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司礼监 > 第一千一十章 你小子胆挺肥啊

第一千一十章 你小子胆挺肥啊

        “厂公”这个称呼实在是逼格太高,魏良臣自觉承受不住。

        再者,这个称呼一般通指反派,这让向来珍惜羽毛,以公平、公正、公开做为自己为人处事原则,以救国救民为自己人生理念的魏良臣如何能接受。

        但是…

        考虑到团结的重要性,他也不能过于洁身自爱,所以再三为难之下,终是勉为其难接受了这个“厂公”的称呼。

        其实相较“厂公”,他还是比较喜欢“厂长”这个朴素、具有褒义性的称呼的。

        魏厂长…

        想想都带劲。

        可惜,要入乡随俗,不能太过于标新立异。

        厂公就厂公吧…

        魏良臣也是没有办法,法不责众,大家都这样叫,他难道还能把眼面前这帮东厂的骨干全开除了不成。

        唉,做不到啊。

        “咱家这人咧,和你们想的不一样,咱家眼里只有陛下没有他人…所以咱家对你们没多大要求,只要你们能实心为君,咱家就是做梦都能笑醒咧…想从前,咱家在外头…”

        回顾了一番艰难困苦的创业史,以及在这过程中是如何受到皇爷鼓励,如何从皇爷身上得到继续下去的勇气和力量后,魏良臣话锋一转,“不过正所谓山道再难不如世道难,天色再黑也不如人心黑…咱家丑话讲在前头,这要是你们当中有人对咱家明里一套,暗里却是另一套,跟咱家不一条心,想着给咱家出难题,使绊子,那可休怪咱家翻脸无情咧。”

        说话间,视线在陆通几个大档头脸上很是阴柔的扫了下。

        陆通、邓泰他们都是“咯噔”一下,忙硬着头皮道:“属下等绝不敢有违厂公!”

        “那就好,那就好。”

        魏良臣定了一定,看了一眼陈默,陈默忙出列对外扬声宣道:“钦差临时提督东厂官校太监魏公公有令,锦衣卫总旗赵奎听令!”

        “啊?”

        一个叫赵奎的锦衣卫总旗听到厅里叫自己名字,惊了一下然后一脸忐忑的走了进来。

        “属下赵奎参见厂公!”

        赵奎单膝跪地,嗓子眼大气都不敢出一声,实不知这位新来的厂公叫自己进来何事。

        魏良臣微一点头,陈默立时道:“厂公有令,着赵奎出任领班一职。”

        “啊!”

        赵奎惊喜交加,“属下遵令,多谢厂公!”

        紧接着又有四名在外的锦衣卫总旗被宣入,却是都被晋升司房一职。

        “校尉周福、林清、宋东诚、王毅然听令!”

        “着尔等晋干事一职!”

        “属下接令,多谢厂公!”

        随着陈默宣读的一道道命令,前后相继三十多位外班锦衣卫总旗以下人员各自晋升。

        这些人各有派系,有陆通手下,也有邓泰手下,更有邓贤、丘万良的人,当然,也有崔应元的人。

        这让厅内的几位大档头们捉摸不透,不明白魏公公这是卖的什么药。

        魏良臣待最后一批晋升人员退出后,朝负责东厂人事的刘文元吩咐一声:“刚才所晋人员,你都制成册,按制办理,稍后名单咱家会统一报于陛下。”

        “是,厂公!”

        刘文元应是应了,可心里却在想是不是将此事和金公公说一声。东厂人员任免晋升这一块,向来是金良辅在负责。

        魏公公这边又看向陆通,轻笑一声道:“咱家看这崔应元这人倒是机灵,办事不错…”

        一听魏公公说到自己,崔应元自是一喜。

        陆通哪还不明白魏公公的意思,忙道:“确是,崔应元侦缉有功,属下以为该晋小档头。”

        “嗯…”

        魏公公不置可否。

        丘万良见状,忙出班道:“崔应元侦缉钦案着实有功,但是小档头不足以酬功,属下以为当晋外大档头,与我等同列外档才是。”

        “属下也有此意。”邓贤这时不来讨好魏公公更待何时。

        风向变的陆通哪看不出,不假思索道:“属下附议。”

        魏公公呵呵笑了一声,抬手示意崔应元:“难得几位大档头都为你说好话,你还不多谢他们。”

        崔应元惊喜交加,能晋档头统黑旗箭队已是天上掉的馅饼,现在魏公公却要将他直接抬为外大档,这实在是让他激动莫名,真是生了为魏公公去死的心了。

        “以后好生办差便是。”

        魏公公朝陈默又点了点头,后者立时吩咐下去,不一会便有军士抬着二十多只箱子入内,打开却都是金银,不下两万两之多。

        “咱家和大伙也是刚认识,这些权是咱家对你们的心意…”

        魏公公命在厂大小人员,不论是否有职司,便是菜堂做饭的厨子都来领赏银。按职司不同,少的领三五两,多的领百余两,说多不多,说少却不少。

        不过,这些银子却都是魏公公亲自赏给,为此,足耗了一个时辰之多。

        议事厅内充斥对魏公公的歌颂赞美声。

        “尔等以后好生办差便是对得起咱家,对得起皇爷了。”

        魏公公将最后一笔银子交到陆通手中,意味深长的对在场的大小番子道,“咱家这人咧,也没什么本事,就是出了名的善财童子啊。”

        尔后,便命各人各归,原先干什么还去干什么。只不过,这钦案却是不必再查了。

        陆通他们尽管对此有疑问,但是魏公公是陛下派来督办此案的,他既说钦案结了,那他们也不可能顶撞。

        众人退下后,魏公公却将崔应元叫到一边。

        “不知厂公有何吩咐?”崔应元好生感激。

        “贵妃娘娘过几日会去西山礼佛,你且带人把西山各寺院好生查一查,不可使奸人藏于其中。”

        魏良臣说完,又叮嘱一句,“此事只能你知晓,余人不可透露。”

        事涉贵妃娘娘的事,崔应元自是知道厉害。

        魏良臣又在东厂坐了坐,转了转,稍后便拍拍屁股进宫了。

        这一次,没有任何人敢过来拦他魏公公进宫,一路顺顺利利的就到了乾清宫,皇爷也在。

        可皇爷见到他后却是很生气,劈头盖脸就骂了起来:“朕何时让你代东厂事了?你何德何能自居东厂督公!你这是在矫诏,你这是欺君!…”

        。m.

  https://www.65ws.com/a/82/82304/4754408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