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司礼监 > 第一千二十二章 想跑,没门!

第一千二十二章 想跑,没门!

        感谢血手人屠宁立大佬的百元打赏!

        ........

        这个女人,果然很毒。

        魏良臣暗骂一声,竟敢咒小爷断子绝孙,这个良心大大滴坏了。

        不过没关系,他不信佛。

        如果佛要灭我,我便是佛!

        嗯?

        怎的听起来有点傲天的感觉。

        魏良臣不喜欢这种感觉,因为他觉得自己真的很牛,也真的具有无上的逼格了。他现在的档次已经腾腾的上涨,直入云宵,傲天又算什么。

        骄傲,无比的骄傲!

        大明朝赫赫有名的两位贵妃之一就在身边躺着,任魏良臣再如何谦虚,他的内心也是满满成就感。

        一手轻抚贵妃,一手摸着下巴的他,眼睛看着前方的床幔,思绪一点点的飘散,神情也一点点的变的凝固。

        他在深思。

        如哲人一般开始思考问题。

        身边这个女人无疑已经和他成为战略性合作伙伴,那么现在双方就要进行颇有实际的合作,以巩固和扩大这一神圣联盟了。

        这才是终极目标,先前的鱼水之欢不过是辅助手段而矣,或者说只是一个战术。

        两国之间,时不时的磨擦一下还能增进双方的了解,况男女之间呢。

        不管付出什么,做了什么,一切都是为了最终的战略服务。

        现在,是开始战略转移了。

        贵妃娘娘也在思考问题,脸上的潮红过后,这一对男女都开始了对人生和未来的重新定义。

        看着,真是同床异梦。

        许久,贵妃娘娘耐不住了,她侧脸看向身边的小王八蛋,轻轻张口道:“你…”

        “你先不要说话,我们一起闭上眼睛,猜猜彼此现在都在想什么好么?”魏良臣给了贵妃一个深情而甜蜜的笑容。

        贵妃愣住了,然后竟真的闭上了眼睛,静静的等待着。可是等来等去,却不见小王八蛋开口,她一气把眼睛睁开,却发现小王八蛋正在地上套裤子。

        “你干什么?”

        贵妃一下愠了,小王八蛋的样子明显就是想溜!

        “娘娘,我这是为了安全起见。”

        魏良臣做贼心虚的指指外面,他绝不承认自己是提上裤子不认人,“小心为妙,小心为妙。”

        贵妃见着他这贼头贼脑样,更是气不打一处来,“豁”的一下坐了起来,一拍棉被,冷面寒霜:“坐过来!”

        “哎…”

        魏良臣赔着笑脸,又把裤子脱了,轻手轻脚摸进被窝。

        “小王八蛋,占了老娘便宜就想脚底抹油,一走了之么!”贵妃气极之下,用力掐了魏良臣一把。

        魏良臣疼的顿时咧嘴,赶紧讨饶:“娘娘,我是那种人么?我绝非娘娘想的那种人,我只是想到外面看看有没有什么动静…”

        “你以为老娘信你么?”贵妃目光不善。

        “娘娘,你必须信我…你我能在这茫茫人海中相识相交,是上天赐给我们的缘分…我们要珍惜这段缘分,深爱着彼此,直至永远…呐,正如我刚才所说,我魏良臣是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绝不是什么薄情寡义之人,所以,娘娘你根本不用担心什么,你的余生从此便由我守护了。”

        魏良臣的一脸真情就如雪花开过,冷冷冰雪都不能掩没。

        郑贵妃听的一愣一愣,然后嗔骂一句,神情一肃:“说正事。”

        “好。”

        魏良臣也端坐好,一脸正气。

        “明日回宫之后我会跟陛下夸赞你,届时你所说的扩军一事,我会为你向陛下求来。”贵妃开门见山,这件事她可以帮忙。

        魏良臣大喜:“多谢娘娘!”心下又是一突,重申道:“娘娘,你可不能让我造反啊。”

        “看怕你吓的,怂包一个。”贵妃一脸没好气,静下心来平静的说道,“我对你并无别的指望,你只须应我一事便可。”

        “娘娘请说。”

        魏良臣洗耳恭听,除了造反别的都好说。

        贵妃却是有些迟疑,半响,方道:“郑家若有难,你须来救。”

        魏良臣点了点头,态度很认真。

        事前事后,他对此都是持正面积极态度的。

        贵妃幽幽看着他,轻叹一声,沉默不语。

        “娘娘,我也一桩小事想劳烦你。”

        “何事?”

        魏良臣将二叔在东宫干的不是太顺心的事说了,希望贵妃娘娘能够帮忙给二叔抬升品级,弄个职事,却是没提魏朝欺负二叔的事。

        “陛下不是让你二叔当皇长孙的大伴么?”贵妃记得这事,他那二叔好像叫李进忠。

        魏良臣点头道:“是有这么回事,可是小爷那边却没安排。”

        贵妃哼了声:“那你去找小爷好了,找本宫干什么。”

        “我二叔也是娘娘的二叔,我不找你找谁?”魏良臣一脸坏笑。

        贵妃见了可恼,不过没理会,想了想答应了这件事。

        魏良臣趁热打铁:“还有一件事。”

        贵妃眉头微皱:“你忒的是事多。”

        魏良臣干笑一声,道:“这件事可是为娘娘你好。”

        “噢?什么事?”贵妃不解。

        魏良臣当下问贵妃东宫那边可为太子妃郭氏发丧,不出他所料,贵妃言道陛下不愿给郭氏按太子妃的规格发丧。

        “娘娘,我以为这件事陛下做的不对…”

        魏良臣提出自己的看法,就是希望郑贵妃能够劝丈夫给儿媳发丧,就按太子妃的规格,而不是让郭氏棺枢停在东宫不葬。

        “东宫的事关我何事,我为什么要为他东宫费心。”贵妃显然不愿。

        见状,魏良臣叹了口气,道:“如果娘娘能这么做,举朝必会对娘娘敬佩有加,从而可为娘娘正名。”

        “嗯?”

        贵妃不是蠢人,明白了这事的好处。现在京中因为谋反钦案之事,对她和郑家多有指责怀疑,若此时她能出面替郭氏求情,必能减轻朝臣对她的恶感。

        魏良臣原想接着提出让贵妃想办法将朱由校交给西李抚养的,但想这话不好开口,弄不好贵妃会怀疑他和西李,那就偷鸡不成赊把米了。

        女人吃起醋来,可是会坏大事的。

        皇贵妃又如何,她还是女人。

        朱由校抚养权这个先看西李怎么弄吧,二叔若在东宫地位高些,应能助她一臂之力。

        正事说完,魏良臣又生去意,他和郑贵妃这事毕竟是偷偷摸摸,实不敢在屋内多呆。

        “娘娘,你好生歇着,我先回去了。”说着掀起被子便要穿衣。

        贵妃却一把拉着他的胳膊:“你…别走。”

        “怎么?”魏良臣回过头来柔情的望着她。

        贵妃犹豫了一下,弱弱道:“我冷,寂寞,你陪我说说话…在宫里,我连个说话人都没有…”

        “不会吧?”魏良臣有些惊讶,“陛下不是很爱娘娘么?”

        贵妃摇了摇头,低声道:“那是从前。自从国本有了结果后,陛下便不怎么关心我,每天去我那也只是坐坐便走,再也不像从前那样一呆就是一天,陪我读书陪我画画,陪我……”

        说到这,她叹了一声,“也许,是我不再年轻,年老色衰让陛下不再喜欢了吧……你不知道,我和他之间很少有…有那事了。”

        “娘娘千万别那样说,你的美貌便是仙女都不及的,自从第一眼看到你,我就被你深深吸引,我不管别人怎么看娘娘,娘娘在我心目中永远是最美最动人的。”

        魏良臣必须纠正贵妃的想法,这个想法是不对的。要知道,贵妃吸引他的最重要原因就是熟啊。

        “是么?你又来哄我了,你这人就是长了张油嘴。”贵妃忽的靠在了魏良臣怀中,“搂着我。”

        魏良臣哪能不搂,再想走这会也不能走哇。

        “你打我主意,占我便宜,我不会怪你的…我也想有一个男人能给我充实感,给我一点温暖,给我在深宫中一点幻想…”

        依偎在魏良臣怀中,贵妃如一个春心萌动的少女般痴痴的说了许多话。魏良臣有些动容,望着贵妃那痴痴的模样,他再也生不了去意。

        “听起来很傻吧?”

        贵妃仰面看着,她的眼睛是那么的清澈,她的脸庞竟是那么的可爱。

        魏良臣看的恍惚,正准备俯身去亲吻贵妃时,她却一把捏住了他,促狭的拉了一下,然后眨了眨眼睛,猛的翻身将魏良臣压住,恶狠狠道:“老娘憋了这么久,你个小王八蛋一次就想跑了,门都没有!”

        那模样,如霸气女王。

        :。:

  https://www.65ws.com/a/82/82304/4764811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