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司礼监 > 第八十六章 照顾

第八十六章 照顾

        宝乐是个好儿子。

        自打知道干爹一直为军中无粮而愁,宝乐便本着谁不让我干爹好过,我就让谁过不好的原则,连夜持他干爹的名贴拜访了入驻在特区的几家粮商。这几家粮商都是隶属于江北商会的,其中有两家还是高邮分会的。

        高邮分会是第一家入驻海事特区的商会,商会建在海事大道东端,离海事衙门不过一里多地远。商会大堂里悬着一幅字,正是提督海事太监魏公公两年前亲笔所书的题词——“高邮人民真争气!”

        赵宝乐找到这几家粮商后,便提出了赊欠粮食以供军需的要求。

        几家粮商虽说都是叫海事衙门封江靖海逼来特区的,但他们这两年在特区的粮食买卖也算不错,尤其是得到了大明皇军的一定照顾,使得他们能够以低价租买大明皇家海军提供的海运服务,并确保他们的经商环境,所以如今魏公公有求于他们,不管是是出于长远考虑还是眼下的实际利益,几家粮商都是愿意赊欠一些粮食给皇军的。

        虽说几家粮商的赊欠数目并不大,但于赵宝乐而言,却是不小的收获。他也清楚羊毛不能尽在一只羊上薅,这样容易把羊毛薅光。

        所以拜访了几家粮商后,他又6续去了其它商会。这些大小商人出于各种目的,都答应了帮助购买一些粮食供皇军应急。

        宝乐很是高兴,脑袋一热索性把事办的更大些,于是借他干爹的名义给各家派贴,直接搞摊派。

        摊派也是常理,官府治世的常备手段,无甚稀奇的。

        大部分商家都捏着鼻子认了这摊派,但扬州商会却不肯认这账。

        扬州商会表示,魏公公欠他们一笔数目不小的款子,如果赵宝乐一定要他们提供帮助的话,他们也愿意帮忙,前提却是魏公公把欠款给他们结了。

        这笔欠款是确实存在的,总数目高达二十三万两。

        当初魏公公向扬州西关各大盐商“举债”时,曾答应一年一结,便是还不了本金也给利息。可是两年多过去了,盐商们不但本金没见着,利息也没见一个铜板。

        倒不是魏公公不还他们钱,实在是眼下手头紧抽不出来,但他老人家最是讲诚信,时刻信字当头,深知人无信不立,因而哪怕盐商们不敢来找他要账,他老人家还是特意叫海事衙门把那些到期借条整理一下,旧条变新条。

        总之,就那句话,只要有欠条在,这账你们难道还怕咱家赖了不成?

        当然,魏公公还是很希望这些盐商能够响应海事大业,债转股的。但是人呐,越有钱越贼,公公等了两年多,这些个盐商们却是没一个主动投资的,这可把公公气的不行。要不是顾着脸面和形象,公公早就让皇军上门和他们讲一讲国际贸易理念了。

        说起来,盐商们还是鼠目寸光了,但站在他们的角度看,也能理解。毕竟,钱借出去了却回不来,光有条子有什么用?点牢骚是正常的,但除此之外他们也做不了什么。

        要说真的,这帮人又哪个愿意到这吴淞口来开铺做买卖?

        天地良心,盐商的买卖用得着出海?

        离海越远的地方才越有钱赚!

        只是形势比人强,魏太监的爪牙实在是凶狠,盐商们不敢不从,便各家在特区弄了个铺面,生意嘛,真是惨淡的很。也就是勉强维持着,算是给魏太监一个面子,另外也存了想法,这魏太监的买卖兴隆起来有了钱,说不定真能还他们钱。

        这种情况下,赵宝乐却跑上门要人家摊派,人家肯定不答应了。

        “世上没有旧债不结举新债的道理!”

        扬州最大盐商潘家在特区分铺主事的六公子话了,这话就是说给赵宝乐听的,也是说给魏太监听的。但凡要点逼脸,你魏太监就别打盐商的主意。

        赵宝乐当时也叫气着了,黑沉个脸气鼓鼓的走人。走半道却停了下来,回头就又去找人家。不是一个人去的,而是带着一队皇军官兵去的。

        架势闹的很大,盐商们被吓住了,潘六公子也骇的不行,可这帮人也是鬼精,松口同意捐输,然而却是把手上的欠条拿了出来充作捐输。他家六千,你家五千的,凑了个五万两整的捐输。

        能平空抵消五万两债肯定也是功劳一桩,可这会干爹要的是真金白银和粮食,欠条哪能当饭吃。

        赵宝乐急眼了,但这欠条又的确是钱,你魏公公的干儿子总不能不认这条上的数目吧。

        事到这地步,换别人也就算了。可赵宝乐心思活,郁闷之后突然有了主意,却是拿着盐商给的欠条转头去了其它商会,要用这些欠条跟他们买东西。

        “条子是咱义父亲手打的,你们还怕咱义父不认?”赵宝乐每到一家身后总跟着几十如狼似虎的皇军。

        商人们不敢不卖,如此一来,那五万两的欠条竟真的用出去了。

        立了功自要向干爹报喜请功,魏公公听了之后也觉得这个点子好,十分的好。于其让欠条在盐商那里搁着霉,不如把它们盘活。

        “步子要跨大一点,不要怕扯了蛋。”

        公公叫人喊来个刻字先生,弄了枚方印出来。印上也没刻啥字,就四字——“准予流通”。

        尔后公公叫赵宝乐拿着这章出去盖,凡是已在市面上流通的欠条上都加盖此印。然后又颁令给郑铎,让他从刚刚入库的解冻委员会资金里拿出五万两用于兑付欠条。

        “爹不是缺钱么?”

        宝乐不太理解干爹的做法,真要给那些欠条兑了,那不亏大了么。

        公公也不与义子多解释,只叫他依吩咐去办,待义子去办事后,公公方拍了拍屁股,哼着小曲到了后花院。

        后花院有客,却是泰州赵家那儿媳王月娥来了。人不是自己来的,而是公公特意派人去请的。

        这王月娥自打有了魏公公支持后,算是在赵家彻底站住了,把她那有名无实的丈夫治得妥妥贴贴,又借着大明提督海事太监、江南镇守中官的威名把个生意做的比公公赵恒元在世时还要大,现如今外人提到泰州赵家,先想到的就是这位很能干的当家媳妇,而非赵家任何男人。

        公公请王月娥过来却是为了正事,此去讨伐东番可不仅仅是占块土地如此简单,却是要生利的。

        若生利,则必要有商贾参与。

        故而,公公希望泰州赵家能够做一个开拓东番的先驱,带动东番海贸。这个大利头,公公肯定是要照顾下月娥的。

        这赵家媳妇仔细想来,却是水汪汪的很,让人想来都滋润呐。

  https://www.65ws.com/a/82/82304/5022784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