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司礼监 > 第二章 好男儿当杀奴

第二章 好男儿当杀奴

        因担心李成梁真的会向在金州的降倭和飞虎军动手,魏良臣不敢在京中再停留,便派人往国丈府报个讯,说他有急事先回江南,小舅爷可自行南下。

        至于郑教主对此是否不满,那是他郑家的事,跟魏公公无关。他郑家父子是不是真的想夺兵权,把个皇军都指挥使给做正做稳,也全看他父子二人的本事。郑国泰真要能把自己给架空,魏良臣断然不会拔刀相向,反而要高看这“小舅子”一眼。

        与内廷各衙门合作的事,如今四司八局大体没有问题,御马监和内官监这边也没有问题,其余各大单位魏良臣这边真是没时间去拜访了,遂让陈默先将四司八局的事对接处置好,其余各单位等年底或明年再行接触。

        这也有个好处,六月以后,南边就要和浙江方面合作征讨东番,届时必有收获,要四司八局这边尝些甜头,其余各单位自会眼馋,说不定不用魏良臣派人登门,他们就上赶着来投贴了。

        也可以叫先富带动后富。

        不管哪个年头,有钱赚,有好处捞的事,没关系的还往里钻,况有关系的。大明皇军在南边越是风生水起,内廷想和魏良臣打交道的就会越多。可以预见,在不远的将来,主客定然易位,合作不合作不是魏良臣求着人家,而是人家要看他眼色了。

        哪怕其余各监不肯和自己合作,魏良臣也无所谓了——强扭的瓜不甜嘛。

        至于跟万历道别,魏良臣倒是想走之前跟皇爷来场让人感动的君臣和谐泪别的场面,可人万历怕是不想这样干,所以魏良臣明智的息了这个念头。真要说道别的话,贵妃娘娘比他丈夫更值得自己去一趟,可真是没有时间啊。

        时间不多了,儿女之情只能先放到一边。

        最终,魏良臣没有选择进宫辞别,他只是分别给客印月和寿宁写了封信,东宫那边让人给二叔捎了口信,并没有直接给西李送信。他相信西李会从二叔那里得到消息的。

        他也没有再去找东哥,内心无疑是复杂的,他是不想东哥远嫁蒙古,然后死在那里,但他现在能做的真是不如李成梁。

        至少,李成梁给叶赫部的帮助是实打实的,而他即便许诺的再多,在东哥及叶赫族人来看,也不过是在吹牛。

        更何况,李成梁在辽东的影响力绝不是他一个天子近侍可以比的。至少,现在李成梁说一句话,奴尔哈赤肯定得兜着。而他魏公公说一句话,奴尔哈赤恐怕要先掂量下再考虑可不可以,结果也多半是不可以。

        这差别就很明显了。

        因此,在没有绝对实力可以干涉甚至决定辽东局面前,魏良臣是不可能劝说东哥不要远嫁蒙古,东哥也根本不会听他的。

        这无疑让他十分难受,可他能怎么办,总不能带着天津那千把人就去黑图阿拉,挑战黑脸老汉的四万精骑吧。

        他脑子没坏,因而只能将对东哥的遗憾深深压抑在心底。

        ………

        离京的事魏良臣只告诉了两个人,一个是李永贞,一个是田尔耕。

        一个东厂,一个锦衣卫。

        李永贞是经万历任命的东厂内档,因而哪怕他没有什么后台,这个内档位置也是做得稳的,况他还有金忠在后头罩着。田尔耕更不用多说,正宗官二代出身,有钱人长得帅,又会办事,关键还看得准胆子大,出了名的亡命徒,这种人,根本不用魏良臣替他操心什么。他告诉对方自己离京,纯粹是朋友间道个别。

        李永贞和田尔耕在北安门外一处不起酒的小酒馆里给魏良臣摆了辞行酒。魏良臣没和李永贞多说什么,只说了几句黑旗箭队的事。

        “崔应元那边我已经交待了,金公公那头我也打了招呼,箭队的事你放心好了。”李永贞端起酒杯敬魏良臣,后者端起一饮而尽。

        田尔耕夹了两筷子菜,忽的问了句“听说你去了宁远伯府?”

        魏良臣点了点头“老太傅要见咱,咱能不去么。”然后笑了笑,“不过没什么好事,话不投机半句多吧。”

        “你要小心。”田尔耕放下筷子,“李成梁的三子李如桢掌北镇,是我的上官。”

        “李如桢掌北镇?”

        魏良臣一愣,之前他还真不知道北镇抚指挥竟然是李如桢。

        “舍人是天子近侍,外差提督太监,李家固然对你不满,但想不敢对你行凶。”李永贞是随魏良臣出过关的,对于李家和这位前舍人的恩怨自是了解,他有些不屑的说道

        “李如桢掌北镇不假,但这人虽将家子,然未历行阵,不知兵。又藉父兄势,自以锦衣近臣,不肯居人下,因而和同僚关系很是不洽,”侧脸看向田尔耕,“和你们骆大都督闹的就很僵吧。”

        田尔耕笑了笑,虽没开口,但显然是默认此事的。

        “便是他李如桢掌北镇,咱家就怕了他?”

        魏良臣是真心看不上这个北镇抚锦衣亲臣李如桢,因为此人胆小如鼠,辽东战事的恶化跟他的二哥李如柏脱不了关系,但李如桢也是“出力”甚大。

        开原陷落后,铁岭便成为了辽北的一座孤城。然亡羊补牢,犹为未晚,开原失守后,辽东明军应立即调兵遣将固守铁岭,铁岭在,将来还能谈到恢复,铁岭再失,辽北尽失,明军在辽北的势力便荡然无存了。

        所以当时朝廷的一些官员以为,李成梁久镇辽东,在辽人心中威望极高,女真人当年闻其名则胆寒,如今李成梁虽然不在了,但他的后人还在,若用其后人镇守铁岭,或许事情能有转机。

        再者李成梁墓在铁岭,李成梁的家族在铁岭,由李氏守铁岭是最佳选择。于是杨镐和辽东巡抚周永春上书朝廷,将李成梁第三子李如桢调到了辽东。

        然而李如桢是典型的纨裤子弟,靠着父亲的军功当上了锦衣卫北镇抚司使,一直在京城生活,根本没有带兵打仗的经验。将铁岭这么一座重镇交给这样一位少爷,结局是不言而喻的。

        也许杨镐看到了这一点,李如桢到任不久就将其调回沈阳。沈阳铁岭仅一百二十里,如此李如桢镇守沈阳,可随时策应铁岭。

        开原之战后的一个月,奴尔哈赤率五万大军杀向铁岭。铁岭卫的守将已探知奴尔哈赤的动作,他们飞马向李如桢报急。若李如桢能及时发兵来救,便会对奴尔哈赤形成内外夹攻势,即使不能取胜,也不至于很快城陷,最起码还能够消耗敌人的有生力量。

        但李如桢畏敌如虎,动作迟缓,贻误了战机。铁岭之战打响,守城军在游击喻成名、李克泰的率领下,英勇抵抗,八旗军凭?J车和云梯猛攻,战斗异常激烈。

        奴尔哈赤安排在城中的奸细再次发挥了作用,战斗正在激进行中时,奸细们打开城门,辰时许,八旗军从北城门涌入城中,铁岭陷落。城中士兵死难者四千余人,民众财物尽被俘掠。

        此时的李如桢已赶到铁岭,但他不敢与奴尔哈赤争锋,在距城十五里处安下营寨观望。勇将贺世贤一再请战,他却按兵不动。奴尔哈赤得知明军来援,便率兵迎敌,李如桢吓得急忙撤军,临撤军之前,他在城外割下战死者的首级一百七十余个,充作战场上杀死的敌兵,回去冒功领赏去了。

        将门之子,行为如此苟且,令人为之扼腕。

        李永贞说的一点也不假啊,这种人没什么可怕的。

        “李成梁诸子,如松最果敢,有父风。其次当是五子如梅,但性躁动,非大将才。余下诸子,皆是鼠类,李成梁真欲与我为敌,我便替他清理门户,省得他一世英名叫鼠子丧了。”魏良臣半开玩笑道。

        李永贞和田尔耕听后,对视一眼,俱是苦笑。

        “这话也只你舍人敢说。”李永贞缓缓起身,“天下无不散之宴席,永贞感舍人提携大恩,今后但有用处,任舍人驱使,绝无怨言。”

        田尔耕也端起酒杯,淡淡道“我能出力的便出力,出不了力的我也没办法。”

        “我与李兄皆是阉人,别的咱不怕,咱就怕将来人家说你田尔耕是阉党咧。”

        魏良臣哈哈一笑,举杯一饮而尽,尔后朝二人一抱拳,转身出得酒馆翻身上马,扬鞭而去。

        …………

        金州城并不大,以前属伪元的辽阳路,洪武八年在此改建金州卫,治所就设在金县,其下辖有金州中左所、金州中右所,都是千户所。

        降倭及飞虎军余部就被杨镐安置在金州中左所等待海运,之所以安置在此处,便是因为金州中左所的游击尚学礼是杨镐从前的旧部。

        魏良臣知道这个尚学礼,其将来是毛文龙麾下的大将,奴尔哈赤嫡福晋佟佳氏的堂弟佟养真就是被尚学礼擒杀的。

        尚学礼后来是在和后金军作战中力战殉国,其长子尚可进和其父一样也都为国阵亡,父子二人都是辽东的抗金名将,死的不可谓不壮烈。

        可惜,尚家不但出忠义之人,也出千古汉奸。

        尚学礼后来被他的敌人伪清追赠为“平南郡王”,便是得益于他的次子尚可喜——一个认贼做父,双手沾满同胞鲜血的大汉奸。

        魏良臣前世看过一本《汉儿不为奴》的作品,该书中尚家下场可谓大快人心。可惜,那只是小说家言。

        现实,却是忠臣无后,好男儿不杀奴。

        辽南地区土地却十分肥沃,汉民达百万之多,可以说是辽东的大粮仓。金州所在地区大致就是后世的旅顺和大连,这个地方在两百多年后是军事重镇,兵家必夺之地,然而此时却不受重视,驻兵并不多。

        天启元年后金军攻占沈阳后,相继派兵往南攻占了鞍山、海州、耀州、盖州、永宁、金州等地,但因为当时金军主力放在山海关方向,对辽阳以南地区并不重视,所以留下的驻守兵马不多,给了一个具有海权意识的明朝大将可趁之机,并最终崛起为一股严重威胁后金腹部的军事力量,鼎盛时,拥镇兵十万。

        此人就是治所在朝鲜皮岛的明东江镇总兵毛文龙。

        在天启元年至崇祯二年以前,金州、旅顺一带基本上是由毛文龙控制,并且以金、旅为基地向耀州、盖州等地游击,与在鸭绿江边的义州、宣州等地明军南北配合,极大的牵制了金军,一定程度上减轻了山海关方向(宁远、锦州)明军的压力。

        毛文龙未死之前,后金只能在山海关方向对明军展开一定攻势,但无论是规模和收获,都属于得不偿失,缴获有限。毛文龙死后,已更名为清军的满州军队却敢绕关大举入侵明朝内地,前后五次,斩获人丁百万之多,其他物资更是不计其数,极大增强了满清实力。

        由此可见,东江镇的存在对于明清战略态势的重大影响。

        毛文龙死后,东江十万明军陷入内讧、群龙无首的状态,将领们忙于争夺皮岛总兵的名号,相互攻伐,对上岸袭击金军再也没有兴趣,甚至还主动放弃了陆上的金、旅等地,这就使得毛文龙当年立足皮岛牵制后金的战略完全破产。

        东江明军不敢上岸,金军自然是求之不得,他们没有水师,自然也不会下海攻打明军,金明双方就这么你不管我,我不管你,倒也“其乐融融”。

        这个局面一直到明朝灭亡。

        魏良臣决定亲自来金州接人,便是要实地考察一下辽南地区的海岛,看看是否能够提前建立东江镇,或在几个大的岛屿上建立军事基地,储备粮食军械,以为将来大战同时发展为一条固定的航道,承担日后辽东、朝鲜的海贸。

        他有考虑过现在就进驻皮岛,但因皮岛实际控制在朝鲜手中,并且距离金州辽南有四百里,倘若在皮岛设海军基地,一来会惹国际纠纷(朝鲜),二来粮食、兵员、武器不便运输,所以他倾向的东江镇所在是隶金州的沿海岛屿。

        不过在此之前,他要到金州中左所把人接走。

        。

  https://www.65ws.com/a/82/82304/4830002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