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司礼监 > 第九百七十六章 我东厂可不是唬人的

第九百七十六章 我东厂可不是唬人的

        刑部在皇城之西的宣武门办公,与都察院、大理寺二衙并在一条街上,但离都察院和大理寺又远了些,所以又称“西曹”。

        所谓刑部大牢,也称天牢,和诏狱关押的是经皇帝下旨缉捕的官员不同,关押于刑部大牢的都是经有司核验的囚犯,里面什么人都有,但无一例外都是死刑犯。

        魏良臣掌控东厂之后,遂立即持驾贴骑马赶往刑部,要提钦犯王曰乾和孔学。

        随行的便有那先前投效的番子崔应元,另有三课百余番子,领队的是都是司房。

        为免夜长梦多,魏良臣下令骑马赶往。东厂上百人在城中纵马狂奔,自是引的路人侧目。

        但这两日来京中本就官差齐出,厂卫于各门盘查搜捕的紧,百姓倒是见怪不怪。且因此案影响,街上也没有多少行人,倒是免了扰民之嫌。

        从东华门至皇城以西宣武门,须从北边鼓楼绕过,约摸三刻之后,魏良臣一行便赶到了刑部。

        翻身下马后,就见衙门边上有一院子,院子无门,内设有一面大鼓,问了左右方知,此地便是有名的“登闻鼓院”。

        朝廷于此设立登闻鼓院的目的是供上京告状百姓击鼓鸣冤用的,《大明律》规定,若百姓击鼓则值守官员必须马上处理。

        成化年间就有一个刑部值官没有及时处理百姓击鼓,不但自个被贬到云南,还连累刑部倒了一批人,此事也间接促成汪直设西厂。

        故魏良臣前世读史时,常叹大事都是一件不起眼的小事推动。

        只是到本朝,这登闻鼓却是很少有人敲,象征意义多于实际意义。这登闻鼓院亦变成了各地上告百姓递状所在,跟魏良臣前世接访部门性质一样。

        崔应元刚刚投效,有心在魏良臣面前表现,忙低声告知刑部大牢就在刑部大院的西北角,但不必从大门入内,那大牢在西北墙角开有小门,是供犯人家属递物及守中守卫出入用的。

        刑部门前自有值守兵丁,却是五城兵部司的兵。

        这些值守兵丁识不得魏良臣,但见一众东厂番子在刑部大门前下马驻足观望,自是心惊,不知番子所来何事。

        有长心眼的二话不说便匆匆入内,却是向主事官员禀报了。正进出衙门的几员小吏也是叫眼前情形惊住,没有敏感的在那准备看看什么情况,敏感者则是立即皱眉退了回去。

        托了万历裁撤官员的福,刑部已有三年没有堂官。

        现主持刑部事务的是侍郎杨启明,万历八年进士出身,乃理学在北方的大家,科道风评甚佳,谓之“凛凛丰骨,有折槛碎阶之风。”

        此间,杨启明就在值房理事,他与在内阁衣不解带的福清相公一般,都是做好半月不回家的准备了。

        崔应元请示是否入内,魏良臣摇头说不必入刑部,但去天牢提人便可。

        他持有上谕,又有驾贴,人手也多,哪需入刑部办什么手续,这么干跟脱裤子放屁有什么两样。

        当下传令众番子随他去刑部大牢提人。

        刑部大牢虽说是天牢,但实际占地并不大,因为关在刑部大牢的犯人主要是京畿一带的死刑犯。

        京城里的犯人但是够不上斩立决的,一般都关在顺天府的牢中,享受不到天牢待遇。每年的死刑犯都有秋决,故而秋决前关押的死刑犯其实也没多少,所以没必要占多大地,建多少牢房。

        魏良臣原以为刑部大牢肯定会有个“天牢”的门匾,到地之后却发现只有个小门,并无门匾。若不专门留意,肯定不会注意到。

        不过此时那小门前却有一队锦衣卫在驻守,人数约摸三四十。另外还有二十多刑部兵丁,门前无有人员进出,看着真是守卫森严。

        不消说,这是妖人案所致。

        锦衣卫带队的是个百户,见着一众人正向大牢奔来,忙上前喝了声:“天牢重地,来人止步!”

        随着其喝喊声,十数手按绣春刀的锦衣卫拦了上来。

        “我们是东厂的,奉命来提钦犯王曰乾、孔学,此是驾贴!”崔应元在魏良臣的示意下将驾贴高高拿在手中。

        东厂的?

        锦衣卫众人都停下了脚步,那百户上前数步,打量了眼崔应元手中的驾贴,却是不接,只闷声道:“此案乃锦衣卫督办,与你东厂有何关系?”

        说到这,顿了下,朝崔应元及正走过来的东厂众人摇了摇头,扬声道:“骆大都督有令,王、孔二犯乃钦犯,非有圣旨,任何人不得提走!东厂众人速速退走,不得擅闯天牢重地!”

        崔应元没想到对方连东厂的驾贴都不接,还态度如此强硬,想到魏公公就在后面看着,当下大怒,上前喝道:“你看清楚了,我们可是东厂的!”

        “东厂的又怎样,没有圣旨,就是天王老子来了也不能进!”那百户冷笑一声,语气无比自豪。

        听了这话,众锦衣卫校尉也是精神大振,均觉瞬间高出东厂若干头来,颇是扬眉吐气。

        那牢前驻守的刑部兵丁们却是个个大乐:这锦衣卫莫不成是要和东厂干一架不成?

        他们都是五城兵马司的兵,原在各处生发,昨天却接到上官命令,连夜赶来刑部驻守,生生的守到现在,一个个可是满肚子怨气。

        守的也是枯燥,这突然来了乐子,自是等着看戏,均盼着那东厂的番子们有种别走,跟锦衣卫这帮乌龟孙子掐一掐。

        “你这不是不把我东厂放在眼里了?”崔应元虽是无赖子出身,但也有股泼劲,眼神中透着一丝凶狠。

        那百户见东厂的番子也敢在他面前耍狠,也是怒目一瞪,冷笑一声道:“东厂的又怎样?老子不让你们进,你们就得给我在外头窝着!有本事去拿圣旨来,别拿你们东厂的破驾贴唬人!这玩意唬得了别人,可唬不得我!”

        说完,就见眼前番子身后来了一年轻人,冲着他干笑一声:“锦衣卫倒是威风,只不过我东厂的驾贴可不是用来唬人的。”

        言毕,拿帕子半捂嘴巴,不耐烦的挥了挥手:“拿下,掌嘴!”

  https://www.65ws.com/a/82/82304/4717219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