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司礼监 > 第一千二百七十章 凭咱年轻呗

第一千二百七十章 凭咱年轻呗

        太傅杀得人,咱也杀得人。

        杀一是为罪,屠万是为雄。

        你李成梁能有今日,靠的不就是在辽东杀人么。

        你能杀得,咱又为何杀不得?

        魏良臣语气不冷,态度却很坚决,李成梁真敢对降倭和飞虎军下手,他便豁出去灭他李家满门。

        后果嘛,没什么,大不了拉着队伍奔东洋,在那富士山上树起“尊华兴亚”大旗。

        这可不是魏良臣心血来潮,他将自己的军队命名为大明皇军也不是恶趣味,跟小田、真田他们宣扬“尊皇讨奸”更不是骚操作,而是他真的是要致力于亚州共荣的。

        这个计划是确实可行的,因为现实的日本思潮给这一伟大计划提供了最好的思想基础和舆论支持。

        在日本,有一种思想一直占据着日本思想界的主流,这便是“兴亚主义”。

        简单来说,日本的主流学界认为日本乃是先秦遗民,华夏支脉,日本人民和中国的汉人是同种同文,甚至一些人认为和族就是汉族。

        日本不过是中国的汉人在东洋建立的一个国度而矣,并且因为中国曾沦亡于蒙古人之手,日本的汉人文化比之故土更加纯正。至少,在蒙元时期,日本才是实质意义上的中国——以儒家文化圈为主导的真正华夏圈。

        这一思想一直在得到不断的发展和宏扬,兴亚主义者们认为东亚诸国应该联合起来,日本应当重新归于华夏大旗,讲汉语,用汉字,废假名,更旗易帜,若中国够强,则归于中国旗下重振华夏;若中国衰弱被异族入侵,日本则当立即挺身而出与异族战斗,以“庶子”身份争夺华夏正统,以免华夏文化被异族玷污沦丧。

        和魏良臣前世日本明治之后的脱亚论不同,兴亚主义和脱亚派完全不是一路人,他们不是想让日本成为亚州第一,而是要让日本成为中国,无论是吞并还是被吞并。

        在对清朝的战争,兴亚主义者便不认为是对中国侵略,而是远在日本的汉人和占据故土的外来殖民侵略者斗争,以实现“驱逐鞑虏,恢复中华”这一伟大目标。

        在此之前,南明和伪清十七年抗战之时,日本和朝鲜两国便都有计划派出军队助战,南明甚至向日本出使借兵十七次之多。

        根本原因便是明朝的主流思想也是认同日本是华夏文化圈的一部分,认同他们和汉人是同种同文,因而向同种同文的日本求救并不是可耻的事,沦于异族满州才是最可怕的事。

        可惜,因德川幕府闭关锁国,日本最终没有组织援军渡海抗清。但民间对于南明的帮助却是源源不断的,一直持续到了明郑末期。

        后因清朝对华夏文化的毒害,导致中国沦于半封建半殖民地,这使得兴亚主义在日本无法再得到支持,日本人民渐渐的开始鄙视原本和他们同种同文的中国。

        日俄战争后,脱亚入欧论成为主流,兴亚主义开始失势,逐渐衰退。但他们仍在民间秘密支持汉人抗清,帮助母国汉人,清末革命党便得到了日本民间的大量支持,这和兴亚主义是脱不了关系的。

        并且这一思想也没有绝迹,到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日本赤军诞生了。用魏良臣前世话讲,那是真正的精中分子。

        现在,兴亚主义在日本正澎湃发展着,并取得主流学界共识,大量汉人在日本从事反幕斗争,并被日本人民视为反幕英雄,便能看出现时日本国内对于汉人的尊敬,对于华夏的认同。

        这个认同便是魏良臣“亚州共荣”的坚实基础。

        他认为日本对中国犯下了滔天罪行必须予以正视,也必须予以报复,但在现阶段,对日本要客观看待。

        通过兴亚主义思想改造日本,使之成为真正的中国一部分,是对中国未来有着深远意义的。

        当然,这个改造过程可不是单靠思想就能实施的,还必然伴随铁与血。

        治安战,扫荡反扫荡,皇协军的建立,维持会的组建等等,都是改造计划的一部分。

        不排除某一天,为了神圣的使命,魏公公要头扎毛巾,顶着炎炎烈日在江户的乡下撅着屁股趴在地上,小心翼翼的扒拉一阵后,气得大骂“八格牙鲁!”

        ………

        正如赌钱一般,有底气才敢押注。

        后路早布好了,魏良臣如何怕一个将死的李成梁。

        你动我的人,我动你儿孙,倒要看看谁手段更辣一些。

        出人意料的是,李成梁对于魏良臣的威胁竟然没有动怒,而是淡淡说了句“年轻人好大的口气。”

        “不就是杀人么,太傅杀得,咱家就杀不得?”魏良臣同样淡淡看着李成梁。

        双方彼此对视片刻后,李成梁突然轻笑一声“你凭什么?”

        “就凭咱是宫中的人,”魏良臣咧了咧嘴,“就凭咱家肯定比老太傅晚死。”

        闻言,李成梁的脸颊微微抽搐了下,尔后缓缓说道“老夫真是小看你了,不过你确是个有胆色的人,但老夫相信,你会权衡此事的。”

        ………

        “你为什么要拒绝李成梁?”

        东哥到现在还是想不明白魏良臣为何要那么做,得罪李成梁是没有好下场的,难道他真不在乎金州那帮人,难道他敢真的为了那帮人对李家的人动手?

        魏良臣摇了摇头“我为什么要答应他?洛洛儿是我的女人,我凭什么要送给他?”

        东哥不屑道“你都当太监了,洛洛儿跟着你跟守寡一样,留着有什么用?”

        “你管我怎么用?”魏良臣没好气说了句,继而凝视东哥,“李成梁为何要洛洛儿?”

        东哥迟疑之后,告诉魏良臣李成梁要洛洛儿的目的是想分裂建州。

        “扎萨克图已落在李成梁之手,他想扶持扎萨克图,洛洛儿是舒尔哈齐的福晋,对原舒尔哈齐的族人有影响,所以必须把她弄回去。”东哥说道。

        “他终于知道虎大会伤己了。”魏良臣微哼一声。

        东哥点了点头“你们汉人说亡羊补牢犹未迟。”

        “这就是你认他做义父的原因?”魏良臣认真的看着东哥。

        东哥犹豫了下,道“叶赫需要李家的帮助。”

        “所以你把自己给了他?他都快死的人了,怎么用你?”魏良臣的话中满是酸意。

        本卷结束,进入下一卷《帝国之花》

        。

  https://www.65ws.com/a/82/82304/4823181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