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司礼监 > 第七十一章 贵妃

第七十一章 贵妃

        喜鹊叫,好事来。

        皇爷煞是高兴,小魏那家伙虽然有点不务正业,但不得不说还是忠君勇于任事的。便拿宽奠六堡来说,早先前辽东巡按熊廷弼上书弹劾李成梁时,皇爷就对李成梁擅弃六堡感到不满。

        后来正好朝中党争,皇爷便借这机会把李成梁召回。他与李成梁君臣相交数十年,辽东诸事颇是倚重,这李成梁也着实替朝廷解了不少难题,如今年纪大了有些糊涂办错了事,皇爷也不好过于追究。

        召回来也是保全这段君臣佳话的意思。

        原是重启了那杨镐,想叫他去辽东把六堡的手尾弄妥,想着办法从建州手中把六堡重新夺回。

        毕竟,这六堡地乃辽右门户,真落入建州之手,便是现在建州二卫忠于朝廷,但将来亦难保证无有隐患。

        化外之民,轻信不得。

        非我族类,其心总异。

        可杨镐那家伙上任之后不思想着收回六堡,削弱建州势力,反而专事炒花部落,请调了麻贵帮他征战。

        诚然,河东奴,河西虏,虏、奴于朝廷而言都是祸害,但轻重缓急,杨镐就有点拎不清了。

        皇爷恼杨镐主次不分,心中有了不满。给事中麻僖、御史杨鹤上书弹劾杨镐轻启兵端,杨镐上书辩解请辞,皇爷就给他来了不管不问。

        这态度自是分明了,杨镐也是有眼力之人,知道自个肯定惹皇帝不高兴了,索性挂印走人罢。

        前脚刚走,后脚那沈涛就上任了。

        张涛这人不是皇爷想用的,此人是清流出身,入仕以来一直在科道打转,未有过实任官的经验。辽东乃九边重镇,军情一日万变,地方错综复杂,岂是一清流官能抚任的。可是这张涛乃是首辅叶向高极力推荐人选,且其虽然是清流出身,但却是湖广人,和楚党相近。

        因而,本着权术平衡之意,皇爷便首肯了,只要这张涛不出错,皇爷便当他有功。待过上一两年,还是要择一熟悉辽东的官员前往接任。

        那个熊廷弼就很不错。

        皇爷属意此人,资历虽浅,但胜在敢做敢为,在辽地几年,杜绝送礼,核查军情,审查大将小吏,绝不姑息养奸,辽地的风尚、纲纪为之大振,是个难得的吏员。不说这些,便冲他敢弹劾李成梁一事,皇爷就当用他。

        简在帝心,自是官运亨通。

        熊廷弼归京之后,皇爷就授意都察院改其为南畿督学,此职乃显望之职,有此职过渡,再任地方抚员,便是顺理成章的事。

        熊廷弼也不负皇爷期望,上任之后纪律严明,很有声望。然却生出一意外之事来,当年乡试,一生员舞弊且与上官争执,闹到熊廷弼跟前,惹着这熊蛮子火大,竟然叫人将这生员棒打致死。

        这可是捅了大篓子了,巡按御史荆养智立即上书攻击熊廷弼。熊廷弼不甘示弱,也上书攻击荆养智。

        这二人一个是楚党,一个是昆党。

        结果呢,养智递上奏章弃职而去,廷弼也因听候核查回家乡去了。

        东林为之欢舞,荆某罢了,那江夏熊蛮子可是楚党大大的干将啊。

        皇爷呢,能怎么办,直能骂上几句熊某人不懂事。

        那张涛上任之后,并不惹事,虽说其在辽东推行的新政不合皇爷心思,不知恩威并施,只知一个抚字,可皇爷纵是不满又能如何。

        督抚重臣,岂是上任几月就能随意裁撤召回的,只能听之任之而矣。

        这节骨眼,那小魏却是跑到辽东闹出好大事来,神不知鬼不觉的就把宽奠六堡给荡平了,皇爷得报,却不高兴,反而大大的生气。

        生气的原因是他可不曾授意小魏如此,更不曾授意小魏什么便宜行事,先斩后奏的权力。

        纵此事办的漂亮,很是解了皇爷心底担忧,但越界所为终是不合规矩,皇爷不能不管不问。

        辽东巡抚张涛连上数道奏折,首辅那边亦是指责连连,皇爷不能不有所表示。好在,上谕未发,小魏密揭就来了。

        皇爷看着高兴,事情嘛就好办。

        .......

        皇爷坐在轿中去贵妃处,闭目养神,外朝的臣子总不及近侍家奴来的好。小魏自个上书请罪,皇爷念其诚心悔改的份上,二十万变三十万,你小魏总不须皇爷再于你多说什么吧。

        叫朕背这个锅,总得付出点代价的。

        如今水涨船高,你道朕还是区区五百两就能收买之时了么?

        辽东张某那里,朕知道了还不行么?你倒要叫朕做什么?事情已然出了,尔等就好生安抚那建州就是,总不能叫朕杀内臣,再把朕的子民还你不成!

        路上,却见着东宫的管事太监王安,皇爷命停轿将王安召来,问何事。

        王安答称皇长孙读书遇一难事,教授皇长孙读书的翰林院孙学士叫从内书堂取几本书来。

        皇爷点了点头,让王安赶紧去办,那孙学士他也是知道的,此人叫孙承宗,是皇爷亲自为长孙选的老师,将来或许便是帝师。

        抬手命抬轿继续走,轿起之后,皇爷却突然又命停下,对那恭立一边的王安道:“你且与太子说,与司礼监说,与礼部说,校哥儿进读当依皇太孙例。”

        “是,陛下!”

        王安心头猛跳,泪水险些夺眶而出,自国本以来,这还是陛下第一次明确皇长孙为皇太孙啊!

        真莫就是隔代亲?

        望着陛下远去的轿影,王安感慨万千。

        有陛下“皇太孙”一语,太子之位再不复他人所有!

        ..........

        皇爷到得贵妃娘娘处,却是不曾说先前已叫升格皇长孙为皇太孙,这是怕贵妃又苦闷不乐。

        可是到了地方,却见贵妃似心情不快,正倚窗栏间发呆。

        皇爷纳闷,这又是谁惹着贵妃了?

        听到脚步声,贵妃惊醒,见是陛下来了,忙起身欲扶,可身子刚动,却是一阵呕心,不禁难受扶窗欲吐,然则是干吐几次。

        “爱妃这是怎么了?”皇爷好不心疼,不顾腿脚不便,上前扶住贵妃。

        “陛下,臣妾...”

        贵妃神情略是慌张,继而却镇定下来,抬首娇羞看着丈夫,低声羞语道:“怕臣妾这身子又有了。”

        “又有了?”皇爷一愣,不明其意。

        贵妃更是大羞,指着自己肚腹,然后白了丈夫一眼,嗔道:“陛下可真是龙虎精神啊,却是叫臣妾如何见人,这都见着孙儿了,倘若生下来,真是羞死人了。”

        “噢?爱妃这是有孕了么!”

        皇爷怔后喜出望外,赶紧扶贵妃坐下,喜悦之色怎么也掩藏不住,“好,好事啊,朕老来得子,上天待朕不薄啊...”

        “陛下光晓得高兴,你自个也说老来得子...陛下倒也罢了,可臣妾怎么见人...”贵妃脸色似熟透苹果。

        “有什么不可见人的,这不正说你我夫妻...朕...能干吗...”皇爷“嘿嘿”一笑,朝贵妃眨了眨眼。

        “哼,陛下倒是真能干,也不怕羞。”

        贵妃将身子斜靠在丈夫怀中,一脸温存似水,一身娇羞可人,只那心头却是如小兔般跳个不停。

        从时间上算,与陛下行那周公之礼时可是错了好几天,唉,真是冤孽...叫本宫如何见人噢...

  https://www.65ws.com/a/82/82304/4952888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