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司礼监 > 第一千二百五十章 王安

第一千二百五十章 王安

        “哪个敢直呼魏公公的名字?”

        “哪个叫爷?”

        一前一后两个声音同时回道,前者是同魏朝一块赌钱的伙者,后者是魏朝本人。

        看过去时,一帮人却同时如被定住般无法动弹。

        只因眼前站着两个戴圆帽,着皂靴,穿褐衫,穿直身的番子。

        几乎不约而同的,众太监放下手中的碗筷,一个个变得无比拘谨,魏朝更是起身挤出笑容朝那两番子一拱手,很是客气道:“咱家就是魏朝,不知二位差爷找咱有何事?”

        那两番子上下打量了魏朝,左边一个点了点头,然后伸手就按在了魏朝肩膀上,冷冷说了句:“你犯事了,跟咱们走一趟吧。”

        魏朝一惊,失声道:“咱犯了何事?”

        其余同伴也个个失色,不知道东厂为何要拿魏朝。

        “少废话,你犯的什么事,到了厂子里自会知道。”左边那番子不由分说提拎着魏朝的脖领就往外拖。

        “咱没犯事,咱是东宫的人,王公公是咱的义父,你们凭什么拿咱…放开咱,放开咱!”

        别说东厂不是好去的,就是能去魏朝也不敢去啊。更何况这事太过莫名其妙,他连原因都没弄明白,能跟着去么!

        大惊之下魏朝便挣扎叫喊起来,别的先不说,把义父名头搬出来震一震这两番子才好。

        可不想,那番子根本不理会,拽着他就往外拖。

        店内一众吃饭的客人包括那掌柜还有伙计都叫这幕吓住了,谁也不敢来凑热闹。无它,东厂番子的名头可吓人的很。

        眼看番子就要把自己拖走,魏朝急了,朝那帮还傻怔怔看着的同伴喊了声:“你们还不来救咱!”

        听了这喝喊,有两个素来唯魏朝马首是瞻的伙者硬着头皮起身,想将人拦下。可他们刚站起来,另一个没动手的番子却突然“咣”的一声拔出佩刀砍在了桌角上。

        那刀无比锋利,一下就把桌角给切断了。

        望着白晃晃的刀刃,那两伙者哪还有勇气上前救魏朝啊。

        “不关你们的事!”

        拔刀那番子冷冷扫了眼几个不敢动弹的东宫太监,然后目光环顾店内一帮客人,闷声说了四字:“东厂办案。”

        话音刚落,就见众客人们慌忙扭过身子,背朝他们,或假做继续吃饭,或埋头不语。期间还有板凳、椅子倒地的声音,却是因为太过害怕,客人们失手弄倒的。

        魏朝也叫吓住了,他脚底下落的就是那块被番子砍落的桌角。

        “走吧。”

        拽魏朝的那番子微哼一声,将呆呆的魏朝拖到外面。另外那番子则是将刀放回刀鞘,也不看那帮东宫的人,转身就走。

        东宫这帮人目瞪口呆看着,谁也不敢再上前,甚至都不呼问一句。直到魏朝被那两番子带出去后,刚才起身想救人的一个伙者才咽了咽喉咙喃喃道:“就这么让他们把魏公公带…带走?…我们应该上去的…”

        “你要找死的话,现在去也不迟。”边上坐着的一个同伴拽了拽他的衣脚,示意他看外面。

        那伙者茫然的朝外看去,这一看脸上就好像被一只无形的手固定掐住般,既摇不得头,也眨不了眼睛。

        酒馆外的石板街上,数十名东厂番子列成两队大步向前,身后,又有百余名军士持铳紧随于后。

        而队伍最前面,十数骑身着飞鱼服的番役簇拥着一年轻太监正缓缓打马前行着。

        ………..

        “什么?!”

        听了几个小伙者的报讯,王安怒不可遏,情急之下也来不及向小爷禀报了,带人就出宫直奔东厂而去。

        魏朝不仅仅是他的义子,更是他的得力之人,可以说是他王公公一手栽培出来的,现在却叫东厂带了去,他王公公能不急么!

        到了东厂外,王安就气呼呼的带人往东厂衙门冲。见状,门前自有守卫上来拦阻。

        “魏朝被你们关在哪!”

        王安将自己的腰牌扔在拦他的一个司房手中,那司房原本见着对方是绯衣太监,已然惊骇,再见腰牌竟是司礼监随堂太监的牌子,更是有些慌张,但摄于职责在身,只得要对方先行等侯,容他入内通禀一声。

        “不必了,咱家自己进去!”

        王安是什么身份,莫说东厂现在没有提督太监,就是有,对他王安也要礼敬一二,况没有呢。

        那司房很是为难,放人进去吧不好跟上面交待,不放的话,对方的身份他也得罪不起。

        正为难时,身后却有人笑着说了句:“王公公好大的火气,今儿是什么风把您老吹到咱东厂来了?”

        王安朝那人看去,怔了一下,怒道:“李永贞,快把魏朝交给咱家!”他和李永贞是认识的,因为当年他二人是同学,一起在内书堂读书的。

        论学业,王安不如李永贞,论运气,他却比李永贞好多了。从内书堂结业后,李永贞去的坤宁宫,王安却是被点为皇长子伴读,一路升迁,终有今日。

        李永贞本前程比王安更好,只可惜却得罪了王皇后,叫打入牢中十多年,前年才叫放出来。去年金忠给帮忙弄进了司礼监的文书房做写字太监,前些日子更连升三级,蒙皇爷钦点为东厂内档。

        但即使如此,李永贞在内廷的地位都是不及王安的,便是他的前任曹元奎同时任内官监掌印也是不如王安这个司礼随堂太监的。司礼随堂太监放在外朝的话,可是六部尚书、督抚重臣这一级别的,已然是内廷核心人物,况王安还兼着东宫管事太监。这一职位本朝开国以来,基本都是司礼掌印太监人选,亦或秉笔兼提督东厂太监。

        只这会,同学相见,却是明显夹杂了许多火气,且毫无交情可言。这也是人之常情,李永贞落难之时,他王安可是从未伸出援手。

        “李永贞,咱不和你说其它,咱也不想说其它,你马上把魏朝交还给咱,咱家就当这事没发生,若不然就休怪咱家不念内书堂同窗情谊了。”

        王安心中怒火很甚,东厂拿了魏朝便是打的他王公公脸面,要他王公公的好看!

  https://www.65ws.com/a/82/82304/4799202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