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司礼监 > 第四十八章 四不

第四十八章 四不

        千岁啊,这是一个多么令人向往的崇高荣誉,亦是让多少人为之奋斗终生的伟大职业啊!

        自古千岁出人材。

        禾乃师赎病主左辅正军师东王九千岁、右弼又正军师西王八千岁、前导副军师南王七千岁、后护又副军师北王六千岁……

        这些都是千岁中的人材,赫赫有名的杀鞑好汉咧。

        不过,千岁的鼎峰莫过于自家二叔——厂臣上公忠贤九千九百岁,亦是一位勇于抗击外敌,承担天下重责的好汉。

        能为一个千岁,便证明此人的人生已经步入**,嗨的很咧。

        能为九千九百岁的侄儿,也是足以百世流芳的咧。

        一直以来,公公对“千岁”真的很重视,他老人家年纪轻轻就等着将来做小千岁呢,这突然间有个人提前给他老人家上尊号,公公内心自然是波澜万千,震骇之中带有激动。

        就好比前世一门心思高考,盼着祖坟冒青烟,能够一举考入清北,可突然间上面来人说你小子不要苦读了,只要改个国籍就能上清北,或者把祖宗扔了改个族也能上,这等好事,哪个不喜欢咧。

        只是,欢喜归欢喜,公公还是要慎重对待“千岁”这一吉祥称呼的。

        按制“千岁”乃藩王和皇后之呼,朝藩国王亦可用之,却独无用之太监身上的道理。

        “小国官吏忒不懂事,此呼焉能于大庭广众之下叫来…你现在叫咱千岁,便是叫咱早点死啊…咱那老皇爷眼里进不得沙子咧…”

        身为天朝上使,身为皇帝近侍,公公岂能如藩属小吏般不懂事,因而亲善的将那乱拍马屁的朝藩小吏叫了出来,问了其名其职之后,笑骂几句,要其不得胡乱称呼,乱了礼制。

        “小人该死,小人该死,请天使责罚于我!…”

        林审药察言观色,发现大明天使语气虽有质问,但神情却不像要追究自己乱呼逾越的样子,心下大安,遂大声请罪。

        他这一喊,其余南阳属官也纷纷喊叫起来,希望大明天使能够饶过南阳官民,赦免他们不敬之罪,那真是一个个语调激昂,声音抑扬顿挫的很。

        魏公公虽不懂他们在喊什么,但看着很熟悉,知他们一定是在求自己,便微微点头,心道咱是大人,大人总是不计小人过的。

        朝边上金国南看了眼,吩咐几句,后者立时上前于那众朝鲜官民说道:“大明天使有令,今天兵入城,非是扰尔地方,实是问那守官不敬之罪!尔等当速协助天兵稳定城中秩序,并给予天兵钱粮照应,另天兵今日于城中借宿一晚,尔等可立行安排。倘事事让天使满意,则可不咎尔等…”

        众佐官听后,都是松了口气,由那林审药代表他们向天使保证,一定会竭尽所能让天使和天兵将士们满意。

        须知城内满是天兵,这天使但要一个心情不好,可就是阖城玉碎了。现在,却下令安抚百姓,不扰地方,只问那柳县令之罪过,并要求安顿天兵,已是难得结果了。

        “如此就好。”

        魏公公坐回轿中,忽的手指那乱叫自己千岁的林审药。

        林审药一愣,忐忑不安的上前,恭声道:“天使有何吩咐?”

        “南阳诸官吏,独尔还算知礼,便由你领咱去那衙门。”言毕,魏公公摆了摆手,八抬大轿顿时抬起。

        林审药欢天喜地,只觉天降恩泽,大明天使竟说南阳全城,独他知礼呐!

        这句话倘若传到汉城,便是他林审药脱抬换骨之日。

        当真是天使一句话,胜他百年书啊!

        激动之下,走路都倍有劲。

        其余南阳佐官见状,都是羡慕妒忌,个个后悔怎么自己不晓得给天使奉上“千岁”礼称。

        途中,公公于这林审药问了些许南阳事务,得知那县令柳显忠并未逃跑,而是老实呆在衙门之中,不由感到好奇。

        “安东柳家?”

        魏公公点了点头,这个姓不得了,和崔姓一样,都是朝鲜望族之姓,也是朝鲜东班贵族之首了。

        朝鲜这个国家,虽样样学的大明,但其国却是等级森严,近似奴隶制。国分四等,首等便是王族和士大夫(两班贵族),其次为中人,再次为平民,最次为贱民。每个等级之间可谓是壁垒森严,难以逾越。至现下,这个等级制度简直就是苛刻。诸如贵族男子若纳贱民为妾,则所生子亦为贱民。而贱民是不能参加科举的,唯独参加杂科,出仕也只能做低下的参下官。

        公公想到了郑铎,他的父亲就是朝鲜贵族,然母亲是贱民,因而郑铎出生之后很不受其父喜欢,最后导致子弑父的人伦惨事。

        公公有点遗憾没有带郑铎北上,若不然以他大明皇军总兵官的衔头回家,那郑家上下却不知如何看他。

        “柳某太过无礼,咱要好生问他!”

        在城外晒了那么久的太阳,公公心头可窝着火咧,管你是安东柳家还是王八李家,叫公公受了这么大罪,都得死啦死啦。

        未几,公公一行气势汹汹至南阳县衙,众亲卫鱼贯而入,衙门内哪有兵丁守护,不一会便搜到了那柳县令。

        公公往堂上一坐,随手拿起人县令的堂木拍了声,喝问堂下站着的柳显忠:“尔藩属小吏,焉敢怠慢咱天朝亲使!”

        柳显忠却只是将头垂着,并不吭声。

        魏公公又喝问几次,这人仍是不答。

        “天使有所不知,县令曾言不纳,不降,不走,不言。”林审药在边上道,浑不理会柳显忠是否听到。

        噢?

        公公笑了起来,然后挥手命将柳县令先关进大牢,称要将这柳县令押解回国问罪,尔后要这林审药代行县令之职。

        那柳显忠被关入大牢时,方才低声与同时被押入大牢的虞侯钟正信道:“我之所以不死,当是闻那天使欲送我至天朝问罪。然天朝皇帝素来明理,大臣亦重我藩属,若能见到大臣和皇帝,我便当面理论,何以亲使无端率兵入我国内?究竟孰是孰非?”

  https://www.65ws.com/a/82/82304/4897478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