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司礼监 > 第一千二百五十七章 公公是厚道人

第一千二百五十七章 公公是厚道人

        魏公公提出的包年问题让林主事从中嗅到了商机,虽然这个名词听起来很新,但概念却是一讲就知的。

        最终,魏公公用七千两替驸马爷换来了源鑫居首位包年客户的待遇。

        林主事代表源鑫居承诺,在未来一年之内,驸马爷可以不限次数,随时随地光顾源鑫居,并享受源鑫居提供的一切对外服务。

        正常价位,就按驸马爷最近一年来说,大致消费额在八千两左右。

        包年之后则优惠到七千两,表面看来,似乎赔了一千两。但是包年客户是一次性付清费用,这笔钱入了源鑫居账上拿去放利吃息一年也有几百两。

        所以,这不是个亏本买卖。更主要的是,通过包年这一服务,源鑫居可以永久性的绑定驸马爷这一VIP客户,而不必担心客户流失。

        这又是隐性的一个大头收入。

        客人嘛,谁也不敢保证他永远光顾一个地。娱乐场所竞争也很激烈的,别看源鑫居现在是京中名店,但也不是没有别的店在争赶它。

        所以,实施包年制度的话,就能在一定程度上固定一笔大收入。一个包年客户无论是身份,还是地位,亦或是人脉,都远比普通客户要强。抓住了他们,就等于抓住了财富啊。

        包年之外,是不是可以包季、包月?

        林主事是个很好的管事,举一反三,他认为可以将这件事跟东家提一提,拿出个具体方案来。弄的好的话,可是个很好的嘘头。

        魏公公自个暂时是不插足服务行业的,因而也不吝啬给服务行业输入一些现代理念。

        未来,服务业也是一大产业嘛。

        大明朝要发展,除了海贸获利外,国内产业也要带动。农税这块,显然不是提高,而是要逐步减少。那么这少了的税收从哪里来,就要开源了。

        开源,服务业显然是个很好的对象。

        对服务业征收重税,应该是个利国利民,百姓拍手称快的事。但要推进这件事,就需要强力的手腕魄力了。

        魏公公相信,这大明朝除了九千岁叔侄外,没人会对妓院收重税。娱乐场所越发达,越繁荣,就越有利于社会稳定,有利于国库增收啊。

        想要变强,就要充值的道理,是亘古不变的。

        七千两,魏公公垫了,或者说驸马爷往后余生的一切生理开销,他老人家都包了。

        这不是穷大方,而是必须要做的一件事。

        寿宁做的不对的地方,他魏公公都要替其弥补。

        任何不道德的事情绝对不能建立在破坏人家夫妻感情上面,这是底线。

        对驸马爷如此,对驸马爷他丈人也是如此。

        如果能用钱解决的,魏公公绝不会皱一下眉头。

        拿了魏公公的银票,林主事这边自也是会安排,忙叫人将醉的不省人事的驸马爷抬进了包间,那边自有专人伺候着。

        公主府的几个下人犹豫着,因为公主吩咐不准驸马爷在源鑫居,这要是还让驸马爷在人店里,他们回去可不好交差。

        这一点,魏公公替他们考虑了,所以让几人随他一起回公主府。有关驸马爷的事情,公公要和殿下深谈。

        见魏公公和源鑫居的人谈妥,虽不知怎么个谈妥法,孟副指挥也不会多问,他乐见无事,所以和魏公公这边说了声带人回去了。

        “留个人看着驸马爷,他酒多了,夜里都看着些,免得出什么事。”

        魏公公临走前特意留人照顾冉兴让,言语间关怀之情满满溢出,让公主府的人都很感动。

        公主殿下在府里却很生气,因为驸马在源鑫居闹事的时候,跟过去的人就回来报信了。

        “一天到晚喝那些黄汤,总有一天喝死才好!”

        公主咬牙切齿,虽然报信的没敢多说什么,但殿下相信驸马在外面一定瞎嚷嚷什么了。

        “多去几个人,就是抬也要把他给本宫抬回来!”

        公主发了火,她现在可不是从前的朱轩媁了,一个姑婆都能欺到她头上。莫说父皇母妃对她疼爱,就是京里的皇亲国戚们哪个不喜欢她?连带着公主在府里的地位也是节节涨高,现在俨然就是公主府最绝对的权威,说一不二那种。

        甚至强硬起来,当年的梁姑婆都远远不如。除了身份和宫中的撑腰外,给公主如此厚实底气的就是她悉心经营的海事债券了。

        人手方面,公主也多的是,只要她一句话,左安门那块的内官监办事处就听她号令,千军万马是调不动,可调百十个人是没问题的。

        这也是驸马爷越来越害怕公主的原因——自家老婆不但很受皇帝丈人喜欢,还很有钱,很有势!

        有一次,驸马爷因为公主不肯同床的事和公主在房里吵起来的时候,公主口不择言说了一句:“你再敢逼本宫,本宫就找人把你弄死!”

        这可把驸马爷吓懵了,打那之后,也是不敢再和公主吵了,也颇逆来顺受,只要公主给他钱用就好。

        公主可能也感到自己这样对驸马不近人情,所以也由着他,要钱给钱,只是驸马手脚太大了些,日子一久公主难免不舒服,认为钱是自己挣来的,驸马什么都没做,也不帮自己忙,反而天天在外面花天酒地大把用自己的钱,难免就有些意见。

        今儿,这积下来的意见就给爆发了,只不过不是她公主爆发,而是驸马爷炸了。

        寿宁真是越想越气,冉兴让吃软饭不说,在外面胡搞乱玩不讲,就讲她这妻子有什么对不住他的地方?

        不就是让你找家便宜的妓院么!

        真当本宫钱是大风刮来的!

        “殿下别气着了,奴婢这就带人去把驸马找回来。”

        说话的是公主府的管事太监何冲,原先是贵妃娘娘身边的,后来出了梁姑婆那事后,贵妃娘娘就把何冲派来公主府管事。这何冲算是个厚道人,知道公主这会气性大,不能任她性子来,所以先劝公主消消气,他这就去把人带回来,等驸马酒醒了再说。

        公主还想说几句,可孩子哭了,做娘的自然是第一时间先哄孩子了。何冲见状,忙带了几人赶往源鑫居,半道上却遇到和几个府上下人一块回来的魏公公。

        一听驸马爷在源鑫居睡下了,何冲也是松了口气,他还真怕驸马爷还在闹。

        “这样也好,省得驸马回来和殿下闹。”

        何冲很是感激魏公公,想着魏公公是贵妃娘娘得用的人,对公主也是有恩的,他要是能去劝解公主,殿下指不定就能消了气,便把意思说了。

        “何公公有所不知,咱家就是要去劝劝殿下的…”魏公公一脸拿那小两口说不出的样子。

        到了公主府,因不是外人,何冲直接就带魏公公去见公主殿下了。

        殿下这会正在奶孩子,她没有给孩子找乳母,一直是自个喂的。而且一般百姓家,几个月就给断了,可公主疼自个骨肉,一年了也没给孩子断奶。

  https://www.65ws.com/a/82/82304/4809867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