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司礼监 > 第一千二百五十八章 要你干什么的?

第一千二百五十八章 要你干什么的?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

        虽然苏东坡的这首《江城子》很合魏良臣此时心态,但他没法拿这首词来做开场白,因为太悲了。

        世间的男人恐怕都爱这首词,但却没一个女人喜欢。

        结合和寿宁的相遇相知到相交,魏良臣觉得《京师一夜》这首歌还是能很好的反应双方的关系,也能很好的唱出他的心境。

        “t北京,我留下许多情,不管你爱与不爱,都是历史的尘埃…不敢在午夜问路,怕被拉到漆黑小巷…”

        他在忐忑不安的等待,何冲进去有一会了。

        他不知道寿宁此刻在想什么,但他知道自己见着她之后应该做些什么。

        摸着胸口说,魏良臣的内心是无比复杂和愧疚的。

        复杂是因为,他没想到自己的第一个孩子竟然是和寿宁的;

        愧疚,则是对于那个无法认祖归宗的亲生骨肉。

        以前在江南时,他似乎觉得没有怎么样,当爹就当爹了吧,没什么大不了,很多时候他甚至都没想这个儿子。偶尔想到的时候,也不会有太多情感流露,只是觉得很有趣。

        可是,当他离儿子只隔着一道门的时候,他却突然意识到自己是真的当父亲了,他有了可以传承自己一切的血脉。

        这个血脉的存在,甚至可以牺牲他这个父亲。

        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感让魏良臣的眼眶突然红了,他渴望见到自己的儿子,他渴望听儿子叫他一声“爹”。

        可他知道,这是不可能的,这是奢侈的。

        他强忍着那种难受,默默的立在那里。

        “魏公公,殿下让您进去呢。”

        何冲不知什么时候悄然退了出来,轻步来到了魏良臣身边。

        “好。”

        魏良臣轻轻呼了口气,快步向屋内走去。何冲和一个宫人则是悄悄的退了出去。

        魏良臣推开了门,视线内寿宁怔怔的站在那看着他。

        两道目光会聚的时候,彼此双方都如一个寒颤般,心头一下五味杂陈。

        “我…”

        魏良臣好像忘记了一切,傻傻的站着,张了张嘴,但不知说什么。刚才在外头想的所有开场在此刻都浑然消散。

        “你回来了。”

        寿宁笑了,笑的很开心,继而却泪水涌眶而出。

        魏良臣上前抱住了她,两个人紧紧拥抱着,许久许久,彼此才松开,静静的看着对方。

        没有千言万语,也没有一句质问,很安静。

        “儿子呢?”

        魏良臣四周扫了眼,没发现儿子。

        “在里屋睡呢。”

        寿宁示意魏良臣随自己进到里屋。

        里屋的床上,一个胖嘟嘟的小家伙正兀自熟睡着,对外界的一切都不知情。床上搭着蚊帐,散落着几件婴儿玩具,拨浪鼓、小铜铃之类。

        魏良臣秉气走到床侧,他看了眼寿宁,得到对方的肯定之后,轻手轻脚的掀开蚊帐,半蹲在床侧,定定的看着熟睡的小家伙。

        他不敢发出一丁点动静,只那么定定看着,鼻间嗅到的满是奶香味。小家伙许是感觉到什么,两只小脚忽的蹬了一下,然后歪了过来。魏良臣以为他醒了,可发现小家伙只是换了个睡姿,依旧睡的很香。

        “他叫什么名字?”

        魏良臣的眼神很柔和,视线紧紧落在小家伙脸上,怎么挪都挪不开,就好像无形之中有个巨大的引力在牵着他般。

        寿宁迟疑了一下,低声道:“冉士奇。”

        “冉士奇…”

        魏良臣的心被刺了一下,疼的难受。

        世间没有什么比自己的骨肉跟人家姓再痛苦的事了,他将脑袋凑了上去,轻轻的吻了儿子小脸蛋,然后转过身来,恳求的看着寿宁:“我能带走他么?”

        “你说呢?”寿宁看着他。

        魏良臣沉默了,他知道这不可能,哪怕他很想。

        “你可以抱抱他。”寿宁淡淡道。

        魏良臣忙“嗯”了一声,伸手要抱儿子,可他不知道怎么抱,手忙脚乱,好不容易在寿宁的帮助下把儿子抱住,儿子却醒了,然后一泡尿尿在了他身上。

        魏良臣乐了,一点也不嫌弃儿子送给他的礼物,傻傻的看着。寿宁嗔了他一眼,将儿子接在手里哄了起来,慢慢的,小士奇又睡着了。

        怕把儿子再弄醒,魏良臣不敢抱了,站在边上看着寿宁将儿子放在床上,轻轻的在身上拍着。

        “辛苦你了。”

        魏良臣有感而发,相比寿宁这个母亲,他这个父亲太不合格了。

        “也没什么辛苦,就是为了生他,险些死了而矣…”寿宁看着儿子平静说道。

        “我知道…”

        魏良臣将手轻轻放在寿宁的背上,想安慰她却不知从何说起。

        寿宁却侧过头来看着他,似笑非笑道:“你真想带走他?”

        魏良臣点了点头,他真没法接受自己的儿子管人家叫爹。但现实告诉他,这不可能。

        “如果你要带走他,就得带走我。”寿宁的目光突然变得很炽热,这句话似乎在她心底埋了好久,一直压抑着。

        魏良臣愣在那,半响之后痛苦的摇了摇头:“你知道这不可能。”

        “为什么不可能?…这世上还有你魏公公不敢做的事么?如果你真不敢,他是怎么来的。”寿宁的目中满是嘲笑和讥讽。

        “这不是一回事啊。”魏良臣无语。

        寿宁却生了气,气鼓鼓道:“我不管,你必须带走我娘儿俩,我不想再和冉兴让过了。”

        “你疯了么,这事要传出去,陛下会杀了我的。”魏良臣有点慌,寿宁这丫头疯魔起来很吓人的。

        “父皇就喜欢钱,你给他钱不就行了么。”寿宁不以为然。

        魏良臣汗颜:“这种事可不是钱能解决的。”

        “这世上没有钱解决不了的事,就是有,加钱便是。”寿宁“哼”了一声。

        魏良臣叫这话给滞住了,因为这话不就是他的做事准则么。是啊,这世上有什么不能用钱摆平呢。冉兴让可以拿钱摆平,万历同样也可以拿钱摆平啊。只是…

        “不行的,就是加钱也不行…想要你父皇同意,没个千八百万两他不可能松口的,可我们哪有这么多钱。”

        就这个数字也是保守价,都不确定万历是不是肯卖女儿呢。人毕竟是皇帝,再贪钱也不至于为了钱把女儿卖了吧。

        寿宁听了这话,却是一脸不乐意:“没钱你就去挣啊,要不然要你干什么?难道我就给让你白玩,给你白生儿子么!...”

  https://www.65ws.com/a/82/82304/4812135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