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司礼监 > 第八十四章 巨资

第八十四章 巨资

        看人不能看表面,看事物也不能看表象。

        表面上,魏公公是一个不完整的男人,但内在,公公却是个不折不扣的真男人。

        大明朝的老祖奶奶夸他比丈夫侯二堪用,金枝玉叶的寿宁殿下赞他比驸马结实,未来有望成为皇后的李选侍则称他顶天立地,尔今红得如日中天的贵妃娘娘对他的满意度更是超过自家那个老头子。

        所以,阉不阉党的并不重要,外在的东西公公从来不在乎,他只在乎里子。只要浙党这帮人以后诚心实意的团结在他的大旗之下,他就一定带他们飞。

        不过嘛,论政治眼光,魏公公必须赞一声四明相国,老人家姜辣的很,晓得他魏公公将来一定会成为大明朝的栋梁之材啊。

        也是,放眼当下各省外差,不管是矿监税使还是镇守中官,哪个有他魏公公年轻?又哪个有又他魏公公权势大?更有哪个有他魏公公和皇室关系那么近?

        别看正衔不过正六品,但潜力绝对是无限的。

        四明相公何等人,能随随便便的投资?

        老相国一句拉一拉浙党,无形之中就是对他魏公公的身份和价值的最大肯定。老相国不想人走茶凉,不想树倒猢狲散,不想死后被东林党给踏上一万只脚,他还真就得提前布局,为他也为浙党结个好人缘,弄个好香火。

        姚宗文还是太年轻啊,正如老相国所说,等他做了重臣便会知道没有哪个重臣是不结交内侍的。

        你浙党如今虽然出了个次辅,可那是人东林党的叶向高拉过去的,单论你浙党如今的势力,也就是在浙江和福建有影响力,在京中连楚党、齐党都比不过啊。司礼监的几位大珰又哪个和你浙党有结交的?

        东林党有掌印孙大老爷,东宫还有太子大伴王安,齐党和楚党有金忠,昆党虽然叫打的惨,可也有张诚在皇帝面前帮说话,宣党那边宫中也有人,你浙党是一个都没。数来数去也就是躲在杭州的孙隆了,可孙隆一个织造太监能和秉笔红袍比么。

        谁在中央支持谁,你浙党顶天也只能算一个地方势力,如今突然空降一个中央来的要员,前程无限的要员,身为浙党首魁的沈一贯不有所动作,也枉称一代奸相了。

        当年,沈一贯可不就是吃了司礼太监田义的亏么。

        结交内侍没有错,错的只是失败了而矣。

        你沈一贯看得起魏公公,魏公公投桃报李自然要对老相国推心置腹,对浙党也是另眼相看。

        定下基调,多余的话就不必多说了。

        最终,定下三省联兵出海讨伐东番的日期是九月十三。

        临行前,魏公公代表大明皇帝亲军及本人向四明相公送出最诚挚的祝福——“愿老相公永远健康!”

        出门后才想起这句不太妥当,似有点咒老相国的意思。

        内心里只盼老相国无论如何也要撑过今年,至少,也得撑到拿下东番和琉球。不然,他魏公公还真麻烦。

        毕竟,有一个前首辅帮他摇旗顶着,赶得上一百个御史啊。

        ..........

        大炮一响,黄金万两;

        三军未动,粮草先行。

        回到特区的魏公公一刻也没得消停,军队的组建扩编是大事,出征部署是大事,筹备粮草更是大事。

        三样事无一不牵涉到钱。

        无钱,难成事。

        出去抢劫也得要个本钱啊。

        况,大明皇军乃是仁义、威武、正义之师,岂能真空着口袋出去抢呢。

        公公先解决粮草的事。

        负责参谋司的蒋西凤给粗略估算了个数字,此次出征拟调动海陆两军一万余兵马,故最低限度(六个月)需要粮食三十万石左右,这还不包括种子粮及安置浙闽沿海招募屯垦及岛内土著粮食所需。

        江南虽是经济极度发达地区,但正因为经济发达,所以粮价反而高出其它省份,就拿特区旁边的松江府来说,一石粮食的市价就达到了一两二钱。苏州那边稍低一些,但也达到了一两一钱。南都那边的粮价还比江南要高点。倒是江北诸府的粮价要便宜一些,一石粮少的地方只要六钱就能买到,但是算上运力和人力,价格也不便宜。

        如今粮食真正便宜的是哪呢,不是西北,也不是西南,而是湖广。

        所谓湖广熟、天下足。

        经明朝两百年来的开发,如今的湖广才是大明真正的粮仓。而最适宜种粮的江南倒是耕地数目严重下降,多种了棉花、油菜等经济作物去了。

        没有粮食,肯定要买,公公绝不会让官兵们饿着肚子出去打仗。如此巨大的粮食需求单从一地购买也不现实,因此公公命从江北、江南各府县先行购买,解决先期需求。尔后派人去湖广采购,这个采购粮食的任务自是交给了入驻特区的行商们。

        用公公的话说,这也是一种战争的参与方式。

        能入驻特区的行商,不管是自愿还是不自愿,都在某种形式上和海事特区衙门形成了合作关系,所以,给予他们利益是必然的事。

        无利的事,谁个会起早干呢。

        讲究起来,也算是战争红利吧。

        然而,光是购买粮食最低限度也要拿出四十万两左右。而且人也不是光吃粮食就行的,还得有油盐肉菜之内,按魏公公给皇军定的饮食标准来算,光后勤开支这一块,五十万两也就是打个底而矣。

        光粮食就才打个底,更休谈其它方面的开支了。

        公公真是头疼啊,虽说从朝鲜搞了一笔钱过来,可除去给皇爷的“封口费”以及朝鲜北部协安会的维持费及皮岛的经营费,他拢共能拿到江南的也就剩下不到十万两。

        要不是协安会地盘上有个端川银矿撑着,不说江南的事,就维持住协安会和皮岛这两地的军政费用,他魏公公两腿叉开躺上个一百年也挣不出来。

        所以,公公把设在镇江的宝藏解冻委员会主任赵全和副主任胡仕海召了过来。

        赵全这个委员会主任是有正式编制的,隶属海事特区衙门,正六品、文官,另有承直郎文散阶,级别要比知县高一点。

        胡副主任暂时没有官职,但他已然成功晋级三品会员,理论上胡副主任已然具备海事特区特别顾问的权力。

        这个权力很特殊,用民间的话讲,必要的时候,大明皇帝亲军是可以给胡副主任撑场子的。

  https://www.65ws.com/a/82/82304/5001538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