩为虔诚的天主教徒,又有教名,还在实际行动中表示出了对天主教在大明传播的支持,因而在郭居静眼里,这个大明皇帝的宠奴的确算半个自己人,故而对于寻找金鸡纳霜一口应下。

        当然,金鸡纳霜是中国人对此药的称呼,西洋人目前如何叫,公公不知道,但只要找来的是治疟疾的就行。上个月,郭居静有消息报来,说是已经找到这种药,将在月底的时候同在澳门雇佣的一些技术人员一起前来特区。

        因而,哪怕时间再急,沈一贯催的再紧,公公也得等一等。

        他老人家可是万金之子,实在是不便涉险啊。

        为了大明皇军将士的生命安全,公公也得等一等。

  https://www.65ws.com/a/82/82304/5098607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